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 第二篇 第五十二章

trtzyy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1.html[/size][/URL] 老郭、老刘不知该怎么办,看看郭立,郭立却只是看着木架子车上的父子不吭声,老哥俩看四周围观的人太多,忙转身要大家散开,各忙各的去。 人群刚散开一些,汉子怀里的老人突然瞪着眼睛发出了“啊”的一声,又把大家都吸引了过来。老人似乎特别难受,在儿子怀里咳嗽着、挣扎着,儿子不知所措,盲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1.html


老郭、老刘不知该怎么办,看看郭立,郭立却只是看着木架子车上的父子不吭声,老哥俩看四周围观的人太多,忙转身要大家散开,各忙各的去。

人群刚散开一些,汉子怀里的老人突然瞪着眼睛发出了“啊”的一声,又把大家都吸引了过来。老人似乎特别难受,在儿子怀里咳嗽着、挣扎着,儿子不知所措,盲目的为老人搓揉,慌乱中老人猛的趴到架子车边上,手紧紧抓住车帮,头伸出车子大口的喘气、干咳,还时不时的干呕。儿子用力搀扶,试图把老人拉起坐好,只是老人此刻不知哪来的力气,他儿子竟然怎么也拉不动。

老人就这样趴着、咳嗽着,嗓子里像塞东西喘不上气,老人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自己还不如快点死,别让自己、儿子受这罪。忽然嗓子一痒、再一嗑,感觉有东西从口里飞出。

周围的人看见老人的嘴里出来一个黑绳子样的东西时,还像蛇一样的扭动着,似乎往外拼命挣脱。郭立上前对那无所适从的汉子喊道:“把那东西拽出来!”汉子闻声赶忙跳下车,一把抓住那黑绳样东西,小心往外拽。老人也拼命张大嘴,露出痛苦的表情。

郭立再喊道:“快点!你想憋死他?!”汉子狠下心猛的一拽,黑绳却像被卡住了一样拉不动了!汉子不知所措的看着郭立,郭立上前伸手抓住绳子用力一拉,拽出一团黑黑红红、油腻腻的东西,放开手拍拍汉子的肩膀说道:“没事了,这病就好了。”

汉子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老人长吸一口气,又开始咳嗽、呕吐,鼻子、嘴不断的滴出黑的、白的、红的粘液,半晌过后,老人翻身仰躺在车上,大大的吸了一口气,随着吐气又“啊”了一声,再深深的吸气,再吐气时高声说道:“真舒服啊!”,然后就立马坐了起来,双眼精神的打量着四周。

这一下,可把周围的人都看愣了,只有郭立明白这是分子机器人按照自己的命令排除了老人体内的垃圾、毒物,修复了各个器官。汉子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老人一伸胳膊开玩笑的给儿子一拳,笑道:“咋咧,你大都不认识了?!”汉子摸着被老爸打的地方兴奋的说道:“大!你咋咧?这是咋回事么?”老人兴奋的喊道:“瓜娃!你大病好咧!扶俄下来”汉子赶忙伸手搀扶老人。

老人下地甩脱儿子的搀扶,抖抖衣服、跺跺脚,难以相信的低头看看自己、摸摸胸口、再敲敲,然后激动地拉着儿子一起来到郭立跟前,扑通、一起给郭立跪了下来。“恩人呀!救命恩人!谢谢你救了我们全家呀!”老人跪在地下,说着说着就掉了眼泪,大声痛哭起来。那汉子也反应过了,留着眼泪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咚咚咚的磕着响头。

郭立赶忙搀扶老人,老郭、老刘及旁边的众人都上来搭手扶起了父子二人。郭立道:“好了就行,不用这样,想转转就转转看看,然后早早回去休息吧!”说着就想转身离开,让这父子自由活动。

老汉赶忙快走两步拦住郭立又扑通一下给郭立跪下大喊道:“恩人!恩人!请留步!”又对儿子骂道:“兔崽子还不快过来跪下!”儿子赶忙上前跪倒旁边,“磕头!”老汉话音没落,那汉子的响头就又磕了起来。

郭立看看老郭、老刘,他不明白这俩人是什么意思,老郭、老刘看出来这俩人肯定是还有事相求,于是老刘开口问道:“不用这样,快起来!你还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出来吧。”说着旁边就有人拉父子起来,只是老人执意不起,一边僵持一边说道:“还不知道恩人大名!恩人好歹留个名字呀!”

“这是秦风公司的郭总经理。”老刘答道。这话一出让身边的人都愣了,也难怪,这里除了老郭、老刘及老郭的秘书,别人都听说过但没见过郭立。地上跪着的父子二人就更惊讶了,秦风公司是知道的,让秦风公司的老总救了自己的性命——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人最先反应过来,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喊起来:“郭恩人、郭神仙!求求你救救我们的村子,村里不少人都是我这病,就快绝了村呀!”喊完又趴在地上大哭道:“村里建了石灰厂,……劳力都去那里上班,……几年下来都得了这病,破了家、绝了村子呀……”

郭立见父子二人哭诉,心里也颇难过,忙说道:“可以、可以,你们快起来。”

边上早有人将搀扶父子二人,郭总答应了,老人也放了心由着人搀扶起来。老刘看二层楼还没收拾好、乱糟糟的,就把二人还扶到架子车上坐好。

郭总经理来了,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此时这办公楼前是围满了人,静静地倒也不闹。郭立看着破烂架子车上的父子说道:“理疗中心今天就开业,这里无论有钱没钱都可以来,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你就放心的让村里的人来吧。”说完这几句,郭立也不知该说什么了,看看老郭、老刘。两位副总会意,赶忙招呼大家散开工作,可这哪那么容易,大名鼎鼎的秦风公司老总现身,又刚出了这么神奇的事情,真是走一个来三个,人是越聚越多。老刘、老郭赶忙让保安、秘书开路,把郭立迎到办公楼里。

*

老郭站在二楼窗户看着楼下对身后的老刘、郭立说道:“这下可好,还说今天开业,看人挤得什么都干不成!”郭立呵呵的笑了一下,和老刘面对面坐到沙发上。这间房子里留着还没来得及搬走的沙发、桌椅,刚好供三人休息用。

老郭说完离开窗户也挨着老刘坐到沙发上,看着郭立认真地问道:“刚才你是怎么整的就把人治好了呢?!”

郭立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至少还没有想好。

老刘自上楼后就一直闷闷的想事情,此时也突然急切问道:“白血病能只好不?”

“可以。”郭立张口答道,只是纳闷老刘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老郭自然知道老刘此刻定是想起了因急性白血病去世的女儿,忙探身想安抚老刘,谁料老刘听到郭立的回答突然泪流满面、哀痛的跪倒郭立身前,抽搐的说道:“郭总,你是活神仙,我求你救救我女儿。”

老郭也悲伤的喊了声:“老刘!”蹲下身去扶住他,由得老刘瘫软在自己身上。老郭知道老刘见郭立出手救人想起了女儿,只是老刘的女儿已经去世多年,此刻又能让郭立怎样呢?也不好相劝,只能让他好好发泄一下了。看郭立也手足无措、不知所以的看着自己,忙小声解释道:“老刘的女儿多年前因进行白血病去世。”

郭立一下子明白了,但自己的确不能起死回生,又看着老郭这样难受,不知该怎么办的搓着手不由自主地小声嘀咕:“这就没有办法了呀!除非是克隆一个,或者你们再生一个?”

老刘、老郭可是都支着耳朵等着的,把郭立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老哥俩明白克隆这东西太高深,出来的也不是原来的女儿,反倒不如生一个。只是自己和老伴都是60多的人,计划生育也做了绝育手术,后来尝试过始终怀不上,怎么能再生呢?不过郭立说能肯定就有方法。老刘想着心情平静了下来,起身和老郭一起坐到沙发上,问道:“我们年龄大了,也试过,怀不上呀!?”

“哈哈。”郭立看老刘恢复常态,得意的笑着卖弄道:“要不这里怎么是理疗中心呢?你还是催促我们的郭副总把这里赶快开张吧。”

老刘、老郭狐疑的相互看看,在他们看来是郭立的‘神力’起作用,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呀?老郭犹豫的问道:“郭总,这理疗中心、刚才那病人到底依靠什么达到效果呢?”

郭立就等着老郭来问,答道:“水!这里的地下水、温泉水、山泉水,只要是理疗中心的水,无论喝、洗就都有效果。”

老郭、老刘听完,赶忙跑到房间里的卫生间打开水管,顾不上冰凉的抢着喝了起来,老刘喝了几口又跑出去找了矿泉水瓶子,打算带些回去给老伴。郭立看见老刘拿着装满水的瓶子回来,忙说道:“带出去就没用了。”

“为什么?!”老哥俩同时问道。

郭立摇摇头说道:“那投资这么大的理疗中心不就没意义了?!”

老哥俩恍然大悟。老郭问道:“郭总,这理疗中心就不是我原想的样子了。这要怎么运作呢?人家进门喝口水就走,我们连投资都收不回来呀!”

“不用担心!”郭立很有底气的说道:“我和王斌谈过这个,王斌的意见是这样的:以后的效果不会像刚才那样的立竿见影,让人们常来、常住这里;另外要划分成不同的区域,有普通、舒适、豪华之类,没钱的人就不收钱,只是条件差点,有钱的、讲究的那我们多贵的都有。呵呵,实际上的效果是一样的,只是周边环境、服务等等不同罢了。还有,除了治病,美容等也可以呀!”

“噢”老哥俩点点头,老郭说道:“说白了就是有平房、楼房、别墅,其实喝的水都一样,只是住的、吃的、服务的不一样,除了治病还有更好的!”

郭立点点头,正要说话,忽听楼下传来警笛声,也有人正用高音喇叭喊叫着让人们散开,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国安局派来的、秦风公司的保安、保密总管刘超。郭立、老郭、老刘忙走到窗口去看,底下已经乱糟糟的了,喷有公司标志的保安用北京吉普都来了,前前后后的排了十多辆,还有几辆贴着不透明黑膜的面包车。刘超站在打头吉普的踏板上上,手持高音喇叭正命令队员疏散人群,再往远看,进山主路上停了几辆警车,警灯闪亮、还时不时的拉响警笛,催促人们离开。

刘超抬头透过窗户看见了三人,忙跳下车拨开人群冲进楼,其余的队员继续疏散人群离开公路、指挥车辆掉头、排队,那几辆黑玻璃的面包车都停止楼门口,把楼门挡的严严实实。郭立几人在窗口看的正起劲,刘超推开房门就进来了,三人回头看刘超黑着脸,知道他心里正不痛快,也就呵呵笑着和刘超打了个招呼不多说话。

刘超黑着脸示意三人坐到沙发上,自己走到窗口向外打量了一下,回身看着三人说道:“郭总、二位副总,我是负责安保的,你们集体出来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出了事情也不赶快通知我?!”刘超说着就沉不住气了,声音高了几度,指着窗外说道:“这样的情况多危险?!要不是秘书打电话到公司叫人,我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说着走到办公桌旁,指点着桌子气的说道:“全公司就我们保安部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是听小道消息!上上下下的保安意识太差!”说完停顿片刻后,直面郭立说道:“郭总,这次回去后,我要求保安部给公司全体员工进行培训,要把保安、保密意识灌输的每个人的脑子里。再遇到类似事件,第一个就是要通知我们保安部,不能任由性子来!”

“好!”郭立兴奋的站起身,刘超的话与郭立的目的有些相似,更何况刘超此刻的态度、心情正是郭立希望看到的‘危机意识’。“这件事立刻开始,每一个人,不光公司员工,能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要这样要求!”

郭立后面的话反倒把刘超听糊涂了,正琢磨着对讲机响了,报告各项工作就绪,刘超听完忙招呼这些老总们下楼。郭立到了楼下见刘超安排他们上那黑窗户面包车,便拗着不上,非要让自己保镖去开红旗车坐。刘超心知郭立的能力,就由他上了红旗,老郭、老刘也要上红旗,刘超只好把红旗夹在车队里,前后拥着一起回去。

回去路上,老郭还电话交代秘书今天一定要把那办公楼整理好,二楼都改成单间客房暂不对外。老哥俩已经感觉到了这理疗中心的神奇之处,至少自己的老花眼都已经没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