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十一章;战火

xiezaofei 收藏 1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周参谋,今天时机好么?”周自衡一抬头,看大家都回来了。“今夜子时之后,敌人必来偷袭。”然后便一言不发的看着沙盘。周自衡知道,没有神秘就没有伟大。自己熟悉的历史不多,军事上也是基本功太薄,如果再没有些人盲从自己,恐怕自己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故作神秘的一言不发,就盯着沙盘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正在思索中,突然一声;“周参谋,今天时机好么?”


周自衡一抬头,看大家都回来了。


周自衡回答;“今夜子时之后,敌人必来偷袭。”然后便一言不发的看着沙盘。


周自衡知道,没有神秘就没有伟大。自己熟悉的历史不多,军事上也是基本功太薄,如果再没有些人盲从自己,恐怕自己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故作神秘的一言不发,就盯着沙盘看。


快快,一切行动中最要求速度的就是把拆除的桥西工事挪到桥东来。工事刚修好,外面的警卫排就抓到了好几个可疑的路过百姓。周参谋有命令,一个都不许杀,全放,有谁愿意和我们聊几句的,给东西要,问什么说,要是问我们想干什么,不给好处撵走,给俩大洋的就悄悄告诉他,上头有命令,今晚炸桥。午夜刚过,铁路桥上就开锅了。


三个日本斥候抵近侦查桥西阵地被发现,三个日本兵立刻交叉掩护撤退,后面的步兵中队也准备上前营救,早做好准备的三连一两个排和工兵排在第一声步枪响起的时候就丢盔弃甲的玩命逃跑,还丢下了三十一支老套筒步枪,一木清直等人看的哈哈大笑,三个正准备撤退的斥候自己都愣在那里了,乖乖,一百多号人哪,就打了一枪,我们也太强大了了吧。跟着占领阵地的中队长看着这三个侦查兵,自己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赞他们好。一木清直手里拿着牟田口廉联队长刚才发来的命令“敌欲炸桥,迅速夺取,守卫严密,注意侦察”,可实在是没想到太顺利了。


一木清直发布了命令;一中队建立桥西阵地,相机夺取桥东。二中队在一中队后建立后方阵地,其他部队全体由龙王庙地带渡河。复电牟田口廉联队长,我部已夺取铁路桥西段,出动士兵三人,消耗子弹一发,击溃守军一百五十余人,缴获步枪三十一把,弹药若干,我部按计划进行。


中队长井上偏兵卫率部来到铁路桥西端,看着对面桥中间立着一个掩体,周围人影绰绰。


立刻一个步兵小队奉命开始出击;他们在桥上的两车铁架掩护下靠近过去。”突突突~~~~~~~~~“一阵重机枪扫射,接着半弧形的对面步枪火力打了过来,对面掩体中还有两挺轻机枪,日军中队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立刻对火力中心掩体压了过去。


可对方的火力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原来掩体中只有很小的射口,钢板上只能伸出枪,他们的射击方向是由远处的一个观察员用晃动打火机的方式指挥。


整个掩体外部沙袋,中间钢板,里面又是沙袋,头上也是钢板然后沙袋,掩体后方还用沙袋修了戴盖的迂回墙,几乎就是一个不动的坦克,通讯员看到火光后拉动工事里的左右两个铃铛,工事里面看哪个铃铛动,枪口就慢慢的向哪个方向转,工事里面也也有观察点,在左右两侧各有两三根中间打通的竹子,茶杯粗细。


前进中的日军小队慢慢的出现了伤亡,很快退了回来。他们佯攻的结果出来了,不敲掉火力点,无法前进。


龙王庙的指挥部里,此时还是静静无声,大家都看着周自衡。


“发报给驻地,二营立刻出发,沿途征集工具,赶往预设地点,封锁该地区,拆除路基”


“机枪连工兵连机炮连立刻出发,向这里,”周自衡用指挥棒一点“三连两个排、工兵排应当已经到达。”


“金大哥”周自衡叫住了马上要出发的金振中。原来那天酒后,他和萧翰呈、李汉民结拜,结果吉星文和金振中、罗长友、杜耿林早和萧翰呈、李汉民结拜过,结果大家一起算兄弟,依次是金振中、萧翰呈、吉星文、罗长友、杜耿林、李汉民,自己就成了老七了。


;周自衡叮嘱道;“千万不要恋战,六哥知道计划。”然后又小声的对金振中说道“你听他的,不占便宜不打”。


看到周自衡这么仔细,金振中不禁对这个结拜兄弟又多了一分好感;“放心,汉民,我们走”。


此时张满仓已经率部快速移动到东岸一片开阔的河滩地上,大家累的已经是气喘嘘嘘。此时黑三正带着一排工兵在河边挖了十几个深坑,坑口对着河里,然后用油布包着埋了十几个炸药包,接着把大堆的小石头倒进坑里填平。


两路工兵汇合后,分别开始在河滩东龙王庙方向二百米处开始挖第一道野战工事;一个步兵班战壕。然后再间隔五十米远就挖一条战壕。战壕间还要彼此错开。


此时夜色下,哨兵已经看到日本人在河对岸集结,可是战壕还没有完成几条,大家正焦急时,金营长他们到了。


李汉民立刻开始布置兵力;


每个战壕在五十米距离上开火,打光一个弹夹撤退,到后面地域挖战壕去。


二百多工兵立刻散开在向东方向,野战战壕都是一个班一条的小战壕,轻机枪在重机枪前五百米,重机枪在河滩六百米架设,迫击炮一会儿先对河里开炮,轻重机枪要一直保持距离前线距离,也就是说轻机枪几个点射,重机枪一个扫射就要转移阵地,而迫击炮连续发射两发就转移。那个步兵班开火,就立刻开炮掩护哪个班撤退。金振中安排通讯班通知战壕开火。步兵班各个战壕必须做到撤退时在己方战壕用英国水兵的快慢火长柄手雷做地雷。



金振中的指挥所会在重机枪和它左翼的轻机枪的中间,此时他还在看着河对岸渡河的日本人,心里都有点佩服他们了;这么多人的行动,一点都不乱,很快,第一批一个中队步兵登岸,上岸后立刻向二百米外的偷偷移动过来,他们要建立滩头阵地。


此时守军的重机枪一个短促扫射,日本人的阵型一顿,立刻矮了下去,月亮虽然很亮,但是这种扫射还是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日本兵立刻判断出了重机枪方向,但是还没有确定位置,没法使用榴弹。


一个小队的日军立刻迅速架设掷弹筒和轻重机枪,然后约一个班的日本兵快速的向二百米滩头前进,看来是要吸引重机枪开火;好明确的战术配合!


可是在日军前进到滩头五十米的过程中,有三个地方进行了短促扫射,夜晚根本没法准确确定这些火力的位置。


很快五十米就到到了,此时一阵密集的步枪子弹飞射过来,还有两挺年轻机枪的五六个点射,同时河滩上剧烈的爆炸,电雷管引爆了炸药包,如蝗的碎石对着河中的渡河部队激射,滩头上布设火力和等待出击的日军也被炸的晕头转向。


老金现在都要忍不住想集合部队冲过去了,此时又一串迫击炮弹打了过去,引起一阵爆炸声。


对岸的一木清直又接到一封电报‘敌219团二营正征集工具,向铁路桥方向前进,防止其破坏铁路,命你部夺取铁路桥后迅速前进,肃清此敌’’


恰好此时,迫击炮停止了发射;弹药不足啊。在滩头上的日军中队长成田浩二迅速整队;尖兵班还剩两个人,但是夺取了滩头的战壕,神出鬼没的重机枪使自己不敢步兵集群冲锋。于是以班为单位开始了战斗侦查。刚才的爆炸自己中队死了十几个人,但是轻重不一的伤了接近一百人。神出鬼没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加上总是突然开火的步兵班组战壕,黑夜里确实防不胜防。


不久,当天色在三、四点钟开始放亮的时候,日本人已经获得了十几条小战壕;成田浩二的中队也伤亡殆尽。


此时是后续的中队开始执行任务。219团的诱敌部队接受的命令是三百米开火,然后轻重机枪迫击炮掩护撤退。


此时一木清直正脸色阴沉在一条小战壕里用望远镜观察着铁路桥;就在几分钟以前,在火力掩护下一中队强攻了一次铁路桥,伤亡很大。


扇形战壕把桥上变成了火力通道,守卫那里的一个冲锋枪排让日军在桥上感受了一回弹雨,桥上的铁架子在给步兵提供掩护的同时也让桥上跳弹横飞,中国人的火力点被步兵炮打中也没事。(小口径火炮对近两米的土层根本无效,况且里面还有一厘米厚的钢板)。


而另一份电报更让他焦急,中国人开始破坏路基。前面的龙王庙山上有中国军队修筑的碉堡,必须攻下它。这里的敌人似乎是在拖延自己,不行,必须立刻摆脱,不能考虑伤亡了。


一木清直很快下达了命令,于是日本人开始大群的投入进攻,中国军队按照预定计划也在迅速撤退着,很快,追击者到达龙王庙山下。铁路桥那边也传来好消息,中国守军放弃桥头堡了。


铁青脸的一木清直看着龙王庙上的中国阵地,四中队在河中被炸死三十人,剩下的基本都受伤。三中队阵亡五十六人,余下的也基本受伤。一中队阵亡一百一十五人,重伤三十三人。中队长井上偏兵卫带五十二人正向这里增援。一千一百人的三大队现在伤亡五百四十八人;这里需要后送的重伤八十八人,大队总减员三百二十二。重火力基本没损失。


看到人员伤亡这么大,一木清直恶狠狠的想着;等到火力阵地布设完,就开始进攻中国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