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正文 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除恶务尽

引子

夜色笼罩下的元州市一片寂静,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这是一个河流众多的城市,一条大江穿城而过,奔流不息向东而去。

江边有个观江亭,据说是这个城市开埠之初,一位达官显贵所建,至于这个说法的准确性却无从考证,总之,这个亭子的历史几乎和这个城市的年龄等同。

自改革开放以来,这个历史文化底蕴丰厚的城市也得到长足发展,尤其是经济上的进步,给人们带来了丰富多彩的生活,一些先富起来的人便过起了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生活。

虽然夜已经很深了,但是大江两岸依旧有着星星点点的灯火闪动,偶尔传来一两声醉汉的嚎叫伴随着一阵阵野狗的狂吠。

忽然,岸边的树丛中亮起来两只眼睛,在树丛的掩映下,向观江亭缓缓移动,如果不是它发出的低沉的轰鸣,还真会让人以为那是一头吃人的猛兽。

这是一辆黑色的轿车,高档豪华,足以显示这辆车的主人地位的尊贵。车子缓缓移动,终于在观江亭边停下熄了火。那两只诡谲的眼睛也随之闭上了。四周顿时一片漆黑。

“啪”的一声,车里的人点着一支烟,借着火光,可以看见这是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他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在他的旁边,也就是副驾驶的坐位上,坐着另外一个形容猥琐,衣衫不整的男人。

“抽烟吗?来!”随着身穿西装的这个男人的话音,一包烟递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那个男人显然穷酸惯了,见有人这样对他,顿时受宠若惊,连忙接了过去。

“老板,你说的地方就在这里吗?”男人边点烟边问道。

“是的,就在前面。你只需要把那些东西埋好,你欠我的那笔钱就一笔勾销了。而且我另外再给你一笔钱,足够你找一个没有人认得你的地方,去潇洒地过完你的下半生。不是胜过你现在这样吗?”穿西装的男人吸了一口烟,随即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莫测高深地说道。

“好,老板,就这么说定了,”,那个男人用力吸完最后一口烟,在烟灰缸里揿灭了烟头,仿佛下了最后的决心,咬牙道:“放心吧,老板,我一定把活干好!不过,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他似乎对这个穿西装的男人很畏惧,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底气不足。

穿西装的男人冷笑一声,在烟灰缸里按灭了烟头,道:“怎么?怕我说了不算吗?”

“不不!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那个男人迟疑一下,嗫嚅道:“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那个穿西装的男人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哼了一声,道:“如果你不想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再找别人去做。可是你欠我的那笔钱,你。。。。。。”

那个男人听到这里,忙道:“老板,别别,我做还不行吗?”

穿西装的男人没有说话,又点了一支烟,道:“既然这样,我就不费话了,去干吧!”

那个男人不再说话,推开车门下去了。穿西装的男人望着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那个男人下车后,摸黑打开轿车的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了挖掘用的工具:一把铁锹和一把镐头。

“想和我过不去的人从来就没有好下场!你就安心地在这里安息吧!”车里面那个穿西装的男人自言自语地说着,随手打开了轿车的大灯。

雪白的灯光照亮了前面不远处挥动锹镐的男人的背影。

时值初春,原本就很稀少的冬雪在春风的吹拂下,早已化得无影无踪了,这也使江边的沙土变得很松软。

这个穷酸的男人干得很专业,一会儿的功夫便挖好了四个土坑,这四个土坑呈均匀的四边形,每个土坑的距离几乎相等。

“嗯,不错,是个干建筑的材料!”穿西装的男人赞许地说着,随手关了大灯,顿时,四周又是一片漆黑。

那个挖坑的男人再次摸黑走到轿车的后面,费力地从里面抱出四个大小不一的包裹,将那四个包裹扔到坑里,每个坑里一个,然后挥锹填土,转眼间,那四个土坑便被填平了。

回到车里之后,穿西装的男人赞许地点了点头,递给他一支烟,道:“干得不错,手脚够利索的。很好,明天你就会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说完,他便发动了车子,轿车从原路返了回去,拐了一个弯便上了公路,转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一个黑影一晃,摸到了刚才那两个人停车的地方。黑暗中,他打开了手电筒小心翼翼地在地上寻找着什么。

终于,他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从背后抽出一样东西,开始用力地掘土。忽然,他停了下来,看样子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个被缠得结结实实的包裹。

他把那个包裹打开,将手电筒的光对准了那个包裹。猛然间,他的身体象触电一般哆嗦了一下,一屁股坐倒在地,手电筒也掉在了地上。

他一定是被包裹里的东西吓着了。因为在这寂静的夜里,可以听得到他上下牙相碰的声音,十分的清晰。

好半晌之后,他才仿佛从梦中惊醒过来,手忙脚乱地把这些东西包好,重埋入土中。然后,他环顾四周,确定很安全之后,他爬了起来 ,悄然地隐没在黑暗的夜色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