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传奇:武安君 第一部 军神白起 第十四章 伐楚(1)

雁翎 收藏 0 2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URL] 公元前283年,天下形势发生了巨变。齐国被合纵联军重创后遭到各国的肢解,秦、赵、魏、楚都得到了齐国的一部分国土,特别是燕国几乎攻占了大半个齐国,整个齐国只剩下即墨和莒两城还在苦苦支撑,整个天下都以为齐国灭亡已成定局,燕国的国势空前强盛。 秦国此时一直在按司马错的计划,准备攻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


公元前283年,天下形势发生了巨变。齐国被合纵联军重创后遭到各国的肢解,秦、赵、魏、楚都得到了齐国的一部分国土,特别是燕国几乎攻占了大半个齐国,整个齐国只剩下即墨和莒两城还在苦苦支撑,整个天下都以为齐国灭亡已成定局,燕国的国势空前强盛。

秦国此时一直在按司马错的计划,准备攻楚之战。为了保证攻楚之战时三晋能够不乘机攻秦,秦国采取一系列措施希望能稳住三晋,特别是如今的三晋之首赵国。秦国先是和赵国会与穰城,但赵国的态度暖昧,对秦国不温不火。之后秦国又以和氏璧换城为借口试探赵国态度,这反而成就了一代名臣蔺相如,让赵国发掘了这个辅弼之臣,赵国对秦国的态度依然是不卑不亢,进退有度,这让秦国始终摸不透赵国的真实意图。攻楚之战早已经准备妥当,可如今因为赵国态度不明,一直拖了下来,秦王嬴稷对此非常着急,连忙召集魏冉、司马错、白起等重臣到内殿商议对策。

嬴稷对众人道:“各位,赵国态度阴晴不定,寡人实在吃不准他们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你们有何看法?”

魏冉道:“按理说,燕国如今几乎并吞了整个齐国,国力今非昔比。如果让燕国真的按如此态势发展下去,对赵国的威胁可能远甚于我们秦国。我想赵国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司马错接着道:“只有一个解释,赵国在犹豫。从地势上来讲燕国如今威胁大于我们秦国,但其与燕国一向交好,如果主动去破坏这层关系,乃至和燕国开战,赵国君臣不得不思虑再三啊。毕竟他们也怕我们秦国乘机发难。”

嬴稷叹道:“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赵国态度不明,我们秦国攻楚很难放心进行。”

然而白起却突然说出让其他人惊骇的话:“打!”

嬴稷追问道:“大良造,你是说和赵国打?”

“正是。”

“那不是就要放弃攻楚之策了吗?”

而此时司马错竟然也大笑起来:“妙哉!妙哉!”

嬴稷不解道:“老将军,你们到底是何意思?”

司马错回道:“赵国犹豫不决,那我们就逼它抉择。我们现在可以对赵国有节制地用兵,先攻它几座城池。如果赵国全力回击,那就说明赵国心中的敌人乃是我们秦国,那我们现在只有暂时放弃攻楚之策以应对赵国。如果赵国回应不甚强烈,那就说明他们的目标不在我们这里。我们可以还地以示诚意,和赵国缔结盟约。同时我们也可以开始实施攻楚之策,我们攻楚开始,便是告诉赵国我们的目标不在他赵国,赵国便会对我们秦国暂时放心,而向东图谋燕国或者向南图谋韩魏。”

嬴稷这时又问白起道:“大良造,如果我们真对赵国用兵,你说赵国是和我们开战的可能大还是与我们媾和的可能大?”

“那要看我们打得如何,如果我们能在规模有限的征战中体现出我们秦国军力的强大,我想赵国选择和我们开战的可能性便越小。”

嬴稷思索了一下便道:“好,就这么办。大良造,攻赵之事由你负责。老将军,伐楚的事还是由你去准备。如果我们这里情况顺利,你即刻发动伐楚之战。寡人知道你们二人一直想再联手出战,可如今只能先拆散你们了。”

白起和司马错同声答道:“臣等当以大局为重,谨遵大王旨意。”

秦王嬴稷望着眼前的两位重臣心中暗暗欣喜,毕竟秦国同时拥有两位绝世将才实在是国之大幸,有了这对左膀右臂,秦国在关中和巴蜀两地同时用兵也成为可能。

事情完全按照秦国的计划进行。之后三年,秦国每年都要向赵国用兵一次,但规模都不大,打下赵国一两座城池即停止进攻,之后更是归还部分城池给赵国暗示和解之意,希望能和赵国再次会盟。与此同时司马错也展开攻楚之战,早已对秦国进攻有所防范的楚国囤积重兵于西北方向的秦楚边境。然而司马错却领军从巴蜀之地实施迂回,由水路沿涪水顺流而下一举攻下黔中,威胁楚国后方,楚国无奈只得割让上庸及汉水以北土地以求和。这也让赵国明白秦国现在的目标的确是楚国,而两大强国相争,便无力涉足中原。此时齐地也发生了巨变,田单光复齐国使燕国失去一举成为强国的机会,赵国周围除了秦国已无强敌,这对赵国在中原确立地位是极其有利的。故而秦赵两国此时一拍即合约定在渑池会盟。而就在会盟前夕秦国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一日,白起在咸阳自己府邸的书房中研习兵法,忽然有家仆在门外传讯道:“禀大良造,大王派人急召,车驾已经在府外等候了。”

此时白起明白一定有极其重要的事情发生,马上更衣出发,他正想和父亲白轸道一下别,却不见白轸的踪影,连忙问家仆福安道:“福安,老爷哪去了?”

福安回道:“回大良造,今日一早老爷就和一班家仆去参加修缮咸阳城墙了。”

白起无奈道:“父亲也真是的,这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消停。算了,福安你等老爷回来和他讲一声,大王召我去了。”

“小的记住了。”

白起匆匆乘车驾赶到王宫,被宫人领进了秦王嬴稷的密室之中,密室之内挂着巴蜀及楚地的大图,嬴稷和魏冉已经等在那里,两人看上去十分忧虑。

白起问道:“大王紧急召见臣下,不知是为何事?”

嬴稷道:“大良造,我们刚接到前方密报,楚国举重兵攻我黔中之地,形势严峻。”

白起道:“大王不必忧心,司马错老将军身经百战,我想他一定能应付,打得好还可以乘势再攻楚国。”

“可是……老将军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已经不能领军作战了。”

“那……大王意思是……”

“我想你即刻出发赶往汉中,一来探视老将军病情,二来接替老将军迎击楚军。”

“臣领命。”

“只是……”

魏冉道:“大王是否担心赵国?”

“是啊,如今我秦国万一与楚国战事不利,与赵国会盟还能成功吗?我心中实在没底。”

魏冉道:“大王不要过于忧心此事,据飞燕使回报,赵国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齐地之上,毕竟如今疲弱齐国比我们秦国要好对付的多。两国其实现在都希望彼此能有罢兵休战的承诺,哪怕这种承诺只是暂时的。到了会盟之时,大王越是显示出强势的姿态,对我们秦国便越安全。”

“可如果会盟万一不成,赵国来犯而大良造又远在汉中,这里该由谁来领军?”

白起听后答道:“大王,大将王龁智勇兼备,可以担此重任。我想我们与赵国万一真的爆发战事,只要王龁领军立足守势,一定能遏制赵国进军。”

“那就好,我即刻召命王龁主领关中军事。”

“那白起先行告退,立刻启程。”

“辛苦你了,大良造。”

因为情况紧急,白起连家也没回便直接启程赶往汉中。当他经过连续的奔波赶到汉中大营时,诸将早已经在营外等候他。为首的便是担任司马错副将的蒙骜。

蒙骜看到白起来后大呼道:“大良造,你总算来了,大家都愁坏了。”

白起见到蒙骜立马便问:“老将军现在如何?”

“老将军几天前病情急剧恶化,已经不行了。但他还一直撑着,说一定要见到你才肯瞑目。”

“快带我去。”

白起一行人来到司马错的帐前,为了避免打扰司马错,就白起一人进入帐内。白起进帐后,发现帐内除了一名医官在诊治外,还有一名少年小将侍奉在司马错左右,白起认出来此人正是司马错之孙司马梗。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