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为何热衷于扫黄?

xshxing 收藏 0 1538
导读:且不说扫黄扫了二十多年,结果是越扫越黄,原来是全国江山遍地红,现在已经变成全国江山遍地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有哪个洗浴中心、洗头房、按摩房、酒店没有黄的影子?正所谓,一个幽灵,一个黄色的幽灵在中国大地徘徊。一个新的无烟产业在中国如羞答答玫瑰般开放。说实在的,如果不扫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原来中国还真是这么黄。   那么中国的相关部门及其最直接的执行者为什么扫黄无果却又热衷于、乐此不彼地扫黄呢?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警察是强势群体,卖淫嫖娼者是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如果强势对强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且不说扫黄扫了二十多年,结果是越扫越黄,原来是全国江山遍地红,现在已经变成全国江山遍地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有哪个洗浴中心、洗头房、按摩房、酒店没有黄的影子?正所谓,一个幽灵,一个黄色的幽灵在中国大地徘徊。一个新的无烟产业在中国如羞答答玫瑰般开放。说实在的,如果不扫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原来中国还真是这么黄。


那么中国的相关部门及其最直接的执行者为什么扫黄无果却又热衷于、乐此不彼地扫黄呢?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警察是强势群体,卖淫嫖娼者是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如果强势对强势,胜负一时难分,就如同世界杯,能上世界杯的,哪个也不是孬种,就是章鱼事先已经预知胜负,那也得上前踢,强强对阵,无论如何也要拚个你死我活。也如咱彭大将军,指挥个百团大战,和小日本打上一架,让你看看咱八路军也不是好惹的。如同《亮剑》里的主角李云龙,敢打硬仗、会打硬仗。强强对阵,胜也英雄,败也英雄。强势对弱势,仗还没打,胜负已定,因胜之不武,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出现一个扫黄英雄。中国有句话,好男不与女斗,这里的意思就是男人是强势,女人是弱势,欺负女人不是什么本事。这样的好男,没刀没枪,可警察就不同了,面对有刀有枪的警察,性工作者只有低头捂脸的份。说来说去,就是警察爱找软柿子捏。


第二,警察占领着道德制高点。小时候就知道,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这是因为警察处事公道,办事正确,警察是道德的楷模,正义的化身,秩序的执行者,英雄出警察,警察出英雄。而作为性工作者,自古到今就没什么好名声,妓女、婊子、娼妓、鸡、鸭子、屁精、卖淫都是对她们的歧视字眼,想追求点人生意义,也说人家是当婊子立牌坊,想找个好人家,说人家是从良,也就是说原先干的都是坏事。一个道德高尚,一个道德低下,道德高尚的人对道德低下的人具有镇压之权、灵魂宰制之权,如武汉市武昌区卓刀泉南路和雄楚大道交叉处的陈家湾大街小巷贴出公告,多名涉黄落网人员被警方实名曝光。侵犯别人的隐私、蔑视人的价值和尊严就是以这样崇高的名义进行的,这和“文化大革命”期间抓“搞破鞋”的人游街没什么区别。性工作者也是人,嫖娼人员也是人,她 (他)们的价值和尊严并不比别人低,也同样神圣不可侵犯。性工作者比那些贪官有道德,性工作者至少是花钱办事,贪官则不同,花着纳税人的钱,办着自己的事,以公权谋私权。


第三,风险低。这些年,听说过抓逃犯、缉毒、打黑牺牲的,没听说过有扫黄牺牲的,这说明这是一个风险性很低的工作。就出了一个邓玉骄用小刀为了正当防卫刺死一人、刺伤两人,况且邓玉娇又不是性工作者,死伤的也不是警察。杨佳杀了警察,可杨佳不是性工作者。再说警察抓人的地方都是男女脱光的地方,随身带的东西都得放在一边,否则行事不方便。如果一对男女带着防身的东西,如同马脖子上挂铃铛总是不停地乱响也会扰了兴致,他们一般都赤条条地在床上波浪翻腾,在进入忘我的境地的时候警察突然冲进屋,抓的就是现形,所以我们经常看到的是警察薅着性工作者的头发让记者拍摄,或者是警察威严地站着,性工作者双手抱头低着头蹲成一排。我不知警察这样做的时候想过没有,如果男女因此吓坏了,一辈子出现性功能障碍,警察是不是负有赔偿之责?


第四,成本低。省时、省力。省时,扫黄用不着那么长的时间,事先不用打招呼,进去就能抓一批,要的就是短平快。省力,女的即使反抗也没力量,男的有力量也不敢反抗,男女想跑穿衣服都来不及。


如果办别的事情,时间长,效率低,费工夫。我这里有二例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一例是我在北大作访问学者时,一个老师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说有一个人三万块钱被别人偷走了,于是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当地派出所警察说解决不了,后来被偷的人说他知道是谁偷的,偷钱的人在哪他都知道,警察说,让我们去抓人可以,但距离太远,要求被偷的人给派出所出三万块钱的经费,最后不了了之。


第二例是我的学生经历的刚发生不久的事情。她说在网上购买飞机票时发现被骗了一千多元钱之后就给110打电话报案,接线警员得知她的情况是网络付款被诈骗钱款后便给了她网络警察的电话,说是涉及网络诈骗的案件都归网络警察负责。随即她拨通了网络警察(以下简称网警)的电话,可是网警的问询却只是一个被骗时付款地点的问题,然后就一句“在案发地区报警立案,去找相应部门吧”将她打发了。之后她便无奈的又拨通了110电话,被告知她住的小区为A派出所管辖区域(以下各派出所均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列),给A派出所打电话被支到B派出所,原因是上网付款IP地址在B派出所。给B派出所打电话被告知去找C派出所,因为街道将地区分为南北两向,C派出所才负责她的地区。给C派出所打电话被告知要去找D派出所,因为该地区院内部分归D派出所管辖。给D派出所打电话被告知她这种情况要去找E内保大队,给E内保大队打电话却被告知要先去院里的F保安科去备案再来找他们报警。这样单单是为了找到相应的部门去报案就花了她整整一天的时间,最后什么也没解决。


这些事为什么不想或不愿意解决?因为不省时、不省力,劳心费神,甚至是无功而返,这样的事警察当然不愿意做。


第五,绩效高。现在领导干部都爱搞个GDP,追求个政绩,而扫黄有成效、又立竿见影,搞出点政绩很容易。而破个大案要案这样的活,得需要机会、运气和能力的统一,有的警察可能有能力,但机会和运气很难光顾。扫黄就不同,想什么时候扫就什么时候扫,想要多少政绩就有多少政绩,而且很容易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能大快人心,能很快树立亲民形象,一举多得。扫黄有时既是政治斗争,也是民心工程。即使警察和性工作者勾结,即使在扫黄时受到一定程度的金钱损失,即使是性工作者有权力者支持,也大都是敢怒不敢言。如果出现杀人案,警察不及时出警,就是网络舆论也会让警察难以招架,一个“躲猫猫”就让警察声誉受损,更不用说政绩了。


第六,工作无止境。古人云,食色性也,这也意味着,只要有人类社会,就有性,就有性工作者。很多西方国家对性工作者的解决方法不是赶尽杀绝,而是采取疏导的办法,这其中以荷兰较为典型。中国警察采取的方式是割韭菜的方法,割了一茬之后等韭菜长成之后再割,这也使警察的工作总是处于无止境状态,警察也是以每天都忙的身影展示在世人面前。


需要声明的是,我不是说警察吃饱了没事干才扫黄,而是说警察这样做是不是出现了方向上的失误,警察负有维护社会公共秩序之责,负有保护人的生命、财产、自由之责,负有保护人的价值和尊严之责,如果警察在这些方面负起责任可能效果会更好,性这个东西,扫是扫不倒的,堵也堵不住,疏导会更好,在这方面,西方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和吸取。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