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大清朝 正文 第一章 青木堂香主

zjatlf 收藏 0 10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


“醒了!醒了!胡香主醒了,快去叫陈师爷来!”

迷迷糊糊的赵卫东听到身边有人叫唤的声音,心里感到奇怪,便想抬头看看是谁在叫喊,却发现自己就像被麻醉了一般,使不出半分力气。

“怎么回事,自己这是怎么了?”赵卫东试着抬了两次,却都没能把头抬起,只好将眼睛睁开,想知道刚才是谁在说话,却见眼前有几个男人正在盯着他望,看到他们的模样,赵卫东吃了一惊:这几个人怎么穿得这么古怪?!

眨了眨眼,赵卫东再仔细瞅了下,却发现这些人穿的不是什么奇装异服,而是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古人的打扮,并且这些人的脑袋后上下拖着两条小辫子,非常细,有点像是老鼠的尾巴。

扮演党项人的群众演员?赵卫东有点奇怪:没听说过有什么剧组在镇上拍戏啊,这些人围着我干嘛?想开口问问,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几人见了,连忙示意赵卫东不要说话,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人将五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方,一边号脉,一边捋着自己的一丛山羊胡,对身边的几个男子道:

“从脉像上来看,胡香主已经无大碍了,大病初愈,精气神都还差了些,这话也说不出了。我这再给开个方子,你们到镇上抓些药来熬上,只需好好歇上几日就好。我就不在这耽搁了,总舵主那里还等着我去呢。”

“陈师爷,您老好医术,真是妙手回春,要不是您老来得及时,怕是我们香主就撑不过去了。“一个长得胖乎乎的男子走到桌子旁为老人磨起了墨:

“要我说,师爷您老人家要是在扬州城开家医馆,凭您老手到病除的本事,要不了几年肯定能成富家翁。”

老人在一张黄纸上写下药方,吹了几下,待干了才递给那胖乎乎的男子:“韦大宝,你少拍我马屁,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成了富家翁又能享几年福?几十年了,一直都是刀里来血里去的,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把这药方拿上,等会去镇上按这个方子抓药。“老人的言语之中有些岁月沧桑感。

老人本名陈达华,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的本家族叔,因为精通医术,天地会有人受伤或者生病多是由此人医治,又因他年轻时曾经做过明朝江阴县令的师爷,因此会中多叫他陈师爷。

磨墨的胖男子自然就是陈师爷嘴中的韦大宝了,他接过陈师爷递给他的药方笑道:“大宝活了这么多年,没怎么佩服过别人,除了总舵主和我们香主,就数您老了,您老还别不信,我这可是说得心里话,要是哪天我也受了伤,可赶着要您老拉扯拉扯我这条小命呢,呵呵。”

陈师爷敲了一下韦大宝的脑袋:“这里不能久待,鞑子最近查得很严,你们凡事要小心一些。待胡香主能下床,你们就带他去扬州的四德商铺,总舵主与我会在那里呆上一阵处理青木堂的事务。”

说到正经事,韦大宝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您老放心,我等会加倍小心,香主一旦能活动,我们就立刻赶到扬州去。”

“这地方偏僻得很,鞑子不可能找到这里的!您老放心去就是,这里有我们呢。“说话的是韦大宝身边的男子,叫张二江,身材很魁梧,就是黑了些。

“不管如何,小心无大错,这次青木堂损失严重,如果你们再出什么意外,咱们天地会在江苏可就没什么人手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陈师爷望了望躺在床上的赵卫东,见他正望着自己,便轻轻笑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走了出去。

韦大宝跟着出去送到院外,见陈师爷走的远了,才转身对留在屋内的几个男子叫道:“林老四、二江兄弟,你们俩在这照顾好香主,我和五宝兄弟去镇上抓药,顺便再整些酒肉。娘的,这次让鞑子追得忒窝囊,好几天都没喝酒了,嘴里都快淡出鸟味了。”

“大宝哥快些回来啊,二江也有日子没尝过酒味了,你可不能光顾着自己痛快。”张二江在屋内笑着回道。

这几个汉子都是江苏泰兴人,其时距离明朝灭亡不过二三十年,各地都还有反清活动,孤悬在台湾的郑氏家族仍扛着反清复明的这面大旗。韦大宝等人平素都是直肠汉子,对满清入关后的种种欺压汉人的行为都是颇为痛恨,于是相继加入天地会,成为青木堂在扬州的分支力量之一。

前几日,天地会总舵传下命令,让长房青木堂抽调人手,剌杀满清江宁将军噶尔汉,不料任务失败,青木堂香主胡青华便领着众人分头突围,被清兵一路追杀,死了十数个兄弟,才跑到这苏北兴化境界,正当众人庆幸摆脱追兵之时,胡青华却恶疾缠身一病不起,藏身之地又被一路尾随而来的清军得知,几个人连夜冲了出来,胡青华却已是七窍没了六窍,性命危在旦夕。这可把韦大宝他们几个都愁坏了,天地会会规,兄弟得病,众人必须无条件帮助医治,更何况胡青华是青木堂的香主,他们的顶头上司。

胡青华这个香主平日对会中兄弟视如手足,哪个兄弟家中有事,缺银少粮什么的,胡青华得知后便多加接济,哪怕自己也是个穷得一贫如洗的光棍汉。眼看胡青华就要命丧于此,这些汉子哪能不焦急万分,四下请了几个乡下郎中,都说胡青华凶多吉少,他们只是寻常的乡下郎中,医术有限,也只能听天命尽人事。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外出寻医的林老四却领着陈达华赶到此处,原来陈近南得知青木堂剌杀噶尔汉失败,会中兄弟损失严重后,便令陈达华先行过来寻找青木堂余部,一来详细了解任务失败的情况,二来也能帮着受伤的兄弟治疗。

陈达华根据韦大宝他们留下的记号一路寻来,正好撞上寻医未果的林老四,一听胡青华命在旦夕,连忙赶了过来。不愧是精通医术,施了一番针灸,又几个方子下去,胡青华已无大碍,脸色也有了些血色,变得红润起来,嘴巴也能一张一张的,虽然说不出话,但种种迹象表明,胡香主的病看来已经是没有多大问题了。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胡青华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胡香主,而是来自两百多年后的赵卫东。

屋内赵卫东,不,现在应该说是叫胡青华了,还在为刚才几个人的说话感到莫名奇妙,天地会?鞑子?总舵主?!….这都哪跟哪啊?自己明明是在店里看碟,怎么一下子就躺在这破屋子里了呢?胡青华头大的要命,越想越觉得可怕,不由打了个冷颤:天地会是清朝的,难道自己穿越时空来到这清朝了?!……..

回想一下电脑莫名奇妙黑屏和那束亮光,再加上刚才这几个男人奇怪的装扮和言语,胡青华心里越发肯定自己是中奖了…..一想到穿越,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活着好好的,没病没灾,日子过得蛮舒心,老婆也长得挺水灵,咋就整来这清朝了,估摸还是一反政府组织的成员。历史上的清朝被推翻是武昌起义革命党所为,而他们所说的天地会正是后世黑社会组织青红帮(红门)的前身,由郑成功部将陈近南(陈永华)创建,在满清统治的二百六十年间,一直就是被严厉打击的地下反清组织。

胡青华一想到天地会成员每天都得要提着脑袋过日子,心里就犯突,看来日后得想个法子脱身,凭自己领先这个时代两百多年的知识,想必混个富家翁不成问题。主意打定,胡正华也不再多想,现在行动不便,不如先跟他们混着,有不知道的地方推说自己大病刚好,脑子有损就是。

…………..

“香主,你口渴了吗?”

五宝跟韦大宝去镇上抓药去了,屋内就剩下张二江与林老四,两个人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见香主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自己,嘴巴还一张一张的,就是没有声音,以为香主口渴,便倒了碗水捧到胡青华嘴边问道。

赵卫东附身的胡青华自是不认识张二江,见他叫叫自己香主,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好轻轻点了下头。

张二江见香主点头,便小心的把水灌到胡青华的嘴里,因为灌得有些急,把胡青华呛了一下,大声咳嗽了起来:

“你想把我呛死啊!”

“…………”

“香主,你能说话了!”林老四高兴的叫道。

“嗯?………不错,我能说话了!“胡青华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能说话了,连忙问道:“你们是谁?这是哪里?”

张二江一愣,和林老四面面相觑,狐疑的看了看胡青华,半响才冒出句:“香主,我是二江啊,最爱跟香主拼酒的张二江啊!你不记得我了?”

我是真的不认识你……胡青华朝张二江摇摇头:“我头疼的厉害,真的记不起兄弟是哪位了。”既然决定跟着天地会先混一下,胡青华的戏就演得挺像那么一回事。

见胡青华好像真的不认识他们,林老四也颇是奇怪,拉过张二江,低声说道:“莫不成这一病把脑子烧坏了?”

“我看像,得,也不是多大事儿啊,慢慢就好了,陈师爷不说了嘛,这得养个几天才能全愈。”张江勇抓抓脑壳,以为香主是病刚好的原因,不以为然。

“香主,我看你是病刚好,可能脑子有点烧糊涂了,不过没多大事,过个几天就好了,这是林汉林老四,韦大哥和五宝兄弟去给你抓药去了,我跟老四在这照顾你。你不要着急,好好歇着,慢慢就想起来了。”

胡青华适时的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极度配合他们:“嗯,是,是,我看我也是糊涂了,你们两个莫要见怪,不妨说些我病之前的事与我听听,好帮我恢复得快些。”

张二江和林汉哪里知道这是胡青华在套他们的底,当下便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你们是说,现在是康熙十年?”

“嗯,对,鞑子的狗皇帝年叫就叫康熙,按他们的算法是康熙十一年,不过按我们大明的年号则是永历二十六年。”

胡青华彻底搞明白自己身处的时代是什么了,康熙十一年大概就是公元17世纪中期,具体是哪年他就不清楚了,历史成绩本来就不太好,对些大的事件了解些,具体到细节,胡青华也只能两眼一翻了。不过印象中清代的人不都是条长辫子的吗,怎么到他们这却是两条老鼠尾巴一样的小辫子呢?这让胡青华觉得非常诧异,不过没蠢到去问张二江他们。

期间韦大宝和五宝也从镇上抓药回来,买了几只烧鸡,另外也整了些酒菜,因担心胡青华他们,没敢在镇上多留便急匆匆的赶回来。

二人回来后林汉便将胡青华记忆有损的情况说与韦大宝听,韦听了也没放在心上,也只道是大病一场的原因,放下酒菜,拎了一只鸡便递给胡青华,因陈达华吩咐,胡青华身子刚好转,不能喝酒,便也没倒酒于胡青华。

胡青华接过烧鸡,得知这汉子叫韦大宝,有些惊讶:没听说韦小宝他有哥哥啊……..

肚子也正好饿了,想到自己附身的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用现在的话说那也是有身份的人,属于中高层领导,面前四人就是自己的小弟。胡青华也就不客气,大口吃了起来,四人待胡青华吃了后才大碗倒起酒来,就着食物饱食了一顿。

…………

如此过了三日,胡青华已经能起身行走,四下小范围的活动活动了,几次小跑下来,发现自己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脑子里还存有原先主人练武的一些记忆,试着打了几趟拳,虽然不是虎虎生威,但架式也是十足。

早上去打水洗脸时,胡青华才注意到这幅身体主人的面孔不是很帅的那种,胡子倒是蛮多的,看来原先主人是个喜欢长胡子的男人。胡青华不喜欢脸上长满胡子的感觉,便跟五宝要了把锋利的匕首,就着水面刮起了胡子,刮完后再看看这幅面孔,年纪在三十左右的样子,不由心里一惨:大龄单身汉泡妞不方便啊,难怪这家伙到现在还是一光棍…….

剔完胡须,胡青华心道虽然不是很帅,不过也对得起观众了,托着下巴嘿嘿一笑,恰见张二江也拿着块破布来洗脸,便叫他:

“二江,你过来,替我把这匕首还给五宝。“

张二江刚在林中撒了一泡尿,正准备把脸洗一下,老远就见香主在河边对着水面傻笑,心中很好奇香主在笑什么?肯定是有什么好东西……..听得胡青华叫他,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心想香主肯定是有什么好东西想到我了……..

跑来一瞅香主,张二江吓了一跳,在那左看右看,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打量着胡青华,眼睛珠子就差从眼眶里掉出来。

胡青华见他如此表情,心中大乐,这家伙肯定是被我现在的样子深深的迷倒……

上前拍拍张江勇的肩膀:“好了,别瞅了,让人见了还以为什么事呢,不就剔了胡须英俊多了嘛,大惊小怪的”

“不是,香主,实在是你现在这样子实在是…..实在是…..”张老三将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一连两个“实在是”,就是没有下文,把胡青华听得一头雾水。

“实在是什么啊?能不能一句话说完啊”

“实在是太伟岸了……香主,属下见了你现在这幅尊容,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张老三很认真的看着胡青华。

“吱”胡青华一听此话,心中凉气直冒,接过话头便道:“又恰似长江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是吧?”

“香主果然是香主,竟然能连属下心中所想都能猜到,属下实在是…..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话还没说完就见胡青华一脚踹来,“叭“的一声仰倒在地,张二江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听见香主在那发狂似的大叫:“天哪,原来这句台词是真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