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媒体:中国人真的是全球最着急、没耐性?

13904306580 收藏 3 193
导读: 中新网7月19日电 最近关于“世界上最着急、最没耐心的地球人”调查显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着急、最没耐心的人。此一消息引起港台媒体关注,有分析认为,这是生活压力大所致,也有分析认为,这是所有正高速发展国家都在发生的现象,才刚踏上现代化,对“慢”的理解还需时日。 香港《大公报》日前刊文说,以前没有时间感的中国人现在被指为最着急、最不耐烦的地球人。有评论说,人们的烦躁症来自社会结构的不稳定。无论排队还是插位,都是为了确保自己不被社会抛离。“大多数人在追求快乐时急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和快乐擦肩而过。”生


中新网7月19日电 最近关于“世界上最着急、最没耐心的地球人”调查显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着急、最没耐心的人。此一消息引起港台媒体关注,有分析认为,这是生活压力大所致,也有分析认为,这是所有正高速发展国家都在发生的现象,才刚踏上现代化,对“慢”的理解还需时日。


香港《大公报》日前刊文说,以前没有时间感的中国人现在被指为最着急、最不耐烦的地球人。有评论说,人们的烦躁症来自社会结构的不稳定。无论排队还是插位,都是为了确保自己不被社会抛离。“大多数人在追求快乐时急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和快乐擦肩而过。”生活越现代化,烦躁情绪就越重。


文章表示,现实方面的民生压力与生存空间,成了难以逃脱的理由。其一,城市交通阻住了上班的路。其二,春运紧迫,阻住了回家的路。其三,房奴、卡奴、车奴、孩奴与节奴,少不了压力。


台湾《联合报》则评论道,迈入“世博时代”的中国,每天盖好一座8层楼的高楼、只花15年便完成伦敦花150年建造的地铁长度……。中国人真的“丧失了慢的能力”?


报道称,“大陆一开放,便遇上高速度的高科技时代!”台湾作家舒国治形容,大陆的“慢不下来”是“从来没有听过黑胶唱片就直接跳到数字音乐”,因为没有选择比较,社会只能一窝蜂追快。


舒国治表示,“慢”其实是西方人“发明”的观念。正因西方已经历过一两百年追求现代化、追求效率的“快”,经过比较选择,为了回归人生更好质地,才发展出“慢”的美学。而大陆才刚踏上现代化的路程,对“慢”的理解,“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曾在北京居住多年、出版《北京男孩女孩》等书比较两岸文化的台湾作家李季纹则认为,“急之国”是“所有正在高速发展国家都在发生的现象”,同时也跟“e时代”的高科技产品“压缩了时间”有关。她认为,同样的事情既发生在台湾、印度,也曾发生在纽约,不能把帽子扣到大陆人的头上。


李季纹指出,“急之国”应更名为“急之市”,因为在上海、北京等一二级城市之外的大陆农村,时间还是“悠缓如水”。舒国治则说,即使在上海,“弄堂口的大叔、大婶还是很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