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元帅的临终遗言——让人飙泪

leeshuangcheng 收藏 6 8056
导读:10大元帅的临终遗言——让人飙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1963年12月16日罗荣桓逝世,至1992年5月14日聂荣臻逝世,1955年授衔的十大元帅都离我们远去,给后人留下无尽哀思,他们在最后时刻的思念和嘱托,更使我们难以忘怀…



十大元帅的临终遗言——让人飙泪





本文按照十大元帅逝世的先后,来逐一重述十大元帅的最后遗言。



1、 罗荣桓 元帅(1963.12.16)




——“我一辈子做对了一件事,就是紧跟毛主席!”


1963年9月28日,罗荣桓病情加重,住进北京医院。12月中旬,他的病情恶化。此时罗荣桓经常处于昏迷状态。一次他苏醒过来,看看床前的林月琴和孩子们,他拉着林月琴的手,深情地望着,说:“我死以后,分给我的房子不要再住了,搬到一般的房子去,不要特殊。”他又慈祥地一个一个看看自己的孩子,嘱咐他们说:“我一生选择了革命的道路,这一步是走对了。你们要记住这一点。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没有什么可以分给你们的。爸爸就留给你们一句话: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永远干革命。”随后又昏迷过去。昏迷中,他还在不断地重复着说:“我革命这么多年,选定了一条,就是要跟着毛主席走。”


1963年12月16日,下午2时37分。中国人民伟大的儿子、无产阶级忠诚的战士罗荣桓,在他的战友贺龙、张爱萍甘泗淇、梁必业、萧向荣及他的夫人林月琴及孩子们的守护一下,心脏停止了跳动。


2、 贺 龙 元帅(1969.06.09)




——“人民是历史的真正主人,是最公正的裁判,”


1969年4月上旬,由于“专案组”对医生下达了“尽量用现有药物,维持现有水平,也不要像对待好人那样”的指示,在医疗上采取了控制、减药、换药乃至收走全部自备药品,加上生活条件恶劣,营养不良,所患糖尿病、高血压日益严重。对夫人薛明说:“他们硬是想把我拖死,杀人不见血,我不死!我要活下去,和他们斗到底!”


5月上旬,病情恶化,连续摔倒7次。一次,摔倒醒过来,听到窗外的哨兵在唱“洪湖水浪打浪”,说:“人民是历史的真正主人,是最公正的裁判,谁为人民做了好事,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谁在人民面前犯了罪,人民也决不会饶恕。”


6月8日,早晨出现腹痛、恶心、呕吐等酸中毒症状,12个小时后,才派来两名医生,未作认真检查,即注射了高渗葡萄糖,使病情继续恶化。对夫人薛明说:“要小心,他们要害死我!”


9日7时许,被允许送往301医院。明确表示:“我不能去住院,那个医院不是我住的地方。”8时55分住院,10时25分开始抢救,但医院负责人事前未通知病房,未作抢救糖尿病酸中毒的准备,也未组织专家到场,抢救工作一片混乱。10时55分,生命垂危。11时半,主治医生提出组织专家会诊,但到13时30分才允许进行一次不让接触病人的“背靠背”会诊。15时04分,含恨而逝。


专案组以王玉的名字将贺龙悄悄火化,夫人薛明和子女贺捷生、贺鹏飞、贺晓明不知道贺龙的骨灰存放何处。


3、 林 彪 元帅(1971.09.13)




——“我至死是个民族主义者”。


1971年9月13日凌晨零点32分,林彪、叶群、林立果以及刘沛丰(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处长)、杨振刚(林彪专车司机),乘坐由空军34师(专机师)副政委潘景寅驾驶的中国民航256号三叉戟专机从海军航空兵的山海关机场起飞,2点30分左右,坠毁在东经111°15′、北纬47°42′,距温都尔汗约60公里的蒙古肯特省依德尔莫格县苏布拉嘎盆地。机上包括4名机组人员(除驾驶员潘景寅外另有三名机械师)共有9人,全部死于坠机。


在9月12日深夜,当叶群和林立果发现事变计划败露后,赶去劝林彪外逃时,林彪这才知道老婆和孩子已经闯下了滔天大祸,自己是在劫难逃了。然而对于外逃的安排,林彪流着泪说“我至死是个民族主义者”。


——根据《搜狐读书社区“是谁干掉了林彪'256’专机?》整理


4、 陈 毅 元帅(1972.01.06)




——“一直向前……战胜敌人……”


1972年1月3日,陈毅陷入昏迷。1月4日下午,叶剑英刚离去,陈毅醒了,问叶帅来了没有,很快又昏迷过去。经医生抢救,恢复自主呼吸,认出守在床边的夫人和四个孩子。女儿姗姗握住爸爸的手,贴在爸爸嘴边,听他说“一直向前……战胜敌人……”这是陈毅留给家人的最后遗言。1月6日16时20分,叶剑英闻讯赶来,泪流满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抄着毛泽东为“二月逆流”平反的一段话。张茜叫姗姗赶快念,姗姗说,爸爸如果你听得到,就闭一闭眼睛。陈毅立即闭了闭眼睛。叶剑英和张茜几乎同时让念第二遍。而这时陈毅的眼睛虽然还睁着,却没有反应了。1972年1月6日23时55分,陈毅逝世。


5、 彭德怀 元帅(1974.11.29)




——“让我最后报答家乡的土地,报答父老乡亲。”


文革中,彭德怀在“四人帮”的残害下,过着非人般的生活。他在临终前对在身边的侄女梅魁等亲人说:“我死以后,把我的骨灰送到家乡,不要和人家说,不要打扰人家。你们把它埋了,上头种一棵苹果树,让我最后报答家乡的土地,报答父老乡亲。”“我不能再工作了。在这样黑的屋里,我住一天嫌多,想到工作,我觉得再活七十年才好哩。你们年轻,要努力工作,要学一门本事,为人民添砖盖瓦,不要去追求名利,搞那些吹牛拍马、投机取巧的事。”“我这一生有许多缺点,爱骂人,骂错了不少人,得罪了不少人。但我对革命对同志没有两手,我从没有搞过哪种阴谋。这方面,我可以挺起胸膛,大喊百声,我问心无愧。”


1974年11月29日14时50分,深度昏迷两个多月的彭德怀突然脸露红晕,随之口鼻出血,呼吸停止,心脏停止跳动,这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6、 朱 德 元帅(1976.07.06)


——“我还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


1976年6月23日朱德病情加重,6月26日住进北京医院。一天,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来看他,他与李先念作了最后一次谈话,说:“生产为什么不能抓?哪有社会主义不抓生产的道理?要抓好!”


朱德的病情发展很快,7月1日急剧恶化。高烧不退,除肺炎外,并发肠胃炎和肾病,还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种病症,连说话都十分困难,医生要他绝对安静。但朱德一大早便把秘书叫去,说今天报纸发表七一社论了吧?拿来读读。还提出要听文件,秘书含泪躲开,朱德断断续续地低声说,我还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


7月6日15时1分,朱德在北京医院逝世。


7、 刘伯承 元帅(1986.10.07)




——“如果我一旦死了,能在我的墓碑上题上中国布尔什维克刘伯承之墓十二个大字,那就是我最大的光荣!”


——摘自 王兆廷 袁剑《他为刘帅献精诚》(《中国民兵》2008年第10期)


1986年10月7日17时40分,刘伯承因久病不治而与世长辞。


8、 叶剑英 元帅(1986.10.22)




——“你给别人做过一件好事,你不要记得;别人如果给你做过一件好事,你要一辈子不要忘记!”


在叶帅病重的日子里,我曾到他的住处探望,但他刚刚施行过手术,未能说上一句话。


——以上摘自 徐向前《功勋卓著 光辉一生――悼叶剑英元帅》(《人民日报》1986年10月31日)


1984年夏天,剑英病情危重,我急趋看望,已只能隔着玻璃窗凝望他的病容,……


1985年他病情稍有好转,我去看望,适逢他在昏睡。当我拉着他的手叫醒他时,他不能说话,……


——以上摘自 聂荣臻《“吕端大事不糊涂”――痛悼剑英》(《人民日报》1986年11月1日)


1984年,剑英同志病危时,我再次到西山去看望。他听说我来了,眼睛微睁,欲语不能,……


——以上摘自 薄一波《经得艰难考验时――忆叶剑英同志》(《人民日报》1989年8月10日)


1986年的10月却成了我一生十分悲痛的时节。爸爸从两年前,一病不起,病情渐渐严重,……。有时病情重一些,医生不允许我进入病房,我就在走廊上隔着玻璃久久地凝视着他那安详的面孔,……。


爸爸在临去的时刻没有给我留下特别的遗言,……。


——以上摘自 叶楚梅(叶剑英女儿)《父亲的遗教》(《萦思录——怀念叶剑英》人民出版社1987年09月第1版)


叶剑英经常说:“你给别人做过一件好事,你不要记得;别人如果给你做过一件好事,你要一辈子不要忘记!”


——以上摘自 温相《一饭之恩死也知的叶剑英》党史专刊


敬录叶剑英元帅《八十书怀》(《叶剑英诗词选集》)


八十毋劳论废兴,长征接力有来人。


导师创业垂千古,侪辈跟随愧望尘。


亿万愚公齐破立,五洲权霸共沉沦。


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


9、 徐向前 元帅(1990.09.21)




——“你们要永远跟着党走,……”


1990年8月5日,重病中的徐帅对围座在病床前的儿女们郑重地说:“我说不了多少话,我要说的是,我死后一不搞遗体告别,二不开追悼会,三把骨灰撒在大别山、大巴山、太行山、河西走廊。这就是我留给你们的遗言!”“你们要永远跟着党走,贯彻党的路线,言行一致,说到做到。现在党风不正,有些人光说不做……”


9月21日凌晨4时21分,徐帅与世长辞。根据其遗愿,丧事一切从简,骨灰撒向了大别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


10、聂荣臻 元帅(1992.05.14)




——“……,为国争光,为人类进步多做贡献。”


1992年4月12日,他(聂荣臻)自感情况严重,又一次把秘书叫到身边。他说,我的心力衰竭,恐怕很难度过这一关……


聂帅说:“即使医生想挽救,也很难挽救过来。因此趁头脑还清醒,写几句话,就叫做临别遗言吧。”


“我已经93岁了,寿命也算是很长的。我入党已70年,从未脱离过党的岗位,始终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终生。我虽然对党没做过多大的贡献,但党交给我的任务都是坚决完成的。我坚信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坚信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十分正确的。我非常赞同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的重要谈话。我很想多看一看几十年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的喜人形势,也很想多听一听祖国科技事业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现在行将归去,临别依依,好像有许多话还言犹未尽。总之,我衷心希望全党同志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同心协力,群策群力,为建设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祖国而共同奋斗;同时也希望全军同志在中央军委的领导下,进一步巩固国防,保卫和平;我希望海峡两岸尽快统一。我希望全国科技工作者牢记科技兴国的重任,努力攀登世界高科技的崇山峻岭,为国争光,为人类进步多做贡献。”


——以上摘自 董保存 陈克勤《共和国最后一位去世的元帅》(《聂荣臻百年诞辰纪念文集》)


1992年5月14日22时43分,聂荣臻心脏停止跳动,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按聂荣臻的遗嘱,他的部分骨灰被撒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一棵桧柏树下,树旁竖立一块汉白玉石碑,正面刻着聂荣臻80岁时的诗句“喜松柏之气概,念四化之早成”。背面刻着“聂荣臻骨灰撒放处”。他的另一部分骨灰被安葬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烈士陵园,江泽民总书记亲笔题写了碑文“聂荣臻同志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周围栽满了沙漠特有的胡杨。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