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雪鹰 外传 三(2)

殇蠡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小光,通知大家,马上开会"陈军默默地看着大家陆续走明亮的会议室,他希望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他知道,他再也看不见她了.

"今天这个会,主要是宣布三件事情,一.因工作需要,楚可调往上海.今后楚可的工作.由技术科的陆平接手,二.0八式枪案暂时中止一切调查,等着由国安局或第四军区情报部接手,把人手抽出来重点调查鑫都大厦的命案,尽快在最短时间内弄清死者身份.死亡原因以及其社会背景,工作环境,三.明天,我要去一敞河南.我走期间.由小光当家."


"各位旅客朋友,欢迎您乘搭228次航班.本次航班飞往河南开封.请您带好随身物品,祝您旅途愉快",陈军惬意地靠在痤位上,闭目养神.温柔的声音不时传入耳中.而陈军脑中却想着三个字"陈小玉"这个太极门的一代宗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他,是否又与此案有关系,不管是否,陈军知道,他是自己目前唯一可以找的人.

突然一只温柔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手.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你走,怎么也不等我一下."

陈军猛然睁开双眼,吓了一跳:"可可, 你...你没有走"

楚可得意地一笑:"走,你要我去那里"

"上海呀,调令都下来了"

楚可撅起嘴唇:"我就不走,除非你赶我走"

陈军一怔:"这么说,不是你自己要调走的""你当我是谁,说调就调,那都是我哥做的"说到这里.楚可紧紧地握他的手,小声地说:"我整整想了一天,有些东西,失去了便不能再回来,”

陈军沉默了一下:“你还是走吧,这趟浑水你千万别卷进来。”楚可睁大了双眼,怒视着他:“你是不是赶我走?”

陈军慢慢地回答:“你哥把你调走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为你好。”楚可猛然一怔:“你是说我哥和这件事有关?”

陈军凝视着楚可,良久,慢慢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一字一顿地说:“我爱你,我希望你能过上幸福平安的生活。”

楚可沉默了片刻,轻轻拉起陈军的手:“我知道,我能感觉得到。”她甜甜地笑了起来:“我一直在等你这句话,还好,终于让我等到了,不然,我就真的去上海了。”

陈军一声轻叹:“跟着我以后也许会很苦的。”

楚可轻轻依偎在他怀中,小声说:“我愿意。”


陈家沟位于河南省焦作市温县城东5公里处的清风岭中段,原名常阳村.明洪武年间,山西泽州人陈卜迁至该村,因村中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深沟,随陈氏人丁繁衍,该村更名陈家沟。为太极拳发源并壮大的地方。

这些年来,随着旅游产业的极速发展,与少林寺一样,陈家沟也成了河南极富地方特色的旅游品牌,太极门弟子也是日益见众,甚至有不少外国人慕名而来,但真正登堂入室列入太极门入室弟子的少之又少。


雾色苍茫.远山隐于雾色之中,若隐若现,宛如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转过细长的木桥.小溪的旁边一片清翠的竹林扑面而来.小溪的后面.隐隐露出几丝红砖碧瓦.几名放牛的孩童在溪中嬉戏.

楚可一路大是极为倾倒,大有弃官归隐的毫言,对此陈军倒觉得极为可笑,"还想做陶渊明,不出一个月,准让你发疯"

"为嘛.女人不能当隐士?宋朝的李清照不是,老天开眼,等我发了财.就在这里修栋别墅.在这里高隐给你瞧瞧."

"是是,你做小警察做了大约三百年的时候,或许可以在这里修个什么别墅,那时再来这里隐居如何,只是那时恐怕我已是白骨一堆,你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成天面对着这一堆枯骨,该是多么的无聊"

楚可嘻嘻一笑:"可不是么"


"小朋友,你知不知道陈小玉住那里"

"你找我爷爷做嘛"

"那正好.你带我们去,我们是你爷爷的朋友"

"可是可以.不过我没见过你们,如果是来学太极拳的,别说是我带的呀"


陈小玉白须白发.一身白色的唐装,于清翠的竹林中,便如一只优美的仙鹤在翩翩起舞.陈军不懂太极拳.见他一招一式都极为缓慢,与平日所看到的老头老太练的仿佛也差不多,但所不同的是,他一招一式之间都似乎绪含无穷无尽的力量.表面看来是缓缓流动的溪流.但一旦需要.立刻会变为汹涌的怒潮.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陈小玉慢慢收功.陈军连忙走上前去,深深鞠了一躬:"晚辈陈军拜见前辈",这时他才看清楚,陈小泉清瘦的脸上白里透红,竟找不到明显的老人斑与皱纹,不由得心中一陈惊奇.

陈小玉摆摆手:"不用客气.你是......,恕老朽眼花."陈军一笑:"前辈从来没有见过我,凤凰城陆原陆老爷子让我们前来向前辈请安."陈小玉想了一下,一拍脑门:"哦,陆原.那个老东西.我们快二十年没有见过年面喽,他为什么不来看我,他身子骨还硬朗吧.""托前辈挂记,陆老爷子虽已年近逾百岁,但还精神百倍."

陈小玉一叹气:"岁月催人老,一晃又是二十年喽,虽才六十出头,可你瞧瞧,头发胡子都白喽,还是他武当派好,修身养性的功夫历害呀."

楚可正好趁机讨好:"前辈您也好历害,年已六旬了,可肤色白里透红,竟看不出一点的皱纹.如果把头发胡子染一下,说三十岁.保证没谁不信"

陈小玉大是受用,呵呵笑了几声:"瞧你说的,里面请,进去再说."


一间竹舍,两张荼几.三幅坐垫.几缕清风.正中一幅狂草"太极"雄浑博厚.陈军想不到一代宗师的居舍竟如此简朴.不由敬意顿生.

香茗奉上,二人轻轻地啜了一口.淡淡的涩苦之中隐着几缕幽幽的清香,今人心旷神怡.


主客寒宣完毕,陈军取出公文包放在茶几上:"前辈见谅.晚辈是凤凰城公安局刑警,因一起令人不解的死囚特来请前辈鉴定一下."

陈小玉慢慢地啜了口茶.淡淡一笑:"我见你们虽然身形敏捷.但呼吸不均匀,显然不是陆老爷子的弟子,不远千里从凤凰城到这里来鉴定一起死因,一定是事出有因,什么死因,先让我看看."陈军轻轻地取出几幅精心拍摄的大幅照片,恭敬地递了过去.

陈小玉接过慢慢打开,一幅一幅地审视,脸色越来越凝重,当看到腰部断开的经脉线时,脸色微微一变,再仔细地慢慢细看,不由脸色大变.

额头竟已沁出汗珠.


"绵掌"陈小玉一字一顿地吐出.

二人默默地看着陈小泉,知道他定有下文.

陈小玉闭目沉思了几分钟.慢慢开口:"在当今太极门中,还没有谁能打出如此般的绵掌掌力.想必陆老爷子跟你们说过,修炼绵掌需要纯阴童子功作为基础,我的四名入室弟子均已成家生子,便是我对此掌也没有修炼过,但绵掌至阴至柔与太极相通,以太极的云手也可以模仿绵掌掌力,但那只能骗过不懂绵掌的人,而且云手的目的是消耗对手的力量.如果致死的话,死者一定是全身疲惫力竭而死.象这种纯正的绵掌.确确实实是太极门的武功,但.....叹"

陈军欠了一下身:"晚辈绝不敢对太极门有任何凝心.此次前来,一是确定死因,二是斗胆问一下前辈,这种武功可曾外传,别派是否也有相似武功."

陈小玉轻轻啜了一中荼:"这门功夫择徒极为苛刻.向来是一线单传近百年来还没有听说过外人练成过,既使流传了出去,没有名师指导以及自身天赋,绝难有成.太极门源于武当,武当也有绵掌,称作化骨绵掌,但略为霸道.迹象也与此稍有不同"

楚可忍不住插口:"那可怪了.太极门的功夫,可竟没人能使"

陈军瞪了她一眼:"可可,不得无礼"

陈小玉看着二人,淡淡一笑:"这你们放心.本门武功外流.我也正要查个清楚,况且,本门武功致人丢了性命,我自是不可推卸责任."

"晚辈不敢丝毫对前辈不敬,但能得到前辈的帮助.晚辈求之不得."

"那好.这样吧,今天你们先在舍下住一晚,明天我们一起去一下武当山.太极门是武当的分支,武当现在的当家钟道长也算是我的师兄,一晃也有快二十年没有见面了."

"一切听从前辈安排"陈军又一鞠躬.


几缕竹影于窗前来回摆动.一眉弯月淡淡地悬于顶端.淡淡的月光温柔地洒落在窗前.照到楚可的脸上,越发动人.

楚可正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陈军.

陈军正站在竹林里面.若有所思.

楚可悄悄地走到他后面.轻轻地换起他的臂弯:"在想什么?"

陈军望着天边的月色:"一起看似正常死亡的背后,竟是如此的离奇复杂."他轻轻的抚摸着楚可的长发:"可能,更复杂的还在后面"

楚可心中一抖.紧紧地抓住陈军的大手.

"死在这里,我已满足了"


"突突突突"于激烈的夜风中,传来震耳的马达声.几名军人别挺地伫立机场,越来越激烈的夜风将他们的外衣吹得上下飞舞,但他们一动不动,双目冷冷地望着夜幕.

直升机终于穿破夜色,慢慢地盘旋.徐徐落地.几名军人不待飞机停定,立该迎了上去.

机门打开,一名身披长衣的军人登下飞机,狂风立刻吹得他身上的大衣四散飞舞.如一只孤独的鹰.机场灯光闪烁.映得他肩上两颗金星格外耀目.

几名军人手一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将军"

将军略略地将手搭了一下:"事情有变?"

一名略高的军人上前一步:"他们已经去了陈家村"

将军沉默了一下:"我怎么把陆原那个老头子忽视了,那他们下一步一定是去武当山.那里还有什么痕迹""据刚收到的情报,郑清明有名弟弟在武当山学艺,是钟道人的第二代弟子."

将军叹了口气:"看来,郑清明的身份是瞒不住了,盯紧国安局的人.千万不要让他们抓到任何证据,还有,给楚伟讲一下,让他尽快把他妹妹弄走.别搅在里面"

"是"

将军头也不回,转进黝黑的轿车,幽灵般消失于茫茫夜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