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十九章;壮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混成团有沙场百战的金振中、李汉民、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有人称赛周瑜的周自衡,还有和李汉民一样文武双全的任剑锋、邱同义、武艺高强的马国梁。还有三千多不是经过实战就是热血沸腾的自愿兵。但是混成团除了这些还有强大的火力,团里重新编组的步兵战斗连队成了可以执行多项战斗任务的九个战术中队,分属于一二三营。营长分别是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机炮和机枪连合成一个支援大队,下面分别是三个中队;九挺重机枪的十中队、十八具掷弹筒和九个炸药包弹射器的十一中队、四门七五小山炮加九门八十二迫击炮的十二中队,李汉民是营长。但是混成团最大的优势是后勤保障营,当时可以算上是强大的运输能力,两千匹骡马、七十挂大车、四十五辆汽车,四百辆自行车。现在营长是小六子;看到自己儿子成了上尉营长,哈六同的工作积极性没的说,虽然是一个四百人的小营,但是也是营长啊。

接下来的收复平津,确实让周自衡大开眼界,大名的一六七师果然被河边旅团先发制敌的进攻了,但是七天七夜的坚守,不能说时间不够长,可是进攻的部队却一直没有到达指定地域,倒是集团军司令部到达前线了。而大名失守的当天,司令部才得知,只有自己在指定位置,自己的作战部队前进时慢慢腾腾,可是转身向后时,立刻都有涡轮增压般疯狂提速,五天前进的路程,一天就撤了回去。平津一带的敌人四面压了上来,不撤退是不行了,混成团获得命令,可以沿途收拢失散人员、武器,混成团成了司令部唯一的殿后部队!一路上收集的武器虽然不多,倒还都是重武器,弹药可是最多的,随便伪造一次组织防空作战,部队就可以抛弃几乎所有子弹,后勤保障营强大的运输能力立刻体现出来。骡马被加上了双驼,全团三千人没有步行的,沿途掉队的士兵被统一被缴械后,由汽车运送到宿营地,警卫连全体带着督战的袖标看押,晚饭时每人一个馒头。看到混成团军官战士统一开饭时,大家是一样的红烧肉,而自己被告知可能要作为逃兵枪毙,这些士兵惶恐起来。金振中一本正经的讲了一番国家兴亡,身为军人怎能临阵脱逃之类的话,更加深了恐慌。以前各个部队跑到混成团的就不少,大约有一半混成团的人是其他部队跑过来的,这时候发挥了他们的用处。各部纷纷在军官的带领下,来参观被看押逃兵,逃兵这时候看到有认识的,那个不上前求帮忙,搞不好是要杀头的,谁不害怕?一时间呼喊之声大作。凶神恶煞似的马国梁这时候却装作没有看到,任凭参观的部队把人藏着带跑,反正外围还有老三营的警戒,他们谁也跑不出去。晚饭后周自衡巡视了一圈部队,发现有不少没有钢盔的士兵,不用问,是各部徇私带出来的逃兵。于是连排级的军官被告知,部队正在战时,有战场从军的一律是热血男儿,大家统计一下有没有这样的好同志,如果有,一律作为我们混成团的战友兄弟,发枪发装备,到了黄河驻地以后,混成团全体每人加发一个大洋,做战时补贴。这么一折腾,以后几天是天天抓逃兵,天天人不见多。到了津茅渡的时候,部队扩编到了六千人,还有一千多逃兵,没人认领。这下可是挠头了;金振中、周自衡、李汉民、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一干人等是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真的按照逃兵处理,自己没有那权力。就这么放了或者移送出去,这一路上连吃带喝车接车送的,也太亏了点。 “干脆,杀一儆百,立个威,剩下的那个敢不加入!”周洁昌的想法永远是简单加直接。“不行,这要是告到司令那,枪杀友军的掉队士兵,挖兄弟部队的墙脚,吃不了兜着走。”李汉民立刻就否决了这个蠢办法。“要不,自衡,你去给他们讲讲话?”金振中的提议立刻一片附和声。大家都很相信周自衡的煽呼能力,他的秀才兵也是真能打。“那也不成,那不还是挖墙脚,我们现在招的兵,个个都写了自愿从军的文书,追查下来,可是没有人劝过他们,我这要是登台一讲,不就成了授柄于人。”正在大家患得患失、一筹莫展之际,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奶奶的!是那个兔崽子带的兵!敢打老子!”那声音一边叫骂着,一边向团部走了过来。看来这人来头不小,警戒的警卫连没人敢拦他!“翰呈!”金振中和李汉民立刻就听出是谁来了,众人立刻跑出帐篷,果然是萧翰呈!头上缠满着绷带,身上是一身士兵的衣服。已经认出他的马国梁和警卫连的几个排长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众人立刻热情的把怒气冲冲的萧翰呈让进帐篷。“二哥,怎么这么狼狈?”李汉民急忙问道。

原来大名保卫战开始后,扩编为219旅的原219团奉命驰援167师,但是刚一进入大名地界,就被河边旅团的第一联来了一个奔袭,而河边旅团的第一联队恰好就是牟田口廉联队!他是为报仇来的!突然而至的伏击对一半壮丁的219旅打击沉重,一半的战士看到四面冒出来的敌人,不是撒腿就跑就是跪地求饶,要么就是干脆的缩成一团,行军队列立刻混乱不堪,日军则对每一个穿军官制服的人全力追击、格杀勿论,知道事不可为的军官们纷纷换装逃命,但是陷入包围的219旅跑出来的没有几个人。投降士兵的命运也好不到那去,伤兵每人小腹被刺了一刺刀,让他们自生自灭的呼喊。余下的全部坐了民夫。躲在石缝里的萧翰呈躲过了日本人的草草搜查,随后追赶上了部队,他现在是光杆司令了。“别的兄弟呢?”金振中急切的询问。萧翰呈沉默不语的低头凝视着地面。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没有说出来的答案。“219团完了”萧翰呈绝望的说着。“不对!219团还有三营,我们三营还在这呢,219团没完!”金振中是219团一路征战过来,仅存的几个老兵,他对老部队有很深的感情。“二哥,你这伤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些兵是怎么回事?我们这里没有认识他们的。”周自衡问起了萧翰呈,还没等萧翰呈说话,帐篷外面一阵吵闹声,却见马国梁提着大刀、拎着一个被绑着一个士兵走了过来“不长眼睛的狗东西我给您老带来了。”周自衡不快的皱了皱眉。萧翰呈知道自己的七弟是官兵平等的长官。当下喝止了马国梁“马国梁,混成团官兵平等,谁允许你这么干的!”

原来抓逃兵时,这个倒霉蛋抓到了萧翰呈,一看是混成团的,萧翰呈算是放下心了,要是落到别的部队手里,肯定立刻送军法处,八成活不了。当下大咧咧的对一个当兵的说;前面带路,到你营地。然后对另一个当兵的说;你去告诉周自衡我来了。他不知道混成团扩编太迅速,一大半以上的人不认识他萧翰呈。当下这个倒霉蛋一枪托打了过来,然后萧翰呈就被老老实实的押到了逃兵营地,警卫连的连排长可是都认识他的,一看血淋淋的萧翰呈,立刻叫军医,忙前忙后的,萧翰呈看到这么多人认识自己,自己反倒感觉没有面子,也就不言语的在逃兵营休息了。可是这个混成团的所有连排长都是老工兵营的,所有人都和萧翰呈并肩战斗过,知道他来了,纷纷前来给他敬礼;一时间逃兵营里军官不断;周围的逃兵看到萧翰呈面前,那个凶神恶煞似的马国梁点头哈腰,还有就是一个小营长立刻亲自把饭菜送来,混成团的军官排队上前敬礼。萧翰呈自己觉得败军之将,不想见人,把马国梁他们都撵了出去,让他们拦住了外面的军官。说等自己休息一会儿。正惶恐不安的逃兵一看就知道这人有来头,都围着他紧张的和他说现在的情况,原来他们是38师也就是现在的59军的,和77军是两个军,这里当然没有认识的兄弟,他们也想火线入伍,要不这里天天吃的差,还提心吊胆。萧翰呈一听,就知道周自衡捣的什么鬼,本来自己挺狼狈的,还不知道被军法处抓到是死是活,不知道见大家好还是不见的好,这情形,还是帮帮兄弟们吧。想到这里,萧翰呈就告诉逃兵们,你们一会儿异口同声的就说自己是219旅的,我保证能救你们,还能领到军饷、装备,这里这么好,我们219旅就跟着集团军直属部队混,仗打的不多,待遇多好,看他们的装备,打起来也不吃亏。还担心杀头的逃兵们哪能说个不字,简直就是千恩万谢了。萧翰呈想,自己得嚣张点,要不然大家伙儿心里没底。于是骂骂咧咧的就往警戒线走去,警卫兵正不知道怎么办好,一看连长排长都乖乖的跟在后面,而一群军官马上站起来敬礼,当下也一个立正,后面的逃兵一见,立刻欢呼了起来。看到马国梁虐待士兵,萧翰呈知道自己立威的机会来了,但是不能过分。“来人,把马国梁送禁闭室”金振中以为是马国梁打的萧翰呈,立刻命令道“把他关起来,看好!”逃兵们看到这一出,立刻又是欢声雷动,信心更足了。萧翰呈带着大家走到逃兵营,对金振中说道“219团没有完,我还有一千多弟兄呢”说着对逃兵们大吼了一声“兄弟们是那个部队的?!”“219旅的!”

火线从军!周自衡和李汉民对视一眼,那眼光就是无耻!真的很无耻!萧翰呈真实老江湖、老狐狸、老……

金振中可不管这些,有这千把号人,自己的老部队就还在,管他是哪来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