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大清朝 外传 第三章 与吴三桂合作

zjatlf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URL]   陈达华见众人相互都认识了一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说道:“眼下我们天地会在江苏受到严重损失,青木堂人员去了十之七八,因此这次总舵主从各地调人来充实青木堂,关于对青木堂胡香主的一些处罚请大家议一议。“   听到陈达华这么一说,胡青华立刻紧张用眼睛瞄了瞄这些坐着的天地会各分舵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


陈达华见众人相互都认识了一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说道:“眼下我们天地会在江苏受到严重损失,青木堂人员去了十之七八,因此这次总舵主从各地调人来充实青木堂,关于对青木堂胡香主的一些处罚请大家议一议。“

听到陈达华这么一说,胡青华立刻紧张用眼睛瞄了瞄这些坐着的天地会各分舵的老大们,心道:低调,低调,各位大哥,看着同事一场的份上,可别说要杀我以谢天下啊…..是,是以谢天地会啊…..众人闻言,先是一阵沉默,接着一位大汉站了出来,此人是黄土堂的香主赵汉清,他站起来先是朝陈近南行了一礼,环顾了一下众人才张嘴说出他的意见。

“如何处理青木堂胡香主,一切由总舵主定夺,我黄土堂没有异议。”

这马屁拍的,人才啊,知道紧跟领导…..胡青华心中暗赞一声,没想到这看起来很大个的汉子竟然如此可人。

“总舵主说如何就是如何了,我是粗人,也不晓得如何说,但俺知道总舵主的决定肯定错不了!”接过赵汉清话头的是宏化堂的副香主江华,此人是个山东汉子,性格直爽,说完就又坐了回去,好像方才那句不是他说的一样。

又有一些香主站了出来,纷纷说道。

“一切就由总舵主定夺好了!”

“总舵主处事一向公正,我们家后堂没有意见。”

“我们参太堂也没意见!”

这些人说的话虽然不一样,但意思都一样,就是对胡青华的处置由陈近南自己决定,他们没意见。这让胡青华感到很欣慰,到底是江湖上混的,没有落水下石的小人,不错不错……

其实胡青华这次差点搞垮青木堂,大家不是不恨他,奈何他们也是各分舵的头脑,这要是敢提出个要命的处罚,日后自己这头出了事,再依胡青华这个例子处置,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所以大家也是一团和气,纷纷打起哈哈,因为他们知道总舵主陈近南是出了名的仁义为先,断不会要了胡青华的命,但处事也是非常公正,所以他们也不怕陈近南会高高提起,轻轻落下。

众人异口同声,看样子让他们提出个法子是不可行了,陈近南看了他们一眼,心道这胡青华的香主之位肯定是不能做了,如何发落他呢?陈近南一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陈达华见陈近南踌躇,知道他心中未拿定主意,对这个族侄他可是十分了解,便对众人道:“此次我们行剌噶尔汉任务失败,那老贼必然会提高警剔,我青木堂一时之间也难以恢复,也不可再闹出大的动静,眼下鞑子对我们看的很紧,为防有失,因此总舵主的意思是青木堂在江苏转入暗地活动。至于青木堂胡香主我看可暂时不再担任青木堂香主一职,具体如何安排由总舵主稍后再作决定。胡香主,剥去你青木堂香主一职,你可有不服?”

“啊?啊!……属下知罪,服气的很,我酿此大错,害了那么多兄弟性命,对不起总舵主和众位兄弟,早就不配做这青木堂香主之位了,请总舵主另选贤能,我要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争取党和政府……不对,是争取早日为我天地会反清复明的大业再出一份力。“

难怪上次你对我又笑又叹气摇头的,原来知道我这香主当不成了啊…刚才差点说漏嘴,胡青华汗颜一声,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好极了,终于不当这个劳甚子香主了……..脸上仍是一副悲痛欲绝,悔不当初的表情。

陈达华见胡青华如此,也不多说,清了清喉咙,大声道:“眼下此事我们先放在一旁,另有一件大事需总舵主告知诸位。”

大事,何等大事?!众人纷纷将目光从胡青华身上转向陈近南。

陈近南见状,便道:“从云南传来的消息,吴三桂这狗汉奸怕是又熬不住了,再加上从京城传来的情报,我看,清庭可能要对吴三桂下手,这次不是吴三桂先起兵就是清庭先动手!”

吴三桂?!胡青华听到这个名字一惊,从前世中不多的历史知识中,胡青华知道康熙初年三藩造反差点就亡了满清,南方被打的搓手不及,根本组织不了有效的抵抗,北方的清兵都调到长江边上了,蒙古人又不停的闹,整个中原就是一片空虚,这个时候如果有一支兵马直插京师,康熙不完也得完了……..不过很可惜吴三桂这老家伙打到长江边却突然不再进攻,被反应过来的清庭给灭了。如果在吴三桂起事打到长江的时候,有一支兵马在手直插北京,满清还能再存活两百年吗?想想都兴奋,不过很快胡青华兴的奋劲就消失了,我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啊,他现在连天地会青木堂香主都没的当了,就算他还是香主,凭着天地会这种民间组织对抗清军,胜算显然不大,毕竟天地会不是军队,他只是民众出于某种信念的一种集合体,配合搞搞情报、剌杀、敌后游击还差不多,让他们去打仗够呛!除非台湾的兵马北上才行,但这几乎不可能,因为历史上三藩闹的欢时,没见台湾有什么反应,还是先混着吧,总不能跑过去跟吴三桂说,老爷子,我知道你会犯个大错,清庭其实空虚着呢…….自己凭什么帮这个老乌龟,三姓家奴而已!胡青华对吴三桂相当的鄙视。

正想着出神,便听有人在说话,抬头一看,原来是玄水堂副香主米大义正在与陈近南说话,胡青华只顾在想自己的事情,并未留意二人先前说了些什么。

“如此说来,米兄弟是赞成先杀吴三桂了?”陈近南问道。

原来陈近南说道吴三桂可能动手反清时,众人都吃了一惊,吴三桂这个替满清入关立了天大功劳的藩王如今却要反清,实在是让他们很惊讶。

吴三桂与清庭的矛盾这些草莽江湖中人并不了解,他们只知道吴三桂是大汉奸,要杀!满洲鞑子是入侵的异族,夺我大明江山,屠我大明子女,抢我大明财富,不仅要杀,更要将他们赶回关外老家去!(那时并无后世国土观念,将满清逐出中原,赶到关外是主流思想)

现在吴三桂与清庭闹起来,正是狗咬狗,这战事一起,天地会正好可以大展身手。于是众人纷纷议论是先驱鞑子还是先除汉奸吴三桂,说的不可分交,有要先杀吴三桂的和先驱鞑子的香主便吵了起来。

米大义道:“吴三桂这狗汉奸,当年放鞑子入关,祸害了我们多少汉人,如果不是他,闯王就不会失败,说不得现在正在北京紫京城上朝呢,想着这王八蛋我就咬牙,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肉!现下这王八蛋要跟鞑子狗咬狗,我们正好借此机会先杀了这狗汉奸!”一双拳头捏的紧紧的,这也不怪他如此激动,米大义的父亲本是闯王大顺军的军将,自己从小就是在顺军义儿营中长大,后来清兵入关,米大义的父亲,亲戚都惨死于清兵刀下,自己也是混在死人堆里才得以幸存,因此对吴三桂的仇恨不共戴天,他自然把家仇国恨统统发泄到吴三桂身上。不过他现在是天地会的成员,打的是复明的旗号,这李闯却是断送了大明江山的反贼,因此他的话让一些人眉头直皱,不过想到李闯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也没必要为了个死人再和自家兄弟张目,因此这些人只是皱了皱眉头而已,倒也没吱声。

“米兄弟,吴三桂固是可恨,可是我们也要分清主次,毕竟鞑子才是我们的大敌,他们杀了我们多少人!光我们扬州就被屠得一干二净!这些禽兽搞了一个扬州十日不算,还来了个嘉定三屠!就是眼下我们青木堂的兄弟又有多少死在了他们手上!因此我认为吴三桂固然要杀,但是我们应该把主要目标对准清庭,只有驱除了鞑子,我们汉人才能翻身!只要我们灭了鞑子,收拾那个大汉奸还不是早晚的事!现在有吴三桂举兵反清,我们说不得还要借一借他的东风,让清庭首尾难顾!”说话的洪顺堂的副香主许三多,人称“三多道长“,语调抑扬顿挫,让人不自觉得就能跟着他的思维走。

二人的意见引得堂下那些香主们纷纷议论,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也不会说出个什么好结果来。想到台湾那边的意思和陈近南的苦衷,陈达华再次示意大家安静:

“按理说,米兄弟和许道长的意见都没有错,总舵对于先驱鞑子还是先除吴三桂也有不同意见,但总体倾向先灭满清。祖师爷万云龙曾经有言,驱除满清,复我中华衣冠,乃炎黄子孙必为之事,因此王爷意欲在清庭猜忌吴三桂的这把火再加上一把油,让它烧得更旺,逼得吴三桂不得不反。到时王师乘海船北上,直扑中原,如此清庭必亡!吴三桂那个跳梁小丑,凡我汉人皆不耻与之为伍,三姓家奴,以前背叛我大明,现在又背叛满清,他的日子绝不会长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遵从王爷的指示行动,具体请总舵主与大家说说。”

(注:万云龙实为郑成功,因天地会为民间秘密组织,故不公开称呼郑成功,而以万云龙代替。此王爷为郑经,郑长功之子)

陈近南接过话头:“为配合王爷的宏图大计,我天地会将挑选两千兄弟前往云南参加吴三桂的军队….”

陈近南话没说完,底下已是一片哗然,有情绪激动的直接叫道“我们大好男儿,怎么能参加吴三桂那大汉奸的军队,郑王爷莫不是昏了头!”也有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一样,胡青华却是眼前一亮,被陈近南的话吸引过去。

“大胆,不得胡说!都给我坐下!”

陈近南大怒,指着众人叫道。这些情绪激动的香主们慑于总舵主威严,立刻安静下来,米大义还想再说什么,不过被陈近南一瞪,嘴巴眨了两下,还是低头坐了下去。

“我再说一次,这是为了配合王爷的大计,郑王爷已与吴三桂谈妥,我们与吴三桂合作,共同对付清庭!“

陈近南话音未落,家后堂的香主彭少强已经跳了出来,大声嚷道:“总舵主,不是属下不遵令,实乃我等哪怕去死也不愿意和那大汉奸合作,吴三桂素来无信无义,郑王爷却要与这汉奸合作,难道忘记了永历先帝了吗!?莫非台湾郑王爷不是我大明的臣子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