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拿钉子户没办法。。。

贵金属 收藏 3 534
导读:溪口蒋宅缺一角说明什么? 丁启阵 这是我第二次去奉化溪口。第一次是四年前的冬天,那一次还去了传说中黄巢起义失败后的藏身之所雪窦寺。当时游完雪窦寺,天公很应景,真的飘起了雪,夹带着雨。结果,满地泥泞中,我们差一点没能找到返回溪口的交通工具。雪窦山上,雪窦寺旁,雨雪霏霏中,又冷又饿的滋味,记忆犹新。 这一回重访溪口,感觉跟上一次截然有别:因为正当高温燠热天气,身上汗出如浆,我游览的兴致大不如前。下车之后,得知古民居博物馆、蒋氏故居的门票都是一百好几十一张,我顿失入宅游览的兴趣。三处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溪口蒋宅缺一角说明什么?


丁启阵




这是我第二次去奉化溪口。第一次是四年前的冬天,那一次还去了传说中黄巢起义失败后的藏身之所雪窦寺。当时游完雪窦寺,天公很应景,真的飘起了雪,夹带着雨。结果,满地泥泞中,我们差一点没能找到返回溪口的交通工具。雪窦山上,雪窦寺旁,雨雪霏霏中,又冷又饿的滋味,记忆犹新。


这一回重访溪口,感觉跟上一次截然有别:因为正当高温燠热天气,身上汗出如浆,我游览的兴致大不如前。下车之后,得知古民居博物馆、蒋氏故居的门票都是一百好几十一张,我顿失入宅游览的兴趣。三处蒋氏故居(玉泰盐铺、丰镐房、小洋房)和文昌阁,上一回我都是进去看过的,里边的情形,尚历历在目,清晰如昨,没有必要斥巨资复习一遍。问两位外国学生有无入内参观的愿望,她们异口同声问道:“跟绍兴的鲁迅故居差不多吧?”我略加思索之后,答以“差不多”。她们异口同声回答:“那就不进去了。”绍兴鲁迅故居,如今是免费对游客开放的。


于是,我买了一袋当地特产“海苔烧饼”,请她们品尝。开始时,她们都说味道有点怪,不喜欢。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位说有点喜欢了。说话间,我们已经绕着蒋氏故居最重要的部分丰镐房的外墙走了一圈。接着,我们在剡溪边小坐片刻,在小镇的街道上随意溜达。其间,我的学生拍了一些以剡溪和笔架山(有说那山状似二龙戏珠的)为背景的照片,我则买了两幅风景苏绣。在小而清幽的武山上小坐片刻之后,我们出武岭门。很快,遇到一辆送客至溪口、正欲返回宁波的出租车,以六十元的价格,返回宁波南站附近,我们下榻宾馆的门口。出租车司机同时也是车子的主人,话语得体,空调开得也足,四十公里的路程,凉爽而愉快。


凡是到溪口游览过蒋氏故居丰镐房的人,大约都听导游绘声绘色地讲述过这么一个故事:当年蒋总统为了携夫人宋美龄衣锦还乡,事先扩建宅院。有一户穷村民,家屋位于蒋总统规划图的一角。无论蒋总统怎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该村民就是寸土不让。结果,蒋总统也无可奈何。果然,如今的丰镐房,东南方向就缺了一角。导游们讲完这个故事,感慨都是一样的:当年蒋介石虽然贵为三军统帅,军政独揽,但还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决不会干出强占民宅、鱼肉乡里的勾当。


出于好奇,我在蒋氏故居那缺角处,询问了两位当地上年纪的居民,他们都一口认定导游们是在胡说八道,说根本没有那回事——他们话音未落,墙内真的又有导游在向游客绘声绘色讲述这故事。其中一个村民是这样说的:“土地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蒋介石怎么会随便改变呢?”我愿意相信两位老人的说法。丰镐房的后墙,就有些弯曲,不是笔直的。我家乡小镇上也出过两位大人物,其中一位是国民党空军总司令周至柔先生,另一位是做过山东省都督、省长的屈映光先生。他们在家乡都有不错的口碑,至今人们还对他们修桥铺路办学校之类义举念念不忘。其中周至柔的宅子不算大,屈映光的宅子规模却比溪口蒋宅大得多,四周围墙上都带枪眼。在浙江一带,溪口蒋氏故居,也就是一户中等地主宅院的规模。


其实,无论蒋介石当年有无跟村民协商让出宅基地的事,都可以说明蒋介石不是从前教科书中的大坏蛋。这个事情,原本就不值得一说。值得一说的是,蒋介石晚年,在阳明山山道上,因为一个少将师长的吉普车突然闯出,坐骑跟前导车相撞,不久便病魔缠身,直至去世。据说,这位师长事后只是被定性为意外车祸,以“伤害最高领袖罪”撤职查办了事,脑袋并未搬家。


本文内容于 2010-7-19 13:16:04 被小编a4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