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2010年7月16日-7月18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2010年7月16日参考消息






《奥巴马“扶贫政策”不受欢迎》,日本《朝日新闻》7月14日报道。美国国内的反对派认为奥巴马的新医疗保险制度的本质是使政府投入巨额公共费用让全体国民享有相同的保险,并且将之概括为是社会主义的做法。我们认为反对派的这种概括和反对都是合理的,关键问题就在于由于美国政府本身并不掌控社会资源,反而还背了一屁股债,因此,要美国政府投入巨额公共费用的前提就是向美国的有钱人增收更多的税收,这当然会引起美国富人们的普遍反对,美国富人反对奥巴马的这种社会主义的做法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奥巴马是在用资本主义的身体干社会主义的活,很明显是不匹配的,因此也是注定要失败的。现在奥巴马把通过新医改作为一项政绩来宣传,实际上反而会给美国社会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因为那并不适合美国国情,从本质上来说,新医改的实施将使得美国政府和资产阶级的关系进一步对立,特别是在危机时期,这种对立关系则更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刺激而激化。从这个意义上说,奥巴马的这个十分理想主义的行为给美国带来的将是更大的祸害而不是什么幸福。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一个社会主义的理想主义者尽管更多的会陷入一场悲剧中,但是,至少他的理想是值得肯定的。反过来,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一个资本主义的理想主义者尽管他总是想营造出一场喜剧来,但是,这种人说到底就是人面兽心,因为他的一举一动总是使得这个社会陷于进一步的倒退和堕落中,那种在表面上搞的慈善活动,搞什么资本家和老革命结对扶困的行为完全就是对革命运动本身最大的嘲讽,完全就是对革命者最大的侮辱,结果必然使得这个社会重新陷入一场悲剧中。




《美联储下调经济增长预期》,英国《金融时报》7月14日报道。由于美国已经获得了国际金融霸权斗争中的主动权,因此,对美国而言,它又可以采取让美元大幅度贬值的政策了。当然,从表面的理由来看,由于美国国内的流动性又趋于紧张,为了维持实体经济的运行,美国必须维持零利率政策以鼓励资本流动。而从更紧要的理由来看,由于美国自身的债务危机并没有解除,因此,美国需要促使美元进行新一轮的大幅度贬值来减少美国的实际债务,而这一点,从长远来说也是符合美国金融资本的根本利益的,特别是在金融资本尚没有办法完全抛弃美元之时,也只能采用这个印美元的方法来减负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美联储下调经济增长预期是对美国经济实际运行状况的一种确认。我们之前就说过,自中国3月份出现贸易逆差后,我们就判断世界经济第二次探底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且,应对危机的手段用尽本身也就意味着将无力应对新的危机了。中国贸易顺差的减小除了说明中国自身的经济形势已经越来越糟糕之外,同时也说明了和中国有着巨额贸易的其他国家的经济形势也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了。中国产能过剩所对应的是外部市场消费疲弱,同时也就意味着整个国际市场的周转速度正在下降,商品资本和货币资本的加速累积在同时发生,由此可知,新一轮危机的规模较之以往必然会更大。换句话说,美国增加国内货币投放的办法非但不可能阻止美国国内消费下滑,反而还会由于美元的贬值而导致美国国民的消费能力进一步下降,从而进一步恶化这么一种形势,就是中国国内的产能不断过剩,而美国国内的货币也不断过剩,但是双方就是没办法交换,从而也就无法促成资本的周转,而之所以无法完成交换,就是因为无论是商品还是货币都只是掌握在极少数富人的手里,和真正需要消费的广大老百姓反而没有任何关系,这种结构性的矛盾必然导致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无法避免陷入新一轮的经济危机之中,而危机本身就是来克服这一结构性矛盾的,由此也就必然得出战争不可避免的结论来,因为如果不爆发战争,美国国内的制造业在既有的环境下只会加速向外转移而不可能在美国本土复生,反过来,美国陷入战争的前提必然是中国也陷入战争之中,尽管中美未必会陷入同一场战争,但是即使被不同的战争分割了,那么也足以促使中美各自的内部结构性矛盾的总爆发。对此,中国方面必须早作准备,幻想和平是得不到和平的。




《美政府要扣扁家在美不法房产》,中央社台北7月15日电,中央社华盛顿7月14日电,中央社台北县7月15日电。就在两岸关系进一步缓和之际,美国突然提出要没收陈水扁家的美国房产,其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借此事插手台湾内部的事务,而且明摆着就是在要挟陈水扁,就是要逼迫陈水扁在台独问题上发挥最后的余力,反过来,美国政府在看到陈水扁大势已去后,除了榨干陈水扁身上最后几滴台独价值后,通过没收陈水扁家的美国豪宅,并且将所得款项部分归还给马英九当局,这也算是做个顺水人情了。不过,我们还应该看到,美国政府的这个行为实际上会起到一个榜样的作用,因为,我们知道陈水扁家族在海外的资产极多,分布也极广,除了在瑞士被发现的部分之外,美国和日本也有极多的资产,因此,如果美国以没收贿款所得的理由能够行得通的话,那么就会直接刺激其他相关国家也以同样的理由参与其中,这样实际上就会最终形成一场瓜分陈水扁海外资产的运动,进而使得这部分资产无法全部回归台湾岛内,从本质上说,这就变成了一场外国人掠夺中国人财富的运动,尽管是以反腐败的名义进行的,但是终归是中国财富的损失,而这个损失说到底又是由于台独运动所造成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台独等分裂国家的运动不仅会造成国家民族内部的损失,同时也给外国掠夺中国财富创造了条件。




因此,任何对台独的容忍和姑息行为,虽然表面上看不会造成即时的损失,但是实际上都等于是在给外部势力掠夺中国财富创造了条件,换句话说,只要中国长期处于分裂状态,无论台海两岸的关系多么和缓,其最后的结果都只是一个,就是长期提供给外国势力一个掠夺中国财富的环境。因此,现在两岸关系的缓和,从表面上来看,两岸直接消耗的可能性降低了,但是,两岸消耗的减少并没有降低整个中国财富被外国借台湾问题给掠夺走的可能性,恰恰相反,外国势力在看到两岸关系有缓和的趋势后,一方面会加紧对台海两岸的掠夺,另一方面也会使出各种招术阻止台海两岸的关系继续缓和下去。最近,新加坡李光耀提出要访问台湾的行为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准备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其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破坏台海关系,就是要重新把台湾问题给国际化和扩大化,就是要重新挑起台海两岸的紧张对立情绪,说到底,新加坡就是希望台海两岸永远分裂,李光耀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




此外,台海两岸关系的缓和将会使得大陆和台湾内部的矛盾运动产生新的变化,由于双方无法继续将各自内部的矛盾向对方进行转移了,也就是说,双方都无法用加剧台海紧张局势的办法来转移内部的矛盾了,那么反过来,矛盾就必须在各自内部予以消化,于是,必然会导致各自内部的矛盾斗争加剧,就台湾方面而言,不仅蓝绿之间的斗争会因此加剧,而且蓝绿各自内部的斗争也会因此加剧,而且,两岸关系越是缓和,这种内部的斗争就越会激烈,先是彻底消除一切阻碍两岸关系缓和的因素,然而在缓和两岸关系的大前提下,不同的既得利益集团会进一步斗争以争取对既得利益的更大的分配权。对大陆而言,两岸关系的缓和使得大陆方面在碰到严重的内部危机时不能再通过武力收复台湾的办法来转移矛盾了,因此一旦大陆内部产生了只有通过战争才能转嫁危机的需要时,那么必然只能选择其他方向进行作战了,除了收复南海、藏南、外蒙和琉球外,其他的战争方向都将使得战争的性质发生变化,这是需要有关方面预先认真考虑的事情。





2010年7月17日参考消息



《美国通过“严打”华尔街法案》,美联社华盛顿7月16日电,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7月15日报道,法新社华盛顿7月15日电,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15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16日报道,英国《卫报》网站7月15日报道。美国政府和美国金融资本围绕金融监管改革的斗争暂时告一段落了,通过这场斗争,双方各取所需,奥巴马政府获得了一个金融改革法案,取得了形式上的胜利,但是由于该法案非但没有削弱美联储对美国金融的控制力,反而还加强了美联储对美国金融的控制力,这样一来,等于是强化了美国金融垄断资本对美国金融的控制地位,从而使得美国的中小金融资本的生存环境被进一步恶化,反过来也就进一步改善了美国金融垄断资本的生存环境。换句话说,美国金融垄断资本在制造了美国金融危机之后,通过原本打着要对金融垄断资本加强监管的法案的制定,反过来加强了金融垄断资本对金融领域的监管权力,由此,反而进一步提升了它在美国国内的统治地位。可以这么说,美国老百姓真是被实实在在地耍弄了一场,原本要被改革的对象最后反而成为了改革的最大受益者,同时奥巴马还想拿这个假改革来平息美国金融资本所引起的公愤,从而为美国民主党在中期大选中获得更多的选民支持创造条件,然而,与其说民主党能够从这项法案中获得什么样的好处的话,那还不如说美国政府能从这项法案中获得什么样的好处,因为,美国金融垄断资本为了自身的长远利益是不会放弃其加强对美国国会控制的目标的,其削弱民主党在国会中占多数的战略是不会改变的,而作为一种对价,美国金融垄断资本则会继续帮助美国政府缓解其所面临的主权债务危机(之所以是缓解而不是解决,那是因为,一来,美国金融资本尚无力独立解决此事,实际上需要国际金融资本在世界范围内做协调工作,二来,美国金融资本还要利用此事来牵制美国政府和美国产业资本,使得美国自己的主权债务危机成为美国金融资本和美国政府斗争的一个强有力的武器),当然,这不是它自愿的,然而,在欧元和人民币尚不成气候之前,它也只能这么选择。而之所以会造成这么一个结果,则完全是因为美国政府在其债务危机的问题上完全要仰仗美国金融资本的支援,美国的主权债务危机成为了美国政府最大的软肋,更何况在国际金融资本的精心运作下,特别是在墨西哥湾油井爆炸案发生后,美国政府和美国产业资本对金融资本的遏制力被极大地削弱了。而且特别巧合的是,就在美国金融改革法案通过之时,英国石油公司宣布已经把漏油点给完全堵住了,至于是否真的堵住了,那还要看最后的测试结果,但此次宣布成功的时间点也未免过于巧合了吧。




《西方猜测卡斯特罗频繁露面意图》,路透社哈瓦那7月15日电,埃菲社哈瓦那7月15日电,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7月15日文章。在西方媒体一方面散布卡斯特罗身体有病,另一方面又散布美国要不惜一切代价颠覆古巴政权的消息后,卡斯特罗频频露面的目的就很清楚了,就是为了辟除谣言,稳定人心。当然,在看到中俄双方都在向美国妥协让步后,古巴领导人必然是忧心如焚的,因为世界形势的恶化程度超出了预料,美国在受到国际经济金融危机冲击后没有马上倒下,反而还在国际金融霸权的斗争中逐步获得了斗争的主动权,斗争过程的复杂性和曲折性给广大长期反抗美帝霸权的中小国家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而且美国也正在积极利用它暂时获得的主动权来向那些包括古巴、委内瑞拉在内的国家转嫁危机,这也就给那些国家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卡斯特罗的露面只是对这种压力的一种反应,然而,鉴于卡斯特罗兄弟的年纪都很大了,古巴是否能够承受住来自美国的这波攻击,那还是很难说的。




《驻阿美军将训练民兵打塔利班》,英国《独立报》7月16日报道。美国鬼子自己打不过塔利班,现在反而要靠训练伪军来打塔利班,这不是搞笑么!搞不好等于是在帮塔利班训练后备军呢。




《德国经济目前更有求于中国》,美联社北京7月16日电,德国之声电台网站7月15日文章,德国《南德意志报》7月14日报道,香港《星岛日报》7月16日报道。如果不是中德两国都在受到美国的欺负的话,中德两国的关系是不可能重归于好的,反美统一战线维持之难可见一斑。对中德而言,现在无论在金融还是在产业上,都受到来自美国的打压,因此,中德两国在金融和产业上合作的必要性就进一步凸现出来了。协调中德双方在国际金融和国际产业方面的利益意义重大。德国需要中国的外汇储备支持,以及用中国商品来控制它的物价水平,而中国则需要从德国吸收消化大量的先进生产力。不过,由于德国被美国军事半殖民的地位,德国的独立性尚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也是可能导致将来中德无法充分合作的最大障碍之一。





2010年7月18日参考消息



《奥巴马指责共和党是“富人之党”》,路透社华盛顿7月17日电。奥巴马为了帮助民主党在年底中期大选中获胜,已经开始利用其政治优势去抨击共和党了,不过他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民主党自己也是富人之党,而且当对手拿奥巴马去年全年所得以及希拉里克林顿为女儿婚礼所花费的巨额费用来说事的话,民主党将如何为自己的辩护呢?而且可能令奥巴马更加尴尬的是,奥巴马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拼命攻击前小布什政府乱花钱的政策,以至于造成巨额的财政赤字,然而,现在共和党攻击奥巴马的理由恰恰也是奥巴马政府不断大手笔花钱的行为,共和党声称,正是因为奥巴马政府没有控制好政府开支,因此才造成目前预算赤字不断创出新高的危险局面。当然,这种狗咬狗的行为是否能够感动美国选民,我们是不知道的,不过,我们相信美国选民更会以现实的感受来投票,而奥巴马政府这两年在改善民生一事上“只有口号,没有落实”的实情必然会严重冲击民主党在年底的选情。




《查韦斯拒绝出席哥总统就职仪式》,美联社加拉加斯7月16日电,法新社加拉加斯7月16日电。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拒绝出席哥伦比亚新总统就职仪式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哥伦比亚现政权完全就是一个在美国军事殖民下的伪政权,新总统是前国防部长,如果查韦斯冒然出席的话,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此外,最近哥伦比亚委内瑞拉之间的关系又进一步紧张了,而且哥伦比亚已经开始把其国内的动乱因素指向了委内瑞拉,说不定今后什么时候哥伦比亚就会在美国的协助下以反恐为名跨境袭击委内瑞拉境内的目标,实际上就是发动对委内瑞拉的侵略战争,这对委内瑞拉而言是非常值得重视的事情。




《俄立法赋予“当代克格勃”更大权力》,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7月17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17日报道。美国当局最害怕其他国家内部更加团结、组织更加严密,反过来,美国对自己则是在不断强化内部的组织结构,就以刚刚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而言,美国切实加强了对全国金融的监管力度,以至达到了全面监控的地步。其二,美国媒体抨击俄罗斯的联邦安全局说“该机构将有权向那些尚未违法但据认为有犯罪倾向的人发出警告”,然而,我们在不久以前刚刚看到一件事情,就是美国政府以某个俄罗斯人存在从事间谍倾向为由,将其驱逐出境,从而使该人成为美俄间谍战中俄罗斯方面的第十二个人,尽管美国方面完全没有任何该人从事间谍行为的证据,完全就是凭着美国政府的臆想揣测而采取了驱逐行动,这样看来,美国的反间谍组织则更加令人恐惧,因为其权力要比俄罗斯的联邦安全局要大得多。




《美前高官提议将阿富汗一分为二》,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16日报道。美国曾经提出过一个要将伊拉克一分为三的建议,最后被国际社会的正义一方所否决,现在美国又开始放出风声要将阿富汗一分为二了,如果让其实施成功的话,那么必然会对周边国家的安全造成长久的威胁,为此,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方面应该明确反对这种损害阿富汗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提议,要坚决制止任何可能造成在国际上合法分裂阿富汗的局面出现。




《中日5月减持美国国债》,美联社华盛顿7月16日电。早在一个月前,美国公布中国连续两个月增持美国国债之际,我们就指出“即使中国不在5月份大幅度减持美国国债的话,那么也会在6月份大幅度减持美国国债”,实际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还要紧张,不但中国在5月份大幅度减持美国国债,而且日本也同样做了大幅度的减持动作。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大幅度减持了美国国债后,反过手来大幅度增持了日本国债,而5月份又是日美关系最最紧张的时刻,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值得回味。对待日美关系,我们不应该不自觉地就把日美合在一起,乃至把日本推到美国那一边去,而是要看到美日之间所存在的矛盾,并且应该充分利用这一矛盾来分化瓦解美日同盟,进而使得日本反过来成为我们遏制美国进攻的一个阵地。对美国而言,现在它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它自己的主权债务危机,因此,它现在总是千方百计的要引爆欧洲和日本的主权债务危机,于是就造成美国和日本在此问题上形成巨大的利益冲突。如果说美国算计丰田、本田还只是针对日本个别产业资本的话,那么美国要引爆日本主权债务危机的行为则是针对整个日本了,这必然会引起包括全部日本资本在内的全体日债持有人的反对,而恰恰日本95%的国债都是由日本人自己认购持有的,这样一来,美国越是要算计日本国债,那么就越会使得美日关系紧张起来。而中国在此时大幅度增持日本国债的行为,一方面有鼓励日本在此问题上和美国继续对抗之意,另一方面,通过对美日债券的一减一增,进一步刺激美国的神经,从而进一步加剧美日矛盾,不但可以刺破美日在军事基地搬迁问题上妥协后所形成的重新恢复美日同盟的幻象,而且还可以将美国施加到我国身上的矛盾转移到美日之间,从而减轻我国所承受的战略压力。




《舆论热议足协有意申办世界杯》,香港《明报》7月17日报道,香港《信报》7月17日文章。中国足协主席韦迪提出要申办世界杯,其理由只是申办世界杯能够赚大钱,这种无耻的理由居然也说得出来,可见韦迪此人和其前任一样也是一个眼睛里只有金钱的货色,这种足协主席整天想的不是怎么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而是想着怎么捞取政绩和赚钱,对这种人,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及早关注,防止某些腐败现象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