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福建城工部事件(连载之二)

城工部事件的源起(二)

无独有偶,引起闽浙赣区党委对城工部的怀疑和警惕的事情,并非仅仅阮英平失踪这件事。从1947年秋到1948年春的那一段日子里,闽浙赣区党委所统领的作战区域内,还相继发生了一系列变故。

为了把事情说得更清楚些,俺不得不回过头,简单地介绍一下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这个组织。城工部的组建,应该是在1947年的1月。其前身,是1945年8月组建的中共闽江工作委员会。有些年龄的朋友,应该看过一部名叫《地下航线》的电影(呵呵,是中叔皇主演滴说)。这部电影的素材,就来自于闽江工委所领导的秘密战线的斗争。组建闽江工委的初衷,是充分利用抗战胜利后“和平民主运动”的有利时机,加强城市的革命斗争。城工部成立后,围绕着开辟第二战场(学运、工运、市民运动和宣传战线)的任务,取得了许多成就,有效地配合了闽浙赣区党委所领导的游击战争。并且随着斗争的需要,还组建了一批精干的游击武装。

既然是城市斗争,那么吸收大批知识青年和工人参与其间,便是名正言顺之举。实际上,这也为其后的城工部事件留下了一些后遗症。众所周知,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青年知识分子的来源,大都是“有产阶级”的专利。因此,城工部的许多党员干部,便有着“有产阶级”的胎记,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这个事实的存在,决定了城工部的许多党员干部有着比较复杂的社会背景和社会关系。这既为隐蔽战线的工作带来了许多便利,同时在情况变化后,也容易留下许多说不清楚(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能暴露)的“身份负担”。而这种“身份负担”,则成为城工部事件的一个潜藏的下意识!

话说回头,介绍当时发生的几个变故。

其一,福州海关布案、孟起被捕和庄征蒙冤。这三件事是相互联系并逐步推进的过程。

1947年6月,国民党福州海关查扣了一批价值200两黄金的走私棉布、棉纱、颜料等物资。其时,城工部从内线关系了解到详细情报,为解决游击战争急需的经费,经过周密策划,派人化装成大商人,持仿制的海关查私科放行单(呵呵,城工部的长项啊)冒领了这批物资,并迅速转移分散保存。是为福州海关布案。此事震惊了国民党当局,立即派出大批警察、特务、密探四处查探,并严令限期破案。其时,有少量布匹存放在时任城工部副部长的孟起家中,本来挺安全的。殊不料,孟起家中的保姆时与一福清小混混热恋。热恋中的情人,是嘴吧上极为靠不住的精神奴隶,这一时兴起,泄露了东家存有布匹的消息。而这福清小混混从中看到了发财的机会。于是在8月30日,外出检查工作刚刚回到位于福州南郊高湖村家中的孟起,被守株待兔的特务逮捕了。孟起被捕后历经酷刑,坚贞不屈。同年11月被押解南京审讯,1948年4月8日在南京雨花台壮烈牺牲。

孟起被捕后,时任城工部部长庄征积极开展营救工作,并向闽浙赣区党委提出“武装劫狱、重金收买看守、假自首出狱”等三种营救方案。本来,从隐蔽战线工作的角度来说,这三种方式尤其是后两种方式是城工部所擅长的,有一定的条件和成功的可能性。然而,由于城工部组成人员的特殊性和工作对象的复杂性,潜藏于闽浙赣区党委主要领导人曾镜冰下意识中某种意识发酵了,对营救方案中“假自首”的动议产生了怀疑,并调庄征到区党委机关驻地接受审查。在审查中,庄征向组织上汇报了城工部党员和干部名单(这对后来的行动创造了必要条件)。由于采取严刑逼供方式,致使庄征违心地供出所谓曾与特务张超等订下“集体求生存”秘密协议的事实(事后查明,为子虚乌有之事)。闽浙赣区党委在没有经过分析、查证、核实的情况下,以“出卖孟起的内奸”的罪名将庄征和妻子杨瑞玉秘密处死,并于9月5日作出《关于赵枫(即庄征)叛徒行为的决定》,把城工部发展的城市党组织说成“拆白党”;指责城工部开展的对国民党上层的统战工作为“搭线活动”、是“与特务头子勾结,集体求生存”的阴谋;把庄征所主张的营救孟起方案说成是“不惜出卖同志,以挽救特务头子地位之巩固与自己生命之安全”的骗局。

庄征蒙冤,是闽浙赣区党委主要领导人怀疑城工部的开始。

随后继续发生的几件变故,则进一步加剧了闽浙赣区党委主要领导人的怀疑和警惕。

附:相关烈士资料


庄 征

庄征(1918—1947),原名赵枫,福建省莆田县人。中学时期积极参加进步学生活动,1937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初期,先后担任中共南平特支支委、建阳支部支委、闽江工委宣传部长、闽江特委宣传部长、建松政特委组织部长、古田工委特派员等职。参与恢复闽北党组织,组建闽北游击队,开展抗日反顽游击战争。1943年10月,在任中共福建省委赣东北特派员期间,因叛徒出卖,在江西铅山被捕。在狱中,与敌顽周旋,为省委安全转移赢得了时间,自己也安然脱险。1945年夏,受省委派遣到福州开展城市工作,9月任闽江工委书记,组织和领导福州周边地区的地下工作和武装斗争。1946年12月任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后改福建省委)委员兼城市工作部部长,领导城市工作为农村服务,为游击战争服务,在党的建设和武装斗争(闽浙赣地下军和游击队),以及群众工作、筹款、抗征、抗捐、抗税、兵运、统战方面都取得显著成绩。1947年9月5日因“城工部事件”不幸蒙冤罹难。1956年,中共中央在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后为庄征平反,中共福建省委追认庄征为革命烈士


杨瑞玉

杨瑞玉(1921-1947),女,福建省晋江(今石狮)人,出生于福州的一个商人家庭。抗日战争爆发后,时为文山女子中学学生的杨瑞玉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夏加入中华民族抗日先锋队,随后被派到沙县接受军训,期满后在尤溪县从事民教工作。193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其时,因闽海形势紧张,学校迁往永泰。1941年4月福州沦陷,永泰成为抗日前线,杨瑞玉等组织进步学生上前线慰问抗日队伍。随后调中共古田工委任妇女委员,以教师身份从事革命活动。1942年初调中共赣东北特委工作,在中共赣东北特派员庄征领导下建立秘密特委机关,恢复赣东北的中共党组织和武装游击队。不久与庄征结为夫妇。1943年10月,因叛徒出卖,特委机关被敌人破坏,瑞玉与庄征夫妇等被捕。1944年5月,在移送过程中曾借机越狱未成。1945年10月国共两党签订《双十协定》后经党组织营救获释,随后转入闽北游击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1946年夏初调福州任闽江工委机要秘书,协助庄征(时任闽江工委书记)开展工作,组织城市地下工作和城市周边的游击战争。1947年9月5日,庄征因“城工部事件”蒙冤罹难,作为庄征妻子的杨瑞玉也受到牵连,于同年10月5日殉难。1956年中共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后为罹难同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杨瑞玉为革命烈士


孟 起

孟起(1913-1948),原名孟琇焘,号晋之,福建省福州市人。自幼入当铺当学徒,早年曾参加福州、上海等地劳工运动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1938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南平参加地下斗争。1940年夏,到内迁沙县的福建医学院建立党组织,先后担任中共福建医学院支部书记,沙县工委书记。1941年“皖南事变”后,奉命撤往崇安省委机关,主编省委机关刊物《锻炼》并参加省委机关整风。1943年在建瓯、长乐、永泰等地从事抗日反顽斗争。1944年8月受命赴福安重建闽东地下党组织,任中共福安县委书记,以《南方日报》闽东版总编辑的公开身份开展活动。1945年8月调福州,任新建立的中共闽江工委委员、宣传部长兼调查委员会书记。1946年底曾前往台湾发展党员,部署党的任务。1947年1月,中共福建省委改称闽浙赣区党委,当选候补委员。其后任城市工作部(原闽江工委)副部长兼区党委社会部部长,组建并领导福长闽(福州、长乐、闽侯)游击队在福州周边开展武装斗争,组织领导了敌水警总队的“兵变”和“海关布案”等行动,有力地打击了敌人,支援了山区的游击战争。1947年8月31日因家中保姆失言,暴露了因来不及转移,暂时存放家中的部分“海关布案”的布匹,在福州被捕。同年11月被移送南京国民党保密局继续刑讯,曾手书“唯死而已”四字,以示视死如归。1948年4月8日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时年35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