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传奇:武安君 第一部 军神白起 第十四章 伐楚(4)

雁翎 收藏 0 1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URL] 这天夜里四更时分,全军按照白起的部署,已经在营外整装待发了。突然有兵士喊道:“快看那里!” 只见遍野洪流,一直向鄢城方向涌去,洪流所过之处一片汪洋,在这黑夜之中这条洪流如同恶兽般吞噬着他所到之处的一切生灵,秦军将士被这慑人的景象惊呆了,不过他们不用担心自己安危,他们所处之地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


这天夜里四更时分,全军按照白起的部署,已经在营外整装待发了。突然有兵士喊道:“快看那里!”

只见遍野洪流,一直向鄢城方向涌去,洪流所过之处一片汪洋,在这黑夜之中这条洪流如同恶兽般吞噬着他所到之处的一切生灵,秦军将士被这慑人的景象惊呆了,不过他们不用担心自己安危,他们所处之地并无危险,此时很多将士已经明白这是他们的主帅白起的杰作,是彻底扫清鄢城之敌的惊世之举,也只有他这样的军事奇才有胆量敢弄险消灭五倍于己的楚军。

待水势稍缓,白起即刻下令:“全军登船,向鄢城进发!”

秦军登上蒙骜准备之船筏向鄢城而去,当他们到达鄢城时,天色已亮,可鄢城内外已经没有半点生机,眼前到处都是溺死的楚人尸体,历经无数生死的秦军将士也被这浮尸千里的景象给惊呆了,一些人甚至不敢正眼看这幕惨景。本想寻歼剩余的楚军,可事实却是他们已经很难再找到生还之人了。侥幸活者的楚人也都命悬一线,只能祈求秦军救他们一命。

经此一役,鄢城三十万楚军精锐与周围近十万百姓就这样消失了,楚国上下惊惧,不敢再发兵鄢城夺还失地了。而白起抓紧这个时机休整三军,并通知汉中发巴蜀援兵来,为他之后进兵作准备。

两日后,从汉中出发经汉水而来的民夫运粮队伍已经到达,粮草到后白起马上对蒙骜下令道:“命所有将士并征发附近所有的楚民马上收敛楚人的尸体,运粮的一万民夫也一起参加,这个事情要抓紧进行,决不能发生疫情。”

“末将得令。”

之后的数日,白起亲自领着所有将士在鄢城周围收敛楚人尸体,因为尸体经过大水浸泡,尸体腐烂的速度很快,而这样的话极易发生疫情,白起对此事十分用心。毕竟取得此大胜后如果军中产生疫情将极大削弱秦军战力,很可能使大军不战而乱,最后不得不退兵。

一日,蒙骜找到正在指挥收敛的白起道:“大良造,我有事和你讲。”

“什么事情?”

据国内来的民夫头领讲,大良造你的父亲这次也主动跟随运粮的民夫队来了鄢城。”

“什么!我父亲也来了。哎,真是的……他现在什么地方?”

“在鄢城以东收敛尸体。”

“我知道了,你先忙去吧。”

蒙骜走后,白起独自赶往鄢城以东寻找父亲。找了好久,白起终于在一处高地的岸边找到了父亲白轸。这时白轸正独自一人望着不远处,眼中含着泪水。就在他看的方向,一个楚国男子正抱着一个十岁左右男孩的尸体在痛哭,显然这个男孩正是他的幼子。

白起明白,这个场景一定又刺痛了白轸多年以来的伤心之处。白起慢慢来到白轸身旁,轻轻喊道:“父亲……”

白轸擦了擦眼泪转身道:“起儿,是你啊。不用担心,我没事。”

“那么多年过去了,几位兄长的死还是让你难以释怀。”

“也许是我老了,如今我老是梦见你那三位兄长,想想我自己白白活了这把年纪,可他们死时却都还那么年轻,这世间真是不公平啊!”

“父亲,你别这样想。”

“我不仅梦见你的兄长们,这些时日还时常梦见年轻时死在我手上的那些敌国之人,梦境中他们死前的那一幅幅面容是那么清晰,现在想来都让我心里毛骨悚然。起儿,父亲想问,你是否想过……退。”

“退?父亲是指孩儿从军伍之中隐退?”

“是。”

“我不明白,父亲难道你没看见,孩儿剑锋所指之处便有我大秦的胜利,孩儿正要助大王完成历代秦人都还未完成的大业,此时孩儿怎能解甲归隐?”

“起儿,正是因为你功勋卓著,老父才心绪不宁啊!你自己有无想过,自你从军以来连战连捷,丧命于你手中的他国军民已经不下百万,百万生灵啊!不错,你的功业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为将者可以相比,可对为将之人而言功业即是杀戮,杀戮必生仇怨。如今,他国之中已经有多少百姓恨你入骨……”

“父亲,孩儿明白你的意思,可孩儿既然走到这条为将之道便没有回头的余地。父亲你又可曾想过这几百年来天下战祸几时停止过?不错,今日你眼前这幅景象确实凄惨,但这幅惨景今日若不是发生在他楚国,他日便会发生在我秦国,战场之上本就是你死我活。当今世道战无义战,我白起身为秦将所能做的便是决不能让我们秦人去承受这种失败的痛苦。我们要赢,只有赢才能在这个世道生存下去。只有我们一直赢下去,才有机会彻底结束这个乱世,如果日后因此孩儿遭致天怒人怨我也决不后悔。”

“你别说了,你自有你的道理。老父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我先去处理军务了。父亲,今晚你来孩儿那里,我们已经好久没在一起吃顿饭了。”

白轸没有回答他,白起此时也不想再去刺激自己的父亲,只得独自先行离开。

当白起走远了,白轸才转过身来望着自己唯一的孩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起儿啊!你在这条路上到底要走多远……上苍啊!是我白轸将自己的孩儿引上了这条路,这所有的一切罪孽都该由我白轸来承担啊!

父亲的疑问丝毫没有减弱白起征伐的决心。第二年,白起在大军稍事休整后便挥军南下,一举攻下楚国都城郢都,而此时楚王与群臣早已经逃出国都,一直逃到了陈。白起与众将为了彻底打击楚国军民的士气,焚烧了楚国历代先君的陵寝之地夷陵。先君陵寝被焚,国运堪忧。一时间,楚国举国哀伤,在他们看来,楚国亡国也许近在眼前。

秦军继续进军,已经兵至竞陵准备往陈进军。就在此时,秦王的急令到了。众将望着白起从竹筒中取出帛书,心中也很纳闷,之前秦王嬴稷对出兵在外的将领几乎不会有任何旨意,深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可今日却一反常态,让大家都很诧异。白起在看到帛书上的内容后脸色凝重道:“大王命我们停止进军。”

蒙骜不解道:“大王为何下此旨意?我们现在势如破竹,楚国君臣早已人心涣散,如果我们坚持打下去,一举灭楚不是没有可能。倘若错过此大好时机便悔之晚矣。”

众位将领纷纷附和蒙骜的看法。

白起望着楚国的地图,缓缓道:“我方才还与你们的想法一致,但现在我已明白大王的良苦用心了,我们差点误了秦国啊!”

白起此言一出,众将无所适从,想不明白他们乘胜灭楚怎么会误秦国。小将司马梗继续进言道:“大良造,属下实在不明白,明明大好局面为何放弃,我祖父的得蜀即得楚的遗愿眼看就要实现了,难道这都是错的?”

“司马错老将军的策略没有错,但他从未说过秦国可以一举灭楚。如果老将军现在还在世,以他的战略眼光一定也会赞同大王的决定,大家来看。”

白起走到楚国地图前对着众将继续道:“楚国是天下诸国中地域最辽阔的国家,我们现在手头的兵力不足十万,如果说集中兵力与楚军决战以我们现在的战力和士气不在话下。可如今楚军已经毫无战心四散溃逃,我们现在根本无战可打,如今是要将兵力分散驻守所占之地,以楚国如此广大的国土我们要多少兵力才可,你们算过吗?以我估算非三十万不能。再者,如果我们继续往陈进军,一直追击楚国君臣,天下人便会认为我们秦国已经有了灭楚之意。你们看下,如果我们秦国真的灭楚便会从西和南两个方向将整个中原裹挟其中。到时候中原之国必然感到空前的恐慌,定会同心协力对付我秦国。而我们秦国却是有如此广大的地域要防守,你们认为守得住吗。而且你们也应该知道楚国之民性情刚烈,他们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臣服于我秦国,如果民心不附在天下形势巨变之下很可能各地暴民四起群而响应光复楚国,我们拿什么来应付。最终结果很可能和当年吴国灭楚一样的结局,破其国却不能驭其民占其地,最后反而前功尽弃。到时候我们现在所夺之地或许也会不保。”

众将听到白起如此透彻的分析,无不感服,司马梗也道:“大良造所言极是。现在我想起祖父生前曾言秦、楚两国交战不易引起他国干涉便是因为两国都国力强大,各国都希望两强互相征伐,长年互相消耗,这才符合他们利益。可如今战况急转直下,楚国连败已呈亡国之相,其他各国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蒙骜也道:“的确如此,如果我们图谋楚国太甚,必成天下之敌,如果我们留着楚国,反而能以残破的楚国堵在齐国、魏国、韩国的南侧,避免我们两线作战,至少楚国是没有胆量再和我秦国开战了。反而可以使楚国不得不向北发展,到时候便会与齐国或魏国发生矛盾,从而互相牵制。大良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白起叹道:“我刚才又何尝不是这梦中之人。如果没有司马错老将军之前的教诲,白起哪会有那样的见识。老大哥……”白起此时想到亦师亦友的司马错永远都不会再和他畅谈兵法国事,心中感到无比寂寞,竟忍不住流出泪来。

司马梗此时亦是感同身受,轻轻哭泣起来。

白起重情义在秦军将士之中早已广传,但在众将面前流泪哭泣总是不妥,蒙骜连忙问道:“大良造,那我们停止进军之后应该如何行事?”

蒙骜的问话让白起从哀伤之中清醒了过来,稍稍缓和了自己的情绪道:“如今黔中之地依然在楚国手中始终威胁着我们的侧背,乘如今楚国没有反击之力,可先攻下黔中之地,使巴蜀、汉中与郢都此地连成一片,那样所占的楚国之地便可牢牢控制在我们手中。”

众将都赞同白起的看法。

在郢都之战后,秦王为表彰白起的功绩,封白起为武安君,并在郢都之地设置南郡以为管理。次年,白起领军攻占黔中、巫北之地,并设置为黔中郡。自此,楚国西部大片故国土地被秦国侵占,并折损军民无数,从此一蹶不振,天下唯一能与秦国匹敌的对手只剩下赵国一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