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第二天,当大家惴惴不安的商量萧翰呈的事情怎么办时,集团军乱套了,宋哲元走了,各个军、师都开始疯狂的拉拢自己的人、枪。一个上午自己部队接到了军部好几个命令,一会儿要自己向这报到、一会儿又让自己归XX建制。还有好几个命令是要求当面传达的,带着大队气势汹汹的卫兵,一看就知道是不怀好意。周自衡现在是七千多人、枪,还有大量的重武器、充足的弹药。建制上是一个团,火力上两个师都多,真打起来,两个师都未必是对手。

借口是防止日军偷袭,整军备战,混成团立刻构筑了完全可以抗击日军一个旅团的防御体系。混成团的前身是工兵营,先进的防御体系是秀才兵系统学习过的,所以轻车熟路,几天就修建完成。219旅暂编了六个营,一个营也就一个中队大小,工兵营的秀才兵再次大量提拔。现在谁都知道,这支部队是周自衡的。有枪有粮的大旗一立起来,拉起一支队伍快得很。到了津浦路大战前夕,219旅也拉起了六千人的队伍。

凡是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传销是经济活动,但是传销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恐怕是他的心里诱导方式,也就是现在俗称的洗脑。周自衡使用了这个方法,对滚滚而来的新兵进行全方位的洗脑,灌输几乎所有能使他们仇恨日本人、勇敢奋战的思想,迷信的东西当然也要讲,比如死后可以升天,永享富贵。文化程度高的满怀精忠报国,低的则悍不畏死。军事训练则是一丝不苟,外交活动则是周自衡左右逢源,77军的来信要求归还219旅,回信是经查,219旅实际上是38师官兵组成,请与59军协调。77军又来信;张逆自忠,谁堪攀附?回信是;王莽礼贤阶下士,韩胄广庇寒士时,设若当日身即死,后辈焉知是忠佞?

现在所有人都看出来,混成团要跟着59军走,但是独独59军没有反应,没办法,59军基本上是叫花子,举国共讨的汉奸部队,以至于连自己都不敢说出来军长是谁,这当口儿,这么一只各方拉拢的实力部队,怎么可能投靠自己?就是过来,恐怕也是要吃掉自己。

韩复渠的不战而退,与宋哲元的全军狂撤并无不同,甚至中央军的快速后退还不如他,至少他还全部携带着可以一战的重武器,没有丢盔弃甲。不过韩复渠在37年底的敌前狂奔还是让59军的舆论压力大为减轻,毕竟还是有更无耻的人出现了。一路跟随59军的混成团到了峰县,可以喘口气了。59军也接到了命令:原第一集团军直属混成团配属59军行动。219旅的番号没有出现,原来77军自己重建了一个219旅,毕竟编制军饷都在人家那里,219旅又没跟人家走,77军是不会把军饷送过来的。立刻就紧张起来的粮草让一干将领各个愁眉不展,现在自己的部队规模比59军的那个师都大,可是就一个三千人的大团编制,空下来的一万官兵,每月一万五千军饷、粮草开销三千、训练开销一万,两万八千一个月,有周自衡受的。哈六同现在是军需官,上尉衔,小六子起了大名叫哈小六,现在是少校衔的后勤保障官,兼任后勤保障营营长,后勤保障营已经是两千人的大营,又增加了六个侦查中队、四个医护中队。看着自己儿子平步青云,哈六同自然工作格外卖力,可是他虽然是在拼了命的搞钱,但还是杯水车薪。

周自衡从查理那里又买了四十米无缝大钢管之后,在一辆小卡车上搞了个什么东西。一下子花掉不少钱。

现在混成团的全部积蓄,倒是还有六万多大洋,但是连三个月都坚持不了。混成团的训练是实打实的大量弹药,实战中一个满编的两千人步兵团一天消耗的弹药,不够混成团一万三千人一天训练的。给59军的报告是打上去了,要求增加编制、粮饷、物资。大家愁眉不展的等待着......

59军回电,经申请,你部改编为集团军直属(暂编)混成旅,已上报编制六千官兵。超编官兵即刻编入59军补训团,等待分编到各部队。

周自衡愤怒的想;奶奶的,五十九军这是摆明了想趁机吃掉自己没有番号的219旅!如果不是为了投身到张自忠麾下,77军还不给自己一个师的番号!奶奶的,现在想吃掉老子半拉身子,我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么好的牙口!混成旅立刻就进行了改编;混成团、219旅混编为两个团,每团三个营,每营三个连、每连两个中队、中队下属三个排,每排官兵六十人,全部六千多官兵,旅直属支援大队下辖侦察营、火力营、通讯营共计三千多人,后勤保障大队有四千民夫。

编制一报上去,59军的参谋们吃了一惊;小周瑜果然不简单,超编的部队是旅直属部队,这要是自己真和他要,就等于明说我吃你,况且全部的重武器都在火力营,自己就算是要,人家也不会给;大战在即,你调走我全部重武器,不是明摆着59军要借刀杀人,这官司就是打到委员长那也是输定了。抗战大形势下,自己却要借刀杀人,吞并友军,想干什么?参谋们一总结侦查情况,原来后勤保障营的四千民夫那都是老兵,这个民夫营,要是配上直属大队,自己一个师都未必打过人家。可是现在他们是民夫,不是超编士兵,看来周自衡是一个兵也不会交出来。59军这些天是天天侦查混成旅,他们的训练是真刀真枪,绝对的训练精良,上战场保证是主力,就是他们训练出来的士兵,到其他部队立刻就是连排长的水平,尤其是他的那些秀才兵。这样的部队不跟他自己的77军走,反而跟着我们59军,又这么提放着我们,到底想干什么?而且他的后勤保障营哈氏父子可是不一般,平津一带的一起惊天大诈骗案(哈六同骗的作战物资,详见布阵一章)、保定一带的多起抢劫大案(详见汇合一章)和他们都隐约有点联系,这样的部队这样的名声,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今天59军参谋长刘晓午得到的情况是混成旅把一辆军有卡车改造了,上面背着四排共四十根一米长的钢管子,还能调整上下左右。这周自衡是要干什么呢?让人看不透。

周自衡白天黑夜的监督秀才兵们把榴弹的瞬发引信加装到自己的土火箭上,大战在即,一千发火箭式要派上用场的。任剑锋经过大量演算之后,给了周自衡一个答案,换装过战列舰炮弹炸药的这些火箭,可以飞行三千米,落地范围在一平公里范围内,太散了。包装了大量钢珠的十五公斤军用高爆炸药杀伤范围半径二百米。不仅仅对暴露的人员可以有效杀伤,就是装备也无法抵抗他的爆炸威力,但是高爆炸弹只有一百二十发发,也就是说剩下的矿山炸药火箭弹,半径还是五十米,装药十五公斤,对装甲目标作用不明显。不过总算在三月初完成了武器加工。但是钱的问题马上到来了。

虽然上方给解决了三千人的军费问题,但是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部队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周自衡的训练消耗越来越大,完全是实战规模大训练,混成旅驻地彻夜不停的枪炮声,让刚刚回来的张自忠以为是到了战场。刘晓午参谋苦笑着解释“这是混成旅在演习,以前也是白天黑夜的练兵,最近这七八天练得特别凶。”张自忠一听心里一动,自己只是刚知道59军要有动作,这支部队是怎么知道的?刘晓午接着说道“这原来是37师110旅219团的三营加配属的工兵营组建的混成团,归集团军直属,带兵的是一个叫金振中的中校,是29军的老伙计。可是实际上这支部队的军权全在一个叫周自衡的中校手里,这小子二十岁模样,背景挺复杂的,有说他是北京一个乞丐,还有说他是东北流亡过来的,还有说他是英国人的,不过英国领事馆确实和他有联系,还帮他买了不少东西,他的英文说的不错,还有个英国女朋友叫海伦的,混成旅训练都是按照外国书上说的来”。“晓午啊,不管他什么背景,你看他真心打日本人不?”张自忠的问话让刘晓午立刻来了精神“军座,我看他打日本人是没说的,几百个人一挺机枪,愣是敢进攻鬼子联队阵地,还打跑了鬼子,可是……”欲言又止的刘晓午又被张自忠一追问,只好把参谋部调查的各种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当知道混成旅有70毫米、75毫米山炮20门、重机枪四十挺、轻机枪162挺、掷弹筒200具,而且训练充分时,就知道哪些传言中的大案件肯定是他们干的。“明天我要见一见这个周自衡”张自忠让刘晓午安排一下,可是刘晓午一脸为难的回答“军座,他从来不离开兵营,怕我们对他下手,叫不出来的。”

“那他千里迢迢的跟着我们干嘛?我们明天去他那里!”张自忠知道自己现在叫张逆自忠,不可能有人仰慕自己,追随自己,而且这个混成旅的战斗力,在只有三万人的59军看来,至少不比59军差,和日本人一个旅团的战斗力不相伯仲。

猎猎寒风中,周自衡独自站在自己部队驻地的峰县方向十里处,一身整齐的军装,标枪一样的立正站在路边,他在等待着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梦寐以求会面,自己独自在自己部队十里外迎接,是表示自己对张将军的绝对忠诚,59军想吃掉自己的部队用尽了心思,自己这么做,如果张将军明白,以后就不用天天提防自己人了。关于自己的安全问题,这条路上早就全是59军特务营的人了,他们会保障自己的安全,至少见到张将军以前。果然刘晓午惊讶的向张自忠汇报“一个小时前,通知混成旅军长要去视察队伍,那个周自衡自己步行到十里外的路边恭候军长,没有卫兵、没带武器,我们侦查过了确实是他自己,军座,你看要不……”刘晓午做了一个凶狠的手势。“马上出发,通知特务营,做好保卫工作,别叫人伤了这小子,你们哪,天天就想着军队、地盘,一直动心思吃掉人家,还怪人家防着你们?通知所有团以上军官,到混成旅开会。”

一列长长的车队,尘土漫天的行驶到周自衡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