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终于把长达50集的《新红楼梦》看完了。对于这部改编自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长篇巨制,而且曾在87版的《红楼梦》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之下,《新红楼梦》的拍摄和播出必然会遭到许许多多的争议。有些网友猛烈抨击,有些网友对新版视而不见,有些人则宽容待之。我觉得无论是哪个影视版本的《红楼梦》都是难以与小说相同并论的,而对于影视版,在87版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之下,李少红以及众演员能够顶着这般大的压力而做出自己所认为最理想、最完美的诠释,我觉得也是不容易的,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


对于新版,大家难免会将它与小说、与87版的《红楼梦》相比较。比较是一件好事,这样才能够促进导演和演员们更好的发展,但是过激的言论,甚至出现侮辱或鄙视导演和演员们的我是不能够容忍的。或许他们做得不是最好的,但他们已经尽他们所能,这难道也有错吗?87版的成就实在太高,导致很多观众在观看新版,在与87版作比较的时候,很喜欢鸡蛋里面挑骨头,甚至把无当作有,客观去评价才是最重要的。在批评的时候,也应该看到新版一些出色的地方,而不是一味地去挑它的错处。


对于《新红楼梦》,我的观点是虽然有些地方做的不是很充足,但是我选择宽容待之。我没有看过87版,所以我不会将新版与87版相比较,陈晓旭果然是最好的,但蒋梦婕也演得很好。我写的这个影评只是根据自己对《红楼梦》的理解和个人兴趣,所以还请大家写评论时注意自己的言语。


评点《新红楼梦》,虽然确实有很多地方做得不错,但是更多的地方我觉得做得不好。


囧例一:快速镜头让人“神魂颠倒”


我觉得《红楼梦》一书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它的内容是丰富而且是有内涵的,岂这区区50集就能够道尽呢?我认为李少红为了缩减集数,做了两方面的工作:第一,使用快速镜头。第二,用旁白代替。旁白的事情下面再说,我现在想重点说说这个快速镜头。新版一开始就用了无数个快速镜头,一时是那两个神仙在街上乱串时的快速镜头,一时是地点转移时用的快速镜头,每个镜头的速度快得连眼睛看得都觉得疲惫,何况一开篇就用了那么多,这样会让观众“神魂颠倒”,有种晕晕的感觉。已经给了观众一个不好的开头,你还想大家继续看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了。另外快速镜头还广泛运用于人物从外屋的门走到里屋的门这段距离上,袭人去找凤姐,从她一踏进屋子的正门就使用快速镜头让她一下子就到了里屋,本来要走一个小院子的距离的她像有瞬间转移的能力一下子就到了目的地,我说这样有必要吗?为什么不从袭人一进里屋就说起,偏偏要让观众知道她是怎样从外屋的大门走到里屋的大门呢?这不是在浪费资源吗?


囧例二:旁白抹杀了演员的细节表演


有很多人说,元妃省亲那一段用旁白交代元妃的日程,几时到哪里,什么时候到是败笔,但我不以为然。我觉得用旁白代替比87版用太监的话来说更有魅力。新版旁白的声音其实挺好听的,有时听他的声音会沉浸在《红楼梦》的氛围里,不过这旁白虽有好处,但也有不少坏处,那就是抹杀了演员的细节表演。有时演员用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够完事的情节,偏要用旁白代替,而且有时旁白说的话只有那么短短的两、三句,让人觉得很突兀。当人已经沉浸在那种氛围的时候,突然被一把不是角色的声音震住,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旁白有时能够起到交代的作用,让无关紧要的事情都能够给观众一个交代或解释,但是过多的对白就会让人感觉不是在看电视剧,而是在听人说故事。


囧例三:空灵恐怖+画蛇添足=《新红楼梦》的配乐


不明白为什么《新红楼梦》的剧组要选择这般空灵的音乐,即使新版突出梦这个字,也没有必要把配乐弄成这个样子。这些配乐的效果层出不同,有些是以昆曲作为调子的,例如刘姥姥进贾府,去拜访凤姐的时候的配乐,不过显得特别阴深。有些则颇有现代风味,就像宝玉挨打的那一段,虽然用的是古典乐器,但呈现出的效果却带有现代敲击乐的风韵。有些则算不上是配乐,例如总是有一把女声怪异地喊着哎呀和奸笑,这怪异的哎呀就特别体现在凤姐使奸计害贾瑞上。但是,有很多这些配乐是画蛇添足的,例如刘姥姥拜访凤姐,看到丫头们摆设饭菜时的那段音乐,空灵恐怖,甚至带点悬疑的感觉,却用来表现在如此平凡的情节上,画蛇添足呀。又如那些奸笑,虽然是很能表现出人物那时候的心情,但那属于演员的表演,你莫名其妙地就出现一把不属于人物本身的声音,十分的恐怖呀。


囧例四:黛玉裸死颇似名画《马拉之死》


我认为黛玉裸死并不是因为李少红对原文李纨道:“林姑娘的衣衾还不拿出来给他换上,还等多早晚呢。难道她个女孩儿家,你还叫她赤身露体精着来光着去吗!”的误解,而是为了突出某种视觉效果。李少红所说的现代感,我从这一幕上完全没有看出来,我觉得这是对林黛玉的不尊重,我说如果林黛玉真的存在,她也一定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指着李少红一边骂一边垂泪。虽然古时是有这样的习俗,要为死去的人擦洗,但我觉得这一幕没有必要呈现在观众眼前。另外,大家不觉得从远处看去,黛玉的死状特别像名画《马拉之死》吗?马拉是在浴缸里,拿着一只笔,然后手伸出了浴缸外死的,而林黛玉虽然没有拿着笔,也没有躺在浴缸里,但是她却是躺在床上,手伸到床外,这情状则颇似呀。


囧例五:少年宝玉样貌过于小孩子,姑娘们都成阿姨了


从故事一开始,我就注意到这一点,虽说于小彤的演技是不错的,但是样貌始终脱离不了小孩子气,说话的声音也是,但是这样就会与其他姑娘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首先看看他与林妹妹,宝玉是比林妹妹大两岁的,但从这般情状来看,是刚刚相反的。再看看丫头们,故事一开始,袭人就是14、15岁的样子,但却很成熟,一看就是20来岁的,但宝玉呢,却完全是一个小孩子。就算于小彤有宝玉少年时的神采,但姑娘们没有他们那个少年时代的模样也是不行的。对比实在太大,影响了审美效果。


囧例六:角色性格前后对比大,长辈们的模样让人混淆


一开篇,我就完全分不清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元春这几个人谁是谁,到后来勉强分出来邢夫人和王夫人,但是薛姨妈、赵姨娘和元春是完全分不出的。这5个人的模样实在太相似了,如果不是靠对白和个别比较突出的性格,我完全会怀疑这是某人在一人分饰几个角色。另外,宝玉和姑娘们的角色都分为少年时和成年时,除了黛玉和丫头们,但是有些角色前后的性格差异真的太大,而且出场的次数又很少,当观众好不容易从那么多人物里分清楚谁是谁的时候,那么快就又要进入另外一种区分来,就像成年后的迎春、探春、惜春、湘云,出场的次数太少,而且性格与之前相比都太大,到结局了,我还是分不清谁是谁。就像史湘云,少年时期那么活泼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变得那么温柔了呢?就像那次元宵节,她和黛玉比诗,我一直在怀疑这个女的是谁,到后来黛玉叫她妹妹,我才想到她是湘云。又说说探春,其实我很喜欢少年时的探春的,但是成年后,眼眸之间透漏出的确是一种奸诈的神情,我觉得不是演员演技的问题,而是本身这个演员就不是很适合演探春。


囧例七:凤姐笑声太娇媚,鸳鸯激动的神情颇具尤三姐的刚烈


凤姐的泼辣在新版中显然是稍微有些欠缺的,就像凤姐为了除掉尤二姐而到宁国府找尤大姐理论的那一幕,我觉得这所谓的泼辣更像是疯癫的表现。而且这凤姐时不时就吵嚷,骂奴才,我说这泼辣不是用嚷就能表现出来的,姚笛对泼辣的理解显然不足。而且那笑声听着就让人讨厌,太娇媚了,感觉就是像与黛玉他们年纪相仿的姑娘们的笑声,过于娇媚,甚至可以说是造作。另外这个鸳鸯也算是丫头们当中性格比较突出,并且是比较重要的一个角色,但是这个鸳鸯激动说理的神情就更像尤三姐的刚烈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蔡飞雨饰演的鸳鸯一感情高昂的时候就会把下巴抬得高高的来说对白,给人的感觉就像在说“来呀,来杀了我呀。用你的刀刺我的喉咙呀。”而且蔡飞雨的演技很做作,平静的时候说话还好,一感情稍微激昂一点说对白的时候,就能够发现表演的痕迹。


囧例八:白冰演技“露马脚”,林妹妹的瘦与忧郁哪里去?


白冰饰演的宝钗是成年时期的,虽然从外表看去白冰确实具有宝钗性格成熟的贵族气质,但是与《神话》里的玉漱公主相比,白冰的演技真的差了不少。我不知道《神话》里的玉漱公主是否用了配音员,但是《新红楼梦》中的白冰应该是她自己原来的声音,我说白冰的演技差了,是因为她没有注意到说对白时的语音语调应该与做对手戏的那个角色的关系是有联系的,并且与当时的环境有联系。成年时期的宝钗一出场的那一集,有一幕是宝钗与王夫人的对话,但当时的宝钗说话的语音语调更有一种鄙视傲慢的情味在里面,就像自己是长辈,王夫人是晚辈。就是这一幕白冰处理得不好,往后的情节都很不错。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有一幕白冰的眼神显得有点奸诈,那一幕我忘了是哪里的,本来是要表现凝重的眼神,但看起来却表现得很奸诈。


蒋梦婕饰演的林黛玉是有一种柔弱梦幻的感觉,但是林黛玉最传神的不是她的样子倾国倾城,而是她那水汪汪的忧郁的眼睛,虽然我没有看过87版的《红楼梦》,但我很认同陈晓旭林黛玉的眼神是最完美的。黛玉的忧郁眼神是与生俱来的,但这个林妹妹的忧郁眼神却是演出来的,并且不像。瘦也是林黛玉的特点,但蒋梦婕的脸却是有点胖,显得更可爱,但我知道她应该也是承受了很大压力来饰演林黛玉这个角色的,虽然这个林妹妹是可以的,但始终有点形神俱散。


虽说《新红楼梦》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是我们不能够总是一味地去批判,也应该去发现它的美,就像里面的摆设和服装都是十分雍容华丽的,周采芹版的贾母演得无可挑剔,袭人、晴雯、平儿这几个丫头演得比姑娘们都更要出色,秦可卿也是演得不错的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