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大清朝 正文 第二章 陈近南

zjatlf 收藏 0 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


见胡青华身体也经好的差不多,韦大宝便提出去扬州找总舵主陈近南。胡青华寻思在这地方呆着也没什么意思,你们一天到晚跟着自己,想开溜都没法闪人。去扬州也好,都说腰缠三千贯,骑鹤下扬州,可见扬州是个繁华热闹所在,有钱人的天堂,正好去见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于是收拾了一下简单的随身物品,五人便向扬州行去。

扬州城虽然离兴化不远,不过要是一路都是靠两条腿走路,也够呛!胡青华大病初愈走起来更是觉得累得不行,暗骂怎么混黑社会的也不整点马骑,有辆马车也行啊!…..却不知天地会创始清规甚多,会众多是些穷光蛋,又不准他们打家劫舍,一般会众手上银钱自然十分有限。胡青华虽然是青木堂的香主,不过逃亡出来,身上自然也不可能带有多少银子,韦大宝他们平时也是吃他的用他的,更是没什么银子,自然只能靠走了。

一路上胡青华从韦大宝和张二江他们嘴中又得知了大量信息,也慢慢的融入自己这幅身体,变得越来越像胡香主。韦大宝他们以为胡青华是病好了,不由都替香主高兴起来。路上遇见几个盘查点,好在都是些绿营官兵,本乡本土的,众人身份又都没问题,塞了些小钱便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扬州,直接往西城的四德商铺而去。

让胡青华有些不解的是为什么传说中的扬州城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繁荣,城里的人不是太多,一点都没有城市里特有的拥挤现象。忍不住问了韦大宝,才知道这跟当年清军入关后制造的“扬州十日”有关,这场惨绝人寰的种族大屠杀导致扬州城人口在二十多年后仍达不到当年一半人口,很多人更是提到扬州都为之色变,不愿意谈及那场大屠杀。胡青华听了也是心为之一痛:为什么二百多年后对于扬州所发生的这桩惨案却甚少有人提及呢……

四德商铺所在的西城是扬州一个货物中转的流通点,大批力把在此聚居讨生活,虽然赶不上当年,但是毕竟有着独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商贸仍然较其他地区发达。

胡青华刚才看到的萧条只是相对于人口数量而言,但是结合整个时代的大环境和商业流通因素,扬州依然是个十分重要的商业城市,须知满清入关后,整个中国人口不到七千万!明末连年战乱,人口都保持在一亿五千万到两亿之间,而清军入关,汉人人口锐减一半。

如果说扬州十日被屠军民在八十万,那么现在的扬州充其量只有三十万人口而已,三十万人口放在后世也是一个县级市的规模,因此商业还是相当可观的。(清朝时代人口大规模增长是在康熙晚年及乾隆年间,得益于土豆,玉米等易活种植物的大量推广,当然,没有大规模的战乱也是人口增长超快的前提。)

四德商铺的招牌很显眼,算是周围比较大的一处店铺,也是天地会青木堂在扬州的一处秘密产业,胡青华带着张二江他们到了店门口,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让韦大宝先进去探探情况。

剌杀噶尔汉失败后,胡青华(原来那个)带人离开了扬州城,跑到兴化去避风头。在扬州的天地会因无人主持,所以有些乱,清庭又抓了一些天地会成员,有些人骨头不够硬,耐不住刑,招了些天地会的情况,其中就有会中的秘密切口,清庭根据这些情报端了几处青木堂的产业。青木堂在扬州几乎遭到了连根拔起的破坏,四德商铺算是天地会在扬州的最后一处据点,有没有被官府查获,胡青华不知道,所以让韦大宝一个人进去,如果情况不对,其余四人也好及时作出反应,不至于被一网捞了。

韦大宝进店之后跟掌柜对的切口是陈师爷找到他们后告诉他的,所谓的切口在胡正华眼里无非就是些黑话,什么“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之类好像过年贴的门对子一样的诗句,性质好比威虎山上的九爷与座山雕的问答。路上韦大宝曾经向他汇报过这些方面的事情,不过胡青华没放在心上,懒得记,心想到时让你去对不就完了。

很快韦大宝就出来了,给了一个没有问题的眼色,胡青华这才带着张二江、林汉他们进去。

进去之后,胡青华看不到一个印象中的熟人,明白陈近南这次的动作挺大,搞不好可能要撸了自己这个青木堂香主之职。不过现在的胡青华可不是以前的胡香主,本来就对当这个反政府组织成员的小头目有些提心吊胆,而且还是一没前途的地下组织,早打定爷不跟你混了的主意,这要是给撸了,胡青华绝对会很开心…………

“胡香主,属下是宏化堂的,随总舵主来这里充实青木堂的力量,总舵主正在里面,请胡香主这就随我来。”

四德商铺的新任掌柜看起来像个老学究一样,见到胡青华他们进来,上前很有礼貌的请胡青华随他进去。

跟着宏化堂的这个掌柜沿着一堵长墙走了两个弯,胡青华就看到前面有个院子,院子前面还站着两个劲装汉子。

“向里面通报一声,青木堂胡香主来了。”

两个汉子听了那掌柜的话朝胡青华他们看了看,胡青华抱拳示意,二人也抱拳回礼,一人道:“胡香主稍等片刻,总舵主正在里面议事,我去给你通报一声。”

“有劳这位兄弟!我等在此等着便是。”胡青华表现的很有风度。

…………………….

“总舵主请胡香主和几位兄弟进去,请!”

等不到片刻,进去通报的汉子就出来了,胡青华原以为陈近南会晒他一晒,没想到这么快就让自己进去了。要见传说中高手中的高手,胡青华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不过更多的是一些期盼,久闻不如一见嘛,到要好好看看这个陈近南是个什么模样,但愿不要让我失望,胡青华心道。

………….

一张巨幅青山松竹画像悬挂在正堂之上,堂下两旁早已坐了十来个人,画像下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人一袭长衫,剑眉紧锁,目光注视着刚踏进正堂的胡青华。

胡青华心想这人恐怕就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了,果然有些气质,也不枉金老先生那么捧他了………

注视着胡青华的中年男子正是陈近南。自从郑成功在顺治年间兵发长江无功而退,吴三桂在缅甸绞死永历皇帝后,反清事业便陷入低谷,十几年下来,人心思安,清庭的统治越来越牢固,尤其是现在的满清皇帝康熙是个年少却又比较贤明的皇帝,他即位后处死辅政大臣敖拜,废除了一些暴政和不合理的苟捐杂税,政治环境比较清明,因此越来越得人心。

在这样的形势下,天地会的反清复明事业十几年来没有多大的进展,一直受到清庭的压制,原本指望通过青木堂剌杀满清江宁将军噶尔汉,在江苏制造一些混乱,好让天地会有所作为,不料青木堂的香主胡青华却思虑不慎,行事大意,不仅任务失败,也让青木堂损失惨重。天地会在江苏的势力几乎要被清庭连根拔起,不得已之下,陈近南只好带着从各地抽调的人手赶来江苏,以求稳住局势,思机待动。

对于这个青木堂香主胡青华,陈近南是又爱又恨,爱其忠义,恨其有勇无谋。胡青华是陈近南一手提拔,对其也是费了不少心血,现在却犯下如此大错,让陈近南失望透顶。

这几日陈近南一直思索着如何处置胡青华,不责罚是不行的,各地分舵都看着,自己再怎么看重他,也不得不给会中一个交待。但是如何处置却又是一个问题,重了,难免让人寒心,毕竟谁都不能保证每次行动都能成功,失败也是避免不了的事情。轻了,又恐其他分堂不满,台湾郑王爷那边也不好交待,真是叫人头疼。

陈近南的思维随着胡青华走进正堂才从纠葛中返回现实,见胡青华要行礼,陈近南挥挥手道:“都是会中兄弟,不必多礼。”顿了一顿又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身体好了没有?“

“有劳总舵主挂念,多亏陈师爷妙手神医,我身子已经没问题了”胡正华一边回道,一边小心的打量着陈近南,见他还不到四十岁,鬓角却也有了白发,想道金老先生对此人的描述,心中不禁有些尊重,说到底,此人也是我汉人中的一个大英雄,虽然未能成事,但其一生为我汉人反抗满清统治奔走呼唤,劳碌终生,也当得英雄一说。

想道自己这身子主人让青木堂损失严重,自己也想脱身,胡青华不等陈近南说话,便轰的一声拜倒在地:

“总舵主,属下领导不力,害得那么多兄弟被鞑子所杀,青木堂损失严重,特请总舵主责罚属下,属下绝无怨言!属下也愿交出青木堂香主一职,请总舵主另命他人接掌!”

听到胡青华要交出青木堂香主一职,堂中坐着的众人都很惊讶,按照天地会的规矩,这香主一职都是由总舵主任命,是否担任也是由陈近南一人决定,很少有自请交出的,胡青华这个决定有点出人意料,让他们始料未及。

堂下的韦大宝,张二江四人也是大为紧张,他们从入会以来就跟着胡青华,自然对他有种归属感,眼下听到胡香主要不当这个香主,他们也一时谔然,不知如何是好,如果香主不是香主了,那么他们怎么办?

陈近南也有些诧异,据他对胡青华的了解,此人是一条汉子,敢作敢当,吃了亏无论如何也要讨回来,原以为他要重整青木堂,找噶尔汉报仇,没想到却是要交出香主之职,这可不像他的为人啊?…

陈近南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指了指右手边的一张座位道:“你现在仍是青木堂的香主,先坐下,听听大伙对此事的看法,至于青木堂香主一职,不是你说交就交的,你只需听命就是!”语气中多了几分严厉。

胡青华暗道一声可惜:我都辞职了,你干嘛不爽快点,看样子脱身是件麻烦事,还是先看看吧。

…………………………………

堂下坐着的十几个人胡青华都不认识,他只认识端坐在那,拿着茶碗吹气的陈达华陈师爷,其他的人却是从来没见过,想必是陈近南从其他分舵调过来的人。

天地会是个民间秘密组织,在各省都设有分堂,但是除了必要任务外,各分堂的主事之间,会众与会众之间都是相互并不来往,这也是他们的一种无奈,因为谁都不能保证每个会众都是视死如归的汉子。所以即使天地会中出了叛徒,也只能影响一省,而不会连累整个天地会,胡青华不认得这些人倒也正常。(此非笔者杜撰,系史实)

见胡青华依言坐了下去,陈近南这才指了指站着的韦大宝等人,说道:“那边还有几张空椅子,你们也坐下吧。”

韦大宝等人听到陈近南让自己也坐下,心中那个感动啊,因为天地会会规,只有副香主以上会众才能在总舵主面前有座,现下自己几个青木堂的小人物却也能在总舵主面前有座,真是太让人激动了……四人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谢过陈近南,激动的就差抱着椅子痛哭一场……

不过他们有一点没有想过来,现在的青木堂除了他们这些人,拢共整个江苏省也没多少会众了,大多数都还关在各个府县衙门呢,还有一些人被挂在江宁城的城墙上面…..陈近南能破例赐他们座,也是一种拉拢,当然这种拉拢谈不上是心计,更多的是一种安抚罢。

待几人坐下,陈近南这才环顾了一下厅中众人,转头示意坐着的陈达华,陈达华明白他的意思,便站了起来走到中间。

“在场的众位兄弟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这次总舵主把大家从各自分舵调过来,是有大事相商,我先给大家作些介绍。“

这不介绍还好,一介绍胡青华吃了一惊,原来堂中坐着的这些人都是天地会各分舵的头号人物,大多数是香主级的人物,没来的也是由各自的副香主代替。

天地会共有十堂,前五房五堂,后五房五堂。前五房莲花堂、洪顺堂、家后堂、参太堂、宏化堂。后五房青木堂、赤火堂、西金堂、玄水堂、黄土堂。那前五房中,长房莲花堂该管福建,二房洪顺堂该管广东,三房房家后堂该管广西,四房参太堂该管湖南、湖北,五房宏化堂该管浙江。后五房中,长房青木堂该管江苏,二房赤火堂该管贵州,三房西金堂该管四川,四房玄水堂该管云南,五房黄土堂该管中州河南。天地会为郑成功旧部所组成,主力在福建,因此莲花堂为长房,实力最强,其次为两广、两湖,更其次为浙江、江苏。而场上这些人物分别是莲花堂的香主张常平,洪顺堂的副香主许三多,人称“三多道长“;家后堂的香主彭少强,参太堂的香主林正毅,宏化堂的副香主江华,以及赤火堂的香主袁项,西金堂的副香主陈大强,玄水堂副香主米大义,黄土堂的香主赵汉清。如此一来整个天地会遍布全国的各路势力头头基本上全在这了,陈达华一边介绍着,这些个正副香主一边相互打着招呼,一时倒也热闹。

胡青华听了这些人的来头,也暗自伸了伸舌头,暗道:好家伙,这要是密报一下,可是大功一件,至少也能混个四品顶戴戴戴吧…..呸呸呸,我成什么人了,想什么呢….胡正华暗自脸红一下…..陈近南在短期内紧急传令各地分舵主事的来此,肯定有大事发生,不会是举义吧?回忆了一下历史,没见史书上说康熙初年有这么一场天地会起义啊….到底什么事呢?胡青华也有些好奇。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