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二十三章;奔袭下

xiezaofei 收藏 6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童斌迅速集结了侦查一连,当机立断的时候,善于思考的指挥官永远强过服从命令的传令官。一边飞快向旅部报告,一边迅速的抢占村庄外围有利地形,刘鹏和他的十二个战士正在休息,刚才的恶战几乎打垮了他们。上旅部的通讯员回来了,带着四十八名民夫营的老兵补充进刘鹏排,还有一名掷弹筒兵。火力营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童斌迅速集结了侦查二连,当机立断的时候,善于思考的指挥官永远强过服从命令的传令官。一边飞快向旅部报告,一边迅速的抢占村庄外围有利地形,刘鹏和他的十二个战士正在休息,刚才的恶战几乎打垮了他们。

上旅部的通讯员回来了,带着四十八名民夫营的老兵补充进刘鹏排,还有一名掷弹筒兵。火力营一个排带着四门炸药包弹射器也加强进来。旅部的命令是天黑以前夺取敌前哨阵地。

本间近藤在指挥部队迅速的换防,又一个中队到达村庄,还没来得及进入阵地,岛中奉善的中队还没来得及后撤,正下渡口上上下下的,就在这个忙乱的时候,童斌的进攻开始了,四个炸药包首先飞进了村庄,剧烈的爆炸中,这个小小的村庄立时灰土飞扬,紧接着一个一个又一个炸药包飞进了村庄,本间近藤在临时指挥所正在看着防御图,这个设在砖石结构四合院里的指挥所被一眼判定出来,整个村庄只有这个院落最结实。而且建筑物最高,上面树立的电台天线立刻证实了童斌的判断,遭遇集中火力打击的指挥部立刻变成了一片废墟。

本间近藤挣扎着从废墟里爬出来,立刻明白了自己的现状,遭遇重火力打击,依托房屋构建的防御体系无法承受这么猛烈的轰击,周围所有有利地形都在中国人手里,无线电联络中断,电台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本间近藤迅速集合现有部队,命令已经和中国人交过手的岛中奉善带领进攻控制在中国人手里的外围阵地,掷弹筒向中国阵地上发射了发烟弹,希望后面的炮兵观察员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而本间近藤则因为负伤,立刻随伤兵后撤过河。

防线上的日军观察员看到了发烟弹,立刻明白了守军意图,炮火覆盖了侦察连的阵地,一发发炮弹拖曳着呼啸声奔驰而来,刘鹏带领全排草草挖掘的野战工事在炮击下,瞬间四分五裂,作为战壕还存在,作为防御,已经失去了火力体系,但是在炮击停止了好一会儿后,日本人才开始攻击。

童斌立刻得出结论;日军步炮脱节!被炸药包接连轰击的村庄烟雾弥漫,日本人也无法使用旗语。没有协调的炮火作用不大。指挥失灵的部队可以乱而取之。侦查连留下一个中队拖住敌人,自己率领另一个中队绕道攻击敌人另一侧,断其后路,不信他不败。

在确信己火炮停止轰炸后,岛中奉善指挥着由三个小队成三排散兵线的第一攻击波向刘鹏的阵地冲了上来;后面的三挺重机枪,二十几个掷弹筒提供了强大、准确的伴随火力。刚刚补充的侦察排战斗力不强,战士间配合也成问题,敌人一个散兵线被压制,另一个散兵线立刻超越前进,轻机枪手没有多少开火的机会,几乎几个点射就要移动,但是还是有被掷弹筒击中的时候。现在操作机枪的已经是其他侦查兵,原来的正副机枪手没有还活着的了。

刚才炮击过后,刘鹏排幸存的三十几个士兵迅速的开枪射击,左右两侧的大个子排和小狗子排,在刚才的炮击中伤亡也不小,从枪声中听出来,他们剩余的士兵也不超过四十人,交叉射击中,前进的日军毫不停顿的逼近阵地!火力排在急促的命令声中,炸药包剧烈的爆炸在一百五十米外的日军攻击队形上空爆炸,无数的钢珠无情的覆盖了三个小队的步兵。

但是立刻一阵怒吼声在村庄中响起“班哉!”这个中队幸存的步兵和岛中中队的士兵呐喊着迅速通过了火力地带,炸药包弹射器的装填时间太慢,而且也仅仅能提供一次火力,因为他们还有下一个目标!现在阵地上的残军必须依靠自己的拼死一战,把日军的主力拖在这里,为童斌的攻击创造条件。

日军终于冲上了阵地,后方的日军支援火力立刻停止,在这难得的火力真空瞬间,阵地防御者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立刻迎面冲了上去,双方的手榴弹都投掷了出来,然而迅速前进的双方都把吱吱冒烟的手榴弹留在了身后,防御者手中的短枪、冲锋枪凶猛的泼洒弹雨,子弹打完就快速的抽出大刀,迎面撞进了攻击者的人群中,两个几乎被打残的日军中队在迅猛的反冲锋面前,立刻被压住了前进的势头,双方怪叫着、嘶喊着、凶狠的厮杀着,血肉横飞中,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彼此恶狠狠的诅咒着,在大刀和短枪的双重优势下,日军陷入了苦战,好在中国人再没有新的兵力出现,岛中把手里仅有的三个小队的预备队,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全部杀进了短兵相接的人群,刘鹏带领自己仅存六个战士,怒吼着迎击了上去,自动武器为侦查兵提供了近战的优势,连续发枪射击的短枪手迅速的结束着敌人的抵抗,但是没有子弹的时候,刺刀就迅速的夺走他们的生命,漠视生死的战士在短兵相接的血拼着,已经出动所有步兵的村庄,只有机枪、工兵、通讯三个小队驻守。村头阵地上的中国军队已经失去了胜利的可能,在短兵相接的血战中,大个子被几把刺刀穿透的身体像一棵大树一样倒下,动作像猴子一样的小狗子,在人群中左右躲闪,不停的用短枪射击,几个日本兵从三个方向包抄了他,当他打光子弹时,毫不犹豫扑进了日军人从中,任凭刺刀穿透自己的身体,他拉响了自己的手榴弹,在绚烂的火花中,为从来不曾给予他任何的祖国流尽了鲜血。

最后的时刻到了,三个排仅存的二十三名战士紧握着大刀,静静的等待着对面,已挺起刺刀的日本人;来吧,这最后一次搏杀!这熊熊的战火!这红红的血!快一点开始吧!我的最后一战!!!

双方紧要的牙关中同时迸发出一声呐喊:班哉!杀!

就在此时,四个大炸药包几乎同时落尽村另一侧的一片房屋群里,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使即将生死一搏的双方同时停了下来,一起看过去,那一片立刻变成废墟房屋前,童斌带领的另一个中队从缺口怒吼着杀了进去,极其迅速的短兵相接,在一秒秒的时光里,生命被迅速的收割;扑杀进去、击溃他们、消灭他们,吸引敌人的战友们为的就是这一刻!兄弟们的血不会白流。一个日军指挥官高举着战刀向童斌一指,口中高喊着“杀给给!”童斌手中的二十响立刻打倒了他。

中岛看到了袭击过来的中国军队,他在那一侧村庄中安排的哨兵阵地已经在刚才的爆炸中消失了,中岛立刻指挥机枪小队掉转枪口,挥舞战刀的自己刚刚喊出一声,就感觉到自己的眼前盛开了一朵红花,好美的花,灿烂的像故乡的樱花……

冲上阵地的日军立刻就转身杀了下来,失去这个村庄,他们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但是晚了,村庄里一阵密集的弹雨泼洒过来。绝望的日军立刻把发烟弹投掷到村庄和刘鹏的阵地上。

呼啸而来的炮弹也没有宽厚对待在村庄和刘鹏阵地中间地带,一百五十米范围内的日军。一阵密集的炮击过后,童斌、刘鹏带着剩下的四十几个侦察兵,在废墟中安静的休息着,几乎虚脱的战士们似乎都在目光呆滞的看着什么,但是眼睛里却空空如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刚才血肉横飞的激战仿佛是一场恶梦,现在似乎每个人都在回味,又似乎每个人都想忘却。

本间近藤在阵地上紧急包扎着,大范围挫伤带给他的是一阵阵袭来的剧痛,但是比这更让他痛苦的,是他在望远镜里看到的一切;岛中奉善盲目的投入了所有预备队,但是中国人抄了他的后路,幸好这个傻瓜没有忘了死在战场上!

本间近藤被巨痛牵引着变了形的嘴里,愤怒的吐出了一个字“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