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枉坐牢11年赵作海喜迎儿媳 新女友现身拒绝拍照(图)

liubingyun2008 收藏 0 106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19_86869_11486869.jpg[/img] 赵作海的儿媳下车,赵作海挤在迎亲的人群中盯着记者。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19_86877_11486877.jpg[/img] 赵作海携女友亮相儿子婚礼。赵女友烫着卷发,身着旗袍,脚穿高跟鞋。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19_86878_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冤枉坐牢11年赵作海喜迎儿媳 新女友现身拒绝拍照(图)

赵作海的儿媳下车,赵作海挤在迎亲的人群中盯着记者。


冤枉坐牢11年赵作海喜迎儿媳 新女友现身拒绝拍照(图)

赵作海携女友亮相儿子婚礼。赵女友烫着卷发,身着旗袍,脚穿高跟鞋。


冤枉坐牢11年赵作海喜迎儿媳 新女友现身拒绝拍照(图)

大儿子赵西良的结婚照,赵作海说:“俺儿跟人家不般配,人家长得好得多。”


商丘讯 7月17日上午11时许,听说儿媳的婚车到来,赵作海迫不及待地挤到门口,看着儿子赵西良将儿媳迎进家中。赵作海新认识的女友一头卷发,身着旗袍出现在婚礼现场。


当天上午,和赵作海迎娶儿媳的热闹喜庆相反,赵作海冤狱案的另外一个重要人物——“死者” 赵振裳坐在赵作海家东边百余米处一个石磙上显得十分落寞。目前借住在侄子家的赵振裳说:“我现在就想申请一份低保或者五保,乡里面把我送到敬老院也行!”


备了10桌酒席,路边冒雨迎婚车


17日上午9时许,记者赶到赵作海家时,天空下着小雨。赵作海家南侧唢呐台子已搭起,院子里,厨师正在紧张地准备饭菜。


“老赵让准备10桌酒席,饭菜标准在农村算是一般化!”厨师余传新说。


记者找到赵作海时,他正冒雨蹲在路口一边焦急地等待迎接儿媳的婚车,一边和旁边两个打着雨伞的村民聊天。“老赵,你可是有福啊!听说,你儿媳是个大美女,6万块钱彩礼值啦!” 村民说。“能过好日子就行!”听到村民夸儿媳,赵作海开心地笑了。


女友、儿媳怕镜头,赵作海怒赶摄影记者


记者刚下车时,就被先期赶来的一位当地媒体同行提醒:“赵作海新结交的女友也来了,烫着卷发,穿着旗袍,蹬着高跟鞋,非常时尚。不过,你千万不要对她拍照,(赵作海新女友)脾气非常暴,差一点把我相机摔了!”


记者进村时,看到赵作海新结识的女友正一个人在村口打电话。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赵作海新结识的女友刚来两三天,50岁左右,夏邑县人,“跟模特似的”,和赵作海反差很大,村民担心其“干不了农活儿”。


赵作海儿子的婚礼现场,这名女子一直以女主人的口气招呼客人,但就是怕拍照,“谁拍照跟谁急”。


对此,赵作海却说:“我和她是一般朋友。”


当日上午11时许,赵作海儿媳的婚车车队到来。据悉,赵作海的儿媳妇家住商丘市柘城县胡襄镇。和赵作海女友相同,新娘子也很怕拍照,发现记者拍照,她坐在花车内10多分钟都没下车。见此情形,赵作海开始轰赶记者,不让任何人靠前拍照。


这时,新娘子在亲人的搀扶下,低着头,掩面步入院子,与赵西良仓促拜了天地,然后就进入婚房,连最后跪拜老人的仪式都是在屋子里举行的。


赵振裳孤苦伶仃,仍想“吃低保”


当天上午,在村民的指引下,本报记者还独家采访了“死者”赵振裳。接受记者采访时,赵振裳正坐在赵楼村门市部门口的一个石磙上休息。和刚回来相比,今年60岁、刚剪了头的赵振裳显得稍胖了些,但是手脚不灵便,拄着拐杖走路都怕摔了。


他说,如今,他无房无地,无儿无女,借住在侄子家。尽管符合条件,但是他提出的五保和低保申请至今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回来后,我就没再和赵作海接触过,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早就没有了仇恨。”赵振裳说。


追责一案,检察机关尚未提起公诉


近日,有媒体爆出“赵作海遭刑讯逼供案6名警察被诉”的新闻,本报记者与睢县检察院公诉科取得联系。据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赵作海错案追责一案,由睢县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负责侦查工作。目前,该案已侦查终结,移送到公诉科,“具体什么时候起诉到睢县人民法院,还不能确定” 。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是6月份接到的《起诉意见书》,按照有关规定,应该在收到起诉意见书后一个月内提起公诉,重大案件,可以申请延长半个月,所以说,如果不退回补充侦查,他们将在一个月内提起公诉。





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在赵作海一案中,有一个女人被牵扯进去。这个女人被当地一些人成为赵作海与赵振晌的“绯闻女友”。


据当年的判决书“认定”,12年前,赵作海与赵振晌因为这个女人而“争风吃醋”打了起来,事后,赵作海将赵振晌杀害。赵振晌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认为赵作海与那个女人有私情。而赵作海在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一谈到当年这场“情感风波”就情绪激动,不愿意再谈什么。那么,其中的真相到底如何?


承认私情是办案人员逼迫


记者在昨天的采访中,意外发现,当赵作海12年后第一次出现在家乡人面前时,这个女人毫不忌讳地当众与赵作海谈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记者还了解到,12年来,这个女人和她的丈夫竟然一直顶着巨大的压力,在赵作海被抓、妻子与他离婚后,一直抚养着赵作海的两个无人管的儿子。


这个女人名叫杜金燕,今年39岁。杜金燕是甘肃人,15年前通过媒人说合,嫁给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的赵某,并先后生下了两个孩子。在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杜金燕坚决否认自己与赵作海有“私情”。而之所以当年她承认,也是被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结果。


抚养赵作海的两个儿子


而在赵作海悲剧发生后,杜金燕与丈夫也做到了一对常人夫妻难以做到的义举:将赵作海的两个孩子接到家中生活。


赵作海共有4个孩子,3子1女,赵作海被抓后,妻子与赵作海离婚,并带走了两个年龄最小的孩子(1子1女),而将年龄较大的两个儿子留在赵家,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而那时,赵作海的大儿子还不到15岁,他们根本无法自立。


危难时刻,杜金燕站了出来。她说服丈夫,将两个孩子接到自己家中。而作为一个外地女人,加上案件发生后,当地人都认为杜金燕与赵作海“不清不白”,夫妻俩、尤其是作为丈夫的赵某,面对别人的闲言碎语,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他们从没有退缩。


直到今天,当赵作海的冤情终于得到昭雪时,人们不禁对杜金燕一家人另眼相看。杜金燕说:“我被戳了10多年的脊梁骨,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怀疑我,往我身上泼脏水,但时间将最终证明,一个清白的人,永远都是清白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