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五章;从军

xiezaofei 收藏 14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小巡警,在苏启明的手里接过一个皮夹子,然后就是疯狂的骑着自行车向外交部方向奔驰。“坏了,外交部一看就得露馅”周自衡大脑里焦虑的思索着对策。身后的巡警们小声的交谈着什么,“像,挺像”“可能么?”“丫的,保不准就是”。“坏了,今天恐怕是裤衩子都要给打飞边了”周自衡暗想,可是实在想不出对策。只好茫然的向四处张望,“要是能看到海伦和查理就好了,恐怕是唯一的机会了。”不过希望中的人并没有出现,看到的是哈老板、马成梁、三个打手和小六在后面急急的追了上来,哈老板痛苦并愤怒着的脸告诉周自衡,他发现丢失了财物,不过这守财奴还真让人看不出丢了多少。一边的马国梁叫骂着“孙子,你个要饭的,化成灰我都认得,大爷眼里不揉沙子……”噗通!视力还没恢复的马国梁绊倒在路上。心里不禁有点慌乱又怀着一丝侥幸的周自衡又往别处看去,骑自行车的兄弟向这狂奔的身影映入眼帘,汗水有点出来了。“先生,请问您是?”苏启明紧靠过来,关心的询问;眼睛却紧盯着周自衡的脸。

一阵又一阵的口号声在路口传来,十字路口上出现了一群学生“支持爱国将领宋哲元!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保卫华北!保卫平津!”。迎面走来的学生队伍两侧,是保护学生的两排军人。一个带队的少校也在学生游行队伍旁跟着。前面的尖兵已经走到面前,毫不客气的呵斥“让开!让开!”周自衡暗道;天不灭曹!机不可失啊。挺身在黄包车里站起来“同学们,大家听俺说”,一口标准的东北话,学生队伍围了过来。少校也靠到近前,还带着几个士兵。“我是辽宁人沈阳人,我的家乡没有松花江。”悲愤的东北口音里,眼中泪光闪烁的周自衡开始了他的讲演,虽然没有哭声,但是在他面颊上无声滑落的成串泪水,还是感动了面前的听众;身后是一群想把他海扁一顿的,少校带来的士兵知趣的立刻变换成保护他的队形,挡住了也是悲愤的这些人。“31年的918,我失去了家乡,在亡国奴和背井离乡之间,我选择了,即使死,也要选择有尊严的死,我曾经也为国联的到来高兴过,但是结果呢?六年后今天的北平,不要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了,我们现在有了我们的民族英雄,我们的岳武穆,还有岳家军”说着用手向少校一指,“同学们,让我们为他们欢呼吧”一时间学生们对少校欢声雷动,少校兴奋的面孔都显得有些变形了,局促的一声令下“全体~~敬礼”整齐的军礼再一次推动了气氛,现场一时间开始狂热了,“同学们,单靠声援和拥护,能保卫我们的家乡么?”现场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是啊,强大的侵略者是劝不走的。“我失去了自己的家乡,我的父老乡亲现在日寇的铁蹄下,我没有等到过任何别人给予的公正,国联没给我,张学良没给我,血战锦州的黄显生将军没有给成我。现在,就在这里,我发誓,我要自己夺回我的家乡,或者,沙场埋骨!”周自衡转过身来,对着少校,双膝跪下,举右手向天“我现在投笔从戎,愿与日寇血战沙场,我,周自衡,生于东北,流落北平,今天愿死在华北,望少校成全。”言必,在黄包车上重重的一扣首,旋即失声痛哭。也是泪流满面的少校立刻双臂抱拥起周自衡,“好孩子,不用哭了,你这个兵,我收下了!弟兄们!”登上黄包车的少校振臂高呼道“明天我们就要移防到卢沟桥,如果日本人来了怎么办?”“打!”士兵们怒吼着。“不,如果日本人来了,卢沟桥,不是他们的坟墓,就是我们的坟墓!!弟兄们怕不怕!”“不怕!!”一时间悲壮在每一个战士的脸庞浮现,一群满面泪痕的战士,散发着滔天战意,凛凛杀气!

“我也要从军!”“还有我!”“我!”“我!”“我!”“还有他一个!”“我们哥俩”“等等,还有我”。声音在黄包车后面响起,五个眼中直冒怒火的人首先出现在周自衡的面前;哈老板、马国梁、刁子、小胖、葛英,然后是一脸无奈的小六子,他是被哈老板抓过来的。少校目光一扫,就知道了这些是什么人,不过很奇怪,这些杂碎今天的眼神怎么也杀气腾腾的。看来他们还是知道民族大义的,可教、可教。接着是热血澎湃的赫氏兄弟、还有他们不放心的老爸黑三。“好!好!国难当头!难得各位深明大义!英雄不问出处!弟兄们我都收下了!”一丝苦笑浮上了周自衡的心头,“奶奶的,破袄袖子着火,甩都甩不掉了。”

“周自衡!”“到!”“接抢!”“是!”一鼓作气的少校当即从一个士兵手中拿过一把枪,回身交给了周自衡。是一把防毛瑟的汉阳造,无数次摆弄过这个模型的周自衡熟练的拉开枪栓验弹,然后推上枪栓、扣上保险、安上刺刀,随即用右左手立式持枪,同时一个标准的立正“周自衡接抢!”一个标准的持枪礼!少校的脸上闪现一丝惊讶“稍息”,少校冷静的说道。周自衡跳下黄包车,双腿等边站直,右手持枪管,左手被在身后,挺直的站立。少校惊讶的神色再次闪现。“长官,我也要当兵!还有我!我!……”一时间情绪高涨的学生们纷纷报名。“周娃子,我们可要一起吃粮了!大爷我眼里不揉沙子!”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是马国梁!郁闷啊。“马爷,您大人大量,我又没用沙子”“周娃子!”“周二狗?”“周自衡~~”三个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