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烈士墓碑下躺着的人![蓝剑军团]

我是一本烂书 收藏 18 1774

炎热的盛夏似乎想把这座城市吞噬,疯狂的热浪袭击着每个走在大街上的人,让人无法忍受,直想逃避!

女人和孩子找到了一家糖水店,想要喝碗糖水来消除这炎热盛夏的包围。服务员把糖水单牌送到了我跟前,糖水的品种还真多,让娘俩难以取舍,忽然间孩子看到单牌上有白凉粉一项让他心动。

“妈,我们吃白凉粉吧,怎么样?”男孩征求问。

“恩,好啊!”女人点头同意道。

……

望着眼前那碗晶莹透澈的白凉粉,孩子不觉想起了那仿佛已日渐遥远的童年一幕……

那也曾是一个夏天,那个自己才七岁的夏天,母亲带着他上街,为他买了一碗白凉粉,就如现在眼前的白凉粉一样的晶莹透澈,入口爽划清凉,甜甜的味道,那是他第一次吃白凉粉,让他怀念,怀念着多少年,多少年……

“妈,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带我上街吃白凉粉吗?”男孩向女人提道。

“呵呵,你还记得呀?”

“恩,当然记得了,那是我第一次吃白凉粉的,我喜欢那味道,喜欢它的晶莹,好像水晶,很好看,很好看!”孩子在回味着,陶醉着!

“哈哈,看你那馋样,吃你眼前的吧,还提那事,都多少年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呀!”看着已经张大了的孩子,女人有些感慨时间的飞逝,仿佛一瞬间就过了,但却是发生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

女人出生于50年代末,在家中排行老四,是最小的一个,也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就因为她是家里最小又是唯一的女儿,所以全家人都特宠她。不过女人从小也特懂事,从不对家里撒娇耍小姐脾气,乖巧听话,所以大家对她更加的疼爱。

女人不觉地想到了那三个都当过兵的哥哥,而最大的两位哥哥却长眠于冰冷的泥土下,烈士墓碑上永刻着他们的名字……

在三个哥哥当中,最疼爱她的是大哥哥,而她最喜欢的也是她的大哥哥。大哥哥小时候随父母逃荒来到了女人的家乡,不久后他的父母因染疾病相继离开了人世,而当时他才两三岁大,无依无靠,女人的父母就好心地收养了这个大哥哥,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待。当女人出生的时候大哥哥已是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了,到她三、四岁大的时候大哥哥已经从军了。最让她难忘的是大哥哥每次回来探亲都会把她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带着她去转悠,她喜欢他那坚实宽大的肩膀,给予她童年的快乐,让她至今还是无比的怀念那个坚实宽大的肩膀,仿佛那巨人般的肩膀是她抹之不去的童年幸福!

后来他再也见不到她的这个大哥哥回来了,时间长了,年小不懂事的她总会向父母询问为什么大哥哥没有回来陪她玩,而父母只是默默地抱着她,抱着她……

懂事后女人才知道她的大哥哥在一次抢险中再也回不来了,他已在异乡的土地下安眠着。年小的她只能用哭泣来抵抗这个已经是事实的现实!

在男孩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常在女人的怀里听她讲故事,讲一些军人烈士的故事。男孩不知道烈士是什么,只懵懂地知道穿着军装的人死了,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男孩一天天一年年地长大,一天天一年年地懂事,蓦然发现家里少了个人,少了个爸爸。小伙伴们都笑话男孩没有爸爸,男孩总是倔强地回应着道:“我有爸爸,我有爸爸!”

其实在男孩的心底,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爸爸,有的话他会在哪里呢?他是什么个样子的?……

“妈妈,小伙伴们都有自己的爸爸的,我怎么就少了个爸爸呢?我爸爸哪去了,我爸爸哪去了?”男孩总会好奇地问女人这些问题。

而每当这时女人依然是默默地、紧紧地抱着男孩,不曾言语!

男孩忽然感觉自己的母亲好神秘,让他永远也猜想不到母亲的世界……

问多了,男孩自己也觉得厌烦了,不想再问了,他不知道父亲是谁,不知道他在何方,他是否知道有个小男孩在想着他呢?在猜想着他的模样,猜想着他的世界……男孩在自己的心中无数遍地问着自己。

……

女人在男孩八岁大的时候曾带着他去过一次烈士陵园,看望过两位舅舅,而女人只是默默地低着头不曾言语过,久久地伫立着......第二天转而又长途跋涉、颠颠簸簸好几天后到了另一个烈士陵园,依然是默默地低着头不曾言语,依然久久地伫立着…...

“妈妈,这个又是谁呢?”男孩好奇地问女人。

女人也只是默默地紧抱着自己的孩子,紧抱着……


也就同是那年,女人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比她大十岁的男人。刚到这个新家,男孩有些惶恐,有些害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间他和妈妈的生活中就这么多了个男人,让他有些不适应,仿佛世界一下子就变了,变得让男孩感觉很陌生很陌生!

男人对男孩很好,视为己出,把男孩当作掌上的宝,男孩调皮的时候,男人从没责怪过男孩。而男人对女人也很好,他们之间也不曾红过脸,一家人相敬如宾,过得很和睦,很幸福!随着时间的磨合,虽然男人不是男孩的亲生父亲,但男孩在心底早已接纳了他,在同学或者朋友面前男孩都会介绍说这是他的父亲!男人没读过书,是个目不识丁的农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农民,但他为人朴实善良,对人热心诚恳的性格让男孩从小至大都十分的敬佩,也让男孩受益匪浅!

男孩从小就非常乖巧懂事,读书也特别的用功,每个人都很喜欢他。男孩最大的快乐就是在这新环境中他能看到湛蓝广阔的大海,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在海中戏水、划船、捉鱼……他的童年充满着欢乐!

女人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她的心很满足,至少孩子是快乐着的,还有什么事情比看着自己的孩子快乐地生长着更美好的呢?

……

“妈,你在想什么呢?你怎么不吃呀?我可要再来一碗啦!”男孩津津有味地边吃边对女人说。

“啊,那你就吃吧,看你似乎是个永远都是个填不饱的家伙!”女人打趣地对男孩说道。她忽然间又想到了三哥哥曾对自己说:“这小家伙很能吃,你自己一个人能把他喂养大吗?”那时候由于她出外工作,不方便带着只有几岁大的男孩,所以就一直把男孩寄托在三哥哥家。

刚开始她不觉得生活的担子有多重,但随着男孩渐渐地长大,要吃喝穿用还要上学,花销逐步增加,让她也感到自己有些吃不消,慢慢地她在思考着,是不是真的要给孩子找个父亲呢?男孩又叫上一碗了,这已经是第三碗了,女人看着他无奈地笑了下,这家伙从小到大就是这么地能吃,三哥哥说的没错,要是自己一个人生活还真怀疑能不能把他养不大呢!

女人看着狼吞虎咽的男孩,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的快,这小家伙已经长成二十四、五岁大的小伙子了,看他那脸,长得还真像他……

那是1981年还是1982年呢,女人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他们兄妹四人还真和绿色的军营有缘分,最小的她也顺利地入伍了,她光荣地当上了一名通讯兵。

那是一个下午,班里组织野外通讯线路架设演练,以增强技术技能。她负责某段线路的架设,在拉线时手中的电话线不小心滑落,她想叫,只见为时以晚,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幕意外发生……

“哎哟……!”电话线在滑落的过程中砸到了一个人的头上,只见他左手捂着头,口中本能地叫了声。

她连忙从竿子上滑落下来,那娴熟麻利的动作仿佛不是一个女兵所该有的,那男人也不得不在心底佩服着。

“老乡,你没事吧?对不起呀,我一时失手弄到你了,对不起呀,老乡!”她充满歉意地上前给他道歉。

“啊,老乡?……”他有点意外,但又即刻反应了过来向她说道:“没事的啦,没事!”

“老乡,真的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依然充满歉意,而心里暗暗责怪着自己自己这次的不小心!

“同志,没事的啦,不用放在心上!”他安慰道,想让她宽心,但他心里有些嘀咕着:我怎么就成老乡了呢?再细看自己,呀,这打扮,头顶草帽,上身穿一件白衬衣,下身深蓝色布长裤,脚踏皮凉鞋,手里还提着一个麻包袋,自己不是老乡是什么!

“同志,我刚才看你那滑竿的动作,那可是一流的哦!”他伸出大拇指来赞叹着。

“老乡呀,这叫熟能生巧,就像你们种的庄稼,一年比一年好,你说不是吗?”她指着大片将要收割的庄稼地说到。

成熟的稻穗快要将禾杆子压弯,一眼望去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金色海洋,今年又是个好收成呀!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副幸福的笑容,心里也在打趣着自己在这个战士眼里怎么又成了个种庄稼的了?哈哈!

“老乡,刚才不好意思呀,我这会还要忙着呢,请你见谅!”她歉意道并继续忙着架设演练了。

“那再见了,同志!”他向她告别道。

“再见了,老乡!”她礼貌性地应声道。

……

地里的庄稼要收割了,部队组织战士去帮当地的老乡收割庄稼,她所在的营也被安排去帮忙。

在地里头收割的时候她发现有一个好熟悉脸孔,啊,这不是前几天的那个老乡吗?她连忙跑上去打招呼道:“老乡,你好呀!还记得我吗?”

他直起腰来一看,呀,这不是她吗!他连忙回应道:“你好呀,同志!”

“老乡,这庄稼地是你家的吧,好大,今年看来是个好收成呀!”她替他高兴道。

“啊?我的?……哦,是好收成……”

突然旁边有个小伙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营长,你家的地好大呀,今年肯定好收成!哈哈……”

周围有些战士也跟着笑了起来……

闹了半天,原来他是营长呀!

她突然感到好尴尬,脸蛋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哎呀,这下脸丢大了,羞死人啦!……她害羞地捂着双脸,立马逃离跑回到自己的班级战友那边!

……

想不到,真想不到,他竟然是营长,自己怎么就没见过呢?那天,那天自己竟然……今天也竟然,竟然把他当成当地的老乡了,这下可真是羞死人了……

夜已深,忙了一天的战士们早已沉醉在梦香中,而她却依然毫无睡意,想着前几天意外弄到他的事情,想到今天自己闹的笑话,她不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住笑声,看看了邻床的战友,幸好没有惊到她们!

她来的这段时间里没见到过营长也难怪,因为在这段时间里营长家里的母亲突然病重住院,所以营长特向上级部门请了个长假回家,而营里的一切事务也就交给了副营长来接管。

营长当时二十九岁,他十六岁时就从军入伍,由于在部队表现突出,多次立功,二十七岁时他就当上了营长之职。说到营长的作风为人,战士们都认为那可是没得说的,除了优秀就是优秀!但他也是母亲的一个心病,眼看着自己的儿子都是个大小伙了,可是至今还没个对象,自己又有重病在身,要是自己哪天撒手归天了,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每当母亲和他提对象的事情,他总是笑呵呵地说自己还小着呢,母亲也拿他没办法!

其实营长不是觉得自己的年龄小才没找,只是自己心怡的那个人还没出现呢!

材料终于写好了,再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在看看窗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偶尔会见到流动哨在巡逻着。今天可真够累的了,他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了那可爱的她,那庄稼地的一幕,水汪汪的眼睛,扎着两个小马辫,再加上那害羞时红朴朴的脸蛋,还真是可爱迷人!哈哈,自己的庄稼地可真大呀,肯定是个好收成……这个战士真有意思,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也不知道谁的嘴这么厉害,整个营都知道了营长家的地可真大的笑话,有时候营长到团部开会的时候,大家都拿这事调侃他,让他都敢到有些不好意思。呵呵,这丫头,自己才刚回部队几天,就让她给弄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笑话来,有时候他不觉地在心底幸福地,甜蜜地嗔怪着她!

母亲的病突然间又发了,营长不得不又请假回家……

后来传来消息,说营长的母亲离开了人世了!

当她听到那个消息时,她突然替他伤心,偷偷地替她落泪,因为她的青春里已经刻画上了爱情!

营长操办完母亲的身后事就回到了部队,现在在他的眼中,部队就是他唯一的家了,他将要把这一生都奉献给这个家。他每天都忙着军务,忙着一切……

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不经觉地想到母亲,回忆自己的童年,回忆母亲对他所说过的话。他也会不时地想到了那个通讯班的她,每当自己看到她的时候,心就像迷途的小鹿,到处乱撞,他知道自己的心里再也放不下她了!

上与下之间不免会有一段距离,在他们之间就是多了一层距离,少了一个机会的接触,少了一座桥梁的牵搭,少了一根红线把两个人连接起来。

部队的生活依然整然有序地进行着,他们之间除了偶尔的碰面就再也没有一步进展了,双方各自都不知道对方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都不敢轻易地开口,怕会引来更大的尴尬!

那天下午,他自己一人到营房区视察卫生情况,当他走到一个营房一个拐角时,突然间被一盆水迎面泼了过来,他一下子就成了只落汤鸡。在他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心中的她,而她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呆了,她的眼前可是营长哦,而那盆可是自己刚才的洗脚水呀!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不知所措!他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两手摊了下,脸上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她反应过来后冲回营房里取出了一条干毛巾出来给他擦身上的水迹,可是废了半天劲怎么擦也不干净,因为她刚才到野外检查线路时,经过了一段有泥泽的地方,刚才那水有多脏,可想而知了。

她建议他回去把军装脱下来给她洗,而他像个孩子般听了她的话,真的就把军装交给了她……

……

两年后,经部队审查同意,他们结婚了,他们走到一起让人感到似乎很有戏剧性,而又是那样的自然。婚后,他总喜欢对她调侃着说:“咱家的地可真大,肯定能有个好收成……”而她听到他说这句话时,总会娇嗔地摧打他的胸膛。在战士面前,他总是那样的威严肃静,而当在她跟前,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男,什么家务活都抢着自己干,她向着东,他绝对不会往西边望……日子是那么的快乐,生活是那么的美好,让人羡慕,让人沉醉!

肚子里的孩子再有三个月就出生了,夫妻两是多么的开心呀,心中充满幸福,他们将要迎接一个小生命的到来。自从升到团级干部后,他显得越来越忙了,平时忙到很晚才休息,她为他的身体担心着,总会劝告他要注重身体,别太累着了,而他总会幸福地笑着对她说:“有你和孩子,多苦多累我都不怕!”

在工作与生活中,他感到自己有着无穷的动力!

“亲爱的,明天我要出外执行任务了,起码要两个多月才回来,你在家要注意照顾好自己,特别是肚子里的小家伙,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也该出世了,我快要做爸爸了!我快要做爸爸了!”他显得异常的高兴,仿佛自己现在就见到了孩子当上爸爸了。

“恩,我知道了,你自己也要注意保重自己!”对于他将要离开,她有些不舍。

……

可是老天偏偏就喜欢作弄人,他出外执行任务时出了车祸,却再也没有回来了,他的孩子还在等着他回来当爸爸呢!

……

“妈,你怎么哭了?”男孩发现母亲的眼里流出了泪水。

“没事,没事啦,可能是进了东西,不舒服才流的……”她连忙用手擦拭,生怕孩子看到自己的泪水。

“哦,妈,你没事吧?”男孩关心地问到。

“恩,没事!”她的心头感到异常的温暖,孩子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懂事!

“孩子,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带你去过一个烈士陵园吗?”她向孩子提道。

“恩……,记得!”男孩想了想说到。

“过几天,你能陪我去一趟吗?”女人征求道。

“恩,好吧!”男孩没有异议,但他隐约感觉到母亲似乎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他。

……

站在那烈士墓碑前,孩子看到那碑上刻真的名字,他又像小时候那样奇怪地向母亲问道:“妈,这下面躺的是谁?”

“孩子,……这是你的……你的……亲生父亲!”女人有些哽咽。

面对着这个烈士墓碑,孩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位烈士,是个军人,而自己竟是这军人的后代。他转向母亲:“妈,你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吗?”

……

女人把一切都告诉了男孩!

“孩子,去给你爸爸磕个头吧!”女人忍住了哭泣,平静地对男孩说道。

男孩走向墓碑跟前,慢慢地跪了下去,哭泣着,哭泣着,突然张开双臂紧紧地把墓碑搂住,口中悲声地叫喊着:“爸----爸----!”

声音在烈士陵园里回荡着,在群山间环绕着,仿佛穿透了天与地……







本文内容于 7/19/2010 11:54:16 AM 被我是一本烂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