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一卷华北 第二章;迷乱

xiezaofei 收藏 19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起来!丫挺的痛快起来”腰上感觉被人重重的踢了一脚,一阵痛苦的感觉立刻传达到了大脑。下意思的赶紧爬起来,让到一边。结果还是慢了点,一只手不礼貌的把自己重重的推到墙上,撞得后背隐隐的作痛。又是两三句嚣张的辱骂之后,脸上也被给了一巴掌。半梦半醒的周自衡完全糊涂了,怎么回事?渐渐的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起来!丫挺的痛快起来”腰上感觉被人重重的踢了一脚,一阵痛苦的感觉立刻传达到了大脑。

下意思的赶紧爬起来,让到一边。结果还是慢了点,一只手不礼貌的把自己重重的推到墙上,撞得后背隐隐的作痛。又是两三句嚣张的辱骂之后,脸上也被给了一巴掌。

半梦半醒的周自衡完全糊涂了,怎么回事?渐渐的那个打骂自己的人走远了,没有看清是谁,但是一身民国时期的短打扮让周自衡吃惊不少,接着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狭小的胡同,还流着脏水的明渠,不远处的大街上传来自己儿时听过的叫卖声,这是......


“小周,腰没事吧?”原来一个认识的人见他靠在墙上一直不动,好心的上来问一问。“没事没事”周自衡机械的回答着,然而思绪却还在试图从混乱中理清。


一个大方匣子被人挂在他的脖子上,似曾相识的声音又响起“别偷懒了,麻溜转街去吧,今天东家还给算工呢”困惑不已的周自衡打开匣子,原来是一个可以挂在身上的小柜台;老刀、哈德门......这些古董级的烟。原来自己是卖烟的。


可是,“我好像是卖菜的啊”“小周,别胡思乱想了,你早就没有地了,快去吧,东家看到你还在这没走,我也不好交差”周自衡看了看和自己说话的人,“六掌柜,我这就走”。


招呼完转身向街上走去。六掌柜的其实是账房的小伙计,没有姓名,就叫小六子,因为管点事,所以苦力都叫他六掌柜。


周自衡一边走一边叫卖“老~~~~刀喽,哈德~~~~门唉”,心里理清了一下,现在是1937年晚春,自己叫周自衡,是北平近郊的破产农民,快十七了,没有钱娶个女子,也没有房子,是个赤贫,父母早就不在了。自己在哈老板的烟店当伙计,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前门附近叫卖,卖一个大洋自己能得一角,自家开店的有税有门铺,得的也就这么多。


东家还帮安排不要钱的住地儿。知道了这营生,家乡人可是抢着来做的,自己当了仅有的东西,还是不够一个大洋,好在来的都是同乡,大家写了互保,才算做上工。


算工钱的日子可不准。住地儿是不要钱,是东家修店面的时候间出的一个死胡同,好在还能挡个风雨,又不是早春了,才没冻死谁。大家伙儿都是穷人,都是熬不起的,刚才打自己的人是哈老板的手下,年岁不到三十,是前门一带有名的青皮,大家伙儿几次找东家要算工,都是这人给打跑的。


还有,东家不给算工,他给大家放贷,大家都叫他马爷。一口破锅、几块砖头夹成的炉灶,一大捆垫高了的茅草就是自己全部家当,哦,还有破烂不堪的一件棉衣、一条棉裤,那是一个当兵走的人留给他的,那人叫张满仓,也是破落户,走时说“周老弟,这些不是我的,是一个叫狗子的娃儿穿的。没熬到年关,冻死了。我要当兵吃粮去了。你还要吃俾子(俾草,一年生草本植物,种子可以食用,比小米还小很多,没法去糠皮,连糠一起烤一下吃),你留着过冬吧,还有,小心姓马的,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理顺到这里,周自衡又困惑了,电脑呢?互联网呢?咳喘的父亲,晚回家的妈妈,爱自己的妻子,四十几平的老房子......

我是在梦中呢?还是我做了那么一个梦?算了,理不清了,自己饿的乱叫的肚子提示自己,今天算工,抓紧再多卖点。

一边漫无目的的叫卖,一边从路边的杂草中拣俾子草掐下装到怀里:晚春的俾子草还没结成籽,不采很多是不行的。

迎面过来一个骑着三轮拉着薄皮棺材的人,那人停下来仔细的看了自己几眼。周自衡知道那是拉尸人,是在打量自己会不会死在他巡视过的地方,如果有那可能,他就会拦住自己(路上出现死人要扣他工钱,而且他巡视的圈子还很大)。看来自己今天气色还是不错的。

渐渐的,前面的路好走起来,车也多了起来,车上花花绿绿的旗子,看不清是哪个国家的。哦,快到东交民巷了。外国人有钱,还可以赚他几个。想到这,周自衡立刻打起精神快步走了起来。

脖子突然感觉一紧,随后是脚离地的感觉,自己被人提着拉到路边,然后就是一脚重重的踢在大腿上“滚开!”踉跄着几步后,回头看见两个拿着警棍的巡警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赶紧向自己来的方向快走了几步,巡警才不再盯着自己。


哦,忘记这里是不让像自己这样的人来的,怕给党国抹黑。但是钱还是要赚啊,好在路上还有不少挂国旗的车,于是卖力的用手挥舞着烟,希望能引起注意。偶尔有车稍慢一下,自己便卖力的跑过去。但是一直到中午,还是没有开张。饥饿感倒越来越强烈了,只好晕晕沉沉的往回走去;好歹自己还有不少俾子,回去先垫垫再说吧。


突然一种恐惧的本能袭来,惊讶中还来不及知道怎么回事,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自己就飞舞着被撞了出去。车祸!是哪个王八蛋把车开上人行道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