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正文 第一章 第二节

beifanggulang 收藏 1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URL] 屋子里面凌乱不堪,一片狼籍。 田文彬仰面躺在沙发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左臂上缠着绷带,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罗威环顾四周,向田文彬道:“文彬,这是怎么回事?” 田文彬挣扎着坐起来道:“罗威,不管怎么样,我先谢谢你!多亏你及时赶到,不然美珍她。。。。。。” 罗威道:“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屋子里面凌乱不堪,一片狼籍。

田文彬仰面躺在沙发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左臂上缠着绷带,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罗威环顾四周,向田文彬道:“文彬,这是怎么回事?”

田文彬挣扎着坐起来道:“罗威,不管怎么样,我先谢谢你!多亏你及时赶到,不然美珍她。。。。。。”

罗威道:“先别说这些,你先告诉我,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他们这什么要这样对你们?”

“罗威,”田文彬看了看正在一旁抹眼泪的梁美珍,心有余悸地说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你,他们果然不是好惹的,是我低估了他们。你还是别问了!”

“不行!这件事我管定了!因为他们不仅私闯民宅,绑架人质,而且还袭警!你多少也懂点法律,你自己说说,这件事还不够大吗?”罗威有些生气地说道。

田文彬深深叹了一口气,点了一支烟,便不再作声。

罗威看着他那副样子,气便不打一处来,但是他了解田文彬,他不想说的事,不管你怎样问,他也不会说的。

罗威转头对梁美珍说道:“美珍,你说说这到底不怎么一回事?”

梁美珍看了一眼田文彬,道:“今天晚上,我本来值班,半夜的时候,我感到不太舒服,便向护士长请了假,提前回来了。哪知道我刚走进院子,便听见屋里面传出了他的惨叫声,我连忙跑到窗户那向里一看,见是这两个人在殴打文彬,把我吓坏了,连忙掏出手机给你打电话。我知道你们是最好的朋友,他的事你不能不管。我刚和你说了几 句话,其中一个人便冲到了外面,把手机抢走了。”说着,把已经摔坏了的手机递给罗威。

“这帮混蛋!简直无法无天!不行,这事我非管不可!”罗威愤慨地说道,“文彬,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况且,他们连我这个警察都不放在眼里,简直是疯了!”

田文彬看了一眼罗威,还是不说话。

罗威抽出一支眼点着,拿过一把椅子,坐在田文彬的对面,说道:“文彬,我现在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和你说话,你一定要和我说实话。刚才我进院的时候,听见那两个人向你要一样东西,这又是怎么回事?”

田文彬听到这里,愣了一下,然后,他摇了摇头,道:“罗威,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这事本来不该瞒你。但是,我不想害了你。你就别问了。”

罗威刚要说话,田文彬又道:“哥们,你就听我的,别管这事了,你也管不了。他们很有来头,你一个小警察根本管不了,弄不好还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罗威再也沉不住气了,他忽地一下站起来,吼道:“什么很有来头!我看你就是软骨头!来头再大,还能大过法律吗?”

田文彬扔掉烟头,苦笑道:“哥们,别发火,我相信你,外面那两个人只是小角色,他们的背后的力量很强大,这不是你我所能想象得到的。听我的,你就别管这件事了!”

田文彬站起来,拍了拍罗威的肩膀,又道:“外面那两个人,千万别为难他们。差不多处理一下就完了。

“田文彬!你搞什么鬼?你以为我会怕了他们吗?”罗威怒气冲天地吼道,“他们把你伤成这样,甚至想要你的命,你却还在替他们说话,你是怎么想的?”

田文彬勉强挤出一点笑容,道:“想杀我?他们现在还不敢!”田文彬把手搭在罗威的肩膀上,“哥们 ,你就听我一句,别管这件事了,无论怎样,我们也是最好的哥们!如果哪天我真的有什么意外,你自然会明白一切的。”

罗威甩开田文彬的胳膊,指着田文彬道:“田文彬,你给我听好了,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自己会查出来的!我担心的倒是你,如果我发现你犯了法,我照样抓你!”说完这句话,罗威转身走了出去。

田文彬看了一眼梁美珍,刚要说话,忽听罗威在外面叫道:“站住!再不站住,我可开枪了!”接着,“砰”的一声枪响,从院子外面传了进来。

两个人连忙跑出门去。

原来,罗威刚走出屋门,就发现外面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地上只剩下了他的那副手铐。罗威感到惊奇,想不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俩家伙居然打开了手铐,而且还跑了。

刹那间,罗威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疾步追了出去。

借着微曦的晨光,罗威看见不远处有两个人在没命地向前狂奔。

罗威快速地拔出手枪,叫他们停下,那两个人却像没有听见一样,依旧向前狂奔。

罗威举枪瞄准,轻扣扳机,枪声过后,一个人影仆然倒地,另外一个人却头也不回地跑得无影无踪。

罗威来到这个人的身旁,见他左腿上中枪,血流如注。罗威蹲下身来,发现他的头上也淌下了殷红了鲜血。

原来这个家伙摔倒的时候,头顶碰巧磕在一颗石子上,将他的脑袋磕了一个大洞,人也晕了过去。

这时,田文彬与梁美珍也跑了过来。田文彬惊道:“罗威!他死了吗?”

“不知道!快!去找一辆出租车来!”罗威喘着粗气道。田文彬连忙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街口来了一辆出租车,田文彬从车里跳了出来,帮罗威把这个受伤的歹徒放到车上。

罗威对田文彬道:“我现在送他去医院,你们两个把我的摩托车推到院子里去。你们两个就哪也不要去了,我的同事会来找你们了解情况的!”说守,罗威也不等他们说话,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出租车一加油,疾驰而去。

富园小区的别时墅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正在一张双人床上酣睡的男人被惊醒,他抓起床头上的电话,道:“喂?哪位?”

一个男人惊慌失措的声音道:“老板!不好了!出事了!”

“怎么回事?别着急,慢慢说!”这个男人听出来了,打电话的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大头。

大头气喘吁吁地说道:“老板,我们失手了!二拐被一个管闲事的小警察打伤了,并且被他抓住了,我拼命地跑回来给您报信。老板,我们怎么办?”

这个男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二拐不会出卖我的。倒是那个姓田的让我心里不托底。这样吧,你要给我死死盯住那个姓田的,他暂时还不会对我们有何举动。因为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拿到手。”

“可是,老板,那个警察已经见过我了,现在他可能在到处找我了。”大头有些担心地说道。

“哦?那不要紧,只要你不露面,他不会找到你的。姓田的对我们很重要,是因为他手里的东西。一旦我们得手,他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你明白吗?”那个男人压低声音道,“至于那个小警察,就交给我来办吧,你知道他的姓名吗?”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他倒像是一个刑警。哦,他好像到你的办公室去过。”大头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去做你的事吧。”这个男人说完这句话,便把电话挂断了。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是早上5点多了,天光也已经大亮。

他轻轻地挪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条雪白光滑的大腿。随着他的挪动,被窝里的那个年轻的女人嗯了一声,翻了一个身,又睡着了。

这个男人晃了晃脑袋,想起昨天晚上与这个女人疯狂的情景,他满意地笑了笑,起身下床,穿着睡衣,悄悄地来到客厅。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他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

沉思一会儿,他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元州市人民医院急诊室门外。

手术室的灯一直在亮着,罗威焦急地踱着步子,时不时地向手术室的门口张望。

半晌,他看看手表,已经六点一刻了。

那个受了伤的疑犯送进手术室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却一直没有动静。他刚刚给他的顶头上司----刑警队长孟庆忠打过电话,把凌晨发生的事向孟队长做了汇报,并请求孟宪忠马上派人去把田文彬带到派出所。

孟庆忠刚起床,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小子又搞什么鬼?这件事有那么重要吗?别忘了,我们手头上还有更重要的案子要办。”

罗威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据田文彬所说,这两个人好像很有来头,他们是想要从田文彬手里索要一样东西。再说其中一个人已经被我打伤了,此事一定要查出个结果来,否则我没法和您交待,您说呢?”

孟庆忠道:“好吧,但愿这只是一般的案子,可别再弄出别的枝节来,我们现在的人手本来就不够用。你放心,我这就让小周带人过去,把地址告诉我。”

罗威把田文彬家的地址告诉了孟庆忠,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名护士走了出来,罗威连忙上前,道:“护士同志,那个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护士道:“病人的头部受到撞击,仍在昏迷,王主任正在全力抢救。”说完,转身走了。

罗威望着手术室的门,呆呆发愣。

上午九点半。

江边的听潮茶楼。这是一个具有中国古典风格的建筑。

二楼的一个幽雅的单间里。

一个身穿夹克衫的中年男人临窗而立。窗外,是宽阔的江面,平静的江水默默地向东流淌。

江边,一对对青年男女在悠闲地散步。几个孩子在奔跑嬉戏。

中年男人看着眼前这一切,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多么让人陶醉的生活啊!”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点着,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笃笃!”房间的门被人轻轻地敲响。

“请进!”中年男人头也没回地说道。

门被人推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这个人五十岁不到的年纪,身材魁梧,头顶微秃,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