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十二章;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日军的火力阵地迅速完成了,一木清直甚至是有些得意洋洋的下达了攻击命令。


首先是四门小炮进行的急速射,跟着发起攻击的是第五中队,他们在炮火掩护下分左右两翼开始向正前方的阵地迂回。但日军很快就发现迂回不了,这是一个经典的日军三三式防御阵地;背靠背的环形。


在中间担任进攻的是一中队长井上偏兵卫指挥的临时中队;全部二百一十六名轻伤员补充到一中队残五十二人的残部里。



而三营这边,从昨天到现在的战斗,大家感觉非常良好;金振中带领的混合部队,昨天一夜,伤亡了只四十几个人,地雷全带回来了;因为没有会用的。


周自衡不禁又是苦笑不已。从铁路桥撤退回来的三营三连一个排、警卫连一个排伤亡五十多人;天亮时日军一中队强攻,阻击部队的伤亡还是不小,而且是在敌人无法展开的条件下。


总的统计是我方伤亡一百余人,其中阵亡二十一人重伤二十六人,轻伤六十三人,没有失踪人员工兵连没有参战,无损失。


了解完战况的萧翰呈兴奋的评估了敌人;“敌全军一千一百零一人,现在这里不足五百人,加铁路桥二百,昨夜敌人损失在三百以上,这小鬼子不难打嘛”


一九三七年,在关内的中国军队都没有和日本人交过手,这一木大队又天天在三营面前演习,所以219团上下还真不怕他。而且此时作战的还是日军的华北驻屯军,并不是日军的精锐部队。


临时一中队前进到三百米处就开始了火力进攻,精确的射击打的在二层工事里的周洁昌心惊肉跳;三层的堡垒,敌人的小炮是发发命中,掷弹筒在上面就没停过,轻重机枪的子弹和步枪弹嗖嗖的往工事里钻。


一连的兄弟们也开枪射击了,但是没打到几个日本人,自己损失的反倒比人家多。不过日本人也苦恼,这堡垒炸不坏。


指挥部里,周自衡下达了命令;“二营从附近抓民夫加快速度。”


从昨夜金振中出发到现在,周自衡就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就是看沙盘。


十几分钟后,日本人就知道了中国军队的动作。


一木清直一声令下,临时一中队立刻改为强攻,其实将从井上偏兵卫所率部队夺得俩侧投入攻击的五中队才是主攻,现在无法迂回的五中队也只好迅速加入正面战斗了。


接下来的情况是顺利抵近守军防御工事二百米后,一地四根钉让日本人一边进攻一边捡钉子,一时间真是手忙脚乱。


此时的一连,终于第一次占据了上风;日本人全都不趴下开枪,地上有钉子!立式射击精度下降不少,还不能到处躲闪,木桩一样的就在那,距离还近了,一连的射击越来越快了。

但是日本人还是攻击前进到一百米处,铁丝网区域。中间死伤了一百多人。一连阵亡了三十人,没有伤兵,没办法,工事里就露个头,中枪就要命。


抵近日军开始迅速的在铁丝网前清理出一片地域,并且还在扩大中。日军现在多少有了点地方了,此时周洁昌痛苦的发现,要击中兔子一样的日本人真的很困难。


日军跟进的伴随火力部队,开始用轻重机枪封锁阵地射击口;一连仅有的一挺重机枪和两挺捷克式,在火力压制下时断时续。


几个机枪手完成任务式的抽空打一下就隐蔽,反观开阔地上的日军,不时有机枪手中弹,但是立刻就有人补上去,面无惧色的在弹雨中猛烈开火。


周洁昌咬牙咒骂着:“狗日的小日本,真凶啊!”跟着就开始在一层战壕里,把一个又一个猫在里面不开枪的人推上射击位置,可是他们都是打几枪又躲了下来。




一木清直观察着战局,心中想;“如果开阔地上没有那么多障碍物,之那人的阵地早就夺取了。”随后一木清直派出了工兵部队……



井上偏兵卫也下令全体停止前进,就地展开火力攻击。


日军迅速挖坑的举动让守军大吃一惊;原来仗还可以这么打。


随后在简单的单兵浅坑里,日军的火力又开始准确起来。


此时赶到的工兵开始迅速的清理扩大敌前阵地,各小组迅速的交替掩护行动;前方铁丝网很快就被清理出攻击通道来。


可是工兵很快又通知后方;前面地上还有四根钉,工兵无法彻底清理,距离堡垒太近了。


于是井上偏兵卫指挥全体火力压制守军进行掩护,趁着这机会,日军工兵迅速前进,把一个个小炸药包投掷出,伴随着一声声爆炸,被气浪卷起的杂物到处飞射。


几乎可以肯定日军爆破出通道后,立刻就要进攻。尽管伤亡不大,但是正面防御的一连还是很快就求援了。


指挥部接到一连的求援请求后,萧翰呈和周自衡一起到达一连堡垒;当看到堡垒后面的两个空油桶,还有一边坐着无所事事的机炮班,周自衡哭笑不得,原来个这大家伙就没人会用它。


周自衡立刻换上了加强的工兵连机炮班(由十几名理科学生加入原来的工兵连机炮班)。


行动起来的工兵机炮班都有些兴奋了,随着“通、通”两个大炸药包飞了出去,周自衡和萧翰呈对着一连堡垒高喊“隐蔽!”


一连的阵地上立刻一声枪响也没有了,周自衡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周洁昌由衷的赞赏道;“周连长真是训练有方,令行禁止。”


看着周洁昌比哭还难看的脸,周自衡知道自己拍马蹄子上了。“轰、轰”在井上偏兵卫头上十几米处爆炸的两个二十公斤炸药包带着大量的钢珠如同钢铁暴雨般洗礼了临时中队,被铁钉限制着没有展开的临时中队被狠狠的笼罩在这暴雨里;惨叫声一时此起彼伏。

山下的一木清直立刻命令停止攻击,五中队迅速前进一个小队,一部分接替死伤的机枪手,另一部分迅速向后转运伤员。实施火力压制的日军小炮火力突然密集起来,但不一会儿又是“轰轰”两声,试图抢救伤员的现在也在此起彼伏的惨叫了。


小炮的射击突然停止了,于是整个战场上全是这唯一的惨叫声。


一木清直听着自己的参谋的汇报;“二中队的警戒小组,现在在各个方向都和中国军队的斥候发生交战,经辨认尸体,确定至少有两个营的番号,鉴于无法为弹药提供护送部队,现在希望我们派部队去接应,我部南侧一个营的中国军队昨夜向我们侧后方急行军,现在失去踪迹,另外,拆毁铁路的一个营现在已经停止拆除,他们正在抢修”。

一木困惑的问自己;“中国人想干什么?”现在战场已经发现中国军队五个营,那么110旅一定是全扑过来了,自己一个战损一多半的大队是无论如何挡不住的。巴嘎!中国人想吃掉我!


这时山上突然晃起了白旗,“中国人想投降?”一木摇了摇头,自己都不相信,果然,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


原来中国守军要求现在山坡上的所有日本人自行撤退,携带随身武器,然后中国人把伤兵给送下来。临时中队架设好的三挺重机枪还有死伤日军的武器弹药,就成了中国人的战利品了。


一木看着山上嚎叫不已的伤兵,咬了咬牙,同意。随后悄悄的吩咐自己的参谋,等中国人抬伤员下来,把送伤员的中国人都杀了。


山上的残兵接到命令后,立刻退了下来;出发四百六十八,回来了不到二百,算上前面运下来的伤员,回来了二百四十五人,中间还有五十一个重伤员,现在还无法后送。


周自衡命令工兵排出来了,这是他的亲兵,马国梁五分钟前被任命排长,他得到命令,所有日本人的随身财物都在战利品范围,但是八成上缴,余下归他自己分配。


马国梁当时感动得很,眼圈红红的对周自衡深情的表示,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么多年自己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结果李汉民当时就吐背过气了,而哈六同则一直在说‘人才啊,人才’。


很快,工兵排收集好了武器弹药,还有所有财物,按照命令,所有伤兵都放在担架上,山下的日本人也悄悄的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吉星文等一众军官也都到一连的堡垒里观看自己的仁义之师……


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马国梁带着工兵排在每个伤兵肚子上都狠狠地一刺刀,然后飞快的跑了回来。一时间伤兵的惨叫声大作。


周自衡冷酷的解释了一下;“是我命令的,杀死派来的,他们就不会再派人来了,命令一连!不许向伤兵射击。”


吉星文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这个七弟心狠手辣,虽然是对敌人,但是还是太毒了点,这些腹部中刀的士兵一时之间是死不了的,甚至有的还能活一天呢。


一连阵地外,现在是哭号声、惨叫声、呻吟声、求助声,不绝于耳。周自衡,看到里面的士兵也在看着那些伤兵。


周自衡走进一连的堡垒里面,把大家招集在一起,很是无情的对一连全体将士说道;“日本人一会儿就会向这个阵地进攻,如果他们攻进来,会怎么对你们?”


一连所有人现在都知道;日本人再进攻,不玩命是不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