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六章第六章越线者禽兽 二迷离之夜

丁捷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晚饭的时候,省城艺术学院表演系的主任,带来了七八个女学生,据说是贾府投资的后备演员。加上贾总邀请的省财政厅科教文处的处长,省文化发展基金会的秘书长以及省委宣传部的一位处长,一位省城化工集团的总裁,共十几个人,围了一个大桌子。贾总先介绍他们精心打造的贾府菜。 “吃过满汉全席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晚饭的时候,省城艺术学院表演系的主任,带来了七八个女学生,据说是贾府投资的后备演员。加上贾总邀请的省财政厅科教文处的处长,省文化发展基金会的秘书长以及省委宣传部的一位处长,一位省城化工集团的总裁,共十几个人,围了一个大桌子。贾总先介绍他们精心打造的贾府菜。

“吃过满汉全席吗?”贾总问大家。官员们不吭声,只是笑。表演系的女生们全嚷起来,说没有吃过没有吃过,贾总今晚是不是要整一桌给我们开开眼界。贾总说:“我们这个叫贾府菜,是我们的大厨师,专门在省城最大的饭店,蹲点学习他们名震遐迩的满汉全席后,结合我们祖上贾府菜肴,创造出的一种菜系。我们还申请商标了呢,在省工商局专门登记了。”

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女孩们哇哇直乐。揭开盖子,原来是一个大蛋糕,上面绘制着精美的红楼胜景图。四周用水果萝卜雕制的十三个女子,分明是“金陵十三钗”。贾总说,“这个是用来先垫一下胃的,糕点,水果,先用点,对后面喝酒,有好处,不伤胃。”接着就操刀切蛋糕。趁着大家吃蛋糕的当儿,贾总和表演系的主任就介绍这些学生,说全是传媒系各个年级精选出来的苗子,主要是为贾总投资四千万的五十集电视剧《新十三钗之凤传奇》挑选的配角,是“十三钗”中的一部分,今天把她们叫过来,是请在座的专家、领导好好的“审查”一下,到底有没有天分,能不能胜任角色。系主任一个一个的介绍,贾总打断他的介绍,说:“你不要这样介绍,大家记不住。你就直接称呼她们将要扮演的角色名字,那样生动又好记。”大家一齐拍手称好。

主任就介绍起来。一个东北口音的女孩被唤着“史湘云”,一个性格看起来腼腆的被唤着“迎春”,一个看上去很聪慧的丰满的姑娘,被叫着“元春”。染着一头彩色头发、长着一张翘下巴的是“秦可卿”,介绍她的时候,她说:“我想演李纨,即使是做一个寡妇,也比一个偷情大王强。”“史湘云”就说:“我们也想演秦可卿啊,可是我们长不出那个偷情的相。”“秦可卿”就去打“史湘云”的屁股,说你个臭男人婆,我打死你。丫头们闹成一团。在座的还有剪着短发的“妙玉”,有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巧姐”……七八个人一一对上号。贾总就着系主任的介绍,说,主角“王熙凤”是中国演艺界的大腕马小丽,今天当然没有过来;主要的两个配角“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是由国内比较知名的新秀担任,目前在家潜心研读剧本,导演规定她们一个月内不许参加任何应酬,把剧本给弄熟了才能出来。陈振飞忍不住插话,问道:“唉,等一下,《红楼梦》里一直是金陵十二钗,到你这里怎么办成十三钗了?刚才看到墙上的油画,我就忍不住想问了,难道这是你们的独特创意?”

桌子那头响起了清脆的一声,贾总拍了一下巴掌,站起来说:“我们的大台长好聪明啊,这就是我们要的效果。人家一听到这个剧名,一下子就被这个问题吸引住:唉?没听说有十三钗的,这第十三钗是谁呀?戏就在这里头。张艺谋先生也想到了这个,他想拍电影叫‘金陵十三钗’,可他老人家现在忙着到处搞晚会,搞各地的旅游文艺,不知道哪一天能弄出来呢,这创意等于给我们利用和宣传了。我们写的就是这第十三钗,她是这个剧中真正的主角,就是王熙凤同志的妹妹,注意,不是指那个尤二姐,这个妹妹我们给她取名王煦凤,故事说的是这个王煦凤与她姐姐之间的恩怨,与贾府的恩怨,与十二钗之间的恩怨,与贾家男人之间的情怨。你看,它是一部《红楼梦外梦》,故事曲折迷离,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借十二钗说故事,但又不是去说十二钗,你想象一下,那效果,呵呵。”

姑娘们鼓起掌,说太好了太好了,贾总,你赶紧和导演老师商量啊,赶紧把谁演十三钗给定下来。

贾总又“啪”地拍了一个巴掌,高声说:“宝贝们,你们真聪明!现在的悬念就剩下这个人选了,你们都给建议一下,谁演第十三钗合适?”

大家的兴致都给调动起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省委宣传部的处长说,这个人选要慎重,最好能找个大腕,风头可以跟马小丽抗衡,但是要比马小丽年轻,长相还要精致而精干。文化基金会的秘书长同意这个看法,说,我看袁泉合适,漂亮,长得精致。财政厅的处长反对,说袁泉,年纪也不小了,而且长得也太现代了,弄件古典戏装一套上身,肯定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有人就说,林心如吧,或者舒淇梁咏琪吧,林志玲也不错,有型。要不,干脆选大嘴巴姚晨吧,这样本身就是一个突破,别一演古代美女,就是柳眉樱桃小嘴的样子啊。陈振飞说,这些好像都不是势头上的明星,我看最好找一个新人,长相和性格表露的方式,要迥异于马小丽那样的!贾总再次击掌叫好,说陈哥就是不一样,专家眼光,这就是我和导演想要的一种人选。

一箱洋酒被两个服务生抬上来。贾总示意开瓶斟酒,并举起酒杯说:“配角好找,主角难求,我建议我们今天就来从眼前这些配角里,产生一名主角。丫头们好好表现,你们谁能当选,就是今天晚上,在座的专家们说了算!让我们干杯!”

大家就共同喝了一个满杯。一个东北口音的女生说:“我们可土了,这样喝洋酒啊,跟喝啤酒似的。”大家又笑起来。

财政厅的处长说:“我同意贾总的意见,从无名演员中选一个,推一个新人出来,也给观众一些想象和好奇的空间。你看当年那个赵薇小燕子,那个范冰冰金锁,都是这样红起来的。据说《还珠格格》第一部发行的时候,五万元一集,人家电视台都不太情愿要,说没大腕,号召力小。可放着放着,火了,二十万一集,续集都跳到更高的价格呢,你看,这投资可值得了。我们财政支持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基金会的重点文化项目,是应该的,但是我们希望出精品出效益。国家的钱也是钱,是钱就要心疼,就要用来创造钱,如果贾总你们把这个剧做好了,以后省里的投入,包在我们财政身上。”

“啊呀,说到我的心坎上了。”贾总端了一个满杯,走下来敬财政厅的处长和文化基金会的秘书长,说,“有两位领导撑着,我财大气粗啊,我就是要拍成精品。据说国内有人嚷嚷着要拍摄新版《红楼梦》,那绝对是一个愚蠢的主意。《红楼梦》拍来拍去,就是那些大家烂熟的破故事,有什么新鲜感呢?王扶林老师拍的八七版《红楼梦》,已经很好了,现在再拍,只能是折腾人民币,光说演员,他们找得到那样病歪歪气质的林妹妹么!我们这才叫真正的创意,大手笔。如果我们的《新十三钗之凤传奇》跟他们同期发行,他们就只能喝西北风去。搞艺术要与时俱进,炒冷饭有什么意思!”

女孩子们又一次一齐鼓掌。加上已经有两杯下去,室内的气氛开始活跃了起来。贾总带着宣传部的处长,一起给陈振飞敬酒。陈振飞说,“很惭愧很惭愧,我不知道能为贾府做点什么。”贾总说,诸位领导今天可是有任务的,这些演员要靠你们选呢,相貌,才艺,热情度,都是指标,哈哈。宣传部的处长对陈振飞说:“贾府是省里的重点扶持文化企业,为省文化艺术发展做了很多贡献,我们当然要出力。这也是宣传部的重点项目,陈台长一定要支持!”陈振飞再次问自己能做什么。处长说:“听说你们在娱乐实业投资上有很大的合作,这已经是互相支持了。不过眼前,这个电视剧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如果,咱们乾洲经济台有眼光,买断这部电视剧,也许可以挣一大笔。台长可以考虑一下。”

“好建议,只是我们目前在合并重组,不便签太大的单子。”陈振飞见贾总已经回到位置上,又对身边的宣传部处长说:“处长吩咐就是了,蛇吞象式买断不一定能做到,但是可以变通一下,领导们都一致看好,我当然相信不会吃亏。”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盘子的边缘都贴着一张精美的小字条,写着菜名和简短的说明。比如,一道叫“黛玉葬花”的菜,是一小篮子精美的海鲜饼子,铺在玫瑰花瓣上。“元春晚羹”是一道滋补的汤,据说是元春从皇宫里学来的,皇帝身边的女人都会熬这个汤,皇上来宠幸自己的时候,先让皇上用这道汤,皇上会变得浑身发暖,春意荡漾。演元春的姑娘就走下桌子,为每个男人盛汤羹,一一端上去,说:“皇上请用御羹,臣妾在这里伺候呢。”这可把众男人乐坏了。化工城的总裁更是哈哈大笑,豪气冲天地说:“看来我投一千万太少,啊呀,这么可人的丫头啊,为她们埋单,值得值得的。”

下去三瓶洋酒后,那些丫头开始轮番轰炸,好几个都海量,能说会劝,直把大家灌得歪七歪八的。陈振飞的脸上烧了起来,只觉得心中热浪滚滚。饭后,一群人进了楼上的多功能包厢,继续唱歌、喝酒、跳舞。陈振飞拉住贾总的手说:“贾总啊,这么盛情,有事尽管吩咐。”贾总就说,大哥见外了,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乾洲合作的项目,没有陈大哥和熊老板的大力支持是不行的。又说:“你来的第一天晚上,熊海东大哥和贵台的马主任,都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接待陪同好,我这唯恐不周到呢,大哥您多批评。”陈振飞说,太好了,太客气了。贾总又说:“如果大哥对我们这个《新十三钗之凤传奇》有兴趣,不妨考虑一下。不过今天我们不说这个事,好好玩。明天我送个计划书给你看看,有兴趣就做,没兴趣也无所谓,因为我们是投资性的企业,说到底,资金不是问题。只是做文化项目,信心最重要,有时候行业内的专家,像您这样的,肯出来参与一把,对我们的鼓励是无与伦比的!”

包厢里已经闹成一片,灯红酒绿,歌声鼎沸。贾总把“秦可卿”拉过来,说这是电视台的大台长,我们的电视剧拍出来,要交给他播的,我把你交给台长考核了。“秦可卿”拉起陈振飞就往舞池里跑。“迎春”在唱《女人花》,“女人花,摇曳在风尘中……”陈振飞摇晃了一阵,感觉站不住了。“秦可卿”赶紧扶住他,去角落里的沙发。娃娃脸“巧姐”正在那里独自发愣。“秦可卿”就把陈振飞推给“巧姐”说:“汤渺渺,这是个大台长,交给你了,我那边还有几个,对付一下。”

“巧姐”汤渺渺就扶着陈振飞,好让他坐稳。陈振飞似乎听到汤渺渺对自己说什么老乡老乡之类的话,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贾总出去为大家安排了住宿。系主任和其中的两个女孩,说要赶回去,第二天一大早还有事情,贾总就派车送他们走了。剩下的人继续玩。贾总在包间隔壁,弄了两小包什么粉,兑在一听洋酒里,端进去,对大家说:“我们一人干上一杯,然后放开来,摇一下,出出汗,把酒精排排!”……酒喝了下去,大厅里摇成一团,有的女孩索性爬到茶几上,或者抱住电视机,抱住男人,身子像脱了骨一样,围着一个什么,就扭来扭去。“秦可卿”和“史湘云”完全失控,甚至脱了上衣,骑到了男人的脖子上……

陈振飞睡了一觉,在梦里他一直沿着老家的一条路,向前开车。父亲和母亲站在路边向他招手,但是他的车子太快,停止不住。他的脑子里残留着父母亲一瞬间的惊恐和失望。他奔突到老家的很多地方,当年的乡村小学已经变成一片坟地,他看到小学里的同桌,已经变成一堆骷髅,他记得那曾经是一个多么强壮的男孩。他们经常在座位上打架,从座位上打到走廊里,最后,同桌总是把他打翻在地,骑在胯下,让同学围着四周起哄。他记得自己在他的身体下挣扎,但是,那样泰山压顶般的力量,使他的一切努力,只能化成失败和耻辱。他只能像个女人一样,在半空中伸出手,去抓身子上面那个男孩的脸,把他的肉抠在指甲里,紧紧不放,直到那些血从指缝里漏下来……同桌后来没有考上大学,那一年,已经在乾洲工作的陈振飞,带着王素琴和刚出生的女儿回家。透过车子的玻璃,他在老家的路边上看到了同桌,胡子拉碴,骑着一辆装满木工工具的破旧自行车。他赶紧下车,跟他打招呼,并把两条香烟,塞在同桌自行车的篓子里。同桌腼腆地笑着,沧桑的脸上满是惊喜和谄媚。又过了几年,他回乡过年,仍然想去看看同桌。村子里的人指着一个长满杂草的坟头,说,那里,他前年外出打工感染上肝病,回来不久就死了,坟头长草了,老婆带着孩子嫁人走了……陈振飞的车子继续开啊开,最后飞了起来,一会儿是长江在身下,像一条飘带;一会儿是乾湖,像一面镜子,反射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睛。最后,他听见“轰”一声巨响,所有的嘈杂如碎片般远去,消失在茫茫夜空。四周变得安静,安静里飘缈出婉约的音乐,飘啊飘,飘啊飘,越飘越近……

陈振飞终于醒来了。他从沙发上爬起来,头疼得快要爆炸了。他使劲揉眼睛,发现包厢里的人基本*了。只是舞台中间亮一盏射灯。空中飘悬着优美的越剧唱词:买丝难绣佳公子

掷果争看美少年

人中选

芙蓉拟赠水云边

了前生未了姻缘

定来生未定姻缘

趁一刻东风便……陈振飞隐约记得好像是《凌波影》里的古曲,以为是在放音乐。一抬头却见娃娃脸汤渺渺坐在舞池中间的一张高椅上,独自拿着话筒在唱。那种声音很缠绵,很空荡,很伤感。陈振飞很吃惊,自问自眼前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尤物,生活的场景,有时候很恍惚,很虚渺,很假象。自己仿佛脱离了现实,失去了离心力,身体从自我中走散了,变得轻而又轻,狂而又狂。陈振飞心如火燎,口渴难忍,向前伸出手去抓什么。他抓住了茶几上的杯子,就喝了几口。洋酒变得很浓稠,很甘甜。可喝下去之后,就烧起来。他的体温变得越来越高,他感觉他的血液和脂肪都燃烧了,成为一勺沸水一直从胸口,从身体的下部,往上奔涌。这些沸水积压在他的脖子,并继续向上喷薄,最后,他突然抑制不住这些沸水,从嘴巴、鼻腔、眼眶里,滚滚而下。

透过微弱的光线,汤渺渺突然发现陈台长脸上的泪光。她犹豫了片刻,放下话筒,从茶几上抽出几张面纸,走到陈振飞跟前,要帮他擦眼泪。陈振飞站起来,紧紧抱住汤渺渺,趴在她弱小的肩头,一个劲哭,而且哭出了声音。汤渺渺僵持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她把自己的一只胳膊,从陈振飞的后背绕过去,那只手,慢慢地把指头插进男人的短发,笨拙地妄图演绎一个温柔小女人,安抚大男人的动人细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