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福建城工部事件(连载之一)

wyjk7788 收藏 24 2240
导读:前言 奉“预备役上校”之命,俺把所了解的有关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的情况(城工部事件)和为此牺牲的闽籍烈士在这里作个介绍。因全文较长,俺计划先分楼连载,然后结集。 发生于1948年4月至10月的“城工部事件”,是福建党史上一桩重大冤案。在这个事件中,有一百多位优秀的党员骨干蒙冤罹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由于隐蔽斗争的特殊性,因此受到波及失去组织关系,或因组织上中断联系而受到损失的党员和干部则难以计数,对福建革命斗争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自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这个事件并为蒙冤罹难的同志平反开始,相关的复

前言

奉“预备役上校”之命,俺把所了解的有关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的情况(城工部事件)和为此牺牲的闽籍烈士在这里作个介绍。因全文较长,俺计划先分楼连载,然后结集。

发生于1948年4月至10月的“城工部事件”,是福建党史上一桩重大冤案。在这个事件中,有一百多位优秀的党员骨干蒙冤罹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由于隐蔽斗争的特殊性,因此受到波及失去组织关系,或因组织上中断联系而受到损失的党员和干部则难以计数,对福建革命斗争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自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这个事件并为蒙冤罹难的同志平反开始,相关的复查和落实政策的工作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

最初知道“城工部”事件,大约是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那时候,俺还很小,是听俺一个远房的亲戚说起这件事的。他是城工部下属一支游击队的成员,1945年刚刚十五岁就从一个放牛娃参加了城工部(开始叫闽江工委)的游击队,从事交通联络之类的事情。1948年夏,因受到城工部事件波及,他所在的游击队被解散了。因工作中认识华东局的一些干部,所以就受命千里迢迢北上“申诉”去了。在江苏找到了党组织,随后就留在部队中,1949年7月随华野十兵团南下福建,此后就在福建工作。他算是比较幸运的,没有受到更多牵连,一直工作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离休,今年三月因病去世。

他离休后,俺与他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当然也就有了一些时间从一位当事人(应该也算了解一些情况的旁观者)的角度,了解了城工部事件的过程。最近,因为俺在收集整理闽籍烈士的资料,并与一些志同道合者共同建立了一个名叫《八闽杜鹃红》的闽籍烈士的纪念堂,因此就不免阅读了一些相关的书籍和资料。如此,结合在一起,算是给“预备役上校”交上的一份作业吧。


城工部事件的源起(一)

城工部事件是发生在特殊的历史时期的一个特殊的历史事件。这个事件的直接导炎索,是闽浙赣边区党委常委、军事部长阮英平的失踪。

阮英平(1913-1948),乳名兰茹,又名阮玉斋,福建省福安县下白石乡顶头村人。早年当过学徒和木匠,1931年在赛岐“旭记”茶行结识了隐蔽在那里当木匠的共产党员陈洪妹。1932年秋随陈洪妹回到家乡,在下白石、甘棠等地发动群众、组织秘密农会,开展“五抗”(抗粮抗租抗捐抗税抗债)斗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10月23日参加了曾志、任铁锋等领导的“甘棠暴动”。是年底,福安中心县委在福安、宁德毗邻地区建立安德县委,阮英平任县委书记。1935年5月,闽东特委恢复时,叶飞任书记,阮英平任组织部长。年底,特委决定成立闽东军分区(独立师),阮英平任司令员,叶飞任政委,组织和领导了闽东苏区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任闽东抗日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参谋长。1938年2月14日,闽东红军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离开闽东奔赴抗日前线,任六团副团长,驰骋大江南北,屡建战功。抗战后期积劳成疾,不顾病痛折磨,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工作。解放战争开始后,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一师(旅)政委,参加了苏中战役。1947年5月奉命回到福建,担任闽浙赣区党委常委兼军事部长。同年7月到任后,组织和领导闽东地区的革命斗争,在很短的时间内异军突起,声威大振,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极大恐慌。同年11月,国民党调集重兵“围剿”闽东革命根据地。为了粉碎敌人的“驻剿”阴谋,阮英平决定把队伍化整为零突出重围。1948年初,阮英平和警卫员陈书琴前往福州转赴闽北向省委汇报工作,途中遇敌与警卫员失去联系后隐蔽在宁德县洋中北洋大窝村范起洪家。1948年2月3日在前往福州的途中,因歹徒范起洪等三人谋财害命而遭受偷袭,壮烈牺牲。

阮英平牺牲的事实,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得以澄清的。1952年,在镇反中群众捡举了范起洪等人的劣迹,公安部门介入后查清了他们谋财害命的事实真相,并找到了阮英平烈士的遗骸和被抢走的短枪、手表、钢笔、私章等物品。然而,历史往往就在这样一个偶然事件中偏离了轨迹!

从上面的简历中不难看出,阮英平是一位从闽东走出去的久经游击战争熏陶的战将,华东局在解放战争面临转折点的关头,把他派回闽东主持游击区的军事斗争,是一招提前布下的棋局,对他寄于厚望的。正因为如此,阮英平的失踪引起闽浙赣边区党委的震惊,也就是必然的。于是,在追查过程中,引出了如下一些疑问:

疑点之一,当时陪同阮英平从宁德前往福州的警卫员陈书琴在遭遇敌军时处置失当,“丢失”了首长。

陈书琴(1919-1948),福建省平潭县潭城镇新府口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抗日战争期间参加革命,1940年5月参与组建平潭五四青年会,此后参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平潭抗日游击队,参加了福建闽中沿海地区的抗日游击斗争。1945年10月任中共闽江工委直属的海上游击支队队长,率部活跃在闽中沿海地区开展游击战争。1947年夏调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工作,不久调到区党委负责区党委常委兼军事部长阮英平的警卫任务。1948年1月底在战斗中与阮英平失散。在阮英平失踪遇害后诱发的“城工部事件”中蒙冤,于1948年4月在宁德县罹难。1956年中共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后获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陈书琴为革命烈士

从上面的简介中不难看出,陈书琴是一个具有长期革命斗争经历的党员干部。这样一个有着丰富游击战争经验的警卫员,居然“丢失”了自己的首长,这显然是不可饶恕的过错,同时也是解释不清的问题。更可疑的,是紧接着发生的事。

陈书琴“丢失”首长后,在附近寻找了三天,不见阮英平踪迹,即赶到福州找到省委联络总站负责人苏华汇报,随后又向城工部部长李铁作了汇报。李铁即令陈书琴前往闽东,与闽东地委副书记阮伯琪(原任城工部闽东工委副书记)联系,由闽东地委派出部队继续寻找。途中陈书琴遭遇叛徒,被拘禁于连江县丹阳镇的一家旅店,而后趁黑天从旅店里逃脱。陈书琴到了闽东以后,向阮伯琪汇报了情况,并将阮英平原打算带到福州修理的挂表交给阮伯琪保管。闽东地委获知阮英平失踪后,立即组织部队和老区群众四处寻找,但均无所获。

这一来,带来新的疑点。陈书琴被叛徒拘禁后,如何顺利脱险,没有旁证!阮伯琪的身上怎么会出现阮英平的挂表?陈书琴与阮英平失散后,既然已经找到省委联络总站报告,又为何再去找李铁(陈书琴调到区党委后,已不再与城工部有工作联系),从隐蔽斗争的要求来说,也不允许发生横的联系!还有,为什么是城工部闽东工委在组织寻找工作,而不是闽东地委!而这些疑问的当事人,又都与城工部有着密切的联系,陈书琴来自城工部,阮伯琪曾任城工部闽东工委副书记,李铁是城工部的部长。而且,闽东工委作为闽东游击区的“地头蛇”,有着广泛的社会关系,却居然找不着阮英平,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如此,引起闽浙赣区党委对城工部的怀疑和警惕,便不是无源之水了!


(说明,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参考了文理先生的专文《城工部事件始末》,特此说明,并向文理先生致敬!)



福建城工部事件(连载之二) http://bbs.tiexue.net/post_4368372_1.html

福建城工部事件(连载之三) http://bbs.tiexue.net/post_4368385_1.html

福建城工部事件(连载之四) http://bbs.tiexue.net/post_4368389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7-20 13:30:2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