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九章;开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大家都向老金看去,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事。


大家看到吉团长皮笑肉不笑的对老金又搂又抱,两人又坐下了。


周自衡心里知道,战斗不可能这么简单,如果按照这份计划进行,击溃一木清直都得算他走运。但是联队不可能不增援他。


参谋出身的萧翰呈和李汉民看出了问题了,吉星文心思根本就没再计划上,他正和金振中软磨硬泡的要周自衡呢。


果然,萧翰呈、李汉民两个人走了过来“周上士,你的计划很有见地,不过……”


周自衡知道萧翰呈要说什么,只好打断了他的话,二位长官,军心士气,可鼓不可泄啊。”随后悄悄地和两位参谋走到墙上的地图旁,他没有注意到吉团长和金振中也跟了过来。


“二位长官,我们打败一木清直没有问题,但日本人一定增援,三营坚守龙王庙,是我们的立足点,一、二营的各连基本上是自由行动,所以损失不会太多,个别的一两个连队,即使会全军覆没,但是各营,一定是大大的占便宜。我们开始渡河追击前,再把战斗计划改变一下,你看,先前派出的战斗侦查班,是一、二营一连一个班,过河以后各连立刻获得战场情况,不吃亏,让侦查班继续扩大范围,只侦查不战斗,发现敌人增援立刻全军撤退到龙王庙。如果我们现在就说这计划,为时过早,只能让大家多了顾虑,等击溃一木清直后再说,那时候大家就当是提个醒。”


这时身后传来了吉星文的声音,还伴随着几下掌声;“好,好,心思慎密、考虑周全,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周自衡惊讶的一回头,看到吉团长和金营长就站在自己身后,看来是一直在听着,刚想立正,吉团长先说话了;“唉,稍息、稍息,不要总这么规范,小兄弟,为将之道,在乎一心,只有上下同心,方可三军用命,才能百战百胜,这士气是可鼓不可泄呀,”


吉团长走到地图前,回身看着大家,大家也看着他“自民国以来,我们西北军四处漂泊,就是靠这上下同心,兄弟同心,才没有散,才没被吃掉,今天才算是有了自己的地盘,弟兄们才能吃上这安生饭。”


说到这里,吉团长心中想起了这些年以来,自己亲眼目睹那么多西北军战死的好兄弟,不觉动了情,眼角泛起了泪花,声音也哽咽了起来;“今天我们才吃上一口安生饭,就有人想抢我们,兄弟们干不干?”


众人立刻情绪激昂、异口同声的高喊;“不干!”


吉星文接着又说道:“我们那些死去兄弟们的家眷,今天刚刚得到点照看,弟兄们,就是我们干,我们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也不干!”


这一次周自衡看到这些军官们各个立正站得笔直,各个眼角都是泪花闪烁的高喊;“不干!!”


“我命令!三营立刻移防龙王庙,指数连立刻交换班排,一、二集结驻地待命,团工兵排、通讯排、机炮连、火力连配属三营指挥,周自衡随团警卫排行动!”


周自衡此时在心里也自己权衡了一下;


首先,上警卫排来,那自己不用拼命的目地是达到了,可是自己那些卖烟的小伙伴呢,这些中国夕相处,真的舍不得他们。


其次,如果自己不离开三营,那么自己可以凭借自己后世的军事知识,会让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的。


而且新兵在这么激烈的死战中,活下来的可能性太小了。


想到这,周自衡立刻上前一步一个立正,然后大声说道;“报告团座!”。


这回吉星文是用有点奇怪的目光看着周自衡了;他刚才看出来周自衡想当参谋的,其实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不过现在他的目地也算部分达到了,他还想干什么呢?现在指挥部里其他几个军官心中也有类似的想法。“


吉星文和气的说道;“稍息,什么事?”


周自衡还是立正的姿势说道:“团座,我要求回到三营新兵连,参加龙王庙战斗!”


啊?这一回是大家都惊讶了,大家立刻想到龙王庙的战斗是阻击,而处于死地的日军一定会拼死仰攻,没打过仗的新兵恐基本下不来。


如果真让他回去,万一什么的,岂不是太可惜了。


这下,大家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到团长脸上,那眼神等于说;你就给他个参谋当,干嘛又用又压的。


吉星文也觉得尴尬,他是想又用又压,等收拾服周自衡再提拔他。现在要是直接就让这小子当参谋,那多年出生入死的萧翰呈怎么办?


周自衡刚才这个前后完整的计划,萧翰呈自己也看出来了,周自衡是个好参谋,这个战术绝对有效,而且比自己的计划确实强太多。此时看到吉星文有些尴尬,萧翰呈马上替他解围;“老吉你是个粗人,周老弟一看就是秀才,老弟,咱不跟他走,你到我这帮帮忙,不用理那个粗人”。


萧翰呈算是立刻打了一个哈哈。而且他自己心里也暗暗思考着;这计划变数太多,自己操控不了。还得让这小子指挥,自己能学到很多东西,而且执行这个计划,自己的这帮老兄弟可安全多了。



其实周自衡的作战计划是那种依托坚固防御,实施一次立体滚筒式的运动攻防战。这种战术的最大特点就是一个字:乱。


那可是真正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其实这是火力弱小部队面对火力强大对手的有效手段;搅和在一起的双方,最大的限制了火力发挥,而对后勤依赖越少则持续战斗能力越强、优势越大。


这是五十年代我军才总结出的战斗模式,也是用这个模式我们才能打败火力比日本人强大好多倍的美国人。


可眼下是三十年代,还精于大片刀的萧翰呈自然无法指挥。他都没听说过这种从游击战发展起来战斗模式;不过他这大度的表态还是赢得了所有军官的钦佩目光。


吉星文现在也立刻下了台阶,宽慰的笑道;“哈哈,对,对,我忘了自己是个大老粗了,小兄弟是秀才,你马上就到萧翰呈那,翰呈,小兄弟的英国朋友给他送来的那些书,正好还在你那,来,来今天我和金大哥做东,大家开怀畅饮!”



可是周自衡还是固执的立正说道;“报告团座!”还是要求发言!


这回大家的眼光可不友善了,不少人心里都在想:这小子还想干嘛?!


吉星文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人才难得”,然后深吸一口气说;“稍息,说。”


看看大家都在误解自己,周自衡知道不说明白以后的事情就更不好办了。看团长让自己发言,便大声说到;“团座,兄弟同心、百战百胜,我是三营的兵,恶战在即,我要和三营的兄弟们同生共死,望团座成全!”


原来是这回事!吉星文看着还是个大孩子周自衡,心里一时激动起来:“好!好!兄弟同心!吉某惭愧,惭愧呀!翰呈,团部立刻移到龙王庙,振中大哥,我们兄弟在一起!兄弟们!我们今夜就在龙王庙一醉方休!明天沙场见!”



傍晚时分,草草建成的龙王庙团部外,全团所有校官,三营所有连排以上的军官席地而坐,举杯豪饮,在外围就是士兵们,周自衡拿出了五十个大洋、又当了两块金表,整个三营都在畅饮着。


周自衡自己却心事重重,他知道,敌人面对疑兵,如果选择派遣援军,那全团就要在龙王庙血战一场!眼前这有点心机但更有豪气的吉星文、谨慎大度的萧翰呈、老成持重的金振中、忠于职责的李汉民、还有一营长杜耿林、二营长罗长友、三营连长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还有跟随着叫周二狗的自己一同从军的小狗子、大个、二杰、高升、刘鹏、闵怀忠、陈寄名、大壮、毛毛,九个小伙伴,还有……


明天大战在即,他们中那个敢说,自己能在这滚滚而来的恶战中活下来!


周自衡有些黯然神伤的感觉,干脆不想了,于是便开始向四方放眼望去……


苍天薄暮冥冥,四野炊烟渺渺,永定河无声寂寂,滕然,那遥远天幕上,依稀划过了一个闪烁光亮,那是什么?哦,是流星,对!那是一颗流星!就是它!!炽热燃烧!急速奔驰!至死方休!壮哉!壮哉!


大丈夫生该如此,不该是无风无雨!渐渐的,即将血战沙场的万丈豪情汹涌澎湃,一时间竟不能自持。


周自衡站起身来,手握双拳、仰望苍天,怒吼着仰天长啸!


啸罢,一低头,却见一众军官都怪怪的看着自己。


周自衡指点江山的说道;“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诸位,昔日无定,便是今日永定。”

“北宋曾举倾国之力,在此河畔,为国运殊死一搏!”


周自衡把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说完,除了萧翰呈和李汉民大声叫好之外,所有其他人的眼神更是怪怪的,他们没听懂!


已成醉态的的萧翰呈却是如遇知音般举杯高呼;“壮哉壮哉!放手一搏!正国破山河,周兄弟,来!痛饮此杯!”


周自衡也对他双手一举酒碗,高呼;“萧兄请”,然后二人均一饮而尽,饮罢,两个人把酒碗向地上一丢,同时的仰天长啸!


围观的不少人现在感觉是更加迷惑了。


而一旁的李汉民此时却拔出了大刀,在火堆旁用手奋力拍击者刀身,高声唱到“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而自愿从军的学生们,这一时间开始纷纷附和,开始齐声合唱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