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略层面看宋朝严重缺乏骑兵的灾难性后果

独孤盛 收藏 77 5525
导读:众所周知,从秦始皇首次统一中原到乾隆时代彻底屠灭蒙古残余势力准噶尔部这将近两千多年的岁月中,来自北方马上民族南下骚扰,威胁中原农业文明区是历代中原王朝包括汉化蛮族政权在内(元朝除外)都必须面对并且解决的重大战略问题,这一点对宋朝也不例外,几个月前笔者曾发表《关于冷兵器时代骑兵扫盲帖》一文,文中的基本观点就是宋朝不具备建立大规模骑兵成为宋朝无法收复汉唐故地竟而最终被蒙元并吞的决定性因素。对于这一点,很多思维还停留在“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加大炮”的网友都不约而同指责本人是在宣扬“唯武器论”,往往喜欢把宋朝灭亡归结

众所周知,从秦始皇首次统一中原到乾隆时代彻底屠灭蒙古残余势力准噶尔部这将近两千多年的岁月中,来自北方马上民族南下骚扰,威胁中原农业文明区是历代中原王朝包括汉化蛮族政权在内(元朝除外)都必须面对并且解决的重大战略问题,这一点对宋朝也不例外,几个月前笔者曾发表《关于冷兵器时代骑兵扫盲帖》一文,文中的基本观点就是宋朝不具备建立大规模骑兵成为宋朝无法收复汉唐故地竟而最终被蒙元并吞的决定性因素。对于这一点,很多思维还停留在“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加大炮”的网友都不约而同指责本人是在宣扬“唯武器论”,往往喜欢把宋朝灭亡归结为所谓体制问题或者尚武精神的缺失。为什么战马会决定一个朝代的存亡兴衰?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在《关于冷兵器时代骑兵扫盲帖》只能单纯从战争角度来分析骑兵对宋军战斗力的影响,为了让大家对龟唐贻害中华千年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笔者觉得有必要结合宋代所处的时代背景从更大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宋朝最终被蒙元所灭的历史悲剧。

宋朝缺乏骑兵问题到底严重不严重,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宋朝所处的地理位置,譬如对于四面环海的岛国日本来说,他们是依靠“神风”使忽必烈同志讨伐日本计划泡汤以至给今日很多反日FF留下遗憾,有没有骑兵还真不是大问题;第二个因素就是宋朝皇帝是否有恢复祖宗故地的雄心壮志,说难听点就是野心。如果说宋朝皇帝如某句诗所说的“直把杭州当汴州”,像乐不思蜀的刘禅那样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思进取,老老实实给北方蛮族政权交保护费,以金钱换和平,有没有建立大规模骑兵的条件也不是问题,因为单纯从经济角度来看,交保护费换取和平付出的代价远远小于战争方式,对经济富裕的宋朝来说,送出去的岁币往往很快就能通过对外贸易赚回来,根本不会增加百姓负担,还换来很长一段和平时间,对国家对百姓来说都是好事,只是皇帝的颜面会受些损失而已。而这一点在宋朝皇帝身上可以说是最不缺的,因为事实上宋朝与北方蛮族政权的战争基本上都是宋朝主动挑起,很难想象一个没有雄心壮志的王朝会主动挑衅强大的北方蛮族帝国,而这恰恰与宋朝缺乏发展大规模骑兵的地理条件的现实一道酿成了宋朝这个中国历史上最文明和富庶的朝代被源自漠北的蒙元所灭的历史悲剧。

为什么宋朝缺乏骑兵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还得从中国的基本地理环境说起。中国的地理形势,长江以南水网交错,气候炎热潮湿,不适合骑兵作战。江淮之间,也是河网纵横,历来是南北战争的分界线和主要战场。过了淮河,直至黄河流域,就是大平原。一出长城,更是大平原。而中国的地理西高东低,长江、黄河出海口所覆盖的地区,现被称为黄淮海平原。五代和北宋的首都汴京也就是今天的开封就在这一望无际的大平原的黄河岸边。这个在宋代和今天日本首都同名的城市早在战国时代就已经被证明是一个身处四战之地,周围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的杯具城市,这也是宋太祖曾经选择迁都洛阳或者长安的重要原因。但是虽然从军事角度来说长安和洛阳确实比开封优越,但由于长期战争破坏加上气候原因使这两个古都无法承担超过百万的首都的经济重担,最终因群臣反对而作罢(事实上如今的北京也面临类似于当年长安或者洛阳的困境)。在失去长城这个天然屏障的情况下,北方政权的轻骑兵(自然也包括蛮族建立的政权)可以两天之内迅速奔袭到汴京城下,即使在漫长的边境线上部署大量步兵进行防御也面临着防不胜防的尴尬境地,毕竟在冷兵器时代,步兵是不可能与骑兵比拼机动性的,就如同今天中国军队不可能单纯依靠防空导弹在战争时期抵御敌国空军的空袭一样。即使北方蛮族骑兵不南下,光部署步兵防守所需的军费开支也将成为国家财政的严重负担,这就是后来朝鲜战争爆发时本朝太祖力排众议在苏联大哥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要派遣志愿军抗美援朝将联合国军赶回三八线的根本原因,因为作为战略家的本朝太祖比谁都清楚在中朝边境面对强大的美帝军队对东北这个在当时的中国来说战略地位重要的地区意味着什么?如果今天国人知道三哥为什么要给达赖喇嘛提供进行藏独活动的根据地的根本原因后,那么今天我们会更加深刻理解宋朝皇帝如鲠在喉的“幽云十六州”情结了。

而要保证开封的安全,在无长城保护的情况下无外乎两个选择,一个是老老实实给蛮族政权交保护费,这一点前面已经说过了,澶渊之盟已经证明这是一个行之有效的策略;另一个选择就是通过战争方式收复前朝失地一劳永逸解决北方边患问题。

前者无非是损失点小钱,让皇家的“天朝上国”颜面受损而已;而后者从根本上就是战争资源的消耗比拼竞赛了。要想在北方与蛮族骑兵作战,没有大规模骑兵是做不到的。汉唐时代对北方游牧民族的反击无一不是建立在建立大规模骑兵的基础之上。而对于中原王朝来说,发展大规模骑兵最根本地就是要解决战马来源问题,也就是所谓的马政,如同今天中国空军要强大必须解决战机的来源问题一样。解决办法无非是两个,一是发展本国养马业,自己大规模驯养战马,如同今天的沈飞,成飞努力发展国产军用航空技术一样;另一个办法就是通过对外贸易或者接受朝贡的方式从北方蛮族或者西域进口优质战马,如同TG空军在90年代从毛子那里引进SU27战斗机一样,可以用来应急或者作为本国养马业的重要补充。当然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本国的养马业才能解决军队大规模骑兵战所需要的战马供应问题。

而驯养战马在当时可是一个技术含量非常高的战略性行业,在当时的意义丝毫不亚于本朝太祖时代引为自豪的两弹一星,不但对人员要求高(只能由官方专门出资出技术进行,不可能下放给民间去做,和今天的TG国防工业不可能让民营企业大规模参与只能作为补充是一样的道理),对地理环境的要求就更高了。通常中原王朝养马的地方无外乎两个方向,一个是在东北,也就是所谓的,幽云十六州还有辽东一带;而西北方向就是所谓的陇右河套还有河西走廊一带,当然也可能包括西域。需要指出的是,一定要高寒之地,才能养好马。养马又不能一匹一匹分散养,要在长山大谷,甘泉美草之地,沃野千里之域,才能成群放养,最终为骑兵出塞长途追击之用。事实上大汉,龟唐,猪明这三个寿命超过两百年的朝代之所以都有那么几十年在大漠威风的历史根本原因就在于掌握了这些马场,这是这三个朝代至少看起来很强大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对强汉,龟唐,猪明来说是举手之劳的大规模驯养战马对宋朝来说却成了可望不可即的事了。

这得从宋朝的开国环境说起,为了让大家对宋朝开国环境的恶劣形势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在这里笔者觉得有必要就开国环境问题和之前的汉唐还有之后的猪明进行对比,顺便为了让大家对宋朝开国环境之恶劣有一个深刻的认识,本人也会拿本朝作为宋朝的一个重要参照物。

先谈谈为什么汉唐能建立起大一统的帝国呢?其实只要稍微熟悉历史的朋友都清楚一个根本原因在于他们踩在秦隋这两个大一统帝国巨人的肩膀之上。 而这两个朝代都不用为骑兵问题发愁,秦人本来就是靠给周天子养马起家的,最后秦能一统天下除了商鞅变法外一个重要原因也在于掌握了陇西养马之地(战国后期唯一能与秦抗衡就是胡服骑射与秦同出一脉的赵);而隋朝则继承了鲜卑人宇文氏建立的北周王朝,自然更不用为马匹问题发愁,因此汉承秦祚,唐承隋祚。秦灭六国,结束春秋战国长期分裂时代;隋平南北,结束五胡乱华,南北朝长期分裂的局面。而这两个朝代都是二世而终,表面原因是皇位继承人问题。根本原因在于为完成统一大业,秦隋的连年征战,使国力提前透支,最终使自己走向了灭亡(当陈胜、吴广起兵的时候,秦朝的主力部队正部署在抵抗匈奴边境上,动用全国的财力修万里长城也是为了抵抗匈奴;隋朝的几次大规模用兵,不是对付突厥,就是讨伐高句丽)。应该说虽然秦隋二世而亡,但毕竟奠定了统一国家的基础,因此秦隋末年的战争动乱时期并不长,加上只是本民族统治阶级之间争权夺利的内战性质,因此汉唐一般能在很短时间内大体完成对前朝帝国遗产的大体接收,因此不必为马场问题发愁。

而明朝的情形与汉唐类似,之所以能实现恢复汉唐时代北方边界的壮举则是建立在继承元朝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让中华帝国版图突破秦汉时代传统疆域(对此前的中原王朝来说,其疆域早在秦汉时代就已经到达极限,其后隋唐明的疆域实际上要比秦汉时代要小)的伟大朝代统一战争的成果之上。诚然,蒙古黄金家族在横扫天下过程中,完全采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政策。这种高压、野蛮的政策同样也激起各民族、各国家的强烈反抗。反抗的强烈反过来又激起蒙古人更残酷的镇压。实例如,成吉思汗在征花剌子模时,由于遭遇顽强的抵抗,城破之日,成吉思汗下令屠城,女子为奴,男子包括男孩一律处决,整个国家、民族从此灭绝。蒙古人在灭金、灭西夏过程,都实施了残酷的屠杀政策,使这一地区的人口空前减少(顺便说一句,阿拉伯帝国的最后一位哈里发—皇帝就是被蒙古人包上毛毯,让马队踩成肉饼)。而在元朝建立后虽然汉化过程非常糟糕,但其建立的民族等级制度(类似于三哥的种姓制度,但并没有成为宗教)客观上促进了留居中原的契丹,党项,女真这些昔日马上民族融入汉族的过程。同时在内地大量开辟马场(“其牧地,东越耽罗,北俞火里秃麻,西至甘肃,南暨云南等地,凡一十四处,自上都、大都以至玉你伯牙、折连怯呆兒,周回万里,无非牧地。……内及江南、腹里诸处,应有系官孳生马、牛、驼、驴、羊点数之处,一十四道牧地……”——《元史.兵志.马政》)的做法虽然造成中原农业文明严重倒退,却客观上解决了中原稀缺的战马资源问题,这就使元末农民起义军不必为战马来源问题发愁,其中就包括猪88同学起家的两淮地区(元末由于小冰期的影响,此地出产战马质量不逊色于塞外)。而元朝末年中央政府被架空,北方军阀混战的局面也为猪88成功北伐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别的不说,不妨问一下张无忌大舅子王保保同志,猪88和陈友谅在鄱阳湖PK的时候他在干嘛),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猪88的军队北伐过程中基本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就能迫使元顺帝乖乖让出北京城(废话,手里没军队能不逃吗?),实现了历史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南方政权战胜北方政权的壮举,当然也完成了对元帝国领土遗产精华部分的顺利接收(其实也没全部接收,但对中原王朝来说只要把秦始皇打下的地盘全部接收下来的话也足够其笑傲周边蛮夷了,不过放今天中国要是只有这么大真的只有哭的份了)。

而宋朝可就没有强汉,龟唐,猪明那么好的运气了,东北方向自不必说,自从石敬瑭把幽燕之地割让给契丹人后,很显然那里是不可能作为宋朝大规模养马的战略基地的,而西北方向上,河套地区成了党项人的地盘,河西走廊成了吐蕃或者回鹘人的地盘,很显然,那些蛮族是不会老老实实把地盘让出来让汉族王朝在那里养马的。事实上别说养马,就是想卖马的时候辽人还会以武力相威胁阻止其与宋朝进行战马交易(类似于今天的美帝威胁欧盟,以色列不得向TG出售高技术武器一样)。而内地显然是不适合养马的(“内郡人众,水泉蓐草不能相瞻,地势温湿,不宜牛马。”----〈〈盐铁论〉〉,所以那些无脑FF们就不要做在内地养马或者全民养马的美梦了,两千多年前的汉代人可比那些无脑龟FANS聪明多了),在这里我相信任何一个理性的网友都不会指责宋朝无能在养马问题上无所作为(北宋养马最高记录是20万,切多数不能当战马,而相比之下强汉,龟唐可是动辄超过40万,至于猪明,猪4时期更是超过百万,可怜的大宋啊!),毕竟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对于一个人口可能已经超过一亿的中原王朝来说,能保证他们吃饱饭不再发生大规模农民起义就已经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了,当然曾有智商和“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有的一拼的龟FANS问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元朝能开辟两淮地区养马,宋朝就不能呢?这个问题问得好,不知道本朝太祖皇帝当年决策搞两弹一星的时候能不能把核试验场不选在新疆沙漠地带而选择在当年秦皇汉武打下的传统疆域某给地方?今天东南沿海地区能不能全部改成发展重工业,成为第二个东北重工业基地?前面已经说过元朝为了帮猪88同学解决战马来源问题在两淮地区推行大规模退耕还草工程的代价就是不到百年就只好老老实实回草原放牧了。试想,赵宋王朝要是为了解决马匹问题不计民生强行把农田开辟成牧场,只怕马没还没来得及养起来,那两人(那两人是谁我不说大家清楚)能答应不?

而造成宋朝这一困境的祸根实际上早在几百年前的所谓大唐盛世就已经种下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目前大家都对汉唐盛世津津乐道,但事实上龟唐是给中华民族带来最多屈辱历史,对后世子孙贻害最为严重的一个垃圾朝代,我这么说可能会让很多赞美龟唐的人感到不爽,但事实就是如此。

龟太祖勾结突厥篡夺杨隋江山的做法为后世石敬瑭,炮党之流产生了怎样的榜样示范效应我就不多说,事实上被众无脑龟FANS津津乐道的龟太宗正是宋朝面临失去马场窘境的罪魁祸首。和很多TG无良砖家盲目吹捧这个汉奸朝代赫赫武功,灿然文治相反的事实就是这个朝代恰恰是中国主要朝代最没有资格吹嘘文治武功的垃圾朝代一个,无论是站在胡人朝代还是汉族朝代角度来看,说这个朝代强盛本身就是对中国历史的一种嘲讽。正是这个朝代的SB民族政策和SB文化政策不但导致这个朝代的早衰,更贻害华夏民族千年,有些危害甚至到现在还无法消除。

先说SB民族政策的危害,在这里不能不谈一下自西周以来华夏王朝的传统安边策略,那就是爱民攘夷(‘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西周以此国策安边而有三百五十余年国运,可见这一策略十分有效。同样,有很多著名的历史悲剧恰恰就是违背了这一古训。申侯犯规,子带破戒,开门揖盗,引狼入室,国都焚毁,幽王被杀,西周覆灭,东周危殆。三国魏晋,胡人归附,皆安置于都城附近,江统劝出塞外,晋武帝竟不准,武帝死后没有几年,终致弥天大祸。西晋灭国,中原故土,竟成胡人的天下;华夏衣冠,不得不退守江南。殷鉴不远,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皇帝对夷夏如何相处,该有清醒的认识,但是为了满足龟太宗的虚荣心,同时也出于玩“以夷制夷”的小聪明, 并没有听取某穿越到龟太宗时代的超级宋FANS的谏言(“匈奴自古至今,未有如斯之破败,此是上天剿绝,宗庙神武。且其世寇中国,万姓冤仇,陛下以其为降,不能诛灭,即宜遣发河北,居其旧土。匈奴人面兽心,非我族类,强必寇盗,弱则卑伏,不顾恩义,其天性也。秦、汉患之者若是,故时发猛将以击之,收其河南以为郡县。陛下以内地居之,且今降者几至十万,数年之后,滋息过倍,居我肘腋,甫迩王畿,心腹之疾,将为后患,尤不可处以河南也”。猜猜看,这位穿越到太宗时代的宋FANS是谁?),而是引狼入室,为后面的龟天子无节制任用异族将领埋下了制度隐患。自胡人长期盘踞河南之地(即今河西走廊,汉武帝从匈奴夺取之后,一直属中国所有,此地水草丰美,宜农宜牧,是中国培育与放养战马的最佳地域,将其送给胡种,一旦不归所有,无异自毁长城,这是战略性的错误),从此断了华夏反制来自北方的军事命脉。华夏文明以后的祸患即发端于此。太宗之后,高宗、武周、玄宗的门户更开。大量任用胡人将领的结果最终为葬送中原王朝大好前程的安史之乱的爆发埋下了隐患,更种下了祸根。

在这里本人并非宣扬狭隘的民族观,而是就事论事。当然曾有某SB龟FANS说,太宗有一半胡人血统,其出身本来就是由鲜卑人宇文泰建立的关陇集团,南北朝时代胡人当兵打仗,汉人耕田种地不是很正常吗?但问题即使龟太宗不当自己是汉人,不信任汉族将领,也应该任用出身本集团的胡人将领,而不是任用出自塞外的胡人将领,毕竟本集团的胡人将领和自己的王朝乃至整个中原汉族民众还是有着共同利益的。在这里我们对比一下千年以后建立的一个正牌胡人王朝满清就会明白龟太宗这种饮鸩止渴的民族政策是怎样的SB了。如果按照龟FANS的逻辑,出身正牌胡蛮的满清在统一中国后要是学唐朝的话也应该多任用外族才对,但是清朝皇帝再怎么不信任汉人,无论是对外战争还是任用边防将领即使不用汉族将领也会任用与统治集团关系密切的八旗子弟,对于征服的蒙古各部,也没有如龟太宗那样将他们安置在传统的汉族王朝边疆之地,而是就地圈在草原上,对不服气的准噶尔部落最终也将其屠灭,乾隆时代将新疆纳入中国版图后设伊犁将军,实行军府制,修筑城堡,驻扎军队,设置卡伦,巡查边界,移民实边,进行屯垦等措施,加强了对新疆地区的管辖,而不是像龟唐那样设了所谓的都护府进行羁縻统治(后来猪天子的干都司也是同样性质的东东),这就为新疆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奠定基础(虽然乾隆皇帝要为中国衰落负很大责任,但看在为今日PRC继承新疆这一重要战略要地的份上,请大家给这个满人皇帝鼓掌表扬一下)。而太平天国革命爆发后,满清八旗子弟早已不堪其战,无力镇压洪大教主的情况下,满人皇帝再无耻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请洋人助剿,而是放手让汉族大臣自己组织团练武装去帮助政府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当然在抗击英法联军和镇压国内起义过程中也请了和自己关系密切的蒙古王爷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助阵,不过那个蒙古王爷也太不争气了,打不过英法联军不算丢人,自己最后竟被捻军这帮乌合之众伏击致死,估计他的祖宗铁木真知道了非被气得吐血不可)。虽然最终导致清朝被汉族地方势力架空,中央集权削弱的内轻外重的严重局面,但这些汉族地方势力也因此成为晚清救亡图存,抵抗西方列强的支柱力量,事实上慈禧同光中兴时代的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基本上都是依靠汉族地方团练武装发展而来的军队打的,而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壮举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慈禧这个老娘们让国人很厌恶,但毕竟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和国势早在乾隆后期就已经衰落的烂摊子,确实太难为这位叶赫那拉氏)。而清朝对外蒙古,东北,西藏等重要战略边疆地区的控制还延续到辛亥革命爆发,晚期更是开放汉民移民东北充实边疆,完蛋时遗留的国土面积依然达到1000多万(不容易,需知同样出身的奥斯曼土耳其给今天土耳其遗留的地盘不过100多万,想成为一流大国可以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北洋,TG大体完整接收清朝遗产创造良好条件。反观伟大的龟天子,安史之乱爆发后,在自己的军队无力镇压叛乱的情况下却选择了从吐蕃,回鹘,赵灵儿她爹借兵,大量起用胡兵和胡将,同时提供优厚条件(请皇汉们猜猜看,这段让后世的叶赫那拉氏的“宁予外邦不与家奴”也要黯然三分的“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经典言论出自哪位鞑子皇帝之口?),招降安史部将。不但使河北,河西走廊,陇右,河套等重要战略要地先后丢失。更使龟唐在自身寿命不到一半的时候迎来乱世局面(龟天子给自家汉民带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和平安定时间不但不如强汉,大宋,甚至和皇帝平均素质相对较差的猪明比都是个笑话,如果这样的“盛世”也值得国人自豪的话,我们为什么不能以更大的热情赞颂一下拥有100多年“康乾盛世”的大清朝呢?)。

而比龟唐SB民族政策危害更大的则是从武MM时代开始的SB文化政策。龟太宗的SB民族政策虽然危害不小,但也不是一点补救措施都没有,如果龟唐能把这些进入中原腹地的胡人汉化的话,即使乱世到来也不见得会对后面的中原王朝造成多大的危害,以五胡乱华为例,魏晋的失策虽然酿成五胡乱华的悲剧,但进入中原的胡人一般都选择了建立大一统王朝,很快又和昔日的同行展开了残酷竞争,最终一统北方的北魏王朝选择全面汉化使汉族完成了对北方胡人政权唯一一次成功的和平演变。即使后来发生了六镇起义这样反对全面汉化的逆流,但即使是最落后的北周王朝也选择以儒学为正统思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北周武帝灭佛。任何一个胡族王朝只要选择以儒学为正统思想,无论情愿与否,最终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地成为汉族的一部分。龟太宗虽然民族政策SB,本人汉化程度不怎么样(看看废太子李承乾的表现就能看出龟天子胡化倾向很严重),但还知道要重视儒学。而龟唐SB文化政策的祸根则是在武MM时代种下,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不接受出现一个女皇帝(虽然以今天的观点看我们肯定会赞扬武MM是在为妇女同胞出头,但在那个时代是不被接受的),因此出于统治需要,又大力发展佛教,压制儒学。今日不少SB学者喜欢YY唐代文化何等开放,唐人心胸何等宽广,但由于不注重发展本国文化的结果就是在龟天子的英明统治下,本国边疆地区的汉民如河北竟发生逆向蛮族化趋势,安史之乱的爆发和其后长期军阀混战和五代乱局埋下了祸根(相比之下,满人皇帝可是很努力地把自己还有自家蒙古亲戚朝汉化方向发展,龟天子竟然SB到把自家汉民胡化到“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的地步,后来的蒙元,满清也没有这样深厚的功底)。正是由于龟唐SB文化政策的影响,使龟唐在文化成就除了诗歌之外便一文不值了,别说不能和诞生哲学家的春秋战国,两汉,大宋,大明比,就是大清朝一部《红楼梦》所取得的文化成就也能轻而易举让所有龟唐诗人沦落到给作者擦鞋都不配的地步(这样一个整天只知道求神拜佛的朝代也值得歌颂的话,今天的欧洲人完全可以为中世纪感到自豪了)。正是在SB文化政策的影响下,龟唐在安史之乱后给中国迎来一个长达200年的平庸乱世(乱世出英雄,但这话可不适用于晚唐,五代十国时代),反观春秋战国,汉末三国,南北朝甚至晚清民国时代都是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文学家、大学问家、大道德家等众多杰出人才辈出的时代。正是这个中国历史上汉民族文化衰落全民道德崩溃的晚唐五代十国的最黑暗时代(连太监都能把废立皇帝甚至杀着玩,连后面的猪天子都不如,可见龟唐历史黑暗程度有多严重了),为周围的契丹,党项之流做大以至让中原王朝无法制衡创造了难得的历史机遇。正是在五代十国军阀混战的背景下,崛起于北方的契丹建立的辽帝国利用中原混乱之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后来民国时代的军阀混战局面也无不与太君,联共对大炮公的或明或暗的支持脱不了干系)。后晋皇帝石敬瑭于公元936年割“幽燕十六州”于契丹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发生的(汉奸培训班三强:龟唐,猪明,KMT)。于是在东北方向,中原王朝不但丧失了马场更失去了最后一块抵御北方蛮族铁骑的战略屏障(后来常凯申出卖外蒙古造成的恶果偶就不多说了,左宗棠“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一语道出外蒙古对今天首都北京安全的重要性)。 而西北的党项经过上百年在河朔地区的经营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地方割据政权就更不用说了。

反观后面的猪明,虽然在猪4时代部分学习龟2的SB民族政策为后来建州女真做大创造有利条件,但猪88时期的文化政策(虽然也不怎么样,不过毕竟比龟唐好多了)却保证满人最终没有选择像契丹或者党项那样在边疆之地割据一方而是直接入主中原避免中国再次发生南北朝,五代十国的分裂割据局面。

除了丧失马场之外,宋朝面临的边患形势和汉唐时代也发生了根本变化。而这一点往往为很多砖家和SB龟FANS所忽视。纵观中国历史乃至整个世界文明史,进入文明时代的民族或者国家总是不可避免要和蛮族发生冲突(需要指出的是蛮族是一个概念,如果把今天的美帝看作西方文明的象征,那么在西方人眼中,TG其实也算蛮族)。以中国为例,中原王朝遇到的蛮族有两类,第一类是像匈奴,突厥这样纯粹意义上的蛮族,这类民族的特点是居无定所,靠天吃饭,因此很难经受一次大的天灾的打击。而部落管理仍处于比较原始的水平,组织军事化,机动性强,来去飘忽。这固然保证了游牧民战士的强悍,但也为中原王朝分化瓦解,以夷制夷提供了可能。 而另一类蛮族政权则是继承前者骁勇善战的优势基础上吸收文明世界的成果,拥有国家类型的严密组织和较先进的军事技术,这一类我们不妨称之为进化版蛮族政权。而宋朝遇到的辽金西夏蒙元,隋唐时代的高句丽,魏晋南北朝的五胡,明末的满清正好属于这一类蛮族政权。这类蛮族政权和匈奴,突厥之流有什么根本区别呢?

首先从体制上说,“吸收了官僚制度的半游牧民族政权,在政治上较为巩固,容易经得住‘以夷制夷’等分化的策略。草原帝国由于大多由部落联盟发展而成,继承制度不稳定,易受分化和离间,如汉吸引南匈奴抵抗北匈奴,唐令西突厥五俟斤、五咄陆互相牵制,都是著名的先例。相反,建立较有规模的官僚制度的北魏、辽、金、西夏,都基本上能维持中央政府的权威,防止分裂。”(《经略幽燕:宋辽战争军事灾难的战略分析》P20页)

如果我们仔细在分析中国历史的话,就会发现,第一个统一中国的秦帝国和结束南北朝时代的隋朝事实上和后来的五胡,辽金元还有满清竟然是同类,今天的PRC也很符合笔者进化版蛮族政权的定义。也就是说华夏民族进入帝国时代本身就是被蛮族帝国征服的产物,第一个整体性征服整个汉族的异族王朝不是元朝,而是秦朝。

当然在吸收中原王朝政治文明成果进行封建化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在经济,文化逐渐向文明社会过渡导致蛮族传统优势或快或慢消失的过程,这个不是以蛮族统治者意志为转移的发展过程,这也是八旗子弟后来成为纨绔子弟代名词的根本原因。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说辽金在文化上的汉化是个错误选择,以金为例,尽管中原文明磨光了女真的锐气,但也磨出了忠义,这也是金末代君臣殉国的根本原因,这一点和内讧成为家常便饭的匈奴,突厥形成鲜明对比。

除了体制,在技术上进化版蛮族政权也缩小了与中原王朝的差距,甚至在某些方面反超,秦朝自不必说(兵器技术上达到青铜时代的顶峰),和汉代用毛皮作战衣,骨头做箭头的匈奴相比,像北魏,辽金西夏蒙古还有满清由于掌握了汉族文明地区的手工业和铁矿在兵器技术上并不比中原王朝逊色多少,譬如金军骑兵穿三层铁甲,震天雷的第一次应用就在金国,蒙古的远程复合弓只有宋朝的看家兵器神臂弓才能与之抗衡。而这一点也往往容易被很多网友和砖家忽视。也就是说相对于进化版蛮族,宋朝的技术优势也没有,这一点和今天美帝尽管仍是第一科技大国,但对PRC的技术优势远没有当年ROC时代那么明显的情形类似。

技术和体制的进步使秦,北魏,辽金蒙还有清这些进化版蛮族的军队在崛起时候拥有对文明地区和一般蛮族的双重优势,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也往往更为可怕,打个比方说,如果说汉唐时代的匈奴,突厥只相当于美洲时代的印第安人的话,那么宋的对手则相当于进化到美国时代了;当然这么比喻可能有些夸张,那么我们不妨以TG为参照物,抗日战争时期的TG由于没有完成国家统一,装备简陋,因此在太君面前只能以打游击为主,面对太君的扫荡一般是不敢与之正面交锋的;但是到了抗战结束不过五年后的朝鲜战争时代,TG派遣的志愿军却一口气把美帝领导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给拍回38线了。如果按照现在很多无脑龟FANS“唐朝打败突厥,宋朝被辽金蒙打败,所以宋朝比唐朝无能”的幼稚逻辑,相信当年担任过华北方面军司令的冈村宁次一定有充足的理由嘲笑麦克阿瑟将军无能,是啊,为什么当年“皇军”可以对土八路玩扫荡,怎么麦克阿瑟将军领导的民主无敌的GLA却TG的被志愿军一度像赶鸭子一样差点赶下海了呢?是GLA战斗力不如当年的“皇军”吗?都不是,根本原因在于TG在抗战结束到朝鲜战争爆发在实力上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如果今天国人清醒认识到这一点的话,大家就会发现宋朝军队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无能。

因此从宋朝先天不足的地理条件和面临的对手的情况看,事实上宋朝和本朝更具有可比性。

应该说宋朝面临的问题本朝也有,宋朝梦寐以求就是要收复燕云十六州,而本朝的台湾问题至今还在困扰上至政府下至平民的所有期盼祖国统一的中华儿女。更不要说近代中国史上满清,民国丢出去的那些中国故土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本朝的形势和宋朝非常接近,都是接收了前朝的烂摊子。但是本朝的运气要比宋朝好得多,从领土上说,本朝由于继承清朝的遗产,虽然说现在大家对满清并无多大好感,但是在对今日中华民族960万平方公里领土版图的贡献还真没有哪个朝代能与之相提并论,就更不要说无耻败家的龟唐。应该说虽然近代史上清朝丢出去的领土不少,但除了香港还算汉族王朝故地外,丢给毛子的1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在当时还是无人区,对今天中国的影响最多只是让中国从毛子那里进口资源要多花钱而已,其他边疆之地到清朝末年仍然在有效控制中,国土大体保持完整,这一点和龟唐安史之乱以后对整个中原地区完全处于失控状态形成鲜明对比,虽然和晚唐一样不可避免也迎来了类似五代十国这样的乱世,也出了比石敬瑭更无耻将外蒙古这个陆地方向上的幽云十六州通过公民投票方式合法独立出去的严重局面,但毕竟严格意义上乱世并没有超过百年,如果从辛亥革命到TG统一中国大陆也不过38年,这一点和宋朝要接收龟唐五代乱局差不多200年的烂摊子再次形成鲜明对比,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本朝太祖在历史上的作用相当于秦始皇,隋炀帝,但在统一中国的过程中却有着比强汉,龟唐,猪明更好的运气。而相比之下,宋朝在未诞生前中原王朝重要战略要地已经基本被败光,相当于接收了一个赖以翻身的优质资产的破产企业,已经基本上没有翻身的资本了。因此在这里笔者要再次表达一下对除了勾结胡人残害中原百姓无耻败家的龟唐的鄙视和为中华民族开疆扩土至今遗泽我们这些华夏子孙的大清朝的赞扬。因此如果把本朝比作第二个宋朝,满清比作第二个唐朝的话,那么满清这个“龟唐第二”虽然没有为后面的“宋朝”保住外蒙古这个“幽云十六州”,但保住了西藏,新疆,内蒙古,东北这些相当于秦汉隋唐时代的陇右,河西,河套以及辽东等重要战略要地。

在边患形势上说,宋朝开国时候主要对手还是东北方向的辽和西北方向的西夏,而本朝立国初期的对手无外乎作为北方领国的联共和与中国隔了一个太平洋的美帝,当然从对本朝的威胁程度来说,美帝和联共扮演的角色更类似于辽,只不过和辽相比在文化,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对本朝构成压倒性优势,乍一看,本朝面临的形势比宋朝更恶劣,但是换个角度说本朝接手一个经济上的落后烂摊子恰恰为本朝提供了某种掩护,使本朝利用当时列强之间的矛盾发展自身国力提供了可能。而且由于美帝,联共受地缘政治形势限制无法集中精力压制中国的发展。从陆地安全角度上说,策划外蒙古独立的联共相当于本朝陆地方向上的大辽帝国,但这个“大辽”帝国战略重心在欧洲,甚至出于对美战略需要还对TG进行现代化援助;而在海洋安全角度上说,至今阻挠两岸统一大业的美帝相当于海洋上的“大辽”帝国,但毕竟和中国相隔一个太平洋,加上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帝不可避免在其他方向被牵制了精力,因此客观上减轻了对TG的战略压力,一定程度上为TG增强国力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反观大宋,虽然在文明上还拥有领先地位,但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累赘,使其成为蛮族政权集中精力对付的对象,客观上不具备利用辽夏之间的矛盾发展自己,从根本上解决战马问题的条件(倒是辽夏之间虽然有矛盾,但在共同对付宋朝这一点上更容易形成战略同盟)。从这个意义上说,宋朝所面对的战略压力要比本朝更为严峻。

因此在宋朝先天性缺乏马场的情况下,以及面对已经封建帝国化的蛮族政权的情况下,宋朝要想收复汉唐故地就面临这样一个无解的难题,没有大规模骑兵,就收复不了马场,而没有马场又根本不可能建立大规模骑兵(要知道不但养马要占地,训练,部署骑兵更要占地,龟FANS自己想想错在哪里吧)。收复前朝失地已经成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历史任务了。

当然对此不少看问题想当然的网友肯定又会把这个问题朝所谓的体制,尚武精神上去扯,目前在无脑龟FANS中比较有代表性的言论就是“唐朝的战略要地是唐军自己争取来的,宋军啥时候为宋朝争取到战略要地?自己争取不到的东西就怪别人没有给自己留下,宋朝又不是唐朝的儿子,凭什么一个早已灭亡了的唐朝必须给八字还没一撇的宋朝留下东西”,还有“一个国家民族如果缺少了尚武精神,有多少马和骑兵也没用。辽、金、西夏就是明证!”之类的言论 ,几个月前就有某铁杆龟FANS在铁血发表的《从唐朝的历史问题想到的》中开头几段就有这样的文字:“论坛上有人认为,宋朝之所以打不过人家,只因为前朝没有把产马地继承下来。 这话是不是有点有点推卸责任之嫌了? 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的事情很多,大部分朝代基本上都是白手起家的。汉朝是,唐朝也是,但宋朝不是!打个比方,人家李嘉诚赚钱似乎也不是靠老爸给的本钱吧! 宋朝争不过人家,就怪前朝!那唐朝的产马地哪来的?还不是自己争来的? 你有本事倒是去争呀? ”

看了这样的文字,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从这段文字我只看到两个词,天真和幼稚,这哪像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成年人说的话,完全是一个涉世未深的三岁小孩的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稚子之言。其弱智程度让我想起了“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当然这样幼稚的言论不光是龟FANS的专利,很多贬低清朝开疆扩土贡献的网友也说过这些类似的言论。因此在这里笔者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做了一个理性的分析。

战争打的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想很多人说类似话的时候根本就连起码的军事常识都没有。纵观人类几千年战争历史,说到底战争打的就是资源,尤其是进攻性打法,更不能允许出现某种战略性物资短缺的局面,今天的现代化战争哪个国家的军队有不要石油的吗?同样道理,宋朝军队如果要收复汉唐故地,没有大规模骑兵行吗?汉武帝,唐太宗还有明太祖的北伐战争什么时候为马匹问题发愁过?

在没有大规模骑兵的条件上宋军主动进攻北方蛮族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我们就不妨结合骑兵的优势和当地的地形条件来给大家科普扫盲一下。

宋军收复幽州没有强大骑兵是办不到的,就如同今天的TG没有强大海空力量收复台湾同样是空话一句,这个与所谓的体制,尚武精神无关,打仗打的本来就是物质的较量,不是靠精神胜利法就能空想出来的。实际上即使宋军不缺战马,从辽军那里收复幽云故地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前面我已经说过辽帝国不是当年不能经受天灾还有中原王朝分化瓦解以夷制夷考验经常内讧的游牧部落,而是已经封建化的蛮族帝国,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即使是汉武帝,铁木真还有本朝太祖这样的雄主在战争前也要三思而后行,君不见宋太祖首先想的就是靠花钱来赎买幽云十六州的办法。既然统一蒙古草原,控制幽云战略要地的辽帝国和今天的美帝一样不是一时半会能收拾得了的,那相对弱小的西夏呢?

应该说从国土疆域看,西夏的实力是不能同辽金蒙古相提并论的,对中原王朝的威胁能力也要小得多,在很多人眼中一定会认为这个小国应该很好收拾吧。但事实这个西夏实力虽然相对弱小,但在蛮族政权中却是一个人小鬼大的小强角色,不要说严重缺乏骑兵的宋军,即使骑兵力量强大的辽金军队也没能奈何得了西夏,就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面对王朝末期的西夏最后竟然还是死在灭夏的战争中,这样的例子不止发生在西夏,也发生在隋唐灭高句丽还有今天的美国发动的伊拉克,阿富汗战争。因为当一场战争涉及到生存资源和生存空间的争夺的时候就是寸土必争的问题了。拥有土地就是拥有生命!因此,宋与北方蛮族帝国的战争必然是残酷的、持久的、难分胜负的。而且这样的战争不是一场战斗的胜负就可以决定战争命运的。土地对于一个民族意味着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这一点从今天毛子的车臣问题,塞尔维亚的科索沃问题也间接得到印证(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与同民族割据势力之间的战争不同,同民族割据势力之间相互往死里掐,无论掐得多么狠,那都是上层统治者之间的事情,对于下层的平民来说谁当统治者其实区别并不大,故本民族割据势力在统一过程中被消灭后很难死灰复燃,但不同民族之间割据势力就不同了,这一点今天的热比娅和鸠摩智就是最好的明证)。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