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六章第六章越线者禽兽 一奢华贾府

丁捷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在一片高低起伏的开阔地上,陈振飞开着汽车,放开速度猛跑。车子越开越快,真是太畅快了,风在耳边咆哮,大地像席子一样,一会儿卷到半空,一会儿又哗一下展开。车轮碾过的地方,泥土夹带着野草,向身后狂泻。 金色的阳光啊,照耀着整个世界。突然,陈振飞听到车前“砰”一声巨响,眼睛黑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在一片高低起伏的开阔地上,陈振飞开着汽车,放开速度猛跑。车子越开越快,真是太畅快了,风在耳边咆哮,大地像席子一样,一会儿卷到半空,一会儿又哗一下展开。车轮碾过的地方,泥土夹带着野草,向身后狂泻。

金色的阳光啊,照耀着整个世界。突然,陈振飞听到车前“砰”一声巨响,眼睛黑了一下,睁开,惊恐地发现一个一个雪白的身体,在车子的前方被撞飞。他猛踩刹车,大地立即凝固住。他惊呆了,一切的一切都凝固了。那些被他撞飞的雪白身体,都呈现出一个痛苦的姿势,凝固在空气中。

他只看到她们的臀部,光亮的脊背,散开的黑发。他想他不用看,他不忍看:那个满是疮伤的,是瘦削的王素琴,正蜷缩在半空中;那个匀称的长发女子,一定是吴语,身子笔直地斜戳向大地上的方向;四肢张开,完全向天空赤裸着的,是丰满圆润的巫蕾……他忍不住声嘶力竭地向她们喊话:

你们野到一起干什么!你们野到一起干什么……陈振飞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他看看手表,见指针的指向已经是两点多。他搞不清这是下半夜还是下午,就从床上跳下来,挑开窗帘一条缝。刺眼的阳光,立即射向房间。

他的头有些昏沉。在沙发上坐了片刻,就去冲澡。在盥洗间,陈振飞想起刚才那个梦,觉得十分荒唐。要不是有这个出差中的偷闲,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好像都被世俗的繁琐捆绑着,没有任何心里空间和想象的自由,他的眼睛,未从眼前的那些俗事中挪开过。他就在头脑中倒电影,把刚才那个梦中的情节回放了一遍,最后定格在那几个空中的肉体上。他觉得只有巫蕾的身体是清晰的,开放的,温暖的;王素琴是一些模糊的斑点,吴语只剩下几抹简捷的线条。水流涓涓,从他头顶的淋浴头泻入身体,像无数绵柔的手指,灵巧地挠着身体。他感到皮肤都苏醒了,张开了敏感的灵性。他的下身竟然有了强烈的反应,血液正在那里蓬勃运动。经过不下十二个小时的沉睡,陈振飞感觉自己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感知中,感觉它们轻了,活了。

从盥洗间出来,他感到自己饿坏了。穿好衣服,打开手机,马上就涌入了十几条信息。其中一条是昨天那个陌生的号码发进来的:

“陈台长,我是贾府娱乐投资机构的贾总,听熊总和马主任说您来省城出差,特来拜访,发现您休息,不打扰。请开机后给在下一个电话,谢谢。”

电话拨通后,那边响起了一个有些女气的男声。贾总说:“陈台啊,好累的吧,我没有忍心打扰啊,饿坏了吧,我马上过来,几分钟,几分钟。”陈振飞说,下午想回去了,不打扰了,下次再来。对方急了,说就到了。

果然,时间不长,门铃就响了。陈振飞打开门一看,一个穿得浑身光鲜、珠光宝气的小伙子,笑吟吟地站在门口。“陈台好,我是小贾。”对着陈振飞招呼,上来就拥抱。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伙子,都是非常时尚的打扮。

贾总手一拍,说,“帮陈台把行李都收上,堂堂大台长,怎么能住这么个破三星呢,换地方。”陈振飞连忙挡住说,不用不用,都要退房了,不必换。贾总说:“陈哥啊,能不能给弟弟我一点自主权啊,我们虽然没有见面,可我们的事业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啦!”

贾总的两个助手七手八脚就收好行李。一行人下了楼,分头上了贾总带来的一黑一白两辆宝马X5。陈振飞想起自己还有司机和车子在呢,贾总说:“我都安排好了,让他先回乾洲,回头我们派车送您回去。”

宝马车放着周杰伦的《双截棍》,向郊外驶去。在车上,贾总向陈振飞介绍他的家族,他的事业。贾总说他们是南京江宁人,就是《红楼梦》中贾家的后代。“那个贾宝玉小祖宗,可没有像曹大爷写的那样当和尚,人家妻妾成群,儿孙满堂,要不然我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哈哈!”贾总说,实际上自己是贾府投资的二把手,真正的一把手是自己的姐姐,她常年在北京总部,负责集团的全局工作和实业投资管理。“部分奥运工程她有介入。”贾总自豪地说。至于他自己,主要负责艺术投资,影视娱乐,也就是文化产业吧。

说着说着,车子开进了一片乡野树林。大概五分钟路程的通幽曲径后,前面出现了一片湖水、竹林和一个古典园林建筑群。大门上方赫然有一块“贾府”的牌子。贾总介绍,这是仿《红楼梦》贾府开发的一个项目,是一个旅游山庄,也是贾府投资机构精心打造的古典剧影视拍摄基地,集住宿、餐饮、娱乐和艺术展示于一体。

陈振飞被安排进了住宿区的一个大套间里。套间客厅的一面墙上,是省艺术学院一位著名油画家画的巨幅油画《金陵十三钗游园》。贾总指着油画说,“这张画,画家画了整整半年,我们以二百万的价格定制的。现在,这幅画多次出现在我们拍摄的电视剧中,待电视剧一火,我们对它的升值期望是五百万以上。”说着打开卧室的门,向陈振飞展示床铺:“这是我们的贵宾套间,您这张床,是一张仿古全镂空红木大雕床,造价百万,不少文化巨头,像成龙大哥,冯小刚导演,大画家范曾,作家张贤亮和余秋雨,《红楼梦》老版的导演杨洁老师,中国版帕瓦罗蒂男高音戴玉强,国际巨星汤唯,等等等等,都在上面躺过啊!”

陈振飞不由得慨叹:“了不起啊了不起,这民营企业做文化,做成这样,该我们这些吃皇粮的好好学习。”

贾总说:“台长谦虚了,乾洲经济台可是全省闻名的优秀专业台啊,您的能耐,一点也不比我们差。好处是吃皇粮,坏处也是吃皇粮。要是您陈台长这样的英才,来做民营企业,我们还有吃的份吗?只配给您做个跑腿的。不过,你也可惜了,这样的能力要是给自己干,现在您也是个上亿资产的富翁了吧!”

“那也不一定,吃皇粮吃久了,人就成废物了。”陈振飞说,“我们的老体制只养人,不锻炼人。你看那些官员下海的,有几个不呛死在出海三里地内的。”

他的话逗得贾总哈哈大笑。贾总说:“有意思,我喜欢您的话,我们有缘啊。”接着,贾总在陈振飞的耳边,低声说:“姐姐经常教育我,我们在海里打鱼,要懂得对岸上的人回报,要有感恩心。人家为你打过船,配过粮,送过淡水,测过风浪气候,看上去没有直接参与你的打鱼活动,但是里面的贡献可不小。所以,打到的鱼,我们得给岸上的人分一分,有福同享啊。”

介绍完,贾总就交给陈振飞一张活动安排单。陈振飞觉得过于隆重了。贾总说,不隆重不隆重,我们贾府投资也算是家大企业了,至少在文化企业集团里,我们在全国排得上,我姐姐经常告诫我们,企业要规范,接待无小事!

展开活动安排单,陈振飞见是:第一天,晚上,贾总等代表集团,宴请陈台长一行

饭后,观看电视剧演员表演小节目

第二天,上午十至十二点,听取两部电视剧情况的汇报,洽谈协议

下午,参观贾府园区工程和艺术馆典藏

晚上,去市区海港海鲜大酒楼用餐,饭后安排娱乐活动

第三天,……“你们太精心了,非常感谢。我最多只能到明天上午。前面的活动,我服从安排。下午之后的参观和出去吃饭等,我们下次有机会再来。”陈振飞说:“我现在要先插个活动,这晚饭时间没到,可我实在饿了,麻烦你先找点点心给我垫个肚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