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清早,周自衡巡视了一下阵地,感觉很是无奈;军事思想的落后,整个阵地就是一战时候的战壕战术,时间紧迫还无法达到一战时要求。

而且连成一体的战壕体系里挤满了人。并且没有多少纵深。

这种阵地只要一处被突破占领,战壕里就是战场,那么防御优势就是双方共有。

可是近战单兵技能优秀的日军还有巨大的火力优势,这么打不成,防御不能这么布置。

想到这,周自衡又找到了团长,可是还没有说几句,吉星文就任命他为工兵排排长、战术参谋,领少尉衔,指挥所有防御修建。

警卫连此时正负责外围警戒,他们获得命令是不让任何人靠近阵地。而且警卫连自来就是督战队,这几天还抓了三个逃兵,都是当着大伙的面,都砍了头。那时候军队是没有信仰的军队,只能依靠这种手段维持战斗力。

周自衡看到团里杀一儆百,便趁此良机开始收服拉拢起人来了;先把自己的九伙伴、黑三父子、还有哈老板都调到工兵排。

此时大家都知道要打仗了,哈老板正想当逃兵,可又害怕砍头,看到周自衡把自己调进了工兵排,因为工兵不用打仗,自然很满意;不过哈六同还算义气,马上央求着又把马国梁他们也调了进来。

哈六同、马国梁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精忠报国的心思,当兵纯粹就是想夺回被周自衡偷走的钱。现在看到钱没搞回来,反而要去拼命,自然都是怕的要死。

而就在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时,周自衡把他们调进不用打仗的工兵连了……

现在马国梁看到周自衡是恭敬的不得了;就怕把他调步兵连队去,那可是当炮灰的。

张满仓现在是火力连的机枪班长,不愿意过来,但是周自衡跟金振中一说,结果一个机炮班(不过没有炮)加他一个重机枪班一起调了过来,理由是战场上掩护工兵抢修。

周自衡调完人员后,开始指挥把阵地修筑在山顶棱线上。

他按照朝鲜战争的阻击棱线战术,开始布置起这个阵地来;

整个营向三个方向三个连各修了一个棱线防御战壕,这样一个三角阵地就形成了,三角中间地域就是炮击地带;炮弹飞过棱线就落这了。

在紧挨着棱线阵地的下面,修筑了无数个射击死角阵地、无数个U形小山洞。挖出来的土用以改造三个棱线阵地;其实这就是反斜面阵地战术。

看着哈老板天天跟着自己,知道他是什么本性的周自衡,也给他一个特殊工作;采购。

老哈看了看采购单,上唐山煤矿买大量的矿山炸药雷管电线、八吨一厘米厚的钢板、一吨钢珠、尽可能多的长铁钉、上万米的铁丝网,三千尺绿布、六桶汽油……

周自衡还因为世道不太平,让张满仓带重机枪班保护他,后来警卫连也主动过来一个排给他做警卫;没办法,哈老板人缘好。

而且就是到了出发时,周自衡悄悄叮嘱他;“你丫的要是捣乱,我就把小六子活埋了。”

这一下哈老板只好苦笑的出发了;他不会跑,他连老婆都叫人杀了,小六子是他儿子!他知道自己坏事做多了,所以才不敢让人知道他有个儿子是小六。哈六同一边和大家告别一边在心里暗暗骂着:周自衡这这孙子怎么知道的!!

这世界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这边老哈是恶狠狠的想是谁卖了自己,那边怕得要命的马国梁却在出卖完老哈以后,第一次晚上睡得这么香:放心了,这回放心了,不用去步兵连了。

现在哈六同是29军37师110旅219补充团的上校团长,两辆军用卡车,全副武装的战士还架着重机枪,一辆吉普,带着一个排的警卫各个手持山西冲锋枪、而且腰挎二十响,背插大刀——红绸飘飘,威风凛凛;谁看到他都是真的团长。

更让哈老板开心不已的是,周自衡竟然给了他六千大洋的银票,根本就不够个零头!但是还给了他一个政策,剩下的归你自己,怎么办不管,到时候29军肯定交不出哈团长来——29军就没有补充团!

之所以还用219团番号,是怕老哈一旦有麻烦,如果还没有骗到东西,团里就承认,就推说是派他出去征兵,他是219团负责征兵的补充团长。

如果得手,那就一走了之。警卫排都得到了命令,一旦东西到手,装上卡车,那时候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兄弟们还指望这些东西保命呢。

威风凛凛的哈六同三天就回来了,是和苏启明一起回来的,在东直门往车上装布的时候被路过的苏启明认出来了。

老哈心理素质就是好,当场一声令下:把这个窥探军事秘密的拉上车枪毙!

警卫连当即把他拽到车上,往粗布堆里一按,跟着往身边开了几枪,吓昏了的苏启明到了团部还哆嗦呢。

所有需要东西兴高采烈的拉回来时,吉团长刚刚打发走军部下来的调查组,还有师长和旅长。

相比之下,忧心忡忡的吉团长气色比红光满面的哈六同差多了;老哈手里的六千银票没了,可是多了四张两千的——都是唐山煤矿和钢厂给他意思意思的。

随行的警卫排还有机枪班对老哈是毕恭毕敬的,也难怪,当兵一个月不到一个大洋,这五十几个兄弟三天每人二十大洋!

,哈六同走的这几天,周自衡天天给自愿从军的秀才兵讲军事课。现在工兵排和新兵连合并成工兵连,连长李汉民,连副周自衡,原来的军官全部是各营调来的,现在全归队去了。

李汉民这些天还是采购运输员,用周自衡给的两万大洋给工兵连全配上了枪,是正宗的毛瑟枪,这是通过查理买的。查理还帮着从天津的英国军舰上买了一些长柄手雷,杀伤力比国产的强大不少,还有快慢火,可以当地雷用。

另外还有不少按照要求要销毁的战列舰炮弹,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炮弹,一人多高,好家伙,兴奋了半天。

金振中也花了八千多大洋,搞到二百多把二十响分到工兵连。

马国梁也被周自衡派了出去,带着九个周自衡的小伙伴,顺利的进行一次猎头行动;把宛平城里几个做烟花爆竹的老师傅还有六、七个铁匠请了过来,没有使用任何威胁恐吓的语言,甚至都没说话,除了用沙袋子把人打昏之外,也没有使用任何暴力。

现在这些人看到自己被带到荒山里,都惊恐不已;当看到成堆的烟花材料后,他们被告知这是在帮正规军做事,他们每人都要写一封信,告诉家里自己平安,然后好好干活,还有工钱一分不会少给他们。

几个师傅确实看到这里是有不少当兵的,但是他们一看马国梁、胖子他们四个,就死也不信这是在正规军队里。

马国梁只好另辟蹊径,等到晚饭和砍头用的大刀外加前几天被砍的三个人头一起出现在几位师傅面前时,大家的思想工作都立刻被马国梁做好了。

当夜,几位师傅就全身心的,而且还热情洋溢的投入到工作中,不仅如此,他们还个个都坚决表态;干活不仅不要工钱,还愿意从家往这送钱……

烟花师傅按照要求制造的,是一种用炸药和雷管做的大量的超大号穿天猴;外表纸层里面,要求均匀的裹上一层钢珠。

还有发射它用的厚厚黄纸筒子。

其他几位铁匠师傅被要求把四根长钉牢牢的打成一体,要求不管你怎么丢,都是尖向上。

还要把六个汽油桶改装成炸药包弹射桶。弹射用的炸药包也是按照要求改制的,就是把大量的钢珠也在炸药的外层均匀的包裹一层。

周自衡还带领工兵们制作了无数个陶瓷瓶子是燃烧弹。

萧翰呈仔细观察过地形以后,炮弹就在他的指导下埋设;在山下两到三千米的区域里。

这个过程秘密进行,周自衡现在正拼命的向跟萧翰呈学习,不过这也让萧翰呈很吃惊不小;这小子简单的地形判读都不会,他到底是军事天才还是白痴?

哈六同拉回来的钢板,现在被撕成一条一条的绿布层层包裹以后,盖在棱线阵地战壕上,下面是树干做横梁支撑,仅仅在地面上露出三十公分高的射击口,现在整个战壕都成了碉堡。

钢板上面是一层装满土的麻袋,接着用麻袋堆砌的一圈工事,里面只有半米高。后面是暴露的,工事上方还是树干横梁,一层钢板;这个位置就成了二层火力点。

二层上方还是装满土的麻袋,铺满一层然后围成一个工事,但是没有钢板盖顶;钢板不够了。这个第三层可以是枪支火力,也可以做迫击炮阵地,或则观察所。

而绿布则被撕成很多布条,把这些绿布在工事上只系住一头,一有风吹过,彩色的布条便开始迎风飞舞,煞是好看。

铁丝网布置在整个外围绕了几圈,射界已被完全扫清,底下的小地道一直连接到大炸弹的埋设点。

整个防御体系里,俩出口的小山洞已经全部连通,向里面又挖了四个大山洞,一大山洞竟然挖出一口水井,不过周自衡马上把他作为食堂了。

大量的粮食,后勤的山洞里甚至还养着鸡鸭。

工兵把大量的四根钉散在了阵地前三百米到阵地地域,以及三个棱线堡垒群的中间地带。

现在每两个棱线堡垒阵地的中间地带,都是一个两侧有交通壕连接的棱线步兵阵地;

一个宽战壕,战壕上方是树干,覆盖树干上是用绿布口袋装的土袋子厚厚的保护层。

交通壕两边间隔不远就立着一根高高的木杆子,上面绑的全是长绿布条,用来把杆子彼此连起来,为交通壕提供了遮蔽。

每根木杆上都编有号码,每个棱线堡垒群的迫击炮都有每个杆子的火力坐标。

至此,工程终于结束了;整整三十天!六七百人整整忙了三十天!时间已经是七月六日了。

一段时间以来,惯例都是周自衡每天晚上到团部汇报一次,大家都紧张的记录他一天的具体工作。

等周自衡一走,所有人都在两个参谋的带领下仔细分析他做过的事。

今天周自衡来了,可是就他自己,不巧别人都不在。看到别的军官都不在,周自衡只好自己开始行动的最后工作了;

先把铁匠和烟花师傅带过来,周自衡给了每个人五个大洋,又让马国梁把他们送到29军军部;在战斗结束以后再放他们回家。

张满仓带一个工兵排到铁路桥上安装炸药,做爆破准备。

张宇翔的三连立刻拆除桥西侧沙袋工事,全都运到桥东,用工兵排带的钢板立刻修筑防榴弹工事,当然,这最后一步必须快。

此时三营全营有四挺重机枪,三门迫击炮,九挺捷克轻机枪,另外还有部分冲锋枪,二百多吧盒子炮。

其实全团的重火力已经都在这里了,尽管连日军一个大队都不如,但是大家还是有足够的信心战胜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