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五章 合唱队 2、罗小月的无奈

老海豹 收藏 6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元旦前夕,湛江地区大雨勃发,八号台风夹带滂沱大雨,像遮天蔽日的瀑布,从遥远的西北方向横扫雷州半岛,把这个南方海滨城市笼罩在茫茫雨雾之中。 29日凌晨,罗小月母亲心脏病复发,医治无效,不幸去世。 天空阴沉,乌云滚滚,充满目了不暇接的纷纭和混乱。大雨过后,淅淅沥沥的小雨仍在飘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元旦前夕,湛江地区大雨勃发,八号台风夹带滂沱大雨,像遮天蔽日的瀑布,从遥远的西北方向横扫雷州半岛,把这个南方海滨城市笼罩在茫茫雨雾之中。

29日凌晨,罗小月母亲心脏病复发,医治无效,不幸去世。

天空阴沉,乌云滚滚,充满目了不暇接的纷纭和混乱。大雨过后,淅淅沥沥的小雨仍在飘零。位于海滨公园对面的别墅内,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窗帷半开半合,花园里的潮湿和雨气流泻进来,栖在罗小月的额角、脸腮和唇廊,终究罩不住,又摇曳着流向别处,与空气混合着,流淌着。室内光线阴暗,她几次想到了开灯,又不愿意开灯,仿佛心里畏惧光亮似的。

母亲的遗像冰冷地悬挂在墙壁上,被黑纱包围的母亲清丽、高雅、神采奕奕,露出慈祥的微笑。而微笑的背面,是那种一闪而过的凄迷。由于疾病折磨,这些年,在这个五光十色的高级家庭内,母亲的日子过得殚精竭虑,郁郁寡欢。那种与生俱来的清丽,终究在与病榻的对峙中褪色。尽管父亲、陈阿姨,还有自己,一如既往地对她关怀备至,照顾有加,母亲只活到了五十四岁,就匆匆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和爸爸,离开了关心和爱护她的人们……

弥留之际,妈妈抓住她的手说,丫头,我想弹琴。

众人把妈妈抬到了三楼琴室。打开琴盖,琴音如诉,像在遥远的地方鸣奏。妈妈恍惚到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钢琴商的父亲向她缓缓招手,妈妈的脸上绽放快乐的笑容。

丫头,我要走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罗小月泪如泉涌。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然,我死不瞑目。

她哇地一声大哭,妈妈,不管什么样的要求,我都答应你。

和大海结婚……

我答应,答应你……

妈妈笑了,安然辞世。

……

这时,小丁阿姨走入客厅,将灯揿亮。看她痴痴呆呆地愣着,小丁阿姨止不住地抺泪,走过来轻轻拥住她。她的泪水早已经哭干,这几天,眼泪像使坏了的车闸,收都收不住,好像不是从眼睛衍生出来的,而是借助她的脸腮,惶惶地赶路。

她没有流泪,而是冷静得出奇。她把小丁阿姨扶到背后的沙发上,俩人相对而坐。她垂下眼帘,一声不吭,目光盯住脚尖。她知道应该做什么了——那是一个庄严的承诺,是妈妈的遗愿,她必须履行。

阴冷的雨雾,依然飘洒在空中,透着瑟瑟的寒意。回到了办公室,她简单地处理了手边的事务,当即给远在西沙的章大海打电话。经过几级载波站中转,电话终于挂通了。

对着电话,她的音沙哑了许多。她说,如果你没有意见,我们现在就结婚吧。

章大海很激动,这是他到西沙值班两年来,她第一次给他挂电话。他惊奇地问,小月,你终于改变主意了?

女人应该结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什么改变不改变的。

小月,婚姻是人生大事,你应该慎重。想不到,章大海比她要理智得多。他说,假如有一天,你后悔了,我会很心痛的。再考虑一遍吧,然后再做决定,好不好?

电话中传来嘈杂的电流声,俩人的讲话随之被打乱。听不清了,等了许久,又断了线。罗小月再挂,接通了。

她问,难道……你不想同我结婚?

和你结婚,是我一生的梦想。来南海的每一天,我生活的天空中只有你一个人。

那好,你让警备区政治部发一份公函到基地,我去办结婚手续。

你今天怎么了?小月,不对劲啊。

放心,我很好。

挂断了电话,罗小月眼眶蓄满了泪水。对面办公桌的江副处长,拿了一方纸巾递给她。她朝他挤出一丝苦笑,客气地说,谢谢。

江笑天副处长原是战斗英雄,刚从陆军调来任职,只有二十八岁。刚才,他不动声色,侧耳细听她电话中的交谈,凭照他这个心理学专业高材生的判断——她并不爱这个男人,和电话中的这个男人结婚,只不过是出于某种无奈。

像阳光和空气,我们的生活中有着太多的无奈,无法摆脱,永远伴随着。即使哪天刚得到了解脱,新的无奈又会接踵而至。像泰戈尔说的那样,这是一场无尽无休的以寡敌众的斗争,在这个世界上,尽如人意的事并不多,只能迁就,只能忍耐。

两个月以后,她拿着章大海寄来的证明和介绍信,到辖区民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起先她还不清楚,公民办理个人结婚手续不在民政局,而是到所在的街道办事处直接办理。

湛江的天气很奇怪,三月还处在春天的尾巴上,那几天,天气出奇地炎热起来,街巷的麻石小径洒了水,蒸发灼热的刺鼻气浪。这是一条破败不堪的湛江老巷,两边的木板屋呆头呆脑,敞开乌黑似的大嘴,一些男女在街面上走来走去,有的端着白瓷碗在吃饭,有的敞着衣襟,噼里啪啦拍打着肚腩,还有一些年老的女人围在一起交头结耳,发出肆无忌惮的咯咯浪笑。整条街充满了人肉的气味,充满了世俗的气味儿。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她找到了街道办事处。办事员翻动着她提供的一大堆证明材料,问,就你一个人吗?你的爱人怎么没有来?

他在西沙战备值班,暂时来不了。

按照法律规定,公民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必须男女双方到场。否则,不能办理。

他赶回来至少要一个星期,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回不来。

既然你的爱人不在本地,你急于领这个证书的意义并不大。等他下次回来了,再办也不晚啊。

能不能通融一下呢?比如说,我再到单位出一张证明什么的。

军人的特殊性我们理解,但婚姻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对不起,他们不能破此先例。

她将材料胡乱塞入挂包,黯然离开。

办事员再一次叮嘱她,记好了,下次一定要俩人一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