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娱乐圈太烂 在娱乐圈我当自己是婊子(图)

轰隆载波 收藏 3 1818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0_88852_11488852.jpg[/img] [face=楷体_GB2312]冯小刚(图片来源:资料图片)[/face] [B]内容提示:近日,冯小刚的新作《唐山大地震》在当年的事发地唐山举行了隆重的首映礼。这位曾经的贺岁片导演,在经历过了《夜宴》、《集结号》的大片洗礼之后,显然对于种种质疑已经更加淡定沉着。本期节目许戈辉对冯小刚进行了专访,在节目中,冯小刚谈到,自影片还未上映,观众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冯小刚:娱乐圈太烂 在娱乐圈我当自己是婊子(图)

冯小刚(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内容提示:近日,冯小刚的新作《唐山大地震》在当年的事发地唐山举行了隆重的首映礼。这位曾经的贺岁片导演,在经历过了《夜宴》、《集结号》的大片洗礼之后,显然对于种种质疑已经更加淡定沉着。本期节目许戈辉冯小刚进行了专访,在节目中,冯小刚谈到,自影片还未上映,观众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眼泪。然而,好事者却给这部电影贴上了“过于煽情”的标签。冯小刚自嘲说,拍电影就当自己是“婊子”,不过,他表示自己跟华谊还有5部电影的合约,拍完就休息了,否则没时间休息太亏,并称以前娱乐圈受人尊重,现在确实够烂的,每次出门都有记者跟踪,总收到记者问题的责难,这些都是导致自己要脱离这一行的原因。7月18日20:30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将播出该期节目,敬请关注。


7月12日,冯小刚的新作《唐山大地震》在当年的事发地唐山举行了隆重的首映礼。似乎影片还未上映,观众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眼泪。然而,好事者却给这部电影贴上了“过于煽情”的标签。这位曾经的贺岁片导演,在经历过了《夜宴》、《集结号》的大片洗礼之后,显然对于种种质疑已经更加淡定沉着。近日,冯小刚接受了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许戈辉的访谈,在现场,他敞开心怀,畅谈“退休”打算。他自嘲说,拍电影就当自己是“婊子”,对这行感到厌烦了,再拍5部就休息,脱离这个行业。


首映礼上,冯小刚说:“这个作业从2007年的深秋一直到现在,这个作业我做完了。我的话都在电影里说了,我今天是来交作业的,给唐山的老百姓,我就想问你们一句,这个电影中不中?”


观众:“中。”


冯小刚:谢谢,你们如果说“中”,我这个作业就是完成了。


冯小刚:电影没有高级低级之分 自然是最好的


冯小刚:我就是看剧本的时候,我自己觉得很难受的地方,我拍戏的时候就要把这个感觉拍出来。就是有的时候我们会受一种思潮的影响,这个思潮是什么呢?就好像是说,煽情就变得廉价,然后举重若轻是高级的。但是我觉得它会走向一个误区,就是你把这事变得太技术了,就是你是在想,哦,我要成心为了这东西高级,完了我怎么含着,我觉得它不自然了。


许戈辉:你能结合你这个电影举个例子给我说说吗?


冯小刚:好的东西就是自然的,那你说这个奶奶跟姑姑来要孩子,要把孙子给带走,最后这个长途车停下来了,其实李元妮在,你想丈夫女儿都砸死了,剩一儿子断了一条胳臂,又给带走。这她的日子,我觉得她就没法过了。


许戈辉:嗯,就当时徐帆那个形象站在那,就跟抽了魂似的,一个人的魂都没了?


冯小刚:对对对,完了那个孩子跑回来。然后我们音乐起来了,镜头也起来了。你说我们能不能特平实一镜头,那小孩跑,就噼里扑噜跑回来,我也不给音乐,不给那什么,显得非常的内敛吧,但是观众就感觉不到这种感情。所以我觉得就是我们不是在这要当一个文艺青年,我不断地跟摄制组的人说,不要跟我说什么东西是高级的,什么东西是不高级的。我觉得自然的就是好的。


而且我拍电影拍到今天,我不在乎你说我高级还是低级,我就这样,我就想这么拍,这样拍我心里舒服,我痛快。我就满足我自己了,刚好我的这样的一种想法,和大多数观众是一致的,所以我谈不上去将就观众,我满足了我自己基本上就是差不多和大多数观众保持了一致。所以我没有什么,有的人说你这样拍商业片,你这弄一个什么比较那个,观众喜欢看的结尾,你是不是很受委屈。我觉得我要是不这样我很委屈,我很拧巴。我没觉得委屈,我觉得这样挺好。


冯小刚:其实人活到50多岁,我觉得就是其实开始就是你更多地还是向往善的东西,美好的东西,温暖的东西。这个东西在心里头一层一层地泛起来,所以你就会知道,就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或者他年龄大了以后,他开始想到,对过去的那个很多的事,他充满了歉意,他甚至能够想念敌人,甚至可以去和他过去伤害的人去,特别渴望和这个人说一声对不起。


许戈辉:真的就是让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也在想我说,唉,这冯导经历过那种很愤怒,愤青的那个阶段,然后特别想有一种东西要表述,甚至有点反叛。然后后来发现,已经走入大票房时代了,那我就要更迎合这种大部分的观众主流的市场的需求。


冯小刚:我觉得我现在就是,第一个:我拍不了几部电影了,我自己会跟自己这么说。


许戈辉:为什么这么说呢?


冯小刚:因为我觉得疲劳,我觉得拍电影需要那个,就是能量要积攒,你不能一年一个、一年一个这么弄,我觉得那样的话,我就不愉快了。对我来说,就想起拍电影来,有的时候就会觉得有点痛苦,拍电影需要创作这东西,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你一年一个一年一个,最后你的注意力集中不起来了,变得涣散了,变得除了拍电影之外的任何一件事,都比拍电影吸引你,


你不能这朋友一给你打电话,你就说没时间,一说就没时间。你要是张国立你什么时候打电话,什么时候他说“我这拍戏”。我觉得很恐怖。我跟张国立好好地说过,我说你不觉得你是,你都快变成了一个恐怖主义者了吗,你每天扎在这里工作工作工作,你生活的意义全都迷失了,迷失在这工作里了,曾经我有过,我觉得电影是唯此为大的一件事情,不拍电影觉得干什么都没意思了。


解说:随着《唐山大地震》上映脚步的临近,围绕这部电影的各种宣传攻势也扑面而来,靓丽的时尚杂志封面照、盛大的首映礼、媒体采访,冯小刚必须一一应对,习惯了在电影里讲故事的他,在这些方面,显然并不擅长。


冯小刚:《唐山大地震》,其实因为我在这之前已经采访多次了,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你想不到的问题,就是我,你随便你打一个“冯小刚”,你在网上。


许戈辉:对,我已经看到过,好多的背景。


冯小刚:所有你要问我的问题,连视频的、带平面的,我都说过十几次以上,


我最怕的就是,比如公司有一宣传的人陪着我,他坐在这,许戈辉走了吧,觉得我说得声情并茂的,待会呢,比如说陈鲁豫坐这了,我又说一遍。待会春妮坐这了,我又说了一遍,本来再那个什么,我一看这个人坐这,我就想你能不能别坐这,因为我就感觉到他会觉得,他怎么能说得一模一样。


其实我发现很多时候媒体就比较爱问,就是导演你觉得这几个演员,比如这个窦文涛,这个许戈辉,这个他们这些,这几个演员,你觉得他们谁演得好。其实任何一个导演都不会在一个,这个摄影机面前厚此薄彼,我觉得许戈辉演得好,窦文涛演得不好,没有一个人会这样的。他都会说我觉得他们演得都很好,所以这个问题问了等于白问。这个问题等于是一个就是,他只能用一个最官腔的方式回答,否则的话我不是伤了人了嘛。但是我发现呢,媒体每次他都。还是问,但是我发现我是每次都说都演得好。其实不见得。


冯小刚:再拍5部电影就休息 要不太亏了


冯小刚:我有时候不断地在问自己,就是哪天是一站呀,就是跟华谊还有5部电影的合约。


许戈辉:还有5部,就是在这个《非诚无扰2》都完了之后还有5部?


冯小刚:对,之后还有5部,这5部做完了呢,这5部当然,我,中军我们是朋友,我也不会一年拍一部。我觉得可能是用7、8年的时间,把这5部拍完,那时候应该是60岁了,就是现在张艺谋陈凯歌的岁数。到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干呢,我挺佩服他们的,我到那时,我肯定玩去了,这个我要不觉得太亏了,就是说太多的时候,人大家一块,好多朋友说去哪玩你说没时间,太多的时候,大家在一块,好多你觉得特别有意思,他们在一块喝酒的时候叫你,你说没时间。


许戈辉:其实我特别想问你就是说,你从电影转到说开始在意自己生活中的各种爱好,这中间影响你的契机是什么,比如说是不是生和死?


冯小刚:有几样,你说的这个就是说,它有几方面的原因,我想,原来我没有总结过,是因为你今天问我。生死是一个,比如说我看到傅彪的去世,这事对我是有触动的,那么年轻,还觉得自己有无限的大好的时光呢,突然就病倒了。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过去觉得自己,我原来在部队文工团,我当文艺兵那时候,就是文艺界其实是一个特有意思的地,挺受人尊重的,现在叫娱乐圈,娱乐圈是什么呀。


许戈辉:就是名利场。

冯小刚:娱乐圈确实够烂的


冯小刚:就是实际上是很多人挺瞧不上那圈的,当然他们也是偏见,当然这圈也确实够烂的,挺没劲的。假事,什么事都特别多,现在很多艺人,年轻轻的,公司想包装。就给他今编一这新闻,明编一那新闻什么的,我觉得这都特别没劲,特假。你要是想红,你得凭实力红起来。这个再加上就是和媒体的这种冲突,不断的冲突的加剧,你比如说一个狗仔队天天跟着我,我特别想下车踹他一脚,是吧。但是我踹他一脚——


许戈辉:他们也特别希望你踹他一脚。这新闻就大了。


冯小刚:我踹他一脚他们就有的写,而且所有的公众,就得骂我不是东西。但是你知道吗?你一出门,我天天后边有一个人跟着你,你说你有多烦这事,这事你为什么这么烦呢,就因为你是一名人,你还想在这干。如果今天我想到明天我不干这事了,我绝对下车踹他一脚,我踹你了怎么着吧,是吧。因为你挑衅我了。


冯小刚:这陈道明说了一个我觉得特别好,陈道明说这个娱乐圈你知道是什么吗,小刚?他说你看,这人把这拉一刀,一揭,把这半张脸揭过来,啪,贴这半张脸上了,这边是不要脸,这边是脸皮厚,他说我觉得是这个。


发布会现场冯小刚与记者发生冲突


新闻发布会现场——


媒体记者:姚晨,今天是和冯导约好一块约好来的吗?


姚晨:不是,我们就是遇上的。


媒体记者:那为什么你们俩被锁到了一个房间?


媒体记者:冯导,你来了以后,会不会感觉抢了张杨导演的风头啊?

冯小刚:你看,你小姑娘,年龄也不大,你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问这问题?


我特有印象。你把话筒给她,我采访采访她。是吧?就是说大家好朋友,电影人在一起,为什么到你嘴里就要说谁抢谁的风头?就是你为什么?你跟我说说你什么心理?


媒体记者:因为你的知名度比他要在国内强很多嘛。


冯小刚:你觉得这个有意思吗?大家来去支持一个电影,咱们大家,包括媒体跟我们电影人都是一种互动的支持的,把这电影做好,我们配合媒体把你们这个每天的报道做好,咱们就别里挑外撅的,弄这些事了,多没劲啊。你别再问我了,我就是想采访你。你们大家把这镜头冲着她,问问她,帮观众问问她。


冯小刚:明摆着记者在羞辱你 还得忍着


冯小刚:有一些媒体来,我知道他们的头,告诉他们的记者,你今天就是要把冯小刚招急了,你任务就完成了。年底就有红包,你说这是什么东西呀,这是什么人呀,他今天往这一坐,一个20多岁一个小姑娘一小伙子,大学刚毕业。就可以指着你刘德华的鼻子,戳着你,这个谁的,完了质问你,是老几,你算谁呀你。你跟这,小屁孩跟这臭来劲。可是我看到那多艺人,下来能抽自己的嘴巴到卫生间,在那还得忍着,明摆着在这那些记者在羞辱你,还得这样,为什么呀?何必呢,不干了又怎么了,就这些东西,也会让我感觉到,时不时的我就想,老子不干了,是吧,最难听最脏的话我就骂你,我就在摄像机面前骂你,因为你不拿我当人,我现在有的时候就顾及到,比如说我拍这电影,好多演员跟着我干呢,我啪一弄成这样,可能很多人为了报复我,同时也就把我们演戏的演员报复了,就是我觉得,哎,你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你就忍一忍吧,你就当自己就是一婊子吧,你就早点脱离这婊子的行业,这也是我想我对拍电影感觉到厌烦的一个原因。


许戈辉:其实不是对拍电影,是对在这名利圈里混?


冯小刚:对


许戈辉:就是受名利之累,受名利之苦,是吧。电影本身没有罪过。


冯小刚:就是这样的想法与日俱增,就是我每一次发布会,其实中军中磊都跟我说,刚,咱这是一娱乐的事,你就娱乐的心态,我还说对对,但是你突然看一个小屁孩跟这跳着脚,跟你这找茬的时候,你就有时候能忍住,有时候就忍不住,其实我总体来说我是忍着的。


我现在就想快点把这5部电影拍完,然后拍拍屁股说byebye。


冯小刚:电影投资越大越紧张


许戈辉:刚才你强调了那种自由,另外一种自由,能够摆脱娱乐圈、摆脱名利之苦的自由。你现在还享受着这个自由呢,能够给你这么大的资金,让你去拍一部片子,你能够调集这些力量、资源的自由啊。


冯小刚:我跟你说,许戈辉啊,这就是一围城,就是拿不到这么大资金的导演就羡慕能拿到这个大投资的。其实我告诉你啊,如果说这个戏是一个3000万的戏,反而不紧张,你知道吗?还有小结余呢。如果是一个1个亿的戏、2个亿的戏,一定是资金特别紧张的。因为3000万的戏,老板就说就给你3000万。《唐山大地震》现在花1亿多,把这《唐山大地震》要拍完应该花2亿多,他说咱们不能那么多,你就这样。需要1亿5的事,你能不能1亿干了。这5000万这个差额你可不好弄啊,你得处处求人,处处你要设计了方案,被迫地改动,因为投资的问题被迫地改动,被迫地改动,最后全是退而求其次。相反地,正常的一个常规的电影拍摄,三、四千万你挺松快的,痛痛快快把这戏拍完了,越大投资。《赤壁》大概是五六个亿的投资,我相信按着他真正要想做的,最起码应该再多给2个亿,你想想他实际上是投资越大越紧张。


解说:很难说清,现在的冯小刚和当年《我把青春献给你》时的冯小刚有着多大的变化。没有想到,在一部万众期待的影片上映之时,他却怀着一颗归隐之心,而当我们再度聊到《唐山大地震》之时,你还是会发现,厌倦了娱乐圈的是是非非,更加憧憬自由自在生活的冯小刚还是离不开电影的。


冯小刚:旧唐山的一个1976年震前的一个全景就需要,我们有置景公司,有美术设计,设计完置景公司搭着主街道,模型的公司,要跟那个,过去唐山的那个,那个规划设计院的人联系,找到过去唐山街道的那种老规划图,然后再把那个弄回来做模型,做模型1:24的,来跟我这个真的街道拼上,然后有专门拍模型的公司,几台摄影机算好了,跟我们现场的那个比例,角度。都看延可沿地算好了,去拍那个模型,然后电脑公司,把这个拍的模型和我们这个合,合到一起。再把更远处,利用电脑的三维做出更远处的城市来,就是说这么一个镜头,你看多少公司在弄,每一个环节都得衔接好,否则的话就是谁跟谁都连不上。更不要说那个地震的部分,就是我觉得这个我有挺大的收获,哦,我知道了,拍了《集结号》我知道,哦,战争是这么拍的,这么拍这么拍出来的,拍完这地震的,我知道起码在地震这个类型里头,我能知道今后哪个导演再拍,他问我,我就能给他提供很多宝贵的经验。


我觉得也可以说《唐山大地震》是一部内容大于形式的电影。往往拍灾难片,会拍成是形式大于内容的,但我希望我们这部电影是内容大于形式的。当然我们也会给观众看到,非常有冲击力的那些视觉的画面,包括在听觉上那种冲击力,这些手段我们都会有,但是我们更希望,把观众带向人物的内心世界。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然后,我觉得这部电影它真正震的不是这些房屋,而是我们每个人的内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