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六章第六章越线者禽兽 三女主持人的意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快半夜的时候,乾洲市公安局长给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许之光打了一个紧急电话,说乾洲电视台的主持人吴语,晚上在乾湖边遭到歹徒的侵犯,现在正在市人民医院急诊室打吊针,情绪非常不稳定,两名巡警在那里临时陪着她。

许之光在被窝里,把睡意全吓跑了。他听完汇报,立即对公安局长做了以下指示:一是犯罪分子,要严惩不贷;二是吴语是乾洲的名主持,是公众人物,她的名声是乾洲的无形资产,要严加维护,任何人不得把此事张扬出去。接着,许之光又打电话给关连水,要他带一名助手,立即去医院看望吴语,与公安对接,并了解情况,安排相关善后事务。

关连水接到许部长的电话时,一个人正在宿舍里上网,还没有休息。于是立即出门,边走边给海小红副部长打电话,要她立即往医院赶,并设法通知经济台的陈振飞台长,同时赶到现场去,并叮嘱,不要惊动其他人,以免扩大事情的传播。关连水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到医院急诊室。

到了急诊室,关连水在室外向两个警察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警察悄悄地简要介绍了一下事件的经过。大概十点半的样子,吴语在湖边正常走路,被三个小年轻盯上,尾随了一段,三个人上来堵住吴语。吴语与他们打起来,并挣脱。因为冬天天气寒冷,几乎没有路人,呼救无效,吴语就一急之下,跳到水中。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正好开着巡逻车到此,就抓住了人,并把吴语从湖里救上来。吴语当时吓坏了,浑身颤抖,语无伦次,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他们好容易把她弄上车,在车子里才发现是著名主持人吴语。两个人边打电话给附近其他巡警车,把犯人弄走。然后赶紧送吴语来医院,并让医院单独弄了一个带暖气的小治疗室,安排护士临时找了一套病号服,为她换上。现在,吴语因受凉受惊,发高烧呢,但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关连水感谢两位巡警,并再次交代保密纪律。他进去时,吴语正躺在那里,打着吊针,脸色苍白。头发湿漉漉的。

“吴语,你怎么样,我是关连水。”关连水俯下身子,在她耳边问候了两声。吴语睁开眼睛,眼泪汩汩而下。她伸出手,一把抓住关连水的手,就不肯放开。关连水没有料到她有这么大的动作,差点踉跄扑倒在病床上。护士赶紧搬了一张凳子,让关连水坐下,然后吩咐当心吊针的那只手。说完关上门,先出去了。

吴语一句话不说,就是流泪。海小红副部长进来的时候,她抓住关连水的那只手,还是死死没有半点松动。海小红让护士找来两条干毛巾,亲自为她擦揉湿漉漉的长发。关连水问陈振飞台长联系上没有,海小红说,出差到省城了,打了半天电话,没有应答,估计睡觉了,没听到。海小红说:“我们观察一下,如果打完吊针,情况较好,就送她回去休息,或者到我家,我来照料她。如果情况不好,就安排住院。我得先给她弄套干衣服,这样不行。”关连水说:“我去买衣服吧,你来照顾着她。”

海小红把嘴巴凑到关连水耳边,悄悄说:“你傻吗,我的大部长?深更半夜,你到哪儿去弄女人衣服?还是我回去拿我的衣服,先给她将就一下。再说,你被人家绑架了,走得动吗!”

关连水脸上一阵发热。他的手的确被吴语抓着,无法也不好意思脱开啊。就这样,关连水的手被人家抓了一夜。凌晨时分,水挂完了,海小红才过来。吴语已经很安静,很清醒,说着感谢他们的话,并说要回去。关连水关上门出去,让她换衣服。他站在走廊里,忍不住反复看着自己的那双大手,翻过来覆过去地看。他不知道这双手,好像被传染了什么,不断地把一种久违的软绵绵的温暖,向他的心里传送。

第二天中午,海小红一脸疲倦,走进关连水的办公室。告诉关连水,事情全部处理好了。早上,海小红把吴语送回宿舍,两个人聊了当时的情况。八点多种的时候,两个人就一起下楼,吃了早饭。吴语的脖子被划伤了一块,用围巾绕着,也看不出来。所以,她坚持一起去湖滨派出所,做笔录。

“这是个好女人,真的是咱们文化界难见的好女子,心肠蛮好的。”海小红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她介绍说:“她到派出所一看,得知那三个小青年竟然是乾洲第三中学的学生,三个人被铐在那里一夜,又冷又怕。派出所的同志就问吴语,说三人发现是主持人后,在好奇心和崇拜心的驱使下,才跟踪并搭话的。起初动机不一定下流。吴语赶紧说,是的是的,不怪他们,怪我自己当时一慌,没看清没听清什么,是一场误会,赶紧放他们回家。吴语还按照这个说法,做了笔录。她看到那三个中学生那样,心疼得眼泪都下来啦。直到派出所通知家长领人走,她才放心了,一路上还不断责备自己害人家孩子了。”

两个人说完一起去许之光的办公室,把情况做了汇报。许之光表扬说:“这样做,是对的,对吴语本人,对孩子们,对我们文化界,都有利。既然陈振飞联系不上,这个事情就不必再跟他说了,反正我觉得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了结起来越干净。”

走出许之光部长的办公室,海小红又跟到关连水的办公室来。海小红盯着关连水的疑问的眼睛说:“关部长连水小弟啊,大姐我要提醒你了,吴语恐怕是爱上你了!”

关连水像神经反射般地跳起来,说:“这这,哪里的事,海大姐你说什么呢!”

“你别那么紧张,吃人啦?”海小红走到关连水身边,把他按回到椅子上去,说:“我到吴语的小房间里,发现写字台和床头,复印了几十篇‘孤舟’的文章,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读文章的感叹。她不说,我还不知道‘孤舟’是你呢,你就没有人家坦诚。这官越大,就越不近人情了是不是?”

“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关连水垂下眼帘,嘟囔道,“我到宣传部来,一事尚未成,就弄出什么与主持人的绯闻来,怎么对得起组织啊!”

“都绯闻了,那么快么!”海小红哈哈笑起来,说,“大姐我心直口快,谈这种悄悄话,也没把你当领导,就当小弟的嘛。不过,如果将来有一天,你们真有意,我就是媒人啊,别没有良心甩了大姐啊。”

“好了大姐,怪不得宣传系统戏称你是‘海口’,我总算领教到了。”关连水也笑道,“什么玩笑都能开,这个不能,你也是党的宣传部长,得讲政治。”

海小红依然笑眯眯地说:“两个大单身,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个,不违反政治。对不?”

关连水茫然地看着海小红那张热情的笑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