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畜 生 [蓝剑军团]

ANNY灵兰 收藏 35 6012

其实很久以来我就想写这个人、写这家人的事,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吧,零零碎碎从母亲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平常我不大回老家,也不喜欢我妈出去跟些妇女家长里短地磨牙,但是这次,好奇心居然促使我每周俩电话从我妈那里跟踪此人此事,一直到前几天事情告一段落。

在后面的文字里,我会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述说,可能你会发现,其实你的身边也有这样的人渣,只不过没有男猪脚这么畜生而已。

=======题记


青桃是个很普通的农村姑娘,说她普通,是因为你一打眼就能看出她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五短身材,壮壮的胳膊腿儿,黝黑的皮肤,白菜帮子短发,除了笑的时候牙齿白,平常就是一副天天太阳底下晒得爆皮儿的黑地瓜样子,其实她这样也很正常,家里种了三个大棚,父母身体不好,哥哥在外地油田上班,家里就她跟刚成家的弟弟忙里忙外。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青桃白天忙活的时候满身干劲儿,但是晚上吃完饭没事的时候、凌晨三点独自骑三轮去卖辣椒的时候,青桃真的想到嫁人了,自己模样不俊,也不奢望什么,嫁个能帮自己的人,嫁个知冷知热心疼自己的人,也就心满意足了。

在婶子家见到刚退伍回来的小二的时候,青桃表现出姑娘家应有的羞涩,这是她第一次相亲,虽然小二也是五短身材、也其貌不扬,但是部队历练三年后,那种刚毅的气质还是有的。青桃的心,就这么轻轻地、轻轻地被吹皱了……

小二在家排行第二,小二爹是倒插门儿,小二娘桂婶人品不大好,好吃懒做,地里的草比玉米苗子还高一尺她照样能坐大街上嗷嗷吆喝地跟大老爷们儿打扑克牌,我嘱咐我妈不要跟桂婶玩,她嘴碎,在她眼里满庄里没个好人,仅剩了一个,就是她自己,谁家她都能找出料来取笑,她就不知道摸着自己那尖脑壳儿想想,自己仨儿子家里穷得叮当响将来怎么过活。桂婶改不了那种尖酸刻薄的脾气,见了青桃后,回家就说人家臃肿得跟个球儿样,笨手笨脚、愣头愣脑,怕是不知道咋着传宗接代。自己取消完了竟然低头“嘿嘿”地乐,把周围的妇女搞得哭笑不得。好在小二比较明智,跟父母撂了句明话:青桃,中!

他们就这样开始了恋爱,家隔得不远,小二在部队学了驾照,回家来给人开大车,受苦受累但是也挣了点钱,出车回来就拉着青桃出去转悠,给青桃讲部队训练时候的笑话,高高的玉米秸秆笼罩下的暮色马路上,留下青桃欢快、响亮的笑声。后来青桃回忆,这恐怕是自己一辈子里面最开心的日子,同时她也疑惑,人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呢?而且变得面目全非。

相恋半年以后,他们俩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桂婶没再跟一起打牌的人笑话她这个儿媳妇,估计她也知道,进了他们家的门就是他们家的人了,她盼着青桃给她生娃呢,这可是自己的隔代,是自家的后人,这个脸面她桂婶还是知道挣的。

结婚后三个月,眼看着,青桃的肚子就鼓了起来,小二干得更有劲儿了,青桃也没闲着,分完家后,青桃用自己的嫁妆钱找人建了个五十米的大棚,没白没黑地劳作,比在娘家时候更能干了。他们两口子憧憬着,要给将来的孩子富足、安定的生活,不要吃苦、不要缺了娃娃花钱。

青桃受难的那天,因为在棚里给黄瓜秧子打头的时候娃娃急着要出来,所以就临近去镇医院生的,庄户人家生个娃也快,中午到的医院天还没黑,孩子就出来了,是个女娃。桂婶本来拾掇了孩子的被褥要去医院,听接完电话跑来传信儿的大队书记说生了,女娃,张婶那脸“呱嗒”就拉下来了,嘴里骂了句“赔钱货”,把小包袱一扔,坐床沿儿上了。大队书记不干了,开始拿出“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这些话来,桂婶硬生生给就堵了句:“你儿媳妇肯定也是要生个闺女”,把个大队书记气得扭头就走,庄户人比较重男轻女,但是生都生了,又不是青桃能决定的,桂婶你也犯不着见了谁都有仇吧。

青桃生完孩子第四天出的院,小二阴着脸骑着三轮儿来接的,内心也想要男娃的青桃看了眼小二,没敢言语,乖乖抱着娃娃、拎着包袱艰难地爬上了铺着麻袋片子的破三轮。望着怀里黑头黑脑的丫头片子,青桃也很生气,可也很难过:你为啥不是个男娃啊?!

青桃做月子,基本没人伺候,就是青桃身体不好的老母亲过来住了两天,接着就回去了,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青桃爹。桂婶根本不沾门口,别说洗尿布了,小二也出车三五天不回来,回来就喝得醉醺醺,青桃忍不住提醒小二说开车别喝酒,小二竟然抬手给了青桃一巴掌,把尚在月子中的青桃煽得眼冒金星、一头栽倒在床上。青桃躺在那里嚎啕大哭,自己也不想要闺女啊,生啥又不是自己说了算的。那一刻青桃真想掐死自己闺女,可她下不了手,毕竟是十月怀胎、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哦。

日子在这种打打闹闹中慢慢煎熬着过,青桃的闺女小月有四岁了,青桃下地的时候就带着,桂婶是从来不看小月一眼的,即便是小月蹭到她跟前,她也用手指头恶狠狠地戳下小月的额头:赔钱货!邻居都看不下去了,就说桂婶,孩子终究是自家的,慢慢大了懂事了别对孩子这样,桂婶一听,一蹦三尺高,跟疯狗似的乱咬人,破口大骂劝她的邻居。时间久了大家都躲着这一家人了。小月有时候玩着玩着就跟劳作的青桃说:“娘,我为啥是‘赔钱货’?”问得青桃一阵心酸,抹把眼泪说:“小月听话,娘挣了钱给小月买好东西吃,小月是好孩子不是‘赔钱货’!”

青桃刚够年龄批第二胎,小二跟桂婶就迫不及待地拎东西去了支书家。没多久,青桃的肚子又开始见大了,小二又开始对青桃好了一些,不再打骂了,也给青桃塞零钱了,桂婶也知道煮个玉米棒子给小月送过来尝鲜了,青桃的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她甚至感觉自己恍恍惚惚地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恋爱的时候。

青桃第二次进了镇医院,没有第一次那么顺利,有点难产,小二跟他娘桂婶这次给足了青桃面子,做了充分准备,跑前跑后张罗,可惜的是,青桃第二个娃娃,依旧是个女孩儿,就是小月后来的妹妹,小霞。

青桃是自己抱着小霞进的家门,她娘家弟弟浇大棚,把她放大门口就骑摩托车回去了。青桃迈着沉重的步履进了破屋烂墙的家。冷锅冷灶,破家具上的灰尘像是经年累月没有擦拭过一样。十天没见的小月脏的跟刚从垃圾坑里爬出来的一样,见了青桃第一句话竟然是“娘,我饿……”青桃泪水涟涟,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活得这么苦,苦自己也就罢了,还弄上俩闺女陪着受罪,青桃死的心都有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青桃的脸上、身上於痕一块接着一块。小二自从小霞出生后就不开车了,每天三顿酒,还得有肉,小月还是孩子,馋得不行了就去跟她爹要,小二就用筷子敲他闺女。更可恨的是小二逢酒必醉,醉了就抓着青桃的头发往死里打,青桃怕吓哭孩子,都是让小月抱着小霞去另一个房间,留下自己跟小二拼命。青桃力气再大也打不过部队出身的小二,狠心的小二经常掐着青桃的脖颈,往墙上撞。后来青桃麻木了,挨打的时候哭都不哭,能躲开就抱着孩子躲开,躲不开就痴愣着双眼随便小二打。隔壁房间,俩孩子哭声震天,久而久之,青桃的心越来越冷、越来越硬,有时候烦得要命了还打小月,蹒跚学步的小霞也跟着姐姐小月哭,邻居听见了,就来把俩孩子抱走。

小月慢慢地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不知道随谁,长得高高得瘦瘦得,还浓眉大眼,说话也是轻声细语,不跟她娘青桃一样沙哑着破锣嗓子。邻居家都夸小月,上学成绩好,还很知道体谅她娘,经常帮着青桃在大棚里伺候蔬菜秧子。小月很会说话,把她奶奶桂婶都哄得有点喜欢小月了。可是有天早上一大早,大概四点多,小山村的沉寂被青桃歇斯底里地哭声打破了,“小月,小月,娘的娃啊”、“小月你去哪儿了啊,小月,你这是叫娘死啊”……


衣衫不整的青桃在大街上一边哭一边骂:“小二啊,你个老不死的,自己的闺女你都想碰啊,你个畜生啊,还有你娘那个骚货,畜瑞儿啊,才生了小二你个畜生。你三天两头儿打我,我抱着小月回娘家,你把俺家咸菜瓮、水翁都砸烂了,俺弟弟不让,你要去把他大棚点了。吃晚饭了你打我,我抱着小霞、领着小月去婆婆那,你娘这个老贱货堵着门不让我进啊,我们娘仨在大棚里面睡了一夜啊,我做了什么孽啊要受这么多罪?!”大街上左邻右舍的人来劝她,要把青桃拉回家,那些妇女也说青桃,别叫人家笑话了,人不人鬼不鬼的青桃已经豁出去了:“你个死小二,你一天三顿酒,俺哥托人让你去油田看大门,一天啥事不干一月三千块钱,比你开大车都强的多,你三天就滚回来了,回来还跟人家说把老婆孩子扔家里不放心,你这是放屁啊,你喝多了往茶壶里尿尿,我哥丢不起那人啊,你说你咋不死外面啊,你死外面俺娘仨还清净啊!”鼻涕眼泪沾着灰尘,青桃那一刻的表情跟述说让很多妇女都流下了眼泪,包括我的母亲。我母亲后来回忆说,自己的闺女就是嫁不出去、也不能像青桃一样,让小二这种男人来作践。

大家知道,青桃的哭诉还没有结束,其实那些时候围观的人太残忍了,他们怀着好奇心、劝解着青桃、拉扯着青桃,或许他们私下里都在等待着青桃历数小二的罪行,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通病。

“小二这个老不死的,昨晚六点多喝多了,站在屋子门口往屋里尿尿,我说了他两句,他脱光了死仰八叉躺屋子中间,俺小月都十六了啊。我去给他盖上床单,好不容易把他拖炕上。半夜我听见小月吆喝,小二这个畜生跑进俺闺女屋里了,小二,你是小月的亲爹啊,你个禽兽不如的砸碎你就不怕遭雷劈啊?!”青桃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大哭,暴跳如雷的小二估计也知道害臊了,被众人拖住在原地乱蹦。平常牙尖嘴利的桂婶紧闭着大门,吭都不敢出来吭一声儿。后来支书来了,让那些妇女把青桃扶进了邻居家,小二被支书他们几个男爷们儿拉进了大队部,估计是教育去了。

一场翻天覆地的吵闹就这样结束了,小村落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人们回复到一日三餐的平淡生活里,久而久之甚至忘却了青桃的痛处。后来从我母亲那里得知,那天晚上,下半夜,青桃跟小二厮打累了睡着后,小月收拾了一下东西,从柜子里拿了二百块钱离家出走了,走了好几个小时后青桃起身想去看看小月,才发现床铺上早已没了姑娘的温度。从小月离家出走开始,张婶、小二、青桃都慌了,顾不得打仗了,找了一个多月,精疲力竭却音讯全无,这下这个家才彻底消停了,只是我不知道小月的妹妹小霞,是否也要经历那么多恐怖跟伤害?!我更期待,仿佛人家蒸发的小月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至少她远离了那种令她窒息、让她绝望的来自家庭的伤害。青桃的一生已经被毁掉了,希望小月能安安稳稳地生活,不要再跟她的过去、她的家庭,有任何的瓜葛。




本文内容于 2010-7-19 10:40:32 被ANNY灵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