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途中

诺基不亚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本来以为骑马长途行进是个简单的事情,可当石小男骑在那匹枣红马身上折腾了一晚上后,他发誓以后谁再说骑马简单就抽谁大耳雷子。妈的这一晚上在马背上差点没把石小男的五脏六腑给颠出来,在听到姜坤说:“出下马休息”的时候,石小男第一个从马背上滚了下去,也不顾其他人的眼光了,躺在地上的石小男揉着被马鞍磨得火辣辣的大腿内侧就“哎呦哎呦”的叫唤起来。

看着从自己身边异常潇洒的纵马而过的柴哥,石小男恨的牙根都痒痒,不过这也怨不得别人,谁让自己的骑术实在是太糟糕了。不过柴哥在从他身边过的时候撂下了一句话:“赶紧找点要抹在腿上,不然再骑的话你更疼。”虽然在心里石小男极度的鄙视柴哥那装蛋的表情,但是对于柴哥话里的意思他没有怀疑。劈着跨石小男就坐了起来,连忙把背在身后的背包放下来,拿到身前就开始翻倒起来。当找出那个用牛皮做的小罐子时,在别人像看傻子似的眼神中石小男“呵呵呵”的乐了起来。

这一行八个人人十来匹马,就数石小男的骑术最时差劲,就连这里唯一的一位女生黄羽惠的骑术,都比石小男高出八条街去。看着呲牙咧嘴的石小男,黑脸柴哥没有将放哨的任务交给他。在嘱咐了跟他而来的俩个炮手和赵二杆子几句后,就然给他们散在了四周的林子里。

正在地上唉声叹气的时候,石小男看到钱大富拧着屁股就一下子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看着人家舒坦的骑着马,而自己却好像被马骑似的,石小男的心里就有一种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石小男就照着刚刚坐在自己身边的钱大富来了一脚,看着钱大富满是不解的眼神,石小男就嘟囔着:“你是诚心的气我是不?你们都舒坦了咋就我遭罪呢?”

听了石小男的话钱大富实在时憋不住自己的笑了,看着石小男满是委屈的脸,钱大富最终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就“哈哈”大笑起来。直到他看见了一把锋利的刀子在自己的眼前晃荡,才赶紧把笑意给憋了回去。

“唉唉,石小男你可小心点,刀枪无眼的你可别伤了我。好我不笑了还不行吗?”

看着钱大富虽然还板着脸,但不住的往上抽动的嘴角,石小男最终还是不甘不愿的将嘴角的列岛给收起来。

“石小男你也太实在了吧?”

看到钱大富这么说,不明白意思的石小男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你不会将身上的东西接下来放到马背上啊?那样你身体的重量就降下来了,骑马时给你的不舒服飞感觉也能轻不少。”

石小男低头寻思了一下钱大富的建议,最后还是摇头给否决了,那样的话虽然减轻了自己身体的负荷,可是现在自己身上装具的位置是最舒服和方便的,如果半路上有什么意外,自己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要是将它们放到马背上,对于自己这个骑术半桶水的人来说,那可是要命的大事了。

离开了老爹的照顾,石小男一直是把:生命最重要,安全是第一。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为了能给自己多抓住一点反应的时间,石小男否决了钱大富的提议。

看着石小男有些执拗的否了自己的提议,钱大富也没有不高兴。换了一个话题向石小男介绍起骑马行军的经验来,又从骑马行军延伸到纵马驰骋,最后到在马背上高速行进的时候射击的诀窍。反正只要是跟骑马有关系的,钱大富挨个的向石小男解说起来。

这两个人一个不断的说,一个不断的问倒是好不热闹。在不远处看着的姜坤示意柴哥就不要打扰他们了,随后和柴哥商量起以后的前进的路线来。

整的休息的几个人里就数黄羽惠最郁闷,一个个的都忙着别的事情,感情自己时唯一的一个闲人了?本来还打算趁着休息的功夫跟石小男说会儿话,结果石小男被钱大富给霸占了。无聊的黄羽惠在喝了几口水后,就只能在一旁用手里的马鞭打草玩了。

到底时年轻石小男觉得自己体力恢复的很快,看着钱大富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摆弄温彻斯特M1917堑壕枪。石小男笑着跟他解释起来:“钱大哥别以为这把枪威力小,你知道吗?在一战的时候德国军队把这种枪叫做堑壕清扫器,光听这个名字你就可以知道它在堑壕里的威力了。我手里拿着的这把温彻斯特M1917堑壕枪看铭牌,是用12号弹的短管型。它的12号弹里面的钢珠在二十来米距离上,就是一头熊也能打成筛子更何况时人了。再说它的散步面积比较适中,在近距离上要比手枪的威力大得多。你想啊!当你在十多米二十来米的距离上遇到鬼子,他挺着刺刀向你冲来的时候,你端着温彻斯特M1917堑壕枪一楼火,那是个什么光景?最重要的时它是五连发装的,五发连续射击后能在你面前形成一堵金属弹丸墙,想想在近距离上谁能钻过去?”

听了石小男的介绍钱大富这才头一次,正视这把一直被自己认为是鸟枪的武器。在自己的脑海中钱大富设想了一下场景,发现要是自己碰到这把枪后的样子,钱大富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最后看着石小男的微笑的样子,钱大富头一回觉得他的笑容时那么的邪恶。

见到钱大富没有回答,石小男自顾自的说道:“既然黄老爷那么慷慨的让咱们挑武器,那不那几件自己顺手的号家伙,也太对不起黄老爷的热情了。再说了咱们再怎么拿,那也是为了保护他女儿啊!你们就捡了一些手雷和MP18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石小男的话让一旁和姜坤商量事情的柴哥嘴角直抽抽,不过现在大家都吊在一根绳上,柴哥没有说什么,不过他的心里寻思一定要石小男以后一个好看,妈的吃了老爷的东西你都得给我吐出来。

晨露很是讨厌的不住的往身上挂,在林子里休息了近一个时辰后,姜坤拍了一下手告诉大家:“继续出发。”

在石小男的哀嚎中他又一次的爬上了马背,在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痛刺激下,石小男无比精神的随着马背的起伏。对照着钱大富介绍的经验,跟随着马队向这一行的目的地宛平行进。

走啊走!跟着钱大富并排的骑着马有说有笑的,石小男一行已经走了六天了。从最开始的不适、到痛苦、最后到适应,石小男给马队的所有人展现了他强悍的适应能力。

这六天里大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时的对照着自己的地图。石小男发现马队竟然行进在鬼子的控制区边缘,几次与鬼子的巡逻队擦肩而过的越过封锁线。石小男不能不佩服姜坤和柴哥的能力了,就像是在钢丝上跳舞那感觉老刺激了。

不过随着队伍不断的向南,石小男发现姜坤和柴哥的脸上也越来越凝重了,看来以后的路程并不像现在这么好走了。在适应的了马背的生活后,露营的时候石小男也主动的申请了放哨的工作,对于放哨石小男还是比较喜欢的,因为这样还能不时的整个野味什么的打打牙祭,总好过天天的啃着大饼要舒服的多。

披风严严实实的将石小男掩盖在一棵大树的根部,让远处的人以为那是一块依生在大树旁的草丛。用绿色的草汁混着石小男他自己制的伪装油抹在脸上后,石小男眯着眼睛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这是他今天的最后一班岗哨了,看着已经蒙蒙亮的天空,石小男在心里诅咒了一下贼老天,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大太阳天了。想着在烈日的烘烤下自己骑在马背上的样子,石小男队这种天气恨得牙根都痒痒。

听钱大富说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进入热河境内了,在路过凤城的时候石小男看见钱大富冲着西方无声的流下了眼泪。一时好奇的石小男在事后问起了钱大富,而听到的回答时:那边不远的地方就时沈阳,在那里有钱大富很多死去的弟兄,包括一直很照顾他的排长。当鬼子一顿炮火后,在阵地上幸存的钱大富只能找到排长的半只手了,要不时它认识排长手指上套着的那个金戒指,恐怕这世上在没有知道排长的下落了。当时听完的是那些没有说什么,只是拍着钱大富的肩膀,告诉他希望以后跟鬼子拼命的时候,钱大富能将自己的零件也捡回去一块,告诉他老爹石小男没有白活这一回。

石小男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呢!突然一阵“沙沙”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习惯性的石小男就掏出了自己的弹弓。刚要准备瞄准的石小男突然觉得不对劲,那不是小型动物撞击灌木根部的声音。难道是人?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出一身冷汗的石小男,随手将弹弓丢在了地上,慢慢的将自己的手伸到了埋在身边的温彻斯特M1917堑壕枪上面。为了使用方便石小男在每次站哨的时候,都把武器布置妥当,就像温彻斯特M1917堑壕枪抽取不方便,石小男就将它在哨位的前面挖个坑埋在里面,上面用枯叶青草什么的盖上,既能伪装使用的时候又很是方便。

仔细的聆听着逐渐接近的声音,石小男可以断定那不是小型动物了。

随着不断的撞击灌木的声音的越来越接近,一声清脆的鸟叫在即将苏醒的林间响起,昭示着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