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拆迁户上访“请公安按敌对势力办”

botian_08 收藏 6 4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广泛流传于长沙被拆迁的上访者手中的日记




被拆迁得不到合理补偿的杜展球,在看过副局长日记后,总算明白求助无门的症结所在


杜展球为了讨回应得的拆迁补偿,已经整整奔波了5年。


直到有一天,她有机会读了长沙市开福区房产局前副局长曾新亮7个多月的工作日记后,才算真正明白过来,这么多和她一样的被拆迁户求助无门的症结所在。


2010年7月7日,这个52岁的倔强女子,向记者展示了自己保存已久的“局长日记”。打开日记,她说:“如果你没有亲眼看到日记,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副区长会在大会上称,对待上京上访人员,‘请公安按敌对势力办’。”


神秘日记


访民争相传阅个个寒心


1995年前,杜展球一家在长沙市最繁华的芙蓉区袁家岭地段有一幢一百余平方米的商住两用二层小楼。为了配合政府拆迁,1996年,他们带上拆迁赔偿款与长沙市房产局天心区分局白沙房管所签订了开福区蔡锷路司马桥4号直管公房的转让协议。没料到,这桩房屋买卖从此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平静的日子还不到5年,第二次拆迁骤然而至。2001年10月,司马桥4号房屋由开福区房产局实施拆迁,杜家再次面临搬迁。但令她诧异的是,这一次,开福区房产局不承认杜展球当初的买卖协议,称当初她支付的含购房款以及手续费的3.75万元,只是“房租”。


杜展球的家被临时安置在汽车西站附近一个安置房里,她拒绝在拆迁赔偿上签字。带着当年的购房款发票等一包证据,开始了长达5年的维权路。


2003年,杜展球因为越级上访被劳教3个月;次年5月,杜展球索性留在北京上访,直到2006年初,她才悄悄回到长沙继续维权。现在,每周一到周五,她都会早出晚归,乘公交车去长沙市房产局或者开福区房产局上访。“2006年,在开福区房产局上访的过程中,有人偷偷送我两本曾新亮副局长关于拆迁的工作日记,大家都争着复印,争相传阅,看后心都寒了。”杜展球逐页翻着两本字迹潦草的日记,不断地向记者介绍里面涉及的官员和拆迁户。


拆迁培训


部门事先安排“利益分配”


两本日记,广泛流传在被拆迁的上访者手中,一本记录时间为2001年10月至12月,另一本是2003年9月至12月。每逢与拆迁有关的重大事件,日记中均有记载。据开福区被拆迁户证实,日记出自长沙市开福区房产局前副局长曾新亮之手。


两百多篇工作日记,记录了开福区房产局在拆迁中的各项工作安排、当年市区领导的指示、以及如何应对上访等等。“长沙市拆迁办在海伦大厦主持召开了拆迁业务培训大会……”“局长日记”以12页的篇幅,详细记录了2001年10月18日拆迁业务培训的盛况。据湖南一位长期关注拆迁的民间维权人士介绍,长沙市的大规模城市拆迁与棚户区改造,就是始于这次拆迁业务培训大会。


“指挥部要有个拆迁部……要与办事处密切配合,(包括)公安、城管。”2003年10月31日的日记这样描述。其中还记录了拆迁中的利益分配:“指挥部20%,办事处15%,房地局65%。”


区长指令


请公安对访民“按敌对势力办”


沈佑斌位于展览馆路的54平方米房子被强行拆除,家具全部被埋到废墟里。他说,“此次展览馆路的开发,是群众反应最激烈的一次,有近千户群众上访。”沈佑斌也加入了上访的行列。


2002年,沈佑斌因去北京上访,被治安拘留15天。随后,开福区又有一批“拆迁访民”被拘留、劳教、判刑。


2003年11月,沈佑斌被正式批捕,并提起公诉,理由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04年6月22日,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判决沈佑斌四年有期徒刑。“我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现在又身患重病,丧失了劳动能力,贫困潦倒。”53岁的沈佑斌一字一顿地说,“那几年,仅我知道的因强制拆迁被拘留、劳教、判刑的长沙市民以及郊区农民很多。


为了证实所言非虚,沈佑斌在数小时内就从家里翻出27份拘留、劳教、判决书等复印件。


与此相印证的,是曾新亮2001年10月29日的日记。日记中有以下记录:“李区长强调警钟长鸣,不能低头看,要抬头看路,有职务就有责任。1.要造势,打击和判一批;2.触法要处理;3.克服困难,明了责任,心中有数。南平建筑公司产权问题闹事,各单位要把维稳工作做头等大事来抓。并强调‘五包一’政策:领导包调查、包协调、包督办、包结案、包稳定。要主动出击,注意方法,请公安按敌对势力办。”


2003年10月17日,日记中再次出现,“继续发动打击一批,判一批,教育一批”的字样。同一天,日记中还出现“对组织策划,上京,闹事的,采取劳教处理”等文字。


拆迁方法


“五招三十六法”


一位房屋拆迁民间维权人士分析“局长日记”后认为,该日记记录的拆迁方法以及息访手段至今仍在长沙乃至周边地区沿用。


芙蓉区委书记钟钢在一次视察中说,公安、城管等部门要加大工作力度;工商、税务等部门要加大对经营户的管理力度,对个别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征收户,不积极配合征收工作的,要通过其单位、部门做工作;对于困难户,要积极为其解决实际困难,争取早日签订协议。仅仅3天,芙蓉区东牌楼棚改项目征收指挥部(以下简称东牌楼指挥部)便与102户签订了协议。


“这是用的第4法‘最低住房保障法’和第13法‘化整为零法’”。有住户议论到,她还提供了一份据说是东牌楼指挥部的经验推广资料,里面例举了“五招三十六法”。


日记来源


副局长称单位搬家时不慎丢失


7月14日晚,记者向曾新亮求证日记真伪,曾新亮说,单位搬家时自己已经退居二线,估计是日记丢失。“即使有也没有关系了”,“是堂堂正正,没有什么不能见光的”。曾新亮还一再强调,“都是上级领导工作布置,他只是记录,也没有行贿受贿,没有什么关系。”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指挥部女士称,今年53岁的曾新亮做事比较认真,从房产局一名普通工人一直做到副局长,属于副科级干部。


曾新亮在担任副局长的时候,曾经兼任开福寺路拓改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部部长,2006年7月7日被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政府免职,随后在开福寺文化广场建设指挥部任副指挥长。


对于“局长日记”中提到的开福区强制拆迁以及对上访户的强力打压,直到现在,曾新亮还是坚持认为那样做是必要的,也是正确的。“开福区旧城改造的成绩在全市是领先的,那几年的上访也是比较少的,至于那些违规的上访户,政府部门当然要严厉打击。”


“四方新城崛起城北,青竹湖路网全面开花,一百六十多条背街小巷脱胎换骨,开福寺路拓出一片新貌……一连串的建设成果刷新了城北旧貌,为开福区平添了无穷魅力。”这曾是2005年挂在湖南当地一家网站的文章,歌颂开福区的城市新貌。为了这个“新貌”,一批拆迁户的“牺牲”,印证着政府的“造城冲动”。


“网上80%的拆迁评论都是负面的,我发现相当部分是误解造成的。”长沙市拆迁办副主任杜湘晖有些委屈。


而杜展球常常站在暂居的二楼前向外眺望,窗外远山如黛,蝉声如织,身后却是家徒四壁。她说自己根本不喜欢这里,还是怀念袁家岭的车水马龙,可是那里已是别人的酒店。她不明白的是,政府声称“棚户改造,福泽于民”,他们为什么都被挤到了郊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