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四章;困境

xiezaofei 收藏 1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东直门的照相馆里来了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人,一个大洋的阔绰出手让老板立刻把所有的伙计都安排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他的照片;同时还给他买了十个熟鸡蛋,一包石灰,之后一个下午,少年人都在照相馆的包间里沉思。他用热乎的鸡蛋烫下了驾驶证上的各种公章,然后再印到换成自己照片的驾驶证上,出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东直门的照相馆里来了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人,一个大洋的阔绰出手让老板立刻把所有的伙计都安排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他的照片;同时还给他买了十个熟鸡蛋,一包石灰,之后一个下午,少年人都在照相馆的包间里沉思。他用热乎的鸡蛋烫下了驾驶证上的各种公章,然后再印到换成自己照片的驾驶证上,出生年月日被刻意的修改以后,再用印章遮挡痕迹。于是周自衡的新名字:查理出现了。

天色渐渐有点暗的时候,一辆黄包车拉着一个气势不凡的少年来到了前门,一身的西服革履在满是小市民的街道上很是突出。前门的几个巡警都感觉这人有点面熟,但是又没有能对上号的记忆。果然,少年坐着黄包车直接的奔向了巡警。面无表情、语气生硬的用手指了指几个巡警“你、你、还有你,跟我来”。不敢怠慢的几个巡警只好跟在车后面。走了一段,当中一个老警小心翼翼的快走几步,恭敬的问道“这位公子,请问……”啪,一个皮夹子丢了过来,三个巡警脑袋凑到一起,一看,不认识,可是有英国旗,还有照片,好多个章印,乖乖,没见过。赶紧快步的追上来,一边把皮夹还过来,一边谨慎的探问“先生让我们跟着您,这是……”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提问“你这里有人偷了我的金表”。 哦,原来是抓个毛贼啊,简单的很。

转了几转后,在哈老板的铺子前停了下来。果然,马爷正在那里喝骂着一群跪在一起苦苦哀求的长工,时不时的还会踢打几下,他的三个打手也在帮忙。原来上个月到今天还是没有算工钱,昨天马爷却带着打手把大家都抓了来,算算帐后,店里丢了八十几个大洋的货,都让周自衡偷了!因为是联保,大家赔吧,加上大家借贷的本金和利息,每人欠店里加马爷都三十几个大洋。一个农民一年也赚不了几块大洋!旁观出了大概后,周自衡怒火中烧,车祸时损失了不到一个大洋,现在却变成了八十还多,真的是吃人不吐骨头!于是用手一指马爷,冷冷的说;“就是他,带过来。” “这……”三个巡警面面相觑:这家伙欺压良善的事情是不少,而且只孝敬巡长,从来瞧不起自己这些小警,但他肯定不会做小毛贼。今天借着洋人杀杀他倒是好,但是这青皮也不是好惹的。正在犹豫不决时,两块大洋丢在了老警手里。“好了您的,孩子们上了!”原来老警叫黑三,原名是赫三山,另外两个巡警是他的两个儿子,赫加成、赫加功。 马爷正在那里凶的兴起,却看见三个最低级别的巡警冲了过来。“姓马的别跑!今天你落案了!”。一种诧异的感觉油然而生,尤其是看到第一个冲过来的老警黑三,这个平时见到自己都害怕的主,今天怎么了?黑三冲到跟前刚一伸手,就被他一脚踹倒。(马爷原名叫马成梁,河北保定人,习武世家。他父亲原来希望他能成为国家栋梁,不曾想却成了欺压良善的强梁)二人一见爹被踹倒,一人一只手的抱住了马成梁,黑三也慢慢的爬了起来,拿着警棍又上来了。小打手是不敢对警察动手的,只能喊些号子,“马爷,揍他个丫挺的”“马爷,那孙子又上来了”。 马成梁冷笑着向那哥俩的反关节方向,连续几个发力就解放出了手臂,然后一拳一个的打晕了兄弟两个,黑三一下呆住了,知道上前也不是对手,可是看着自己儿子,杀人的心都有。“马成梁!”身后的一声大吼,把马成梁真的吓了一跳。回过身一看,只见西装革履的一个少年微笑的走近自己,乍看好像是姓周的那个小乞丐, 可是不可能吧,再仔细瞧瞧,瞪大眼睛的马成梁这回看清了,是迎面扑来的石灰!!慌乱中急忙挥动双拳,移动马步,向姓周的小乞丐打过去。突然后脑翁的一下,是一警棍打的;黑三!忘了还有这孙子呢……想到这,就昏倒了。

哈老板本来想借周自衡失踪好好地搞一下,可是穷鬼们被收拾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多少油水。工钱加上押金,还不到五十,唉,钱不好赚啊。不过要是总这么干,自己倒可以多开几个分店了。屋外突然的叫喊声惊醒了他的白日梦。小六子快步地跑进来,“东家,东家,巡警把马爷放挺了,你老快看看去。”这是怎么回事?巡长苏启明的利钱这个月是加给了的,他这是想干嘛?

黑三呆呆看着正在拍着手上白灰的周自衡,是真的有点迷糊了,这下三滥的手段,这大方的出手,那从没见过的英国证件,还有这似曾相识的相貌。

“三爷好身手啊,哈哈哈,三爷我这小兄弟什么礼数都不懂,您老费心了,这事您只要言语一声,还能劳您老亲自动手了,您老赏光,屋里请,歇会儿消消气,六子,快去,给三爷沏壶乌龙茶,哟,这位少爷,瞧我这眼神,都这半天了才想起招呼,来来一块请”哈老板娴熟的把黑三和周自衡招呼进屋后,踢了一脚昏倒的马成梁。然后回头看了看那三个小打手,“刁子、小胖,抬着这俩警进屋,葛英,你去巡长那去探探。”

屋里的黑三狐疑地看着周自衡,悄声的问道;“先生,敢问……”“这里有贼赃,你和我一起找找”周自衡冷冷的又打断了话头。对这个铺子,周自衡还是熟悉一点的,至少他知道每天的烟款在哪里,还有哈老爷就有两块金表。在铺子里,黑三吆喝着账房伙计都站起来,统一站墙边,趁慌乱的空当,周自衡麻溜的把一小袋大洋装进自己口袋。

嘀 嘀 嘀 ,一阵哨声之后,一队巡警在苏启明的带领下出现了。黑三立刻跑过去,在巡长耳边说着;周自衡还是镇定自若的喝着茶水。一个小警走过来,一伸手:“证件”。皮夹子立刻在苏启明哪里出现了漏洞,因为他闻到了证件上五香煮鸡蛋的香味。犹豫了片刻,还是示意带走周自衡。周自衡还是坐在来时的黄包车上,和巡警一起往警署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