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八章;判断

xiezaofei 收藏 16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金振中面无表情的走到电话旁,摇动电话“接团座”,少顷电话里传来声音“我是吉星文”。“团座,我是老金,请您集合参谋,马上来到团指挥部,有新情况,我们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的金振中扫视了一下,“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到!”“暂时先按照原计划布防”。“是!”“周昌浩!”“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金振中面无表情的走到电话旁,摇动电话“接团座”。

少顷之后,电话里传来声音;“我是吉星文”。“团座,我是老金,你和萧翰呈(219团参谋长)在指挥部别走,有新情况,我们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的金振中扫视了一下,“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到!”“暂时先按照原计划布防”。“是!”“周昌浩!”“到!”“临时代理营长!”“李汉民、周自衡!”“到!”“立刻同我去团部。”“是!”


形色匆匆的一队骑兵迅速的奔跑着。团部门前,一辆英国领事馆的车刚刚离去,金振中一行人就神色匆匆的走进指挥部。


简单寒暄之后,周自衡便将在营部说过的复述一遍。寂静,指挥部里一片寂静。“萧翰呈”没人言语,吉团长只好点团参谋长的将了。


“到,团座。如日军果然如此行动,那么这位上士,他们出于什么目地?”参谋长第一个问的,就是周自衡判断日军战斗目地是什么。


周自衡很顺利的回答他;“首先是试探我军政当局的反应,以计划下一步政治策略,既然是政治试探,那日军开始就一定有撤军计划”。说完这些,周自衡就看到了一群校官们脸上都显出对自己不屑的神情(原来任何作战计划都必须有进攻、相持、撤退三方面准备)。


为了挽回颜面,只好咳了一下,接着说;“但是敌人的撤退基于两种准备;一,集结后再来进攻。三大队和一大队做对向攻击,时间应当在我军再次分兵部防后。二,过一段再来进攻我们,确切讲是偷袭我们,华北平津一带,都有可能,以华中方向为重点,断我退路,毕竟我们可以投靠南京,却投不了太原”。


说完这些,周自衡看了看大家;现在大家的神态和刚才已然不同,这才恢复了点信心,接着说道;“其次,日军志在铁桥,获得此桥后,日军的兵力投射能力将覆盖华北,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主动进攻;最后,试探我军实战水准,日军据此制定针对我们部队的计划。”


周自衡说完,向后退了一步,表示自己已经发言完毕,然后开始留心的观察大家……


“空洞”—————————这是所有人对周自衡讲述的看法。


没有办法,周自衡不是军人出身,七七事变的历史,中国人都知道。周自衡肚里也是只有大家都知道的那点东西。


他的脑袋里有很多历史知识,而不是在军事学院里归纳总结的军事知识;投身到这一历史,现在他想在参谋的位置发挥指导作用,毕竟这里安全,所以才有毛遂自荐一样的展示。


周自衡现在看到大家对自己都是很失望的样子,便知道自己没成功;毕竟自己讲的都是大的战略层次,没办法,历史书本来就是高度概括的东西。


可是除了军事院校,那里也不会对在七七事变中一个营级部队的战斗过程,进行详细展开,一一分析的。


接着李汉民提问了;“你的敌情分析是一种可能,但是西岸地势适合敌展开,如果我们不分兵西岸,则无法完成对铁路桥西段的掩护。”李汉民的分析出发点是确定完成任务,营参谋的身份决定他的作用也只能是完成任务第一。


金振中没来由的又发火起来;“不得不得不得!他奶奶的这仗怎么打!”这也不怪他,命令他备战,但是却对他指挥三营的战斗规定了很多条条框框,也怨不得他发火。


听到金振中的话,突然让周自衡大脑中灵光一闪,当下向前一步又说道;“团座,敌强我弱,我们集中兵力于一地,尚且不能自保,如果分兵两岸,结果如何?进攻只需一次机会,防守却要永不失误,我部兵力不足,而且处处受制,战斗的主动权又在敌手,况且是敌暗我明,整体被动之下,三营不能完成任务!”


听到自己手下公开表示不能完成任务,吉星文怒声道;“放肆!”


吉星文这回是真的不耐烦了,如果不是那天在训练场上看到周自衡坚决执行命令,他今天是不会听一个上士胡说八道的。


可是周自衡仍然固执的立正说;“团座!”——原来他请求还要发言。


其实周自衡心里知道;今天即使不能达到做参谋的目的,也要做个排长,不然士兵的危险太大,而且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吉星文生气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如果不是英国领事馆的和这小子有交情,他把周自衡拉出去打军棍的心都有了。


看到团座眼中的怒火,周自衡知道自己再不说动他是永远没机会了,炸碉堡的活团长是肯定会亲自关照自己去的。


横竖没有退路了,周自衡把心一横,再次走到地图前,用指挥棒一指地图坚定的开始表述自己的战斗思想;“龙王庙,此地是决定胜负的制高点!我部任务是守卫铁路桥,而不应当必须是守卫于铁路桥,应在龙王庙,依托有利地形构筑防御,把龙王庙变成堡垒!这样即使日军攻占铁路桥,也是无险可守;我部威胁下,铁路亦不能使用,完好夺取铁路桥是日军目的,日本人不会破坏它,可是我们能!我们佯做破坏,日军必然制止!这样我们就可以选择在于我有利时机,诱敌行动,让敌人占领铁路桥西段,迫使敌人在兵力不能展开的桥上强攻!敌必然分兵迂回,对抢渡永定河的日军半渡而击!然后节节抗击,诱敌至龙王庙山下;诱敌到此绝地!敌必仰攻不止,伤亡惨重,只要我们坚守住,拖住屯兵于坚城之下,背水绝地的日军,援军到来时,定能一举全歼此敌!此战的主动权、战场的选择权,尽在我手,我们反客为主,定能在龙王庙、铁路桥之间,永定河岸边,重创日军!”


这下指挥部里又寂静;现在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周自衡。


颇感万众瞩目般荣耀的周自衡,一时间豪气顿生;跟着走到沙盘前,想要直接把自己的安排都和盘托出,可是忽然又觉不妥;这时的军队是很讲资历和派系的,自己无名小卒,人家能让自己说话么?


一念之下,顿时气焰嚣张不再,转而无助彷徨起来,便尴尬的站在沙盘前,手里拿着指挥棒却不知如何是好。


众人见周自衡前面说的挺有道理,可是现在却在沙盘前不往下接着说了。不免有人感觉他纸上谈兵、赵括而已。


萧翰呈是百战出身,听完周自衡的判断,便知他一定是有备而来,眼下仅仅是不敢说而已。便大声鼓励道:“好、好,小兄弟说的好,你看我们该怎么打这一仗?”言罢,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周自衡。

一番鼓舞之下,周自衡又是豪气顿生起来,用手中的指挥棒对龙王庙重重的一棒插上;“诸位!有此山则生!无此山则死!据此山者胜!”


一时间众人围在沙盘前兴奋不已。萧翰呈又接着鼓励起来“英雄少年,这一战,你该如何排兵布阵?”


萧翰呈连续几番鼓舞之下,周自衡已经完全放开了,在沙盘上一点铁路桥;“依我计划,我要移动各部,广设疑兵,给一木来个不得不战,却不知与敌战!”(意思是不知道敌人虚实)

“那我部的任务是?”说话的二营长罗长友紧盯着沙盘。


“你部应在铁路桥东侧五公里处,做破坏铁路路基佯动,诱敌相信我军破坏企图,不得不在夺取铁路桥西段后、迂回部队没有到位前,立刻展开强攻,消耗兵力。同时在反击临近时,修复路基,告诉敌人他们上当了,乱敌军心!”



“我部呢?”一营长杜耿林也和大家一样盯着沙盘问。“你部于敌人被诱至龙王庙后,夜间强行军,向西前进至永定河东岸附近,然后秘密返回到龙王庙,隐蔽屯兵,作为疑兵,前进到自己侧后方的一只敌军突然消失,敌人必然要分散防备,这能减轻三营不少压力。”


此时周自衡以毫无顾忌,接着往下展开自己的计划;“直属连和一、二营各交换一个排,被交换的排必须由各连出一个班,注意保密,对士兵不说明情况,夜间强行军在宛平方向秘密渡河,然后以班为单位分散,向铁路桥西段敌人的左中右三个方向展开战斗侦查,与敌接触时能跑就跑,让敌人草木皆兵,到处分兵设防,无法增援龙王庙”


“反击开始后,一、二营向龙王庙之地全军突击,得手后以连为单位向西分头突进,把敌人穿插的乱成一团;打击重点是依次是敌人指挥部、通讯系统、后勤系统、弹药仓库、野战医院;具体攻击目标,由各连自行决定,自由行动,没有把握,不强攻日军阵地;三营则作为团主力行动,对集结起来的敌人作战;这一下,日军没有了后勤补给,有他们受的。”


一、二营的军官们现在个个都是摩拳擦掌的,大家都是行伍出身,多年战斗让他们都成了内行。


大家现在了解完这个战斗计划,都感觉很好执行,而且各部都有很大的自主权,完全的灵活机动。至于完成目标的先决条件,真是一点也不苛刻,简直就是一个简单的战斗任务。


计划中,就是三营压力太大。


不过此时金振中没心思想这个,因为吉团长已经悄悄地把金振中叫了过去。


不过两个人才小声的说了几句,金振中就高声的说;“不行!你还有我这个大哥了!”老金的声音一下让指挥部里安静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