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宁做董卓不做卢植


书 名:《梦想三国志》 作 者:HappyCat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在中国的成语中,有这样两个词,一个是“流芳千古”,一个就是与其相反的“遗臭万年”。这两个词的意思,在下就不在这里累赘了,只是想说的是,在这世界历史上,不管是“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真要做到这一点的人,似乎也并不多的,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从某种角度来看,似乎“遗臭万年”的比“流芳千古”的,对后世人的影响还要大点,就像二战时期的罪魁祸首阿道夫希特勒,可能今天记得这个人的还不在少数吧,至于反法西斯盟军方面的,可能能让人记得的,名气肯定不及他的。

今天来这里要说的,不是近代史上的,而是三国时期的名人、大猫笔下的两位非主角_董卓与卢植。

因为同样是小说里的人物,那么很自然地,我们就会把目光聚集到罗贯中老先生的那本传承了几百年的小说三国演义》上,因此,在下在评说大猫笔下的董卓与卢植时,也非常自然地,就把罗老先生的那本小说当成了正史来看待。

对于董卓与卢植,从罗老先生的小说里,我们可以看到董卓算得上是一个暴戾恣睢的家伙。董卓在发达之前吧,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杂号将军_前将军、西凉刺史,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的,最多也只能算是一方小小的诸侯而已。不过,时事造英雄,由于当时位居大将军的国舅爷何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无能之举,才让董卓有了一个露脸的机会。

董卓能够在汉朝历史上露一次脸,全亏了何进那一道“引外兵诛杀内侍”矫诏。本来杀几个太监,也用不上外兵的,可遇上何进这个瘟猪子,那就没有办法了。于是董卓同志就非常积极地提起二十万西凉虎狼之师,浩浩荡荡就进了帝都。因为在董卓进入帝都前,京城里已经经历了一次兵灾,在实力决定一切的时代,董卓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大展手脚:废少帝,立献帝,晋太尉,拜国相,自封郡侯,在皇帝面前享有“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等特权,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把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并可以说是很是风光的。

如果董卓想做一个不世之良臣,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惜这小子还真不是那块料。自掌权后,纵兵祸害洛阳城,“剽虏财物,淫掠妇女”,虐刑滥罚,以致人心恐慌,内外官僚朝不保夕,激起了人神之共愤: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天下群雄并起讨伐之,再加上黄巾余部也起兵造反,逼其迁献帝于西都长安,“焚烧洛阳宫庙、官府和居家,强迫居民数百万口随迁,致使洛阳周围 200里内荒芜凋敝,无复人烟”; 初平三年四月,被司徒王允设计策反其手下第一猛将吕布,将其刺杀于宫门,并诛其三族。就这样,董卓终于了断了自己的一身。

从小说里,看到的就是董卓的暴戾恣睢,根本看不出董卓是如何为人处事的,当然,这也是因为罗贯中是站在汉室为正统的角度写出来的。

至于卢植,在罗贯中笔下也没有什么比较突出的表现,觉得也只能算是一“清流”吧,他的为人到是从小说里看出来了一点,那就是有点不识时务。

从罗贯中老先生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董卓可以用得上“遗臭万年”这个词的,卢植可能还真够不上“流芳百世”的水准。

从中华民族传统的教育来讲,做人,都是要向好的一面发展,为何在下在这里要提出“宁做董卓不做卢植”这样与传统美德相悖的说法呢?其实道理也是很简单的,那就是任何一个人都是需要生存的,而不管在什么样的国度或者社会,都只能是作为个体的我们去适应社会,而不可能是社会来适应我们个体。要适应社会,就势必要提到为人处世,在大猫的笔下,我们就可以看到董卓与卢植,是如何得到生存与发展的。

不管是在罗贯中老先生的笔下,还是在大猫的笔下,三国时期是一个人才辈出,英雄遍地,大有作为的一个时期。然而,卢植同志似乎很是不幸,在罗贯中的笔下没有什么作为,也仅仅是在广宗剿匪及十常侍之乱时有所表现之外,也没有整出点什么能流芳百世的名堂出来,到了大猫的笔下,还是和在罗贯中笔下差球不多的,唯一不同的是,囚车少坐了一截路,从被押送回京,变成了被刘血劫下来,和刘备一起跑到了王琦的翼州,成了王琦的上将高参。这高参,说好听点就是高级参谋,说难听点就是尸位素餐的人,要卢植当一个高参,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俗话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这高参名誉上好听,可就是不管事,对于一个有抱负的人来讲,哪还有什么意思呢?

本来吧,按卢植同志当时所处的领导位置,凭他的军事指挥艺术才华,在黄巾大乱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得到朝廷的重用,并在荡平农民黄巾起义的过程中,大显身手,可惜的是,他老兄一点都不会社交策略。

卢植在倒霉之前,先是在刘备的帮助下,在大野泽畔,大败张角的主力部队,逼迫张角率军退却;其后,又在刘备的策划下,在济北国肥成县南,摆下了天罗地网,守株待兔,就等张角兄弟等自己投进网来。虽然在向刘备询问计策的时候,被刘备拿捏了一把,不过,事后却证明了刘备的计策是成功的:妄图从卢植军背后对其进行袭击的张角军,一下子冲进了以逸待劳刘备设下的埋伏圈里,被卢植与刘备打得来是“兵败如山倒,溃兵四散奔逃”,刘备当然是当仁不让地担任起了追击的任务(毕竟这场战役是在他的策划下进行的,毕竟二人之间还有师生之谊,卢植没有借此来提高自己的声誉,而是把这个立功的机会让给了刘备),砍瓜切菜般追着张氏兄弟,光刘备在追击过程中,就诛杀了上万的黄巾。但就在卢植立下这不世之功时,就在刘备率军大肆追杀了一番回来的时候,卢植却已经变成了阶下囚。为何在他本该得意的时候,变成了阶下囚呢?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也不能得罪之人_常侍太监左丰。

这太监吧,就是在皇帝身边晃悠的人,虽然左丰的等级还没有达到像十常侍那样高等级,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人家左丰还是混得不错的,那就是像他这样一个等级的家伙,都可以被派出京来当监军的话,那就说明他还是比较得势的。对于这种在皇帝身边的近侍,如果要想继续向上爬,这种人就不能得罪,虽然太监在朝廷里没有什么权势,但他在皇帝耳根子前说你好你就好、说你坏你就坏的机会多的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说多了,再贤德的皇帝也有听进去的时候的。俗话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告罪小人”,这当太监的人些,从中国第一个皇帝开始,数到大清王朝结束,还真没有出多少好人的,大权奸倒是出了不少,第一个就是秦朝赵高。这些人,是得罪不起的,可卢植偏偏就不信这个邪。太监左丰,不过就是想要钱,就算是卢植手上没有现的,也可以打个欠条嘛,等到缴获了黄巾的时候,再兑现就是了嘛,也犯不着让人下不了台嘛,尽管左丰是奴才,可那也是皇帝有奴才,又不是他卢植的奴才,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皇帝的面子上,也不能得罪。可惜卢植一点不给人面子,把左丰给狠狠地羞辱了一顿,而且是“骂起人来非同凡响,引经据典,转弯抹角,尖酸刻薄”。骂一个就算了,可卢植还要打倒一大片,把不在场的十常侍等的都给骂了进去,再加上左丰回去一添油加醋地转达,换了任何人,不整他卢植去整谁呀?不和上级身边的人搞好关系,要想混得更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哈。于是卢植很快就被丢进了囚车,押赴京城问罪,幸好遇上了班师回来的刘备,这才让他躲过了那一劫,否则,到了京城,也会让张让等不给羞辱死,也要给骂死的。

而董卓在大猫的笔下,就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

在王琦穿越过去的第四年,分布于雍州、凉州以及凉州以西的广阔区域的羌族首领木包罕与胡人北宫伯玉勾结凉州金城郡豪强边章、马腾、韩遂,“杀死金城郡太守陈懿,祸乱凉州,攻打郡县,焚烧村镇”。中平二年(185)春天,叛军集结6万骑兵,去攻打皇帝老子历代先人陵寝所在的京兆郡,当然,叛军的主要目的是奔着那些陪葬品去的。这汉灵帝虽然别的不乍的,可“对老祖宗的陵寝还是很在乎的”,当然就得派兵去救援噻,董卓这个时候,被聘任为车骑将军皇甫嵩的副手。这皇甫嵩吧,也和卢植差不到好多的,一点不懂人情事故,得罪了汉灵帝之“母”太监赵忠,打黄巾军的时候,赵忠向他索贿,他不给,还给赵忠“讲事实,摆道理,做思想工作”,让赵忠是很不爽的。等皇帝让他去打这凉州来的叛军时,被人家打得是大败,让皇帝老子的祖坟受到了威胁。这个时候,赵忠出手了,给他来了一个新帐旧帐一起算,汉灵帝立马就收了他的车骑将军大印,还减少了他的食邑,顺便就把董卓给转了正,由他来主持剿匪大计。

董卓一接手皇甫嵩的工作,情况立马就改变了,为啥?这都和董卓的为人处事有关。

董卓,雍州陇西郡临洮县人,在出仕之前,就已经和很多羌族酋长建立了友好关系,培植了自己的关系网,在羌人的势力范围里,还是很吃得开的人物哟。正是由于他和羌人的这种关系,使他对羌人骑兵战术非常了解,并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对付办法。

自从董卓转正后,他以前建立起来的关系以及对付羌人骑兵的办法正好派上了用场,羌人自己尽量避免去和董卓直接交手,凡是有董卓部队的地方,就见不到羌人。这一来,董卓上任的效果就显示出来了,皇家的陵寝当然就没有人来打扰了,似乎就太平了。但这对董卓来讲,也未必见得是一件好事,毕竟这战功还是需要敌人的人头来展示的,不过,这对董卓来说,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他不是和北宫伯玉、木包罕有交情吗?这羌人自己内部也是有矛盾的,北宫伯玉、木包罕也是有仇人或者不是同盟的,于是,董卓就“运用外交手段,私下和叛军取得联系,搞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交易,帮着熟人消灭同在叛军中的异己势力,有的时候,干脆就是根据羌人的情报去攻打另一伙羌人” ,这不仅帮了朋友的忙,也让自己有了战功了,皇帝面前也好交代了,这可真是“快刀切豆腐_两面光”哈。

光有战功还不得行,董卓还明白这“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他派进京报喜的人给京城里的皇帝老儿、达官贵人些,带去的不光是胜利的好消息,还带去了大量的金银财宝,特别是对皇帝老儿言听计从的那些权宦,是要啥给啥,要月亮绝不给星星,那更是经佑得巴适,于是在朝中是听到呼声一片,个个都说董卓会办事,很快,董卓同志就得到了“破虏将军”的称号。

不过,汉灵帝虽然觉得董卓有功,但让那帮子羌人骑兵在自己的地盘上“到处掳掠,耀武扬威”还是一件很不爽的事,于是他任命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率兵12万对叛军进行扫荡。

张温一来,董卓就不爽了,张温来之前,是他说了算,现在张温来了,人家说了算,于是他就来个阳奉阴违,躲在边上看热闹,即使是非要和叛军作战的时候,都要和对方事先沟兑好,反正每次总是立头功。等到张温命他负责对付叛军马腾、韩遂部,他事先就给马腾、韩遂通了信,让马腾、韩遂在前边撤退,他在后面敲锣打鼓、喊声震天的追,结果是马韩在董卓的掩护下,全身以退,董卓不仅搞好了和马、韩的关系,朝廷这边还给他记上了大大的一功。

看看卢植与董卓,两人生于同一时代,却因为为人处事的方式不一样,却落下了两般不同的结果:卢植对汉室忠心耿耿,可却落到了一个寄人篱下的结局,虽然生活无忧,但却没有扬名天下的机会了;而董卓呢?会审时度势,在朝中是混得如鱼得水,虽然为人所不耻,可人家还是过得舒舒服服的。

反思当今社会,像卢植一样埋头做事、不搞关系的人,做了一辈子的事,却只能在原地踏步,像董卓一样左右逢源的家伙些,个个都得到提拔高升。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像董卓这样的,还算是好的,毕竟人家还会做点事,可很多家伙是只会吹牛拍马的,仍然得到提拔重用,这就让人不由得不选择宁做董卓不做卢植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