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狙击

上接《 绝战荒岛》 第一百零一章 甲板上的幽灵苗 字数:2599

“远处河边那棵斜树,距离我们有四百七十五米。你俩再看一眼甲板长度,重新感受距离。”

两个女孩,这次都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望向船尾,把百米距离的长度,使劲儿往脑子里刻画。

“芦雅,知道自己射向森蚺的子弹,却意外击中我吗?”芦雅听我讲到射击准度,立刻双眼汇神,摇着拨浪鼓似的头,让我给她答案。

“狙击镜上的半十字准线,不是对准目标哪里,子弹就准确的撞上去。要把镜里的标线,当成参照物,子弹虽由枪膛飞出,却由大自然掌控。来,你现在瞄准,五百米处那棵大树。”

调教着她俩,我自己先趴在甲板上,托起狙击步枪,观察远处的预定目标。“现在,观察大树,寻找上面的生命,一条虫,一只鸟,一只蛙,都可以作为靶心,不要把大树本身当成目标。”

“我什么也看不到。”伊凉用心观察了一会儿,抬起脸严肃的报告情况。我趴在伊凉右侧,距离两米。见她扭过美丽的面孔,用期待的眼睛注视我。

“我们现在,不是趴在大船上,你要假想出环境,船舷是一排矮灌木,远处大树上,藏着和我们同样的狙击手,他们也搜索,随时可以射出致命的子弹。”

“嗯。”“嗯。”两个女孩同时点头应允。我有些无奈,但还是耐心的指导。“拇指上竖,表示好的、去、是。看不见、视线、位置不好,就用四指并拢遮住眼睛。不要发出声音,任何一个动作都要小心,假如隐藏的附近有鸟兽,被惊吓到,这种异常,会立刻引来埋伏着的狙击手窥望,而自己的生命,也会成为敌人最想看到的目标。”

“嗯。”芦雅又发出应允。在我准备瞪她的瞬间,这个丫头急忙捂自己的嘴巴,发现不对劲儿后,才忙抽出左手,翘起那细嫩葱白的大拇指。

“我看到一只树蛙,你俩快速找到它的位置,先观察它,记住蛙的颜色,周围枝叶的形状,看我的手势后,再开枪射击,这是给你俩的任务。”

我继续把眼睛贴回狙击镜,不再看远处那棵大树,而是望向更远的河流上游。大船上,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的处境,看似宁静安全,实则已到了争分夺秒的死亡游戏。现在,只能一边教授两个女孩,一边执行我自己的任务。

要是两天之后,河水的流速静止下来,我就尝试着起锚,把船再往里一点点逼近。虽然河两岸都是木材,也有了应手的板斧,但面临的危险,却比当初在小树林,大上百倍。

两个丫头,不仅要掌握射击技巧和一般常识,她们更需要的是毅力以及结实的体魄,现在只能把大船的甲板,当成训练场地,传授些可操作的射杀知识。

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能每次击中瞄准的位置,这种射击本领,摘奥-运金牌,是足够的,但这离专业狙击手,尤其是幽灵狙击手,还差很多很远。

无论是在森林、谷地、山脉、城巷、向上射击或是向下射击,有风无风,是否雨雪,光线强弱,甚至潮湿或干燥,优秀的狙击手,可以在有效射程内,高达99%的命中率。

射击术在实际上,不是最先考虑的,有许多东西,可以影响命中率,在排除这些因素以后,运气是唯一无法控制的。

“伊凉,你先描述看到的目标。”边说着,我仍继续向自己另外的目标搜索。“一只蓝墨色青蛙,背部密集黑色斑点,正准备捕食前面枝叶下的尺蠖。”

她捕捉回的镜像,和我刚在看到的一样。“芦雅,该你描述了。”我眼睛依然贴紧步枪上的狙击镜,用耳朵等她发言。可过了好半天,这丫头也不吱声。

等我侧脸看她的时候,她正翘起圆润的拇指,向我蹬着大眼。这鬼丫头,蛮投入的,也很善于推测手势,知道拇指向上,就是向下的反义。

我和芦雅的大眼睛对视着,用食指中指指向自己眼睛。

这下可把她难住了,迟疑了半天,也没推测出我的意思。“这表示看见、可视的。”我又用手掌成爪状向下,她眼睛瞪的更大,顿时觉得这些手势,充满了趣味儿。

“动物。”说完,我不再看她。两个稚嫩的小丫头,又低下头去,观察那只即将成为人类进步的炮灰。

两个女孩的身体,正是生理发育的热阶段,她们第一次趴在甲板射击鬼猴时,就错误的用胳膊支撑手中的武器。我现在,必须告诉她们,常人了解不到的射杀技巧。

“你俩现在的卧姿,很难控制疲劳,四周的环境固然重要,如果没有一个正确姿势,会使自己摇摆不定,所以必须利用骨架的构造,去承托你的狙击步枪,俯伏的时候,射击就更加容易。”

我刚讲解到一半,两个女孩同时,吁出长长的一口气,犹如终于松开封口的气球,软绵绵的伏在步枪上。

假如我刚才,直接命令射击,可以肯定,两个姑娘没一个能击中目标,她们的双臂肌肉,都是绷紧哆嗦着的。非专业的射击者,是察觉不出,这些细微却又关键的动态。

“将前臂于胸口中央,垂直着步枪的前手把位置,使枪口能直上直落,后臂紧贴胸骨使胸骨协助,承托狙击步枪的重量。伏击的时候,必须使身体俯伏在一个平坦而舒服的位置,脚趾向外使脚平放在地上,由脚开始安排全身都放在地上,如果你使用肌肉去支持你的身体,便容易摇摆不定。”

伊凉和芦雅,就像听着愈加老师指导,娇躯随着我的话语,不断的调整和耸动。她俩都很聪慧,能及时跟上我的口述,寻找射击的正确姿势。

“等将来,你俩去山林、谷底、河流之类的环境里,射杀敌人的时候,尽量找能够维持长久,而不会容易使你疲劳的位置,步枪在你肩膀上的不同位置,你需要的是一个摇晃最少,但又能灵活移动步枪的姿势组合。”

我想象着未来,俩个小姑娘,能骄傲的抱着狙击步枪,像我那样奔跑在大自然中,回击掉一切邪恶的伤害。心里不由得,泛起一股融融暖意。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追抓生命链条 字数:2521

“当射击时,不要将眼睛离开瞄准镜去更换弹匣,只可在无人看见你的情况下,做此动作。”

芦雅立刻挺起脖子,像只等待哺乳的小黄鹂,大眼滴溜溜看着我。“敌人看不到我们,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更换弹夹?”两个女孩,并未经历过实战,这些讲解,不能像应付考核那样,死记硬背,到时套用。

而我的责任,是要她们的思想去实践,领进杀与被杀的门槛,再重新带出来。“伏击的时候,不能确定有无眼睛在注视自己,尤其是前面的敌人,你要给他一种,可以随时射击的假象,压制敌人可能的火力和致命的火力。如果一个敌人,躲在掩体后面,向你开枪射击,你要迅速而准确的击中,尽量将他的头,炸的满地撒花,其他的敌人,就不敢再轻易窥探和反击。”

“几百米的距离,那么遥远,敌人能看到我们吗?”伊凉追问到。“有时候,无需看到,敌人只要将机枪,朝可能隐藏狙击手的位置一扫,像炸出泥底的泥鳅一样。所以,狙击手的眼睛,一旦离开瞄准器,攻击就成了瞎子,防御也跟着瞎。”

河流的上游,泄洪气势有减弱迹象,看来我的推断,基本正确。两天后的河面,会平静下来,到时行船、狩猎、伐木之类,就安全许多。

“攻击是最好的防御,这样理解正确吗?”伊凉眨了下镜湖般的明眸,看看我,又看看芦雅,认为自己的回答,可以得到认同。

“攻击和逃跑,都不是最好的防御。你趴伏在一个点,在敌人眼里,你是静止。敌人就像被子弹穿开的一滩水,受刺激后势必分流,那就是它的动态。你必须十分珍惜和充分利用好每一秒,完成狙杀任务。”

芦雅抽出左手,葱白细长的手指并拢着,使劲揉按娇润的脑门儿,撅起的小嘴,表现出郁闷。“我听不懂啊,敌人怎么是水?”伊凉听了芦雅的发言,也即刻望着我,表示同感。

“因为时间越长,附近的环境,与你埋伏之前观测到的情况,发生的变化就越大。例如,遮掩你的青草和枝叶,它们在生长或凋落,天空的背景,云朵和光线,四周的爬虫,以及第三者由远及近的位移。万物都是运动着和变化着,你要缩短被时间拉开的距离。A级狙击手的世界,是在相对论中,寻找空隙,杀死锁定的滞后生命,跳开亡我的时间挤压。”

说完后,我抬起贴在狙击镜上的眼睛,侧看两个女孩的理解程度。“唉,唉。”芦雅和伊凉,两张可爱动人的脸庞,像洗净烘干的玉盘,精美却看不到水分,使人想摸,可摸后又没之前视觉来的舒服。

“他跟我们,不同在一个世界里,好恐怖啊!”芦雅小声的伏在伊凉耳边,说起了女孩的悄悄话。伊凉听了她的话,抿着的迷人小嘴,跳上几丝笑意。这笑意,最像一群沐浴着的姑娘,听到情人的敲门声,抱笑着分逃到两边,半遮半掩的躲着。

“融入你伏击的环境里,与自然界的万物,保持沟通和一致,才能紧紧跟上生命的链条。伊凉,你先握住枪,尝试射击五百米处,正在捕食的箭毒蛙。”

说完,我又把眼睛贴回狙击镜,蓝色的丁型准线上,那只颜色醒目的树蛙,已经调整好姿势,准备吐出黏糊的舌头,粘取前面叶片下的绿色尺蠖。

“好的。”伊凉刚说完,准备把稚嫩的眼眶,往狙击镜上贴。芦雅急忙伸出手,拍拍伊凉的肩膀,举起自己翘的格外直的拇指,做给伊凉看。

伊凉荷花色面容,立刻泛起红晕,刚才掩藏在嘴角的笑意,像最终被发现的裸浴少女们,娇羞的躁动。

“子弹的弹道,是抛线状的,你的视觉,是直线的,两者交汇的最终位置,便是命中。看到抛物线弹道时,不要心慌射出的子弹偏向,要考虑到地球自转偏向力和风的影响。

伊凉仔细的瞄着,我时不时看看她,又迅速的观测那只树蛙。“砰。”在左耳涌进枪声的瞬间,那只舌头在嘴巴里打转的毒蛙,猛的**了一下,像人的头顶飞过异物后,神经指令才告诉脖子缩低一下。

“唉。”伊凉叹了口气,仿佛因没能射中,对我的抱歉。“没关系,这么远的距离,没人能在第一次击中。你感觉控制的很好,弹头能打到蛙20公分以内,相当不错。”

伊凉确实很优秀,我以为她射的子弹,会向随风飘洒的羽毛,在我的狙击镜里,根本看不到,可是她却出乎意料,打出了极高的命中率。

如果那只箭毒蛙,有**的头颅大小,估计此人的头皮,会像耕牛的犁从中间经过般,泛起深深的划痕。

“记得,以后射击完毕,无论成功与否,都不可有情绪,那样会使你的心跳加快,枪头上下晃动。你要做一个拇指向下,不断弯动的手势,告诉队友,目标未中,尚有生命。这些注意事项,比你击中目标还要重要。”

芦雅趴在一旁,认真听着我对伊凉的讲解,她很羡慕伊凉,能打出让我夸赞的好成绩,所以有些期冀和担心。

“芦雅听着,我把伊凉失误的地方,讲述一遍,即使你打不出比她优异的成绩,至少子弹不会被风刮跑。”

芦雅听我对她没信心,虽然**了一下撅起的小嘴,但大眼睛扑闪着的后面,两只白玉似的耳朵,早竖立起来。像听到声响,却未看到猛兽的白兔。

“你吸气的时候,枪头会自觉得下倾,呼气的时候,枪头又会上倾。并且,你万万不可用闭气来完成射击。如果你不呼吸,你的肌肉,便会因为缺氧,使你摇摆不定。扣扳机前,要深呼吸,再慢慢呼气,当呼气的时候,感受你的气将要呼重一点,然后再吸气,直到气又到将要呼重一点时,便停止一到两秒,就这么简单。”

芦雅一边仔细听我讲解,一边调试起呼吸。然而,她却因为把握不到要领,连基本的呼吸,都一时忘记。很有邯郸学步的道理。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血骨上的图腾 字数:1915

“你不要紧张,慢慢来。这一到两秒就是你的射击时间,基于你只有两秒的时间,你之前必须先做好瞄准的准备,紧记,这点必须留意。”

芦雅似懂非懂的点着头,鹅蛋似的尖下巴,在枪托上跳动几下。伊凉和我一起,把眼睛又贴回狙击镜片。那只异色的青蛙,还伏在树枝上,垂涎那条虫。

它不知道,刚才急速划过的弹头,是对生命的警告。那条软体小色虫,牵动着它在贪婪里冒险和眩晕。假如没有食欲的诱惑,那只滑溜的发亮的毒蛙,应该跳入水中。

“停。”我立刻喊道,同时举起握拳的左手。“这个姿势,是示意队友停止射击。你俩也要记下。”芦雅正聚精会神的瞄准,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喊,吓的一哆嗦。芦雅这丫头,摸索半天的手感,像群好容易用麦粒引到一起的麻雀,哗啦一下,全飞得不知去向。

“芦雅,当扣扳机时,是否留意手指,感觉它真的是向后拉?你以前肯定不知道,扣扳机的时候,手指的动作,其实是由侧边往后拉,这样扣扳机,无形中给扳机的侧面,加一度的力,回忆一下,刚才你射中我时,手指有没倾斜。”

我的话,立刻涣散了芦雅脸上的不情愿,她的大眼,又再次闪亮,和伊凉同时,如准备听童话的小孩子般,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如果你是右手握枪,枪口会移向右手边,因为你的手指向左推,而你的前臂不动,犹如一个杠杆,枪口便会向右手边移。这就是为什么,森蚺在我后方,你却把子弹,射击到我扛水狼的肩膀。”

“嘿嘿,对对对,就是啊,我刚才心里还想,子弹为什么总向右偏,所以估摸着,把枪头往左移动小点点。”芦雅的大眼睛,此刻笑眯成两条缝隙,如弯弯的月牙,天上挂一个,水上漂一个。

“那如何避免呢,如何让子弹直线前进?”伊凉虽然也高兴,但更专注于问题解决的根本。芦雅的孩子气,有些时候,多重于形式。

看到两个小丫头,渐渐对狙击产生了浓厚兴趣,我也觉得自己很充实。她俩的感觉,是我无法亲身感受的。我像她们现在的年纪时,并未享受过这么温和专业的指导。

传授给两个女孩的杀手经验,都是我多年来,站在死亡的边沿,摸爬滚打总结而来。这些带着血腥气息的技术,就像匕首的尖韧,深深刻在我体内每一根骨头上的图腾。

作战条件越是恶劣,死亡阴影逼压的越紧,骨头上的杀戮图腾,就彰显的越明显。“是啊,你快说方法。如果能克服子弹偏向,我可以打的更准。”

芦雅的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和急切,也许她觉得,这才是最适合她的顿悟。就像课堂里的学生,花四五个小时,听老师啰啰嗦嗦一大堆,只要里面有一句话,让你觉得受用,那这堂课程,就没白来,就有收获。

我望了望那只毒蛙,刚被弹头吓散的贪吃姿势,又开始调整,它看不到自己,但映在我狙击镜里的图像,却是一副诱惑到无法自拔的垂危神态。

“要避免这种情况,应尽量利用手指第一节与第二节之间来控制板机,可使扳机承受向左的力量减少。而且,在扣扳机时,要避免向扳机施加多余的力,扣扳机的手指,在扳机上慢慢用力拉,直到子弹发射。”

我一边说着,芦雅早已埋下头,托起狙击步枪,瞄准五百米处的青蛙。“你要计算出,两个二百五,便是毒蛙所处的位置。”为了使这个好胜心切的小丫头,打的更稳重些,我又操心的多调教一句。

芦雅专心致志的瞄了好一会儿,迟迟不肯扣响扳机。她的手指,细长而柔软,仿佛不是勾拉,只是挑逗。“你怎么了。”我关切的问这个有些迷惑的小丫头。

“我心跳的厉害,你说心跳加速,枪头会抖动,我该怎么办?”芦雅虽然有时天真可爱,但并不鲁莽和意气用事。她知道在不能把握一种焦虑时,及时向身边的人倾诉和寻求答案。

“你问的很好。当你不能确定,可以一枪命中时,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弃。聪明的狙击手,都会这么做。”

“可是,我不想放弃,那样就打不到树蛙了。”这丫头对我的答案,一时间理解不了,她还在用常人的模式,推想着一种幻想。这种幻想,就如我在甲板上,轻松击落五只狐猴,想象用一只小筏过去,捡回美餐般简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