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三藩十大功臣

大清圣祖仁皇帝 收藏 30 12149
导读:NO.1岳乐。安和亲王岳乐,阿巴泰第四子。初封镇国公。顺治三年,从豪格徇四川,击斩张献忠。六年,封贝勒。八年,袭爵,改号安郡王。九年,掌工部事,与议政。十年,命为宣威大将军,驻归化城,规讨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寻行成,入贡,乃罢兵。十二年,掌宗人府事。十四年,进亲王。   康熙十三年,吴三桂、耿精忠并反,犯江西。命为定远平寇大将军,率师讨之,自江西规广东,次南昌,遣兵复安福、都昌。十四年,复上高、新昌。战抚州唐埠、七里冈、五桂寨、徐汊,屡破敌,复馀干、东乡。诏移师湖南,疏言:“江西为广东咽喉,当江南、湖

NO.1岳乐。安和亲王岳乐,阿巴泰第四子。初封镇国公。顺治三年,从豪格徇四川,击斩张献忠。六年,封贝勒。八年,袭爵,改号安郡王。九年,掌工部事,与议政。十年,命为宣威大将军,驻归化城,规讨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寻行成,入贡,乃罢兵。十二年,掌宗人府事。十四年,进亲王。 康熙十三年,吴三桂、耿精忠并反,犯江西。命为定远平寇大将军,率师讨之,自江西规广东,次南昌,遣兵复安福、都昌。十四年,复上高、新昌。战抚州唐埠、七里冈、五桂寨、徐汊,屡破敌,复馀干、东乡。诏移师湖南,疏言:“江西为广东咽喉,当江南、湖广之冲,今三十馀城皆陷贼。三桂於醴陵造木城,增伪总兵十馀人,兵七万、倮倮三千,固守萍乡诸隘。若撤抚州、饶州、都昌诸路防兵尽赴湖南,则诸路复为贼有。否则,兵势单弱,不能长驱。广东诸路,恐亦多阻。臣欲先平江西,无却顾忧,然后移师。”疏闻,上令速定江西。岳乐督兵攻建昌,精忠将邵连登率数万人迎战长兴乡,击走之,克建昌,并下万年、安仁。师进克广信,再进克饶州,破敌景德镇,复克浮梁、乐平。分兵徇宜黄、崇仁、乐安,皆下。并谕降泰和、龙泉、永新、庐陵、永宁及湖广茶陵诸县。师再进,克靖安、贵溪。疏言:“三桂闻臣进取,必固守要害,非绿旗兵无以搜险,非红衣炮无以攻坚。请令提督赵国祚等率所部从臣进讨,并敕发新造西洋炮二十。”又疏言:“精忠将张存遣人称有兵八千屯顺昌,俟大军入闽为应。”诏以简亲王喇布专主福建军事,而趣岳乐赴长沙。十五年,岳乐师克萍乡,遂薄长沙。疏言:“敌船集长沙城下,我师无船,难以应敌。长沙附近林木颇盛,请先拨战舰七十艘,仍令督抚委员伐木造船。”如所请。八月,诏曰:“朕闻王复萍乡,直抵长沙,甚为嘉悦。王其善抚百姓,使困苦得纾;即胁从者皆朕赤子,当加意招徕。”十六年,遣兵破敌浏阳,斩千馀级,克平江。十七年,破敌七家洞。三桂将林兴珠等自湘潭来降。九月,三桂既死,诏趣岳乐进师。岳乐请赴岳州调度诸军。上命大将军察尼规取岳州,而令岳乐仍攻长沙。十八年正月,岳州降。长沙贼亦弃城遁,遂入长沙,遣兵复湘潭。寻会喇布军克衡州、宝庆,分兵守焉。复与喇布合军攻武冈,破敌宝庆岩溪,斩级数百,获舟四十。师次紫阳河,敌於对岸结营,师迳渡,分兵出敌后夹击之,敌溃走。三桂将吴国贵、胡国柱以二万人守隘,发炮殪国贵,夺隘。贝子彰泰逐敌至木瓜桥,遂克武冈及枫木岭。诏召岳乐还京师,以敕印付彰泰。十九年正月,下诏褒岳乐功。岳乐至京师,上於卢沟桥南二十里行郊劳礼。



NO.2杰书。康亲王杰书,礼亲王代善孙。与电视剧《鹿鼎记》中的康亲王不同,杰书并不是趋炎附势,碌碌无为之辈。杰书在顺治年间就已被晋升为亲王。而他的成名作却出现在康熙年间。 随着吴三桂和耿精忠的叛乱,康熙皇帝急需在亲族中找一位智勇双全的亲王领兵作战。安亲王岳乐,不仅威望高,而且身经百战,是首选之人。但面对从云南和福建两路杀来的叛军,仅岳乐一人恐怕不能兼顾,这样,康亲王杰书就脱颖而出,被封为奉命大将军,率师讨伐耿精忠。


战斗一经打响,康亲王的大智大勇便显露了出来。清军在他的指挥下屡战屡胜,收复了很多州县。康熙十五年,清军在移师途中,遭到伏击,与叛军展开了白刃战。杰书此时正在军中,他的大旗被敌人的火器打烂了,炮弹不断在他身边爆炸,亲兵从附近破庙中拆来了门板,为杰书遮挡。但杰书毫不畏惧,指挥作战谈笑自若,使士兵深受鼓舞,大败叛军。不久,耿精忠无力低档清兵的攻势,被迫投降。 但是,东南的战事并没有结束,台湾的郑锦还盘踞在金门、厦门一带。康亲王马不停蹄,协百战之师横扫金、厦,将郑锦残军赶回了台湾,彻底平定了东南各地。杰书凯旋之时,康熙帝亲自到卢沟桥迎接,荣誉达到极点。



NO.3赵国祚。初授牛录额真,屯田义州。从征黑龙江。取前屯卫、中后所。顺治初,从征江南,克扬州、嘉兴、江阴,皆有功。世职自半个前程累进二等阿达哈哈番。历官自甲喇额真累迁镶白旗汉军固山额真。十三年,加平南将军,驻师温州。十五年,授浙江总督。郑成功犯温州,国祚督兵击却之,得舟九十馀。成功又犯宁波,副都统夏景梅、总兵常进功等督兵击却之,奏捷,上以成功自引退,疏语铺张,饬毋蹈明末行间陋习,罔上冒功。成功旋大举犯江宁,督兵防御,事定,部议国祚等玩寇,当夺官,诏改俸。国祚督浙江四年,颇尽心民事。岁饥,米值昂,发帑平粜,并移檄邻省毋遏粜,民以是德之。十八年,调山东,复调山西。 康熙元年,甄别各直省督抚,国祚以功不掩过,解任。吴三桂反,十三年,起国祚江西提督,驻九江。三桂兵入江西境,命移驻南昌。耿精忠应三桂,亦遣兵犯江西,陷广信、建昌。国祚与将军希尔根、哈尔哈齐督兵赴援,精忠将易明自建昌以万馀人迎战。师分道纵击,破贼,逐北七十馀里,克抚州。明复以万馀人来攻,国祚与前锋统领沙纳哈、署护军统领瓦岱等奋击破之,斩四千馀级。十四年,大将军安亲王岳乐请以国祚随征,报可。十五年,师进攻长沙,三桂兵来犯,国祚击之败走。寻命移驻茶陵。十八年,长沙下,从安亲王攻宝庆。世璠将吴国贵据武冈,国祚与建义将军林兴珠督兵力战,炮殪国贵,克武冈。国祚以创发乞休。二十七年,卒,年八十,赐祭葬,谥敏壮。子玥袭职,自广东驻防协领累迁至正红旗汉军都统。



NO.4 傅弘烈。字仲谋,江西进贤人,清朝将领。明末,流寓广西。顺治时,以总督王国光荐,授韶州同知,迁甘肃庆阳知府。吴三桂蓄逆谋久,康熙七年,弘烈密以告,逮治,坐诬,论斩。九年,上特命减死戍梧州。及三桂反,将军孙延龄、提督马雄以广西叛应之。弘烈欲集兵图恢复,阳受三桂伪职,入思州、泗城、广南、富川诸土司,历交阯界,募义军得五千人,遂移檄讨贼,从尚可喜军规肇庆。三桂甚惎之,使马雄如柳州害其家百口。弘烈说延龄反正。镇南将军觉罗舒恕军赣州,弘烈密致书言延龄妻孔四贞,定南王有德女,未忘国恩,延龄可招抚。又致书奉诏招抚督捕理事官麻勒吉,言王师速进南安,弘烈自韶州策应,则两粤可定。舒恕、麻勒吉先后以闻,上嘉其忠诚,授广西巡抚、征蛮灭寇将军,俾增募义兵,便宜行事。弘烈克梧州,下昭平、贺、郁林、博白、北流、陆川、兴业诸州县,进复浔州,遣平乐知府刘晓赍疏上方略。论功,加太子少保,并加晓参议道。 当是时,马雄据柳州,三桂诸将分据平乐、南宁、横州,势汹汹。弘烈虽屡捷,惟新军缺炮马,假於尚之信,弗应。吴世琮既杀延龄,陷平乐,袭弘烈梧州,弘烈击败之。十七年,与将军莽依图围平乐,战失利,弘烈与互讦。诏谓弘烈兵未支俸饷,奋勇收复诸路。莽依图自平乐退贺县,又言粮乏,再退梧州,使弘烈所复郡县尽弃於贼,因饬莽依图图效。弘烈督兵进,贼数万渡左江,弘烈战败。贼陷藤县,逼梧州。十八年,之信军至,弘烈分兵水陆,乘贼攻城时三面夹击,贼溃走,遂下藤县,克平乐,进复桂林。弘烈密疏言延龄旧部宜善为解散,又言之信怙恶反覆,当早为之所。



NO.5莽依图。兆佳氏,满洲镶白旗人,清朝将领。父武达禅,崇德中从伐明,攻任丘、济阳,并先登,赐号“巴图鲁”,予牛录章京世职。既入关,授太原城守尉。卒。莽依图袭职,进三等阿达哈哈番。顺治十五年,从征南将军卓卜特下贵州,自都匀次盘江,破明将李定国。移师定云南。 康熙二年,李自成馀党李来亨等据湖北茅麓山,未下,从靖西将军穆里玛攻克之。凯旋,授江宁协领。十三年,吴三桂陷湖南,复从镇南将军尼雅翰攻岳州,炮击寇舰,败之七里桥。十四年,三桂构广西总兵马雄叛,广东十府失其四。尚可喜请兵,上命尼雅翰率师赴广东,以莽依图署副都统,驻肇庆。甫至,而可喜子之信已叛应三桂。十五年,三桂将范齐韩等逼肇庆,莽依图溃围出,且战且走,还驻江西。闻三桂将黄士标等攻信丰,亟率师赴援,遣奇兵出其背,与城兵衷击之,贼大溃,遂会镇南将军觉罗舒恕解南康围。十六年三月,上命舒恕留兵守赣州,而授莽依图署江宁副都统,代舒恕佩镇南将军印,帅师规复广东,以额赫讷、穆成额参赞军事。自南康进南安,再进南雄,三桂所遣守将皆出降,之信亦率藩属归顺。莽依图遂逾岭进韶州,韶居五岭脊,为赣、粤咽喉,贼所必争。莽依图以城北当敌冲,厚增土墙,夜则缒卒出城濬壕通水,并分兵断广州饷道。三桂将胡国柱、马宝以万馀人攻城,莽依图屡击却之;乃扼河西断我水运,又壁莲花山发炮,女墙悉坏。会江宁将军额楚赴援,莽依图出城兵夹击,破四垒,逐北至帽峰山,夜战,大败之。河西贼亦引去,饷运始通。莽依图督军追击,破敌风门澳,斩二千馀级。下乐昌、仁化诸县,乃还驻韶州。 时傅弘烈佩抚蛮灭寇将军印,巡抚广西,所将义兵五千人。莽依图虑其力不支,遣副都统额赫讷将兵八千赴梧州佐弘烈,而之信不为具舟,师久不集。十七年二月,莽依图至平乐,围城,寇水陆拒战,引还中山镇,与弘烈互奏纠,上两释之。莽依图复还梧州,引咎请罢将军,上切责之,命留任图功赎罪。十八年春,三桂从孙世琮犯梧州,莽依图与弘烈谋合诸军分布水陆,与战,贼败去,遂复桂林。三桂将马承荫以南宁来降,世琮自梧州败归,并力攻南宁。城几陷,莽依图方卧病,闻警,督军倍道赴援。贼悉锐依山列鹿角拒战,莽依图使额楚、额赫讷引前锋兵冲击之,而自与舒恕麾大军进,预遣兵潜出山后断归路,尽殪之。世琮负重伤,以数十骑越山遁。南宁围解。命进取云、贵,莽依图以承荫虽降,心叵测,疏请暂驻南宁。上命简亲王喇布镇桂林,莽依图俟都统希福军至,合兵谋进取。十九年,授护军统领。承荫果以柳州复叛,弘烈遇害。莽依图军进次宜宾,承荫驱象阵迎战,以劲弩射之,象返奔,贼阵乱,铁骑乘之,遂大败。承荫复以柳州降。莽依图疾益深,八月,卒於军。 莽依图母贤,尝训以不杀降,不掠民,莽依图终身诵之,时称“仁义将军”。既卒,南宁人绘其像祀之。


NO.6图海。图海,字麟洲,马佳氏,满洲正黄旗人。父穆哈达,世居绥芬。图海自笔帖式历国史院侍读。世祖尝幸南苑,负宝从,顾其举止,以为非常人。擢内秘书院学士,授拜他喇布勒哈番,迁弘文院大学士、议政大臣。顺治十二年,加太子太保,摄刑部尚书事。与大学士巴哈纳等同订律例。侍卫阿拉那与公额尔克戴青两家奴斗於市,谳失实,坐欺罔,免死,削职。世祖崩,遗命起用。圣祖即位,授正黄旗满洲都统。 十二年,平南王尚可喜请老。七月,吴三桂继之,实探朝旨。廷议移籓状,莫洛、米思翰、明珠等皆主如所请,惟图海持不可。上意决,遂黜图海议。三桂既反,命摄户部,理饷运。 十四年,察哈尔布尔尼劫其父阿布柰以叛。命信郡王鄂扎为抚远大将军,图海副之,讨布尔尼。时禁旅多调发,图海请籍八旗家奴骁健者率以行,在路骚掠,一不问。至,下令曰:“察哈尔元裔,多珍宝,破之富且倍!”于是士卒奋勇,无不一当百。战於达禄,布尔尼设伏山谷,别以三千人来拒。既战,伏发,土默特兵挫。图海分兵迎击,敌以四百骑继进,力战,覆其众。布尔尼乃悉众出,用火攻,图海令严阵待,连击大破之,招抚人户一千三百馀。布尔尼以三十骑遁,科尔沁额驸沙津追斩之,察哈尔平。师还,圣祖御南苑大红门,行郊劳礼。叙功,进一等阿思哈尼哈番。 陕西提督王辅臣以平凉叛应三桂,定西大将军贝勒董额督诸军攻之,久未下。三桂遣王屏籓、吴之茂等犯秦、陇,欲与平凉合。十五年,以图海为抚远大将军,八旗每佐领出护军二名,率以往。临发,上御太和殿赐敕印,命诸军咸听节制。既至,明赏罚,申约束。诸将请乘势攻城,图海宣言曰:“仁义之师,先招抚,后攻伐。今奉天威讨叛竖,无虑不克。顾城中生灵数十万,覆巢之下,杀戮必多。当体圣主好生之德,俟其向化。”城中闻者,莫不感泣,思自拔。五月,夺虎山墩,虎山墩者,在平凉城北,高数十仞,贼守以精兵,通饷道。图海曰:“此平凉咽喉也。”率兵仰攻,贼万馀列火器以拒师。图海令兵更迭进,自巳至午,战益力,遂夺而据之,发大炮攻城,城人汹惧。图海用幕客周昌策,招辅臣降。昌,字培公,荆门诸生。好奇计。佐振武将军吴丹有劳,以七品官录用。图海次潼关,以策干之,客诸幕。辅臣所署置总兵黄九畴、布政使龚荣遇皆昌乡人,屡劝辅臣反正,以蜡丸告昌,昌白图海。图海即令昌入城谕降,辅臣遣其将从昌出谒,图海闻上,上许之。乃假昌参议道,赉诏往抚。辅臣使荣遇上军民册,子继贞缴三桂所授敕印,顾犹观望,复命昌偕兄子保定谕之,乃剃发降。因令吴丹入城抚定。 吴之茂闻平凉下,自秦州遁,遣将军佛尼勒败之於牡丹园,又败之於西和县北山。将军穆占进攻王屏籓於乐门,败贼於红崖,复礼县。辅臣所署置巡抚陈彭,总兵周养民、王好问等相继降。秦地略定。叙功,进三等公,世袭。 图海疏请遣兵赴湖广,会征三桂,上命图海亲率精锐以行。图海疏陈陕西初定、反侧未安状,乃授穆占征南将军,率满洲兵及平凉降卒往,图海仍留镇。时平凉、庆阳虽下,汉中、兴安犹为贼据。图海奏调绿旗兵,期明年正月檄提督孙思克赴秦州,赵良栋赴凤翔,与张勇、王进宝会师进取,勇等谓须俟夏秋。上虑克汉中、兴安转饷难,令守诸要隘,分兵赴荆州攻三桂。十六年,图海招抚韩城等县伪官,又遣兵逼礼县、益门,先后败贼五盘山、乔家山、塘坊庙、芭蕉园、沙窝诸处,复塔什堡。十七年,复疏请分兵下汉中、兴安,上密谕止之。将军佛尼勒等又败贼牛头山香泉,四川总督周有德亦败贼秦岭,复潼关堡五寨。庆阳贼袁本秀受三桂札,谋乱。图海发庆阳、宜君、延安三营兵,会王进宝讨平之,斩本秀卫远沟。顷之,入觐。十八年,还镇。 湖南、广西平。上命亟攻宝鸡,规取汉中、兴安,定四川。图海乃厉师攻益门镇,破之。会贼毁偏桥,兵不得进,状闻,诏严责。乃决策期分四路:图海亲率将军佛尼勒等趋兴安,总兵官程福亮为后援,屯旧县关;将军毕力克图、提督孙思克等自略阳进,总兵官朱衣客为后援,驻西河;将军王进宝、总兵官费雅达自栈道进,总兵官高孟为后援,驻宝鸡;提督赵良栋自徽县进。十月,师次镇安,分兵为二队,进败三桂将王遇隆,渡乾玉河,夺梁河关。三桂将韩晋卿遁。进宝亦复汉中。良栋复徽县、略阳。毕力克图复成县,又复阶州,遣参将康调元复文县。於是平利、紫阳、石泉、汉阴、洵阳、白河、竹山、竹溪、上津诸县皆下。兴安既克,图海统大军之半屯凤翔,寻移汉中,护诸军饷。会降将谭洪复叛,陕西总督哈占溯江讨之,诏图海遥为声援。


NO.7周培公。汉族,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 麻城镇官堰村人。 1676年(康熙十五年)康熙任命图海为大将军,统辖陕甘征讨大军。王辅臣拥兵自重,以骁勇善战闻名,清将都有点怕他,不敢轻易进兵,他也没把清兵放在眼里,对10万清军围困毫无惧色,目空一切。图海一到平凉,诸将勇气顿增,纷纷请命攻城。周培公向图海上取平凉策,被召为幕僚,他认真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提出,陕西关中地区是天下脊梁,吴三桂这次造反不及时从云南取道四川进取陕西,而盘踞在湘鄂之间与荆襄官兵对峙,实在太不会算计。现在,王辅臣起来造反,举足轻重,但他的反叛,是情势所逼和舍不得高官厚禄,这好比白内障患者渴望重见光明,又恰似半身不遂者企求站立行走。如果朝廷派个能说会道的人前去劝诫,王辅臣必然会悬崖勒马,投降朝廷。这样也就用不着兴师动众与他们硬碰硬了。图海闻周培公之言,正中下怀,可是眼前并无合适的人可派。王辅臣手下参将黄九畴、布政使龚荣遇(周培公奶娘龚嬷嬷的儿子)与周均是同乡,曾屡劝王辅臣归降,王举棋不定。他们设法将内部情况写成文字,用蜡丸封闭,密送周培公。周培公利用这一有利条件,自告奋勇,主动请缨,愿冒死进城劝降,说:“往而魁,公受其福,往而不继,昌受其祸。”意思是说:如果前去说服了王辅臣,那是大学士的福份;如果遭到不测,自己则死而无怨。图海闻听此事后十分高兴,星夜赶写奏本送至京城。康熙皇帝当即传谕周昌进京,并亲自在乾清宫召见。听完周培公的设想后,康熙皇帝嘉封周培公为参议道台、衔一品,赐穿黄马褂,携带谕降诏书,前往平凉招抚。周培公领旨出京,单枪匹马进入王辅臣军营。周培公七进七出,终于说服王辅臣。王辅臣迫于势穷粮尽,听从了周培公的劝告,便派手下一副将随周出城,面见图海,表示投降。图海派人驰报京城,康熙欣喜,颁发大赦令。次日,图海命周培公携带皇帝赦诏,再次进城抚慰。王辅臣派龚荣遇率士民代表出城,向图海献平凉名册,其子王继贞及总兵等上缴吴三桂投递的函札及“平远大将军印”、“陕西东路总管将军印”各一颗,接受清廷招抚。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