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尽管工兵营几乎所有人都渴望与日寇战斗,但是周自衡的战斗目标还是太宏伟了点。


周自衡只好解释了自己的战斗计划;既然作战目的是击退敌人,那么只要敌人撤退逃跑,那作战任务就算完成;因为被打跑的敌人,是绝对没有勇气转身追击进攻者的。

了解到这个后,工兵营全体都觉得;可以一战。

周自衡接着安排哈六同一个特殊的任务;他要到城里去征集汽车、自行车、或则说是任何车。当然钱是一个大子儿都没有,办法自己想,好处是将来各种车脱手的时候,他可以得到百分之二十,由马国梁带着一个排跟着他去执行。山里还有这么多物资,周自衡想尽可能的带走,汽车现在是必需品。


机枪排要留守在山上和日军对持方向上的堡垒里;这样出击的部队一旦失利,这里可以为后退部队提供后方。在他们没有战斗时,还要负责收集所有燃烧弹里的汽油;没有足够的汽油,车再多也没用。

余下的人就是今夜的出击部队。


天黑以后,出击部队一分为二,他们在暮色的掩护下,一路以散兵线队形开始向日本人阵地靠近;第一、二、三条线是轻步兵,每人背负几发火箭,第四条线是机炮连,六个大油桶加四十个火箭发射筒。


李汉民则率另一路开始向敌后迂回;他们的目标是袭扰敌人后方,直到敌人派出大部队。


夜色掩护下,周自衡和萧翰呈率领第一路人马很快就靠近到五百米距离处;日本人的游动哨兵一般都在三百米距离,这里还是安全距离。


大家再此停止前进,在夜色中迅速的分布好各个排;现在他们对日本人的防御阵地形成了三面包围。


个排就位后,立即开始快速构筑隐蔽工事,于是铁锹挖土之声大作。


夜色中,日军突然听到整个阵地周围都是构筑工事的声音;牟田口廉立刻判断出,中国军队趁自己的部队没有完成集结,现在想包围消灭自己。


他的脑海里一点也没有轻敌的思想;一木大队几乎被全歼,现在这里自己只有一个大队多一点的兵力,219团差点全歼一木,未必不能全歼自己,而且支那人还有不清楚的新式武器。


警戒哨兵高呼;“敌袭!”而接到警报的日军全体人员都迅速的投入了阵地;加强防御。


远处传来一连串的“通!通!”闷响,黑夜里六个大炸药包变成六个黑影飞了过来,随后相继在阵地的天空、地面上爆炸,这一阵猛烈的爆炸,狂风般的席卷了阵地。战地指挥官声嘶力竭的高喊:“炮击!隐蔽!”于是日军只留下少数观察哨,其余的人一窝蜂的向防炮洞跑去。

此时,远处有四十条长长的也火焰飞了过来。之后,在阵地周围,火箭和炸药包开始此起彼伏的落下。在偌大的一个日军阵地,只有三分之一的火箭命中目标。但炸药包的命中率却几乎百分之百,没办法,机炮排有实战经验,而火箭是没有演练过。


在第一个火箭齐射以后,以后的发射火箭都采取十发一组的齐射;用他们压制阵地守军。


工兵现在也按照命令开火了;他们向敌人阵地进行持续的慢速射击,不需要瞄准,但是注意安全。于是日军发现;黑夜里三面都有步枪向自己射击。遭受枪击后,掩体里的日军不得不开始增援阵地。




牟田口廉是在隐蔽部里,听着隆隆的爆炸和四面八方的枪声。而阵地上的日军就是在经历这一切了;从天而降的炸药包、火箭弹,无不在剧烈爆炸的同是泼洒这暴雨一般的钢珠。


在战壕里隐蔽的士兵们现在只能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因为攻击者所有的重火力全都是曲射,战壕的防御效果不会好到那里去。


日军士兵坚韧的在战壕中默默的承受着持续的轰炸。时不时一发燃烧的火箭,或是一个大大的炸药包落进战壕里,大量的炸药立刻会把整个步兵班撕的粉碎,四面的步枪声说明敌人步兵进攻随时会到来。


偶尔一发在低空爆炸的火箭或是炸药包,就立刻把战壕里的一切生命都置于自己的杀伤范围。


不过有的火箭是落地时还在丝丝喷火,甚至有的干脆就没有爆炸。本来在阵地外围的游动哨,以为自己会安全一点,可是更多的火箭是落在阵地外围的,没有任何隐蔽的下场,就是在密集的钢珠中变成筛子。


在日本人的眼中,外围激烈的爆炸,说明敌人正在清理进攻通道。


周自衡的作战计划就是持续轰炸,迫使敌人迅速脱离战场,向后撤退。


李汉民带着二百多名装备了二十响的老兵,向敌人后方悄悄迂回时,有幸亲眼目睹了火箭毫无准头的乱飞;好在这个情况比较符合狂轰滥炸的中心思想。


日军指挥部里,作战参谋没有能力对这些路线怪异的火力计算出发射点,而且炮兵也完全隐蔽在工事里,况且现在强大敌人的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了。


此时,一发落在重机枪碉堡旁的火箭“轰”的一声便把整个碉堡送上了天。


目睹这一切的牟田口廉判断出;好强大的爆炸!这么猛烈的轰炸,自己的阵地应当是难以幸存,而敌人的持续火力还没有一点停止的意思,其实就算是现在停止,自己的防御体系也几乎全毁了。


果然,轰击停止了,四面响起了呐喊声!中国人全线进攻!立刻呼喊声在整个阵地响起,日军全部冲出了隐蔽地点,投入到战壕里,四面八方都是冲锋的呐喊和枪口的火光。


来了!终于到来了!忍受过轰炸的日本人恶狠狠的把子弹压入枪膛,机枪卡入子弹,等待着给予进攻者猛烈的迎击!终于等到了!六个大炸药包和几乎都落进阵地的四十发火箭!又是一阵猛烈的轰击!巴嘎!上当了,日军迅速穿越阵地向隐蔽部跑去;停了,没有再落下爆炸物,四面还是呐喊,还是枪声,哦,中国人最后一次轰击了,返回阵地!军曹们指挥士兵迅速返回阵地。


萧翰呈亲率一个连进行一次佯攻,目标是距离敌人三百米处,周自衡命令把炸药包全向萧翰呈当面投射。跟着日本人就开始看到远处的人影了,萧翰呈指挥步兵交替着移动,开枪。黑夜里看起来,就是在向阵地攻击前进。


果然日本人的轻重机枪迅速的压制过来,而暴露的火力点立刻招来了炸药包,二十公斤的炸药,他的杀伤范围接近一百米半径,打倒一百米距离就等于命中,面杀伤的优势就在这里。

一木迅速下达命令;要求增援!


萧翰呈佯攻的正好是他防御的地段。黑夜里日本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敌人,自己打中没有,但是知道前面闪光的枪口不少,而自己的减员很大。


接到求援后,日军的援军迅速到达;然后密集的枪榴弹、迫击炮,剧烈的在萧翰呈的周围爆炸。之后撤退下来的佯攻连,竟伤亡了七十多人!日军对他们进行了精确的覆盖。


“步兵停止射击,火力八发急速射”周自衡迅速命令。被全部吸引到表面阵地的日军不得不在密集的火力下拼命撤退到隐蔽部。大地在颤抖,一阵密集的爆炸后,漫长的火力压制开始了。


萧翰呈指挥着以排为单位的佯攻,在黑夜里此起彼伏。


日本人在这已经不是很密集的轰击下,度过了激战的一夜。


天亮时,牟田口廉面前是作战参谋的统计,数据显示;天全黑以后开始的战斗,在天刚有点亮的时候结束了,外围侦查的结果是没有一具尸体,没有一件武器,中国人消失了。此战,击退中国军队进攻六十五次。我部伤亡一千一百余人,几乎全是炸伤,阵亡一百九十人,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四百四十五人,空爆弹的伤者,基本上会出现血气胸,现在已转移后方,其余轻伤不影响战斗,但是药品奇缺。



李汉民在路边等了好久,终于看到大队的伤兵运输队,汽车、马车、驴车,护送的日军有一个小队。李汉民的二百多人在道路的一侧三十米处,可以全军接敌的时候,二十响疯狂的扫射过去,然后就是无数的手榴弹。每人四枚,之后就是一声没有了,幸存的日军在刚才的火力急袭中伤亡惨重,同时也明白对方吃掉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不敢再前进,只好就地防御,请求增援。李汉民全军此时已经开始向龙王庙撤退。



牟田口廉立刻判断出了情况,一;围三缺一,中国人要把自己从阵地里赶走。二;后面自己的伤兵被敌人虎视眈眈的注视,这空出来的一条路有伏兵!三:只能援助,如果抛弃那些伤兵,立刻就会被问罪。四;敌强我弱,分兵援助等于送死。攻敌所必救!巴嘎!支那指挥官狡猾!”命令!全军转战!援助伤员!”迅速行动的日本人,放弃了阵地,尽可能的轻装前进,以战斗队形迅速的向伤兵接近。中国人一定在伤兵的周围埋伏着,我们包围他们!牟田口廉大声的指挥着。狂奔的日本人迅速形成了庞大的包围圈,所有的日军都愤怒的紧咬着牙,恶毒的搜索前进,袭击伤兵是让敌人愤怒的最好方法。渐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前面传来了欢呼,伤兵部队看到自己获救,高兴得很。援军的士兵们立刻焦急的寻找自己的在这里的伙伴,有九死一生重逢的惊喜,也有悲凉的哭喊声。牟田口廉立刻感觉到了问题“有诈!上当了!调虎离山!”后面自己阵地上响起的爆破声立刻证实了自己的看法。支那人破坏了他的阵地!自己现在失去阵地,携带伤员,只能迅速脱离接触,快撤吧。

龙王庙里,所有工兵营全体登上各种各样的汽车,尽可能多的携带物资,一大堆自行车兵,以及各式骡马大车,饱餐之后出发了。日军阵地上的四门小炮也成了战利品,虽然日本人拆毁了它,但是对于文化程度高的部队,安装上没有问题,况且上一次战斗中就缴获过这种小炮。其他武器弹药不多,罐头、帐篷不少。周自衡没有同意炸毁铁路桥,带不走的物资也没有销毁,因为这可以让日本人不去抢老百姓,山洞完好,但是堡垒的钢板全拆了下来,所有的口袋和麻袋也都装车了。浩浩荡荡的工兵营出发了。

指挥部里有留给牟田口廉的一封信,铁路桥上被贴着一张标语“请好好维护铁路桥,我们还会回来”。

两天以后,牟田口廉就站在铁路桥上,看着这条标语,一封信也在他的手上,中国人没有破坏铁路桥,甚至还在山洞里留下了大量粮食。信是一个叫周自衡的中国指挥官写给自己的:牟田口廉联队长阁下,自七月上旬末以来,两番交手,先以219团溃一木于铁路桥上,再以工兵营退阁下于龙王庙下,尺寸各有短长,谁敢言必胜?今留粮草予贵部,应念千古兴亡、黎民皆苦,望勿以纵兵为祸是盼。29军37师110旅219团战术参谋、工兵副营长周自衡恭留。牟田口廉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对手的名字,桥上的标语清晰的传达着一个信心,这是一个相信自己必胜的军人。“命令,严肃军纪,不得扰民” 牟田口廉下完命令,一回头看到了一脸惊讶的一木清直,扬了扬手中的信;“打败你我的中国指挥官,留下了大量的粮食,还有这封信,你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