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五十五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看在你诚恳给我道歉的份儿上,可以考虑原谅你!”安静说着冲着我耸耸瑶鼻,转身走了,将呆呆的我和一脸不明就里却幸灾乐祸不已的林深河留在了这片夜空下。

“排长,你怎么得罪这位主儿了。”林深河忽然回转过头来,对我问道。

“怎么,你认识?她不是说昨天才分到团医护所吗?”我愕然了下,因为我想起安静之前自我介绍的时候有说过她是昨天才分到团里的,可是昨天是我们这两个营开始展开行动的预定日期,她一新分配下来的,林深河怎么认识的。

林深河冲着我笑了下,然后说道“要想听故事啊,来,给支烟,我这都快憋死了。”这小子一副等待享受的模样。妈的,趁这个机会敲诈我。

“嗤嗤,不稀罕。”我仰头看看天,然后看看一副无奈模样的林深河,接着从衣服内瑟瑟抖抖的摸出烟来,这还是刚刚来野战医院的途中,路过连部的时候,从连长那边搞来的。在看到我胳膊那泥垢与血污掺杂的模样时,指导员陈鸿让我赶快去野战医院来处理下,同时告诉我不要担心排里的事情,我们连毕竟现在已经后撤为第二线阻击力量了,而我则趁机很是无耻的向连长讨了包烟,我告诉连长,这番战斗下来,战士们很是疲惫,雨水又泡湿了我们的烟卷,同志们辛苦啊,所以希望领导同志们能够考虑一下。结果就这样,我从连长手里愣是扣出了两包烟。现在林深河这家伙居然盯上我这两包烟了,都怪刚刚放回安静给我的小包囊的时候没注意,让这小子看到了两包军供烟。

“排长,给根烟吧,作为你最得意的班长,作为咱们一排最为出色的狙击手,在此战中我发挥出了革命英雄主义和大无畏精神,而且还很光荣的负伤了,怎么着也您也给我奖励吧,来,给根烟。”林深河自夸自赞了一番,然后接着要烟。

“**,林深河同志,你怎么也这样油腔滑调。”我哼哼着,弹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我纳闷了,这家伙如此的模样还当上狙击手了,妈的,照这样,我想我也能当。

我继续说道“你这伤势,怎么能够抽烟,万一呛着了,那可是要狗屁着凉的,到时候被安军医追究起来,我可是罪莫大焉。”

“范排,你少拿安军医来做挡箭牌,不过我纳闷,你怎么得罪他了。”林深河也不管了,一边说,一边自顾自的从我手里“抢”过了烟盒,抽出一支,点上火,美滋滋的享受起来。

“没什么得罪啊。”我挠了挠头,有些郁闷,我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是得罪了。

“我这样跟你说吧。”林深河深吸了一口烟,饶有所想地看着指间的香烟,沉闷许久才说道:“你不知道她的履历吧。”

“不就是第四军医大的吗?”我挠挠头,不知道林深河说这话什么意思。在我看来,第四军医大的确很了不起,但也不值得专门说说什么履历吧。

“NDMC知道吧?”林深河说道,见我不解,他又补充到“就是National Defense Medical College,英文缩写NDMC,防卫医科大学校。”

“日本人的学校,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在哪里读书过?”我疑惑了,虽然我知道位于埼玉县所泽市的防卫省管辖的防卫医科大学校是日本军事力量中最为重要、也是最为优秀的的军医学校,主要目的是培养日本自卫队军医的教育训练,而且通常毕业后的学生作为防卫省职员,一般学生毕业后,作为医科干部候补生在干部候补生学校参加为期六周的教育训练,通过医师国家考试后,成为自卫队干部。然后经过两年的初任实践后,在自卫队的医院或部队服役。这个学校还专门设立有有学生津贴和一年两次的期末津贴。更重要的是里面有许多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和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的教授。

“哪里这么简单。”林深河瞥了我一眼,然后慢慢悠悠的说了起来,“这个学校不是之前在对日战争中被毁了嘛,去年才开始重建的。”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了,那所在日本很有名的医科学校,算起来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和东京大学医学部在国际上都很有水准的,由这两所学校的教授来交出的医科生是很有水准的了,这一点我也不得不承认。可是这所学校在对日战争的时候,由于日军利用学校的建筑物做拼死顽抗,基本上所有的楼宇都被炸得稀烂,整个校区被炮火和空袭给夷为了平地。而这所学校的历届精英毕业生则因为战争,很多人都死了。

“她在那里进修过?”我有点诧异,难道这丫头还有交流生的背景?

在战争之前,我军和日本自卫队的确是有交流生互派,譬如我们的国防大学也有来自日本的学生,而在日本的防卫大学校内也有我们派出的交流生,然而战争使得两军之间的友好交流嘎然而止,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本来两国人民不是不可以放下前嫌,为东亚的崛起而做出贡献的,这也就是构建成一个以北京为中心的大东亚和谐圈。事实上,在本世纪初,随着中国的力量增长,建立一个以中国为领导核心的泛东亚联盟不是没有可能的,然而日本领导层中的那些狂妄分子却推倒了这一切,并最终导致了中日两国之间兵戎再见。这一切的结果就是最终还是建立了一个以中国为首的东亚一体化组织,只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和平外交来缔造这个组织成为了泡影,而我国最终以刀枪之利为力量,并一战而终结了中日两国之间百余年的恩怨史,甚至东瀛诸岛也被列强瓜分,这一结果就是日本领导层的短视而铸就的。

“哪里是什么交流生!”林深河冲着我翻翻眼,很是不屑道“排长,你也不想想,对日战争都过去几年了。而安军医才多大年纪。”

我这才想起来,是啊,如果是交流生,那至少是五年之前,而安静,看年纪也和我相仿,怎么可能五年之前就去做了交换生呢。我真是糊涂了,我讪笑了下。

“她是去年派往防卫医科大学校做交流的,当然了不是以学员的身份,而是以唐百川教授的助手身份去的。”林深河告诉我。

“哦?那么说,是去做老师的?”我不解了,为什么这样高学历、而且在医科上很有前途的年轻女孩要来一线呢?况且野战救护是军医,在军医院内搞研究也是军医啊,况且留在军医院内,对她个人前途和发展都是最有利的。

林深河摇摇头,对我道“我也不知道,据说是因为安军医认为自己是外科的,在野战一线较多的能够接触到实际病患,有利于她的发展,故而打报告要求来的。”

我愣住了,主动打报告来一线的啊,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于公于私留在军医院内发展都比较有利的安静会来一线野战部队,而且就算是打报告请求下来,也应该分配在师级野战医院吧,为什么要来团医护所?

算了,我也不想在这个上面再做太多的纠缠了,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我摇了摇头。将手里的烟蒂踩灭在烂泥之中,我冲着林深河说道“去前沿看看吧,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我的确不知道前线的情况怎么样,只知道敌人的进攻在我们猛烈的炮火和空袭下被瓦解了,不过自打天空开始不在下雨之后,我们的海军航空兵和空军便是开始出动了,这意味着敌人将完全的暴露在我们的空袭之下,他们任何的进攻都将会遭到我们的炮兵和空中力量的双重压制,而任何一支军队都不可能在野战中能够承受火海战术的洗礼。

唉,我甚至开始可怜那些印尼人了,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的被我们给堵住了突围之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师主力一旦全面形成合围,这些倒霉蛋只有被消灭或者走进战俘营的出路吧。

头顶上传来了一阵直升机引擎的轰鸣声,夜空下,一架闪着红绿色夜航灯的直升机正在缓缓下降,当这架直升机在野战医护所的空地上降下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架救护直升机,一架涂有红十字图徽的直-16通用运输直升机。

蓝绿色的荧光将机舱内渲染的分外妖娆之彩。一群医护兵匆匆忙忙的将伤员抬上飞机,还有那一具具装载裹尸袋内的烈士遗体,我有些伤感。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忙碌着,哦,是安静,她正在指挥着救护兵们小心翼翼地将伤者抬上直升机。对这个丫头,我有些歉意,有些琢磨不透的味道。

算了,我苦笑了下,她在团里,我在排里,怎么着也见不了面,多少可以避免尴尬。我这样想到,然而我却不知道这个丫头居然会和我以后的军旅生涯纠缠在了一起,甚至我们的再见面不过就是数日之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