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1章 毒贩子

sxpnceo 收藏 27 1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URL]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也不要搞什么“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夜,色,很美,月光皎洁,洒在屋里。 热浪一拨一拨送进宽敞的客厅里,朱百团叼着未点火的香烟,半躺在皮质的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双脚翘在精美的桌上。对面的卧室里汹涌澎湃、战斗不息。男人“啊啊嗯啊”、女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也不要搞什么“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夜,色,很美,月光皎洁,洒在屋里。

热浪一拨一拨送进宽敞的客厅里,朱百团叼着未点火的香烟,半躺在皮质的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双脚翘在精美的桌上。对面的卧室里汹涌澎湃、战斗不息。男人“啊啊嗯啊”、女人“耶耶欧耶”,用人类最原始、最尽情的语言表达着最美好的高潮。

朱百团脸热心燥,鼻子里吐出一句含糊的不屑:“shit!没一点儿技术含量,比猫叫春难听多了。”

卧室里的酣战继续,朱百团不想听却没法不听,嘴唇夹着香烟上下抖动,眼已闭上,回味着来美国的两个月。

朱百团从出生时就赶上了打仗,不光是他,当时的中国都处在打仗之中,因为日本鬼子正在侵略中国。他出生的那天正好是百团大战开始的头一天,所以他的名字叫做“百团”。从他懂事起,他就在军队之中成长,但也是在棍棒之中长大的,因为他总是闯祸,被人称为“流氓胚子”。在他10岁的时候,母亲告诉了他的身世,原来他的娘不是亲娘、爹不是亲爹,他的亲生父亲是山西中条山的大土匪头子号称是“在七个鸡蛋上跳舞的极品流氓”的西一欧(详见拙作《流氓也识女人香》),他的母亲是西一欧的二夫人清香,在他出生那天被汉奸抓走、为了救他而死,他的父亲为了给母亲报仇,开着坦克死在日军炮楼前。

朱百团很悲愤,为什么自己一出生就伴着霉运?原来自己的父亲、母亲在他嗷嗷待哺之时就死了。为什么自己总是少人疼?原来自己是没娘的孩子。为什么自己总是不受人待见,原来他骨子里流的是流氓的血。情绪失控之余又砸又骂,当时的中国正在搞“镇压反革命”活动,大批土匪、恶霸、会道门的头子被枪毙,与他们有关的人被劳动改造,养母朱晶莹怕朱百团有着“土匪血统”受牵连,委托当师长的哥哥朱秋生把朱百团送到了伏牛山深处的范蠡镇读书。

范蠡镇座落在洛河岸边,那里小桥、流水、人家、古道、青山、梯田,山景秀美,与世隔绝,据说是辅佐越王勾践打败吴国的陶朱公范蠡和西施隐居的地方,后来改作豫西土匪改造的地方。被改造的豫西土匪都是人精,朱百团来到范蠡镇首先见到的是一个漂亮的女教员—张玉莲。看守介绍说,她是大土匪头子史大马棒的老婆,以前是太原大学的高材生。

朱百团随后在农场里见到了上百个形形色色的土匪,他们属于弃暗投明的那种。看守说,他们以前曾打过鬼子、打过国军,当然解放军来剿匪也公然对抗,用他们的话说是“保卫乡土”,可解放军说,现在已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了,我们保卫的是大家的国土。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终是兵戈相见。当时的对抗据说是极其顽强,八百里伏牛山,与湘西、东北、广西号称中国土匪四大名窝,山高林密好藏身,草莽豪杰众多,土匪的实力雄厚,在抗战末期,豫湘桂战役之时,十万土匪缴了五万国军的枪,在解放战争时期,土匪打的国军不敢进山。解放军进伏牛山剿匪,打游击战,土匪也打游击战,解放军打地道战,土匪也打地道战,解放军用迫击炮、用冲锋枪,土匪用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掷弹筒,解放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土匪放出了训练有素的猎狗,身上背着炸弹,解放军来个破袭战,土匪摆出了用探测器探不出的石雷……解放军吃了不少苦头,屡克不下,回撤途中,土匪们打出了日本鬼子遗留的毒气弹欢送,警告不要再玩花招。“毒气战”惊动了总部,总部来了个攻心战术,派姓杨的参谋长深入虎穴劝降,杨参谋长和土匪们有交情,而且和其中一股以史大马棒为首的土匪渊源颇深,史大马棒尊称他为“杨先生”。史大马棒人马不多、但说话相当有份量,他一投降,整个豫西匪帮相继缴械。鉴于他们功大于过,认罪态度好,没有处决。他们有多大功呢?乡亲们说,土匪们的“非凡”本事是打鬼子练出来的,能把解放军打的没脾气,杀鬼子也少不了。

朱百团没心呆在深山老林里,试图逃跑,跑了几次都被改造的土匪抓了回来,土匪太能啦,养的狗被征到部队当军犬使,抓他一个毛孩子易如反掌。被抓回来后,朱百团对土匪养的狗产生了兴趣,随之与养狗的土匪产生了兴趣。土匪们的本领五花八门,有会口技的、有会舞枪的、有甩飞镖的、有百步穿杨箭法的、有精于赌术的……朱百团经常看到土匪们在劳改的时候躲到树林、山沟里偷偷取乐。朱百团想学,想了一百0八种方法,都没一个人答应,甚至朱百团当着看守的面以开玩笑的口吻危胁要举报他们。没想到看守当真了,把其中两个领头的史大马棒和骰子强押赴县城审问,估计要枪毙。朱百团觉得很对不起他们,悄悄的尾随,在一个地势凶险处下了绊子,把押解的四个民兵绊倒在山沟里,摔昏了一个、摔伤了仨,朱百团立马傻了眼。还好,土匪没跑,跳到沟里救出了四个民兵,朱百团不失时机的出来“将功赎罪”,两个土匪无意间看到朱百团脖子里挂的长命银锁,再看到他头上的三个旋儿,激动的痛哭流涕,追问银锁的来历,朱百团说银锁是自己出生时姓郑的大爷送的,平常由母亲保管,自己来到穷乡僻壤才戴的。下来,朱百团的运气似乎好了一点儿。两个土匪搀着四个民兵又回到了范蠡镇,民兵们认为土匪改造的挺好,具有一流的“思想觉悟”,再没追究他们的罪过。趁着一个空儿,史大马棒把朱百团请到树林里表示答谢。朱百团认为自己害了他,内心有愧,可到了树林里,土匪们噗噗嗵嗵跪下了一大片。朱百团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人给自己下跪,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大老爷们儿像孩子似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土匪们喊着“苍天有眼”,把小小的朱百团当成了神仙供着。朱百团开心的日子开始了,他提出要学土匪的本事,土匪们出乎意料的热情,比大海的波涛劲儿还大。张玉莲教他文化管的并不严,史大马棒、骰子强等想方设法把朱百团带到野地里,只要朱百团想学什么,他们就教什么,前提是保密,因为他们教的东西在民兵眼里是“资本主义小尾巴、反革命迷信”。

朱百团非常乐意学,他有扎实的硬气功,解放军师长黄家驹在他7岁的时候把他从养母朱晶莹身边接走两年,传授武艺----“蹦拳”,正合朱百团心意,学会了拳脚就可以不受欺负。黄家驹边打仗边传授他功夫,朱百团边习武边跟着黄师长作战,朱百团曾打算叫黄师长为“师傅”,黄家驹不肯,论辈份,咱俩平辈,我只是教你生存本领。黄家驹在三大战役时阵亡,朱百团才回到养母身边。

朱百团有功底作基础,用三个月的时间跟史大马棒学会了弩箭,能悄悄的打猎改善伙食;他跟疯狗强用半年的时间学会了养狗,能让狗替自己偷吃的。嘿嘿,朱百团还是年纪小啊,为了“吃”不择手段。朱百团跟胖炯炯用了12个月学会了口技,吹起百鸟朝风,天上的麻雀乖乖的往自己怀里撞;跟蛇精玉水决学会了勾引蛇,吃起蛇肉更方便;骰子强教他各种赌术,比如扔骰子、扑克牌,朱百团认为这是邪恶之风,学的不下劲儿,骰子强用肉食勾引,他才练下去……反正,在枯燥的山里,都是玩儿嘛。土匪们把压箱底的绝活拿出来、毫不遮遮掩掩,让朱百团奇怪的是,史大马棒、骰子强等人的孩子想学都被打的嗷嗷叫。

再后来,朱百团的舅舅朱秋生陪着外号叫“鸭子”的副省级干部董雅杰来探望史大马棒,看到朱百团的银锁、听到众人的诉说,大骂朱晶莹“瞒的太久了、骗的他们好苦呀”。

随后的几年里,隔三岔五“上面”来个领导,最小的也是个团长,最大的是个牛司令。他们一来总是给朱百团捎来大包小包的好吃的,尽管是些罐头、饼干,但在当时穷困的中国都算是奢侈品了。他们来不是白来的,都以军人的雷厉风行强迫他学点本事,看到他学的像模像样才咧开嘴欣慰的走了。朱百团最不喜欢牛司令教他打迫击炮,这虽是新兵们入伍一年都未必能摸到手的,但他讨厌隆隆的炮声;他最喜欢的是公安局长鬼手七,教他开开锁、照照相,神不知鬼不常见的把别人兜里的东西变成自己的,还有来自蒙古草原上的人称“酒缸”的……总之,他们像换岗一样,轮番来,或者直接把朱百团接到身边,住个三五个月。

随着年纪渐渐增长,朱百团心里生起疑问,为啥他们对自己这么好?像上辈子欠了自己似的。为啥自己一问起自己的身世,所有的人都避口不答。一个问号接着一个问号,但没人告诉他,即便是养母朱晶莹。

朱百团学的东西多了,闯的祸更多,不过包庇他的人更更多。他15岁的时候到洛阳上高中,见别人养狗威风,自己弄了个狼崽养着,狼长大了咬别人的狗,引发打架,出手没有轻重,重伤人进了局子,鬼手七放了他、自己却被撤了职;16岁跟人对赌,对方输了,逼着对方在寒冬腊月里跳河洗澡,弄到头自己被游街示众,监护人朱秋生被记了大过;17岁洛阳闹饥荒,从合作社偷了一辆三轮车、顺手牵了一车白面送到范蠡镇给各位“老师”尝鲜,连累史大马棒加了十年刑;18岁,高文凭(当时高中生非常少)、“炮技过硬”特招入伍,当了炮兵牛司令的勤务兵,牛司令比疼自己儿子还疼他,别的新兵练队列、正步,而朱百团却可以练炮。牛司令抗美援朝回来,库房里武器颇多,小到掷弹筒、迫击炮,大到山炮、加农炮、火箭炮,都让他摸了个遍。朱百团在部队呆了半年,自作聪明的“秀”炮技,把新兵连75毫米山炮拆了、甚至拆了一枚炮弹,结果炮弹爆炸了,好在炮弹老化,自己和排长、班长住了半个月医院,当兵的资格也没了。

朱百团回到家乡成了谁见谁头疼的“宝贝”,可埋怨的不多,多数人说的是“像、真像他老子”。

朱百团从部队“退役”,档案记录里劣迹斑斑,没有单位能按正常程序接受他,无事可作之余,四处闲逛,被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盯上了,拉拢其下水,朱百团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思想相当的过硬,想顺藤摸瓜立个大功,假意迎合。结果特务入狱,把他供了出来,朱百团那叫冤呀,通敌是卖国罪,是要枪毙的。他在狱中再三申辩,无济于事,由于他是悄悄被抓捕的,能帮他的人均不知情。朱百团年轻气盛,施展绝活,打开手铐、牢门大锁,溜进特务牢房,想叫为自己作证,可特务急于“立功赎罪”咬定青山不放松,朱百团气急败坏杀了他,酿成大祸,干脆在重重哨卡里逃了出来。这下全城搜捕“通敌、杀人灭口的卖国贼”,追兵追到家门口,拍的门板哗哗叫,养母朱晶莹想包庇都包庇不了,给了朱百团钱粮,朱百团跳窗户逃走,遁入伏牛山,朱晶莹旋即被开除公职、隔离审查。

骰子强、胖炯炯不敢收留朱百团,引荐他去上海。部队、民兵漫山遍野抓他,朱百团撒丫子跑路,追兵们像是得到什么默契一样,牵着狗都是快抓到他的时候网开一面,朱百团有惊无险逃出伏牛山,饿的头昏眼花之际,意外的拣到了一个包袱,里面有空白的介绍信,又意外的凭介绍信搭上了一辆抛锚修理的汽车,遇上了热情的司机,好吃好喝,车轮滚滚来到上海。找到了商会会长包一牛,包一牛和史大马棒等人一个模子般抱着他痛哭流涕,朱百团都已经习惯了,不知多少人都是傻傻的抱着他哭。包一牛的交际甚广,居然安排他越过海岸边防军偷渡到了香港。

1959年2月,朱百团到了香港受到了原上海青帮老大麻袋的隆重接待,同时知道,包一牛为了他死了三个兄弟。朱百团良心感到不安,可麻袋告诉他,只要他能平安无事过来,死三百个人也值。3月份,麻袋亲自把朱百团送到去美国的走私船上,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要让朱百团在美国见到自己的亲人。听说自己的亲人在美国,朱百团乐疯了。可麻袋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也想给对方一个巨大的惊喜,既不告诉朱百团亲人是谁、也不支会对方,一声不吭的启程了。而朱百团对此已麻木了。

所谓乐极生悲,和麻袋有仇的黑帮尾随其船后,入夜进行袭击,麻袋身中五刀,掩护朱百团跳到小船逃生,朱百团眼睁睁看着麻袋的船起火沉没。

小船漂流了三天,遇上大风暴,朱百团的小船变成了散木板,朱百团在汪洋里感到死神在召唤,恰巧一艘大船路过,有个年轻人跳入海里救起了朱百团。

朱百团身无分文、两手空空,除了脖子上的银锁,什么证件都没有,口音特异,直接被当成偷渡客对待。船长声称到岸后即送交美国边防局谴返回国,当然不能让他白吃白喝,没收了他唯一值钱的银锁,责令朱百团在船上烧锅炉干苦力。

救朱百团的年轻人叫小龙,来自香港,要去美国旧金山留学,年纪和朱百团相仿,时常来看望朱百团。有一次朱百团拖地时弄脏了一个洋贵妇人的长裙,遭到几个洋毛子毒打,朱百团想忍忍算了。小龙看不过眼,出手相助。小龙练过咏春拳,身手奇快,打人如同春风拂柳,拂过之后,几个洋毛子满地找牙。

船长大怒,把小龙关进了禁闭室。

被打的几个洋毛子找了十几个同伙来找小龙晦气,朱百团忍无可忍,与小龙联手,操起拖把棍、利用狭窄的船体击退了他们。船长非常生气,要驱赶两人下船。洋毛子的主人一个英国佬却主动上门道歉,把责任揽下,把小龙和朱百团请到船仓,表示只要他们赔付受伤人的医药费即可。朱百团身无分文、小龙搜刮尽了上学的学费和所有的生活费都不够赔的。可英国佬把钱退回去,笑着说,他是个大善人,不会逼人太甚的,只要帮他运运货,不但可以免了他们的赔款,而且可以帮朱百团要回被船长扣下的银锁。小龙和朱百团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英国佬花钱买通了船长。从此,朱百团可以自己在船上自由行动。船上生活枯燥,英国佬闲暇与小龙、朱百团聊天,与他们练练拳击,英国佬及其手下并非笨的跟驴一样,他们的重拳力猛,一拳砸在铁皮船帮上能砸个坑,但腿下功夫就不行了,别看他们人高马大,笨拙的步伐在小龙、朱百团面前比狗熊强不了多少,频频被两人瞅中弱点“四两拨千金”。小龙、朱百团的拳都属于刚猛型的,英国佬对他俩的点评是:小龙拳脚快、朱百团手狠。论功夫,小龙三岁习武,获得过香港少年散打王,比朱百团高的不是一成两成,但英国佬特别钟爱朱百团,就是看中了他的狠劲。为啥朱百团出手狠呢?一来是他跟着土匪混了五年,二来他喜欢狼,喜欢模仿狼的动作、模仿狼的叫声,在他的打斗中揉入了狼的烙印,出拳时头发乍立、双眼放恶狼之光、喉中发着狼的叫声,从声势上即把人镇住。第三,杀过人的人,手法犀利,对万恶的资产阶级是不会客气的。

英国佬瘦的跟排骨一样,朱百团暗地里叫他“排骨”,排骨总爱和朱百团聊天,朱百团对着船上的物件充满了新鲜感,问东问西,排骨不厌其烦的解答,问答过程中,排骨和老婆不住的惊讶,这个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啊,简直是《鲁宾逊漂流记》中的星期五。

1959年4月,船即将到达美国旧金山。排骨友好的把朱百团找来,要把他的衣服洗净,好踏上美国国土,他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倒在脏衣服上揉搓,朱百团惊奇的发现衣服被洗的白白净净。排骨说,这叫洗衣粉。朱百团长了十几岁用的最高级的洗衣品是肥皂,惊叹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居然有如此好用的东西。

船停到旧金山码头,排骨突然请朱百团帮个小忙,他说他从英国走私了一批洗衣粉,不想报海关,自己的手下被朱百团打伤了没好,想请朱百团帮他拿几袋。朱百团有点儿怀疑,难道洗衣粉很值钱吗?

排骨称,他的洗衣粉是英国实验室的最新配方,是供美国厂家试验用的,所以价钱很高,如果朱百团能帮他把洗衣粉运出去,以前的诺言下船立即兑现。

朱百团心中忐忑,自己没有证件、还没见过美国警察长的啥样,恐怕会失手。

排骨说不要紧,自己的手下会和他一起走的,拿出了朱百团被船长扣下的银锁和一摞子钱,见到生母留下的银锁,朱百团点头了。

船长被买通了,故意延误时间,天黑才进港,下船的时候,排骨和手下分成了五拨,各寻出路。排骨从跳板上走大路,其他手下从船的另一侧下海潜泳,朱百团腰上缠着六包洗衣粉,准备跳入海中。哪知水面上守候着美国海岸警备队,灯火通明,喊着朱百团听不懂的鸟语,鸣着朱百团熟悉的枪声。朱百团看到英国佬的手下掏枪还击,被水警击毙,感到事态严重。马上回仓,与一个水手擦肩而过时展开妙手空空取走了他的证件,回到仓内,打开水手的房门,弄出水手的衣服穿上,冒充水手维持秩序堂而皇之的从船上下来,穿梭在美国警察之间,配合警察把可疑人员推到一边,跟着警察喊着“fuck、shit”溜出了人群。

早已出来的小龙拽着朱百团狂跑,告诉他,排骨的手下贩卖海洛因,警察正在抓他们。朱百团惊的七魂出窍,刚站到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国的土地上,自己就当上了毒贩子,学的第一句英语是“fuck、shit”。

(注:本书前4章节奏快,是为了交待故事背景,从第5章起进入正文,开始出现大量对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