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刺 第一部 如血残阳 第九章(1)

风林谷语 收藏 15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7.html[/size][/URL] 魏强带领着特务连按预定计划准备出发,他们配发了正常任务三倍数量的弹药和最精良的武器装备。上级为他们配备了一位当地最精明能干的民兵作向导,向导姓蓝,叫蓝三木。据他自己说,他母亲生他的时候正好村子的上游发洪水,他父亲在河里捞浮财打捞上来三根很大的木头,这在当时来说可是发了一笔不小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7.html


魏强带领着特务连按预定计划准备出发,他们配发了正常任务三倍数量的弹药和最精良的武器装备。上级为他们配备了一位当地最精明能干的民兵作向导,向导姓蓝,叫蓝三木。据他自己说,他母亲生他的时候正好村子的上游发洪水,他父亲在河里捞浮财打捞上来三根很大的木头,这在当时来说可是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于是他父亲一高兴就给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起名叫三木,以此感念给它带来财富的三根木头,平时村里人都叫他三木或者老蓝。

三十多岁的老蓝对当地山路非常熟悉,父亲从小就带着他在边境地区打猎、采药、砍柴,办山货。他身材不是很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精瘦。他双目有神、动作敏捷,步履轻快灵巧,反应非常机敏,对当地亚热带丛林山地非常熟悉,有丰富的丛林穿行经验。在当地的村子里他是基干民兵,配发了一支半自动步枪,他很喜欢这支枪、很爱惜,把枪玩的很转,他的枪法不错,自吹说是百发百中。他从小就对打猎等野外生活非常感兴趣,那也是他的生存之道和重要的生活来源之一,有这方面的天赋和遗传,他父亲就是个当地著名的好猎手。他对特务连战士们配发的各种新式全自动武器很是羡慕,经常从战士们手中借过枪来把玩。他和欧阳北辰的关系处的也很好,常常在一起聊天,经常聊一些山里发生的趣事,但他和欧阳北辰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却是在这次行动中。

从出发时开始算起,他们的行动时间只有七十二个小时。在向导蓝三木的带领下,他们的行动很迅速、穿插很快。仅仅用了十几个小时,他们就已突破了敌人前沿的三道封锁线深入到敌人后方的崇山峻岭之中了。

一支二百多人的精锐部队,虽说是个个身怀绝技、身手不凡,但想不留蛛丝马迹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虽然尽量隐蔽潜行,没过二十个小时,就暴露出了已进入越方防区的种种迹象。刚开始,越方以为这也就是个普通的侦察分队,所以越南方面只调来了一个营的安全部队对他们进行围堵追击。这些越南方面的安全部队也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老兵油子,常年在亚热带丛林里打仗使他们有着非常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这些人都是在实战中打出来的经验,绝非等闲之辈。他们配备搜索狼犬和非常先进精良的夜视仪器及最新苏式自动轻武器,战力自然很强悍。当他们发现中国军队的踪迹后,立即部署堵截和追击。

特务连的宗旨是尽量避免和越方安全部队交火,但是山路曲折难行,有些地方只有一条路可以通过,所以突破敌人的堵截是不可避免的战斗。越南人刚开始虽然有些轻敌,但一交火他们马上发现中国人的这支侦察部队战斗力之强悍,武器装备之先进精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没几个回合,即被特务连完全击溃,死伤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直到这时他们才确信,这的确是一支战斗力异常强大,可以以一当十、敌百的真正的精锐特种侦察部队,于是他们立即把整个安全部队的所有机动兵力全部调到了西线,对特务连进行围堵追击。这支越南人的安全部队是越南军队的精锐之师,有一个加强团的兵力,除留少数防守部队在东线之外,基本上全部被越军司令部派过来对魏强的特务连进行大规模的围堵和追击。到了这个时侯,越南人的行动已基本落入了中国军队指挥部的算计之中,看来这个“猎火”计划的初步目的已然达到,东线侦察部队代号“猎狐”的行动时机已经成熟。

特务连第一次交火就击溃了越军一个营的安全部队,除了有几个战士负了些微轻伤外自己一方几乎毫发未损。他们没有停留,继续迅速向纵深快速穿插迂回。魏强知道,越南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形迹,随后必然会有大规模的围堵和跟踪追击,他们必须尽快地进入相对平缓多路的山区,以迟缓敌人的跟踪和堵截,否则我方必然会陷入与敌方的缠斗中不得脱身,那将是极其危险的。部队临时休息时魏强拿出地图和向导蓝三木仔细地研究,确定方位后决定兵分两路突破,一排、三排为第一组由指导员何振民率领向西南方向迂回穿插,跳出敌人的围堵;自己带领二排、四排为第二组向东南方向迂回穿插,分别从两侧翻越前面的这座山梁,于第二天拂晓时分在一个叫蟒山谷的山谷会合,到了这个山谷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已到了L山前线的后方了。他们的目标高地1205高地就是蟒山谷这条山谷里的最高峰蟒背岭,只要占领了这个高地就可以俯瞰整个山谷地带,隐藏在L山后山的一切阵地布局都会清晰地显现在眼前。

这个山谷里有一个越南人的村子叫河湾村。有一条大河沿山谷而下经过这里的山脚时正好拐了个大湾,由于上游河水带来的大量泥沙遇此大湾迅速减缓流速而沉淀,经常年的淤积形成了一片肥沃的土地,故在此地形成了一个小型村落,当地人称此村为河湾村。村子不大,大约有几十户人家,由于此地离前线很近最近又要和中国人打大仗,所以村民大部分都已躲入深山里了,村子里只留有一些老弱病残及妇孺。

魏连长带领的第二组人马先期到达蟒山谷,天还很黑。魏连长决定先进入河湾村,因为这个村子看上去黑黢黢静悄悄地很安静,似乎已没什么人了。他们以战术分队迅速接近村子,然后挨家挨户摸排看是否有埋伏,其中多数房屋是空的。越南人的房屋本身就非常简陋,竹木搭架上覆茅草,四周也仅是用一些烂草席围住,只要手电一照就一目了然了。其中几家有一些妇女还有几个半大的孩子和干瘦的老人,总共也就有三十人左右,于是魏连长很放心地下了原地休息的命令等待和何振民带领的第一组人马会合。

不到半小时,隐约传来几声零星的枪声,远处一队人马迅速赶来,看来何指导员带领的第一组也赶到了。这时战士们立即站起身来准备列队,突然从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两名战士应声倒地。 战士们迅速作出反应,一阵狂扫,屋子里的枪声应声而停,两名战士迅速冲进屋子里一看,原来是两个半大的孩子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苏制AK-47突击步枪向外射击。这两个孩子已经被打成了筛子,看样子是其中一名孩子架着枪而另外一个开枪。这时周围其他屋子里也传出了密集的枪声,虽然战士们已经有所防范依然有两名战士受伤。 这时侯魏连长才想起自己是疏忽大意了, 越南人边境地区的村子早已是全民皆兵, 自己没有及时搜查才导致了两名战士死亡、两名受重伤的严重后果。这些特种兵战士都是千里挑一选出来的尖子中的尖子,在战场上都是可以以一当百的超级战士,而如今几个老弱妇孺就使自己的这些兄弟两伤两亡,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即刻命令向所有有人的屋子开火。等枪声一停清点战场,这才发现这一群所谓的老弱病残几乎是户户有枪。 清点完毕,共计打死三十一人,突击步枪七支,手枪半自动步枪有七、八支,这些持枪人大部分是妇女孩子和几名青年男性。这些人中有六名病残男性青年,但这些男青年手中都有枪,许多妇女、孩子的手中也有枪。

这时何振民带领的第一组也已赶到,魏连长把发生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何振民大吃一惊,他心下明白, 虽然这些人的身份都可以算做是敌方武装人员,但他们毕竟都是妇女孩子和老人,男性青年人数较少只有六名,而这六名男性青年人的身上也多少都有些残疾。在战争期间,这些貌似贫民的武装人员混在平民中,根本无法区别他们的身份。虽然是这样,如果此事一但被国外媒体知道,定会惹来无穷的麻烦。这些人定然会在中国军队脸上抹黑,他们会给中国军队冠以在越南滥杀无辜平民百姓的罪名。如果是这样,将会在国际上造成极为恶劣的政治影响从而遭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给国家和军队带来不可估量的巨大荣誉损失。

这件事事出突然、情况紧急特殊,特务连一时也无法立即作出最妥善的处置,于是连长魏强和指导员何振民马上做出决定,在河滩边上的淤积地里挖了一个大坑,把这些尸体堆积在一起迅速埋葬。他们稍做休整,部队立即向蟒背岭进击,必须在天亮前进入密林中隐蔽起来。

参军刚一年的欧阳北辰才被提升为班长二个月就上了战场。虽然对战争的残酷性早已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是在战场上和敌人第一次交火被自己的子弹击中头部倒下的那几名越军士兵的影子依然在眼前晃个不停。经过这次河湾村的事件后,他又一次被战争所具有的另一种残酷性和无理性深深震撼了。那些人算是军人呢还是贫民?他知道部队的正规教育和一些作为军人的准则,枪杀贫民当然是犯战争罪,但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把这种非黑即白的判断是非的标准彻底混淆了。他不知道该怎样理解今天发生的事件,那些拿着冲锋枪向他们射击的孩子和妇女不论他们年龄多大是何性别都应该算是敌方武装人员这很明显,但那些故意掩护着这些敌人向他们射击的村民该如何界定? 是敌人还是贫民?这些人如果是老百姓,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带着这种必死的精神来做这种自杀式的袭击呢?难道他们真的是如此地痛恨中国军人吗?他无法厘清。既然无法厘清也就不必多想了,真正的战斗还没开始呢。

进入密林后,魏连长命令部队稍事休息吃些干粮。没多久,天就大亮了,连长魏强和指导员何振民摊开一张作战地图认真地研究着。不一会儿,魏连长向部队发布命令,他说:“现在离总攻还有三十六个小时。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蟒背岭1205高地的直线距离约六公里,但实际行进路程约十八公里。这里山高林密行走困难,但也利于隐蔽潜行,现在大家原地休息两个小时,两小时后准时出发。” 在安排了岗哨后,他让大家立即抓紧时间睡觉。

两个小时过的飞快,唤醒部队后大家打起精神准备出发。魏连长继续安排部署:“林子很密,部队行进时排与排之间的间隔距离不得超过一百米,班与班之间不得超过五十米,两个人之间不得超过二十米,立即出发。” 部队依次行进,秩序和队形保持良好,相互之间有有机连接又不至于过于集中,这样有利于左右相互配合、前后相互呼应衔接。

越南人由于第一次吃了亏,知道这支部队非常凶悍,追击的没那么紧了,只是在逐渐地集结更多的兵力在后面紧紧尾随而来。他们通过中国侦察部队的突击方向分析判断,这支侦察部队的目标有可能就是蟒背岭,因为蟒背岭是这个山谷中最佳的观测制高点。中国的这支侦察部队很有可能突袭蟒背岭,以期占领这个制高点侦察越军的后方军事部署情况,看来中国部队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越军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他们反倒不那么急了,准备好好部署兵力,围歼这支中国尖兵。他们马上调集兵力加强了蟒背岭上的守备力量,由一个连的兵力增加到一个加强营。而随后尾追而来的一个加强团则集结于中国这支侦察部队的后面加速追击。

敌人的追击越来越近,从四面八方向魏强的特务连压了过来,连里的每一名战士都感觉到了这种空前的压力。在魏连长的指挥下,部队不但没有收缩反而更趋分散,这样可以发挥这些特种兵突出的单兵作战能力。欧阳北辰作为二排三班的班长,带领着自己班的战士以分散的散兵队形互相掩护着急速向前推进。向导老蓝被魏连长安排在了欧阳北辰的班里,由他亲自负责老蓝的安全。

傍晚时分,走在前面的部队已经和蟒背岭山脚的敌人守军的第一道防线交上了火。敌人的准备也很充分,各种轻重武器一起开火,但是,他们遇到的是特务连的战士。战斗进行的很快,在密林中各种树木和障碍物的掩护下,特务连战士的单兵作战技能得以充分施展,没多久这些守军即被几乎悉数击毙,剩余的残部被这些可怕的打击吓的狼狈逃窜,第一道越军防线被特务连轻松击垮。敌人第二道防线的火力更加猛烈,对着侦察连的突击方向就是一通迫击炮弹猛烈的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同时越军的各种手持式火箭弹、枪榴弹也没头没脑地倾泻下来。没有重武器的特务连官兵,只能依靠地形逐渐接近敌人的火力点给其致命一击。仗打到目前,特务连也渐渐开始有伤亡发生。

欧阳北辰所在的二排位于部队的中部,暂时还没有遭到猛烈炮火的袭击,只是偶尔有零星的乱飞的各种迫击炮弹和枪榴弹在身边爆炸。战士们小心地避开乱飞的炮弹交叉掩护着向前冲。突然后面传来了密集的枪炮声,看来殿后的部队也和追击的敌人交上了火。向导蓝三木紧跟在欧阳北辰的身后,他手里端着他的那把半自动步枪,猫着身子不离欧阳北辰左右七、八米远。猛然间欧阳北辰听到一声尖利的啸叫向他们头顶飞来,他凭第六感就已敏锐的判断出这发威力巨大的山炮炮弹正在飞向老蓝隐蔽的那一处岩石小坎,他迅速侧向滑出,伸出左手将老蓝一把拽向自己身后,随即一个侧向翻滚藏于十米之外的一棵大树之后,这时炮弹已然将刚才老蓝藏身之处炸了个大坑,碎石弹片将他们藏身之树直击的轰然作响声势惊人,幸亏这棵直径约有六、七十公分粗的大树根深叶茂,否则两人必然非死即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