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六章;训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三个叫声依次是马国梁、张满仓和海伦。原来外交部一看证件就是假的,但是连忙也通知了领事馆。

海伦和查理听说后立刻赶了过来。张满仓就在这营当兵,看了半天才敢认。但是也挺纳闷,他什么时候叫周自衡的?马国梁牙根直痒痒,是恶狠狠的说的,但是众目睽睽,也不好下手。

哈老板一干人一看周自衡和英国人热情的交谈着,都感觉时不时幻觉了,这要饭的娃子怎么会说英语?

苏启明原本胸有成竹的向少校走过去了,但是一看到英国领事的车停在周自衡旁边,车上下来的人还和他挺熟悉。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做好了。


但是周自衡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又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苏警官,这位是领事馆的查理先生,他的几位朋友现在正在哈老板的烟铺门前遭受虐待,想请苏警官带路,他要找你的上司。”


寂静,苏启明脸上各种颜色交替出现,悄悄的打了个手势。寂静,片刻之后五辆黄包车拉着周自衡的九位小伙伴出现了。


“那个,周,周,周先生,我想这件事情有点误会,你看,这几位自称是你,哦不,是您的朋友来找您,要不,您和朋友们先聊一会儿,然后我们再落实一下是否有查理先生说的那件事?周,周先生,您和您的朋友能光临我的辖区,我该尽点地主之谊啊。”


随后周自衡的手中多了五个大洋。见苏启明还要打点哈哈,周自衡厌恶的转身走了。


嘀 嘀 嘀。一阵尖锐的哨音在29军37师110旅219团3营驻地响起;立刻穿衣、打包行李、持枪,然后快速的跑到操场列队。


在军营里长大的周自衡毫不费力的站到了少校营长金振中的面前。看到金振中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周自衡这时才发现,操场上只有三十几个人,新兵连的士兵只有自己站在这里,而新兵连的教官们正在向这里跑着呢。


没有办法,一条龙式的紧急集合技术是六、七十年代的技术,速度快多了,而且很牢固。


“士兵周自衡出列”“到”“全速前进,预备~~开始!”随着营长的口令,慢慢集合的全营看到了一个士兵拼尽全力的奔跑,营长招手叫过来新兵连长“汉民,昨晚怎么样?”“报告营长”李汉民小声说道“他昨晚脱得比谁都光,那两个班长换班看到现在,哨子一响,他第一个就跳起来,被子几下就捆好了,没脱衣服的都快不过他,还有,这孩子身上带着一个口袋,存放在后勤官手里,听说有五十几个大洋,两块金表,还有八九张银票,最大的票子就六千多。”

金振中惊讶的说道;“这么多?!”“还有呢,地方上的苏警官给了我们一个证件,你看,他的英国证件”

这一下金振中更惊讶了;“那他是???”

李汉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该不是日本人吧?要不~~”李汉民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对李汉民这个顾虑,金振中则摇了摇头说道:“不,我看这孩子是真恨日本人。”


这边讨论继续着,那边跑步的已经是连滚带爬了。金振中和李汉民都停止了讨论,不约而同的看着周自衡,全营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他。


周自衡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已经固化的信念;跑!跑!


猛然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感觉到自己的双手都是粘糊糊的,是扑倒时磨破的,奇怪,怎么不痛呢?汗水挡住了视线,全是鲜血的双手抹了一下满脸的汗水,立刻脸上都是鲜血,双腿麻木的没有知觉了,自己的肺感觉要爆炸。


大口的喘着粗气,响声像吼叫般粗重。拾起自己的步枪,摇晃着跑了一两步再度摔倒,挣扎试图再站起来,一次、一次、又一次,失败了,把步枪抓在手里,一个标准的匍匐前进姿势,向前爬动了一下、一下、又一下。


在众人惊讶而又敬佩的目光里,周自衡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口中喃喃自语,但是还是在拼尽全力的前进。


“这是怎么回事!”是团长吉星文出现了,告诉自己的警卫去搀扶周自衡后,团长径直走了过来。“全体立正~~敬礼”“稍息!老金你这是干什么!”“团座,我们…..”“团长!”还不等金营长说完,团长的警卫员喊道“团长!他不让我们扶,他还要爬!”


突然意识到什么的金振中跑到周自衡的面前,大声命令道“士兵周自衡,原地休息!”匍匐前进的身躯抖了一下,随即便不再动了。“医护兵!”几位军官几乎同时喊道“快!快!”“团长”警卫员在团长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吉星文脸色立刻充满了震撼。

吉星文大声的喊道:“全体集合~~~立正!刘成文!”“到!”“把你刚才听到的,大声说出来!”

“是!”团长的警卫员刘成文向前几步,立正站在全营官兵的面前,大声说道“我是战士!我忠于职责!我获得命令!我全速前进!”

沉默,风吹过草地的莎莎声,远处的蝉鸣声,一一清晰入耳。“一个士兵,不!是战士!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执行他的任务!这个战士!就是我们的军人楷模!”团长高昂的声音回荡着……


七天以后的黄昏,已经能下地走动的周自衡在九个小伙伴的护理下,沿着营房慢慢的走动。小狗子、大个、二杰、高升、刘鹏、闵怀忠、陈寄名、大壮、毛毛,九个小伙伴在后面跟着。

“周二狗子!”哈老板恶狠狠的脸庞出现在众人面前;“老子的口袋呢!”


周自衡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的慢慢走开了。“周大兄弟别走,那可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啊,你可怜可怜我吧”。


一张更加厌恶哈老板的脸出现在哈老板的面前;是周自衡的脸,周自衡冰冷的说到“你的全部身家?你卖了所有能卖的,都换成钱,为什么?”


哈六同可怜兮兮的说道:“大兄弟,日本人虎视眈眈的,今年不打过来,也过不了明年,小鬼子不是人咒的,我想往南边躲躲。”

周自衡很满意的点点头:“好,好,好,你要跑,如果日本人占了这里,还要往南打呢?”

哈六同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那,就再跑了”

周自衡接着问他:“你想跑出中国么?”

哈六同这回没有丝毫迟疑的就回答了:“不能,我连华北都不想离开”

周自衡接着问:“我们都跑了,谁来保卫华北?”

哈六同扭捏的说道:“不是还有这么多兄弟么”

“你还是想一想再回答我吧。”周自衡丢下这句话,蹒跚着走了。

营房边缘,只剩下一个孤单的哈老板坐在那里,身后闪出了马国梁几个人;“东家,周二狗子怎么说的”

哈老板抬起头,马国梁看到了一双迷惑的眼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