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七章;驻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冯治安亲笔签署的作战命令如下;

命令;三营在永定河东岸、宛平城北侧的回龙庙地区驻防,掩护铁路桥之西段,即日起开始修筑工事。未获得命令,不得擅自移动,不得与日军冲突,不得……

“奶奶的,不得!不得!不得!这仗怎么打!”金振中在自己的野战营部里来回走着。

李汉民、周洁昌、童新武、张宇翔四位连长站在那里看着营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汉民等了一会,看看营长平静了点,上前一步“金大哥,我连是新兵连,这仗要是真打起来,恐怕全是新兵,稳不住阵脚,还是把新兵连分配给各连队吧。”


指挥部里一下热闹起来,三个连长几乎同时都对李汉民说话了;“你那里的那个周自衡,我要了”“李连长,把他给我吧”“李大哥,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你就给我吧”。

金振中回头一看,只见三个连长围着李汉民,李汉民手里多了一颗烟卷,另一只手里是金振中的茶杯,还有一个连长正紧紧的抓着李汉民的双肩。


金振中立刻大义凛然的说道;“胡闹,你们身为军人,你争我夺,成何体统!”这一下,大伙儿都肃静了,看到有效果了,金振中这才接着说道;“周自衡立刻升为上士,到我的警卫排来。”

这一下,三个连长都看着营长了,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句话;以权谋私!!营长太无耻了!!!


“报告”“进来”一身戎装的周自衡站在了金振中营长的面前。

金振中满意的看着周自衡,一边看一边点头,然后才说话;“稍息,从现在起,你跟着我。”

说完话,金振中又突然想起了作战命令,一时心中烦躁,不自觉的又开发火了;“这他妈的,不得!不得!不得!这仗怎么打?!”


看着营长来回踱着步,周自衡凝视着作战地图良久以后,才大胆的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周自衡终于说话了,说的确实这个,丝毫没有安慰自己长官的意思。不过金振中一听,心中不觉一动;是啊,有所不受!

跟着转过身,怪怪的看着这个还是孩子的士兵,鼓励的说道;“你接着说”。


得到鼓励的周自衡走到了地图前面,顺手拿起了指挥棒:“我部防御纵深浅,步兵换防距离远,敌如向我进攻,当首先打击我东岸部队,击败我部后,以一部兵力前出到西岸,对铁路桥形成包夹之势,迫使守卫部队退却,以求完整获得铁路桥,敌人执行任务的部队应当是日军第1联队牟田口廉联队,其部队虽然分散布置在宛平到通县之间,但是都是依托铁路线分布的,可以做到快速集结,反观我们,距离虽然近,但是要靠两条腿,反而不如对方快,而且赶到战场的时候,都是疲军,不堪一战。”


李汉民的感觉是这个人对客观现实总结的挺全面,当下问道;“你认为日军会以那支部队作为第一次攻击力量?”


周自衡一惊,回头一看,四位连长都在指挥部里,李汉民原来就是营参谋,所以只有他在发问。


周自衡连忙要立正,却被李汉民制止了。周:“现在正在附近演练渡河的三大队,一木清直大队,必然是他对我部发起攻击”。


李汉民听的有点惊讶:“怎么可能?他们天天在我们眼皮底下演习,从西岸向东岸强渡,它该是虚晃一枪。真的部队应当是从通州向这里快速机动的一大队”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一木清直摆出由西侧攻击假象,吸引我部向西侧重,战斗开始前必迅速机动到东岸,击破东岸部队后,一部强渡,对西岸我大部形成包夹,同时敌一大队开始机动,对我部欲形成全面围剿之势,无法攻守,失去纵深的西岸,已成死地,一个大队的日军就远强于我营,联队规模的敌人,我部如不在死地,或能坚守待援,在死地,恐怕难敌一击啊。”周自衡的回答有些酸,好在是李汉民是秀才,其他几个人也多少有点文化。


现在大家听完周自衡的分析,都觉得日军真的如周自衡所说进行战斗,那么以三营现在的布置,实在是必输无疑。一时指挥部里安静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