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中卷 复仇 第七十六章 烈风的“外遇”

beifanggulang 收藏 3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024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张铁鸥笑了笑,道:“你没看见它连我都给拦住了吗?我猜它是想留住那几条小狼崽的命吧?”

他的话音还没落,烈风已经“汪汪”叫了两声,凌啸天哈哈笑道:“老弟,你说得太对了,烈风表示赞成呢!”

张铁鸥苦笑了一下,道:“好吧!咱们往后退,一会儿就见分晓了!”说着,拉着凌啸天和何元彪的胳膊向后退了几步,默默注视站烈风和那几头狼的动静。

这时,青毛狼已经没有了呼吸,那头母狼伏在它的身边,双眼中满是哀伤的泪水,那几条小狼崽也趴在一边,几双小眼睛紧紧盯着母狼的一举一动。

烈风走过去,低鸣几声,然后转过身来,来到黑瞎子的尸体旁,张开大嘴,三下两下就撕开了黑瞎子的肚子,叼起一块肠子,来到母狼的身边吐在母狼的面前。

凌啸天惊异地说道:“好家伙!我说老弟,啊,不,队长,这个烈风该不是看上这头母狼了吧?”

张铁鸥看着那头母狼,见它已经开始享用美味了,那几条狼崽急得吱吱直叫。

母狼把那段熊肠子嚼碎,吐在几头狼崽子面前,那些狼崽一拥而上,争抢起母狼给它们“加工”过的食物来。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不会吧?也说不上呢!这个家伙最近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这时,烈风又叼出一些熊的内脏,扔在母狼的面前,然后冲着张铁鸥“汪汪汪”叫了几声,它自己则跑到了母狼的旁边,趴了下来。

张铁鸥对凌啸天和何元彪说道:“这回该咱们了!老哥,这四个熊掌可得带回去,让那个厨子给咱们做个红烧熊掌,嗯,还有熊胆,哎呀!老哥,快点动手,都说那熊胆会化掉,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取出来了。”

凌啸天道:“不要紧,这么大个的黑瞎子,它的胆也小不了,熊胆只会变得小了,但是不会化的。”说着,他一抬腿,从腿上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快步来到黑瞎子尸体旁,手中的匕首一挥,黑瞎子的肚子上又添了一道口子,他把手伸进的黑瞎子的肚子里,掏出了已经变小了的熊胆,这颗熊胆差不多有鸭蛋大小,显然已经开始缩小了。

张铁鸥已经卸下了三只巨大的熊掌,另外那一只熊掌是何元彪卸下来的。

看着这一大堆的熊肉,三个人都犯了愁,这可是好几百斤肉啊,如果运回山去,够那帮弟兄们好好吃一顿的了,可是怎么往回带呢?他们还得去寻找那个藏宝的山洞。

张铁鸥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现在已经到中午了,咱们就烤熊肉吃吧!多余的熊肉烤一下还能多放几天,就把这些肉吊到树上风干吧!你们说呢?”

凌啸天点头道:“行,就这么办!剩下的就给这几头狼吃吧!哎,何参谋长,辛苦一下吧,咱们两个去拾点干柴,让队长在这把肉先卸成小块,一会儿咱们回来就开始烤。”

何元彪跟着凌啸天进树林子里去捡干柴去了,张铁鸥先把熊皮剥了下来,这么大一张熊皮,能裁成好几块皮褥子,熊皮隔凉又隔热,在山里最不能缺的就是兽皮。

等凌啸天跟何元彪回来的时候,张铁鸥的工作也做完了,正坐在地上逗那几头小狼崽玩呢。

那头母狼正在低头啃着一块熊骨头,烈风趴伏在张铁鸥的身边,看着他逗那些狼崽玩耍。

凌啸天和何元彪点火烤肉,不一会儿,树林间便弥漫着一阵诱人的肉香味。三个人草草地吃了一些熊肉,然后把剩下的熊肉用草编成的绳子吊在树上,然后把剩余下的熊骨熊肉都扔给了那头母狼和它的那几个狼崽儿,三个人就准备出发了。

烈风忽然用脑袋蹭了蹭张铁鸥的腿,眼睛却看着母狼和那几个狼崽。

张铁鸥笑了笑,道:“怎么着?你想带着它们走吗?”

烈风用力地摇了摇尾巴,轻轻地汪汪两声,仿佛是在乞求张铁鸥带着它们。

张铁鸥苦笑道:“臭小子,你该不是看上它了吧?”

凌啸天也笑道:“过去皇上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烈风是犬王,还不兴它找个三妻四妾啊?队长,就把它们带上吧!我看烈风是对它有意思了!”

何元彪也道:“是啊,队长,带上它们吧!没准将来咱们还能组建一个狼狗部队呢!”他这本是一句戏言,却没有想到不久之后,他们真的组建了一支令日本人闻之胆寒的狼狗部队,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张铁鸥想了想,何元彪说的也有道理,就对烈风说道:“好吧!你就带着它们走吧!”

烈风摇摇尾巴,带着那几头往前跑去。

翻过两道山岭之后,山势越来越陡,山路也越来越难走。

张铁鸥等三人累得气喘吁吁,可是烈风和那几头狼却丝毫看不出来疲倦的样子,偶尔还停下来等他们一会儿。

终于,烈风站在了一处悬崖上,它的脚下是深是见底的深渊。

张铁鸥三人赶了上来,经过这阵的攀登,凌啸天和何元彪累得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屁股坐到地上直喘粗气。

张铁鸥还好一点,因为这个地方他已经多次攀爬,早已习惯了。

何元彪歇了一会儿,道:“队长,这不是悬崖吗?难道你说得宝藏就在这悬崖下面吗?”

张铁鸥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在这悬崖下边,不过你们得感谢烈风,它这是选的最近的路了,要想好走,咱们还得饶老大的圈子,今天咱们就是来看看地形,下次再来的时候,就得多带些人了,而且得用炸药把这个山石崩掉,派人下到悬崖下面,那里还有机关,这里的地势都非常险要,也不知道当初那些人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说着,凌啸天四下看了看,惊讶地说道:“咦,烈风呢?”

张铁鸥也看了看周围,四下里除了树丛,就是山石,烈风和那几头狼都不见了踪影。

何元彪道:“是啊,刚才还看见烈风在这里趴着呢,咋这么一会儿就不见了呢?”

三个人正在东张西望地找寻着,忽然,隐隐地,从远处传来了一阵犬吠之声,张铁鸥心里一动,道:“我知道它去哪了!你们看!它在悬崖下面!”

何元彪和凌啸天往悬崖下边一看,只见雾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悬崖下面的情形,何元彪道:“队长,你不会搞错了吧?怎么看不见它们啊?”

张铁鸥笑道:“烈风的声音你总能听出来吧?隔得那么远,下面还是一片雾气,你上哪能看得见它们?别着急,一会儿它们就上来了。”

凌啸天感叹道:“队长,你说这帮人也真能琢磨,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呢?”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反正这个地方是很隐秘的,不然的话,那些东西恐怕早就让人给弄出来了!对了,元彪,你好好看看,咱们下次来的时候从哪开始下手。”

何元彪道:“要想走近路,咱们就只能从这里下去了,到了下面再说吧!”

张铁鸥点点头,也只能这么办了。

这时,烈风从一片树丛中钻了出来。

凌啸天看了看烈风的身后,奇怪地道:“咦,那几头狼呢?”

张铁鸥恍然大悟,道:“那几头狼在下边呢!不用说,这准是烈风的主意!”

凌啸天看了看何元彪,何元彪又看了看凌啸天,道:“这是什么意思?”

张铁鸥笑了笑,道:“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吗?我遇到烈风的时候,烈风就是看着那些东西的唯一一条狼獒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它的同类销声匿迹了,我想,要不是遇到了我,过十几年烈风老死了,这一大堆宝藏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现在烈风把那几头狼送到了下面,很有可能就是想让那些狼暂时给咱们看着点那些东西。”他想了想,接着说道:“最主要一点,这悬崖下面比这上面安全一点,没有老虎豹子等能够威胁到那头母狼和它的崽子的大型猛兽。”

凌啸天和何元彪互相看了一眼,道:“那个悬崖下面是什么样子的?那些狼会不会饿死在下面啊?”

张铁鸥笑了笑,道:“烈风就在这个悬崖下面长大的,你们说那些狼会不会饿死?”

两个人点了点头,何元彪对烈风道:“烈风,真有你的啊!”转过头来对张铁鸥道:“队长,你去过这悬崖下面吗?”

张铁鸥笑了笑,道:“当然去过,不过不是我自己下去的,是被几个黑了心的采金人扔下去的,只不过我命大,不仅没摔死,而且还遇到了烈风。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再提了,等以后有机会再给你们讲吧!”说着,几个人向山下走去。

往回走的路上,张铁鸥简单地跟他们两个讲了讲怎样被人扔下悬崖,怎样遇到烈风并且将它制服的,听得凌啸天和何元彪直咂舌,特别是听到烈风差点咬上张铁鸥的脖子,张铁鸥和它耗得都是筋疲力尽,最后烈风甘拜下风,从此跟张铁鸥形影不离的时候,两个人不由得击节叫绝。

说话间,三个人来到了烈风和青毛野狼猎杀黑瞎子的地方,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三个人决定在树林子里过夜,明天早上再赶路。

因为有烈风,三个人吃了点烤熊肉,然后分别找了一棵大树,放心地爬到上面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三个人起来后,收拾了一下继续赶路,下午的时候,他们回到了野狼山深处的“阎王岭”。

寨门口的哨兵见到三个人,抬手敬礼。

张铁鸥和何元彪举手还礼,凌啸天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还礼,可他不会,生硬的动作把张铁鸥和何元彪逗得直想乐,可当着那两个哨兵还不敢乐,硬憋着走出很远之后,张铁鸥对凌啸天道:“凌队长,敬军礼是作为一个军人必须会的基本动作,可不是随便举下手就完事了,不过您也别急,朱队长会教你们的。”

凌啸天苦笑了一下,道:“可不是吗,我什么学过军人的那些动作啊。哎,不是太难学吧?”

张铁鸥道:“这不是什么难学的东西,你们很快就能学会的。”

几个人说着,来到了队部门口,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个人,见到张铁鸥,他一把抱住了张铁鸥,跪倒在地,哭泣道:“队长!出事了!”

张铁鸥一愣,他才离开这么两天,怎么就出事了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