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山上的一幕,所有日本人都看到了……


一木清直愤怒的高喊:“巴嘎!”然后已经怒不可遏的日军立刻就在掷弹筒的掩护下冲了上来。


此时一连刚刚缴获的三挺重机枪也立刻加入了火力,步枪手现在也只能拼命的快速射击;他们现在知道日本人上来,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了……


此前一直都没有开火的团迫击炮,这是开始进行一轮速射;于是山脚下的一木大队长立刻恢复了理智。


发起进攻的日军在丢下十几具尸体后,也退了回去。


萧翰呈在望远镜里看着一木在集结兵力,而人数仅仅四百多人,心想;现在要是全团出击赢定了。于是便对小声说道“自衡,一、二营还按原计划么?”


看到战场情况突变,一木大队伤亡惨重,而且援敌还没有影子,知道该修改计划,但是自己没有实战经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改。


实在不得已,只好对萧翰呈说道:“全听二哥的。”


萧翰呈一听,心里真是不尽感激的看了看周自衡;现在已经是赢定了,如此必胜关头把指挥权交给自己,那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周自衡他脸上神情激动,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好大声的奉承“小弟一切服从二哥指挥,二哥吩咐吧”。


吉星文过来再周自衡的肩上有力的一说道;“自衡好兄弟,翰呈,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于是萧翰呈不再推辞,开始迅速的部署起行动来;


“命令,一二营立刻展开向龙王庙之敌两侧推进,团迫击炮压制射击,阻敌逃遁,埋设的大炮弹四号位准备起爆。”


原来一木真的就是在四号炮弹埋设点附近安集结的。


周自衡钦佩的看了看萧翰呈,心中很是佩服;“百战军人,地形判断的真准”。


一木在山下也在下达命令“构筑防御,电告联队长,我部攻击失利,伤亡半数,弹药供给不畅,未能对敌造成有力打击,另,战场出现敌五个营番号,判断敌110旅以全部出动,向我包抄,请联队长定夺”。


联队的回电没有等到,先到的是左右两侧两个营的中国部队,迫击炮不停断断续续的一直在自己阵地上轰击,草草构筑的野战工事还刚刚有点样。


一木的脸色现在很是不好,这时,“轰!”的一声,一个巨大、猛烈的爆炸在颤抖的大地上发生,强烈的气流一下把一木狠狠的冲到在地。


一木马上判断出;在自己阵地很近地方,一个猛烈的爆破,几乎把整个阵地被席卷进去。


此时迫击炮弹开始密集的落下,两翼的中国军队同是压了上来


一木发现战局突变,也立刻下达命令;“转战!”。


所有还能跑的迅速以散兵三角队形向铁路桥方向移动,不能跑的和重伤员在原来阵地上向两侧快速射击,掩护撤退。


被持续炮击的野战工事中,伤兵们紧咬着牙,眼中是狂热,毫不在意身边飞舞弹片,以及呼啸而至的子弹,几乎没有停顿的持续射击,双方枪口中闪烁的死亡火焰推射出一枚枚狂奔的子弹,一蓬蓬红色的血花在自己或别人的身上灿烂绽放,掩护的日本士兵们诅咒着,恶狠狠的咒骂着射击,如潮涌近的一二营迅速的举起了大刀,吼叫着冲进敌群,几乎是一瞬间结束了战斗,不能走动的伤兵全部成了尸体。


随后的追击却成了不择不扣的射击比赛,交叉掩护撤退的三股日军用准确的射杀阻挡了追击者,直到李汉民带着机炮连赶到,迫击炮对空旷地带的步兵开始了火力追击,再也无法阻止部队的溃散了,一木大队的撤退变成了逃命,最后到达铁路桥时,只有七十一个人,没有伤兵;他们都留在了路上。



一木就在铁路桥上接到了全军撤退的命令,呼啸而至的炮弹使命令得到了迅速的贯彻执行。二中队在一木带领下迅速的撤退了。


龙王庙的指挥部里接到了最新命令,冯治安派来的一队警卫宣读了命令;“命令吉星文219团,立刻夺取铁路桥!违令者严惩不贷”。


这个命令让大家真的哭笑不得。不过周自衡还是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要求军火炮对桥东敌阵地排炮轰击三次,我部立刻紧随攻击,定一举夺取铁路桥,如不能完成任务,吉星文愿提头来见”。


这道电文是周自衡让发的,反击的一、二营伤亡了五百多人,要给他们请功,正好机会来了。


果然军属炮兵进行了攻击,然后所有工兵连得士兵在桥头的实际战场环境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射击训练。


轻重机枪、步枪。手枪猛烈开火,缴获的日式轻重机枪也加入了射击训练。赶到龙王山的旅长,听着激烈的枪声,就在指挥部里焦急的等待着……


不久,周自衡带着工兵连和一、二营回来了。


“报告团座,我部一二营已攻取铁路桥,全歼守敌,敌残部不足三百人,已仓皇逃窜”


指挥部里故意显得一脸紧张的吉团长上前一把抱过来,周自衡、杜耿林、罗长友立刻和团长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